Saturday, August 19, 2017

達賓紐 Thatbyinnyu




他们说这是蒲甘最高的佛塔。

到了眼前,倒不觉得有多高,
可能站得太近的关系。

反而被建筑底层的雕刻和沙画吸引。

我没有打算买画,
这些画其实都千篇一律,
佛祖啊,和尚啊之类之类,
可阳光洒在画上,尘埃散落在光氲里,
那画面很美。

基石都风化了,
沾染着岁月痕迹,黑黑的,
跟寺庙的白形成强烈的对比美。

若是高处让你仰望不及,那就学习欣赏低处的美。



Wednesday, August 16, 2017

悉隆敏羅 Htilominlo




这小妹去到那里吐嘈那里。

乌本桥是座烂桥。

曼德勒皇城不过如此。

每间寺庙,每处景点她都提不起劲,
说没什么大不了。

“ 你到底是不是缅甸人啊?一味贬低自己国家的宝。 ”

“ 是真的很无聊很普通啊,要我怎样赞叹?”

气死。

来到蒲甘,她忽然安静下来。

“ 小哥,我好惊叹!这些建筑真美! ”

“ 你看!这一砖一瓦都用红砖一块块叠成! ”

“ 那么古老,又那么稳固!太了不起! ”

“ 你说当年兴盛时该有多壮观! ”

“ 我好喜欢这里,我们呆多几天好不!? ”



蒲甘万岁。


Monday, July 31, 2017

烏本橋上,烏本橋下




小妹和我没有选择浪漫的日落时分来,
反而在日正当午到访。

太阳好大,但风很凉,
于是也不觉得难受。

乌本桥,世界上最古老也最长的柚木桥。

仿佛有了 “ 世界上最。。。 ” 这个称号,
再普通的东西也忽然镶起了金边。






雨季过了,河床干涸。

人们在河床上骑单车、耕田、做买卖、孩子在玩耍;
我们眯着眼睛,在大太阳下散步。

“ 这桥很普通嘛,干嘛那么多人千里迢迢跑来看座烂桥。 ”

本想娇情的访古寻幽,
这不识货的家伙一路吐槽,我猛翻白眼。

桥的金边就酱给她拆掉。






给她说着说着,对这桥似乎也无感了。

可桥下风光明媚,
有一种美丽叫日常。

对于他们,这就一座桥,
一座日常不过的桥。
不是旅游胜地,不会想要为它吟一首诗,或拍帧照片。

划船、撒网、抓鱼、走路、工作、上学;
承载着生活的一座桥。

生活啊。
活生生的活着的我们。






桥很长,中间有亭子遮阴。

小贩卖着食物,情侣在拍拖,
怎么不是上班时间吗?那么多人像我这样闲荡。

有个小孩跟家人走失了,
惊慌的在桥上哭,找妈妈,
不知为何无法看小孩哭,会心揪,
尤其那些跟妈妈迷失的,更让我忍受不住,
仿佛我就是那个无助的孩子。

想上前帮他,不会缅文,
小妹阻止,说别多管闲事,可他只是小孩啊;
一些小贩也叫他来坐坐,别哭,
孩子那里肯安静。

尔后,孩子的哥哥出现,
原来哥哥贪玩,自己骑单车跑开,忽略了弟弟;
找到哥哥,小孩哭得更凶,
两个小人边闹边走开。

心安了。

不然我不知要怎样离开这里。






想念家里的小瓜。

想他的小手,想他的眼睛和头发,
一切一切。

刚刚可能给那孩子勾起了思念。

小妹问她是不是很无情,
她对孩子没我那么爱心,
我说可能我的感情比较外露,你深藏。

走了差不多三分之一,终于看见河水,
河也不深,人们站着撒网,
我们靠在椅上遥望,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废话,
小妹不停唱走调的 《 千年之恋 》,

好听不,小哥?

难听死了。






我想,没有选黄昏来还是对的。

黄昏时,将挤满游客;
每个角度被摄影大师霸占,人声喧哗。

现在只有鸟声,风声,远处的人声,
还有我俩无聊的笑声。

没有人研究这柚木是有多珍贵,
没有人在乎这桥是有多古老,
没有人理会这里是多浪漫。

小妹说跟我在一起根本就不浪漫。

我说下次才不找你去这种地方。






桥上生活,
桥下生活。

我在活什么。

我在活吗?

你在活什么。

你在活吗?

肚子饿了,我说。
那找东西吃呗,妹说。







桥下有餐馆,人们吃着河鲜,
看连续剧,哈哈大笑。
我们选了位子坐下,天气热得懒惰说话,
瘫软如死蛇。

还以为自己将如何为了此桥感动,
没想会是如此结局。

但这种日常生活,
比起那些 “ 震撼人心 ” 的美景,更叫人回味。
喜欢缅甸,想是因为这里的人依然懂生活,
她在跟我说,好好生活。

小妹叫了一堆的食物,还有啤酒,
哥,待会儿你付钱。
这就是生活,妈的。



Monday, July 24, 2017

恩典的記號




我说我要独唱这首歌。

很少要求独唱,但这次我想。


“ 站在大海边
  才发现自己是多渺小
  登上最高山
  才发现天有多高

  浩瀚的宇宙中
  我真的微不足道
  像灰尘
  消失也没人知道 ”


身为诗班带领者,
老实说,不是每首圣歌都有感受,
有时真的只是在唱,没有灵魂,
那天在办公室听这首《恩典的记号》,
却忍不住湿了眼眶。

歌词简单,旋律优美,
盛晓玫轻轻柔柔的唱着,
我很久没有被一首诗歌感动了,
莫名播了一次一次,
窗外的暴风雨,渐渐放晴。

于是,想唱给祂听。

就只是想,感谢祂,
把歌献给祂,因为我是只会唱歌的傻瓜。

唱的时候,心里平静,
没有风暴。

台下两个弟兄却哭了,
在我面前不停抹泪,
竟把硬汉如他们唱成那样,
还真有点惊讶。( 笑 )

F 过后发了信息给我,
“ 但愿你也走过风雨,看见恩典的记号。 ”


“ 当我呼求
  耶稣听见我的祷告
  千万人中
  他竟关心我的需要
  走过的路
  有欢笑  有泪水
  都留下主恩典的记号

  在风雨中
  耶稣将我紧紧拥抱
  我深知道
  他是我永远的依靠
  走过的路
  有欢笑  有泪水
  将成为  主恩典的几号 ”


当时哭,想是因为终于看见自己恩典的记号吧。


Saturday, July 22, 2017

梦见和你开心的去了森林,去了小镇,
我们安静的开车,彼此对望,笑着,
你头疼,我去买食物给你吃,你等我回来,
尔后,我们牵手离开,如往常般的深爱。

终究,这也只是一场梦。
梦,会醒的。

Monday, July 17, 2017

716 VII




已经第七年,我们一起度过属灵生日,
本来想去福隆港,后来去了海边。

短短两年半,教会变很多。
有人离婚,有人离开教会去找人结婚,
也有人从此不打算结婚,过着心如止水的日子。
骨牌效应般,一个接一个的发生。

我跟弟说,也许就像圣经所说,
教会在经历着一场大火,烧完以后,
看你我是金造的,还是禾草做的。

15 的青春献给这个教会,
感触深得无法写完。
离开的念头,有过好几次,
终究也不知是为了谁,为了什么留下。

弟没有放弃,这几年也是他陪我走过,
高山低谷,总有他在旁默默扶持,
我想上帝借着他来告诉我,就算世界抛弃你,
上帝的爱从不曾离弃过。

Monday, July 10, 2017

日常




看了一堆的佛塔和皇城,
我真有点审美倦怠。

傍晚时分,上到曼德勒山,
迷人的日落立时将我的疲倦驱走,
这辈子也看过许多日落,
但瓦城日落依旧让人醉心,
怎么全世界最美的日落似乎都被缅甸拿走了。

看着底下缓缓流淌的伊洛瓦底江,
袅袅炊烟从每个民居升起,
太阳从金黄幻变为姹紫,艳红,
一点一滴消失在远方地平线,
我总是沉溺于如此日常又无常的风景。



Thursday, July 6, 2017

和你沿著護城河漫步




你电话坏了,没钱买,于是我们忽然断去联系。

“ 小哥,我暂时借老板的电话,你看到我信息吗? ”
再次和你联上已经是三个月后的事。

三个月内,你离开腊戌到了仰光,做翻译员,
家乡的店在大嫂没有通报你的情况下卖掉,
家富的妈妈忽然去世,德忠到了泰国,而我和她终于甘愿分手。

“ 发了疯的找你。 ”
“ 我真难过,小哥最痛苦的时候,我竟不在。 ”
“ 以为你谈恋爱,忘记小哥了。 ”
“ 你知道这种事情的机率几乎为零。 ”

除了印度,缅甸是其中一个总会莫名浮上心头的名字,
无以名之的感情,前世的乡愁。

“ 你几时结婚? ”
“ 我和他暂时也分开了。 ”
“ 干嘛。 ”
“ 小哥,我真没有难过,反而觉得很放松。 ”
“ 其实你真的没有那么爱他。 ”
“ 这世界最了解我的还是小哥。 ”

两人谈了整晚,
似乎要把三个月的事情一次说完,
谈当时一起约好去的印度,
看那劳甚子的印度眼泪,
分手没有让我失魂落魄,失去你的消息,
我彷徨失措了三个月,怕你有事。

“ 这世界最爱小哥的当然是我,小哥你也是吧? "

我们可以毫无忌讳的说这些话。

“ 你说别人会不会误解我们? ”
“ 关我屁事。 ”
“ 如果有天我先离开世界那小哥你怎么办? ”
“ 到时候再说呗。 ”

你依旧大嗓门,还是那么多话,
说你在新工作如何被重视,
我嘴角上扬,你好好的,我就开心,
浮躁了几个月的心情,今晚安静下来。

我想起那天在瓦城,阳光明媚,微风徐徐吹送,
你和我没有烦恼的沿着曼德勒皇城外的护城湖走,
说着很多无聊的笑话,坏话,疯话,
而你从来不会知道我在这里这样的写着你。

Saturday, July 1, 2017

匆匆瓦城




上次没来瓦城,这次就决定来了。

从腊戌出发,坐了半天的车,晚上八点才抵达。
随便找了家旅馆,草草吃过晚餐倒头就睡,
小妹与我同行,说是要一起旅行。

后来我们只呆了三天,就离开前往蒲甘,
匆匆来到,又匆匆离开的瓦城,只来得及留下这张匆匆的街景。

Monday, June 26, 2017




莫名其妙有了自己的家。

买的时候没有特别积极,甚至有点懒散,( 心虚 )
然后都是家人在帮我弄,( 心虚 x 100 )
搞了一段时日,月头终于拿到钥匙。

一堆装修,家具之类有待处理,慢慢来吧, 还没想什么风格,
我喜欢 “ 空 ”,不打算有太多家具,
电视机肯定不会要,但想买张高高的大桌子,可以画画,
也喜欢中亚人围坐在地上喝茶的矮桌和软垫,配波斯地毯,
房间想睡日本榻榻米,像大雄的房间,( 笑 )
我想我是偏亚洲的,什么北欧拉丁风应该不适合我。

浪子也有壳了,真奇怪。

Thursday, June 22, 2017

回回顾乡




原来,才一年。
原来,已经一年。

看你比以前瘦了,
还是那么开朗,
久没见面,
依然热络的谈了整晚。

谈到猫与狗的爱情观。

猫是不能驯服的,
只能与他共处。
你了解我说什么。

我和她,
终究没能一起出现在你这儿。

那个晚上下着雨,
滴滴答答敲在新村的锌皮屋顶上,
自小喜欢这声音,
莫名叫人平静。

我们唱了整晚的歌。

隔天临走前,
你匆匆塞了这罐自制咸金桔,
标签上写着乡遇,
抱歉匆忙写不美,你说。

喜欢这种不经意的美,
谢谢你朋友,
这罐够我回味许久许久。

Friday, June 16, 2017

熊和山貓




绘本,是奇妙的艺术。

大人的世故,
孩子的童真。

看似幼稚的字眼,
随意的色彩线条,
没有一定功力,
绝对画不出,写不来。






酒井驹子是我最爱的绘本家。

画工让人惊叹。

第一次知道她,
是那本《 我讨厌妈妈 》,
一看从此爱上。

喜欢她淡淡的笔触,
浓得化不开的意境,
真正的艺术家。






《 熊和山猫 》 是一本有关死亡,离开的绘本。

没有人爱谈论死亡,
大人避违,对孩子更是三缄其口。

这本书很好的诠释了生与死,
用轻轻的语调说一个感人的故事。

我抱着比比一起读这本书。






故事一开始就说小鸟和熊是好朋友,
有一天早晨,小鸟死了,
熊很伤心,他为鸟儿准备了漂亮的盒子,
把小鸟放进去,走到那儿都带着盒子。

酒井用类似粉彩的涂法,勾勒哀伤的画面,
没有彩色,只有黑白,
人物或是场景都是细细碎碎的。

关于死亡,没有哭天抢地的字眼,
那悲伤却席卷而来。

熊把装着小鸟的盒子展示给森林里的朋友,
大家看见后都表示沉默,
纷纷劝熊把鸟儿放下,过新的生活。






听了这些建议,
熊反而把自己封闭,
他回到家, 把门锁起来,
再也不出门了。

我们总以为叫人忘记是解药。

我们把回顾当成懦弱。

我们排斥悲伤,拒绝流泪。

殊不知,
回顾是因为要面对,
懦弱是因为想勇敢。






熊把自己封闭很久,
屋子里只有他和小鸟。

直到山猫出现。

山猫躺在草地上睡觉,
身边放着另外一个大盒子。

熊问他里面装了什么?

山猫没有回答,
反问熊他的盒子又装了什么?






熊给他看了。

看见睡着了的小鸟,
山猫并没有如其它朋友般,
叫熊忘记她。

他只是问,
你一定很爱她吧?

你们有很多美好的回忆吧?

听到这句话,
熊和小鸟的回忆豁然打开了。

他记起每个与小鸟共度的时光,
一起洗澡,一起寻找食物,
小鸟受伤后,熊为她包扎伤口,
每个每个细碎的画面。

书本从这里开始有了颜色,
黑白的基调抹上一层浅浅粉红色。






比比坐在我怀里,
开怀的笑起来,
想是什么画面让他觉得好笑吧,
咯咯的笑,笑得那么可爱,
他还不明白什么是离开。

我抱着他,
莫名红了眼眶,
是想起了谁吗?那么奇怪,
我依然不明白什么是离开。






山猫打开自己的盒子。

原来里面是一支小提琴。

让我为你们拉一首歌吧,
山猫说。

于是悠扬的曲调在山谷间回荡,
熊坐在草地上静静聆听,
心里有了许久没有过的平静。






他们找了森林里一个美丽的地方,
那里阳光明媚,绿草如茵,
曾经熊和小鸟喜欢在那里嬉戏玩乐。

看了鸟儿一眼,一起把她埋葬了。

熊问山猫要去那里。

山猫说不知道,
他会继续前往下个小镇流浪。

我可以跟你去吗?熊说。






好啊,山猫说。

他从背包里拿出鼓铃,
交给熊,说一起去下个城镇表演。

鼓铃上有着很多过往痕迹。

这鼓铃以前也属于另外一个人吗?
以前也有人陪着山猫一起流浪吗?
她去了那里?

熊没有问。

他背起行囊,跟猫一起走向下个小镇巡演。
彼此陪着彼此,这就够了。

我把书本合上,深深吻了怀中的比比,
比比笑着推开,说胡子扎痒他了。
今天,不悲不伤,
只有静静的回忆在空气里荡漾。



Tuesday, June 6, 2017

黃金




我必须承认,一开始是 “ 被逼 ” 事奉乐龄组的。

身为一个 “ 爱唱歌的年轻人 ”,(误)
可以表现唱功是多么欢愉的事,
但在这里,不可以唱太快,不许唱太高音,
每个星期的歌还要是重复的,闷都闷死。

没有几个年轻人愿意事奉乐龄,
“ 善良 ” 又不懂拒绝的我,
只好勉为其难拿下这任务。

每次聚会完毕,都想快快闪人,
安哥安蒂的话题我聊不进,
他们的故事与我何关?
我可不想被当成老人家。

内心的骄傲与清高让我与人保持着距离。

但上帝往往用祂的方式来谦卑我,
想走却走不了,这群安哥安蒂就用他们的方式来感化我。

也许上辈子经历太多风雨,现在的他们知足常乐,
一点微不足道的事物都可以感恩,
我只是随口唱,他们不停道谢,仿佛是天籁,搞得我极不好意思。

每个主日崇拜好似嘉年华,
大家忙着吃糕饼,喝茶聊天,
玩起游戏,比年轻人还疯,没有一丝拘谨,
抛开矜持和面子,这是真正的小孩子啊!
有时心情浮躁,来到教会看见他们的笑脸,
就莫名心安,觉得自己的烦恼实在也不算什么了,
他们可是要面对生死的课题。

有个安蒂告诉我,
能够活多一天已经是 Bonus,
他们期待每次的聚会,因为得来不易,
反观我嫌聚会太多,没有时间做自己的事。

汲汲营营,我们真明白每天活着的意义吗?

渐渐,我不再那么抗拒,
渐渐,我享受和他们聊天,
渐渐,我放下自以为是的荣耀。

上个星期天,只有我和 Alex 两人唱歌,
没有乐器,音响也烂,但无人介意,
心情是平静开心,大家一唱一和,乐也融融。

是上帝,借着他们改变了我,
安哥安蒂对生命的豁达,对人生的看透,教我放下执着。

感谢有机会事奉乐龄组,乐龄组英文叫 Golden Years Ministry,
简称 Gym,黄金啊黄金,他们的灵魂在神眼里,确是黄金,
但愿有天,我也能如此笑看风云,
什么黄金,什么钻石,什么天涯,什么海角,皆云淡风轻。

Friday, June 2, 2017

六月二

恐怖一眨眼已经过去半年

上班两个月像上了两年
第一个星期八点多回家然后就九点十点。。。

累到一个极点脑袋会空白
不想风花雪月不想参与任何活动
也不想说话不想写字只是感觉很疲倦
其实知道心的累比身体更多。

于是就有了借口远离。



。。。。。。。。。。。。。。。。。。。。。。。。。。。。。。。。。。。



在某小贩中心与他偶遇聊了一会儿。

他离开教会一年想当初是多么热心的弟兄
而今他的爱不再是她也不再是上帝。

“ 我觉得这 16 年在教会简直是浪费了。 ”

他平淡说出听不出庆幸还是感叹
然后我们互道珍重, 一如过往的陌生人。

J 移民去澳大利亚跟我说生活不曾如此美好
说他回头看在教会的日子发现自己白活了几年
而我安静听着心里有些沉重。

你们都忘记了神。

我也忘记了神。



。。。。。。。。。。。。。。。。。。。。。。。。。。。。。。。。。。。



还有想去的地方吗

还有想写的东西吗

还有想画的风景吗

还有想唱的歌吗

还有想爱的人吗



。。。。。。。。。。。。。。。。。。。。。。。。。。。。。。。。。。。



我没有再提起她的名字
也不愿知道她在那里。

旁人亦不敢提起
怕我生气或难过吧
但我其实没有
连泪也没有真怀疑我是不是有病。

也许只是因为我没有触及而已。



。。。。。。。。。。。。。。。。。。。。。。。。。。。。。。。。。。。



决定辞职太疲倦。

结果老板留我说我是他们要找的人
说我做事够快够好希望我考虑。

我说我太累。

过了一个星期再找我谈
出乎意料说愿意起我人工多一千
只希望我做到年尾。

受宠若惊第一次感觉我原来是有价值的
总认为自己差劲没人要
于是留下了想说离开广告界前留一个辉煌记录也好
或者纯粹是享受被人重视的感觉很久没有这样。



。。。。。。。。。。。。。。。。。。。。。。。。。。。。。。。。。。。



我发现我已经回不去了。

还要回去吗

Friday, May 26, 2017

午夜前的餘溫




门打开的刹那,依然没有预料,
等你们拿着蛋糕进来, 才迟钝的恍然于自己的生日。
闭关一段日子,我的冷漠没有把你们吓跑,
反而让你们更不怕死的靠近,
该颁个勇气奖给你们吗?( 笑 )

人说一生有一好朋友足矣, 而我有三个,
这已是天大的祝福。

你亲手做了蛋糕, 一如往常的精致和美味 ( 要对自己多点信心 ),
还有你亲自煮了晚餐给放工迟了的我,
饭菜都凉了,但我感受到那温度,你的他以后会很幸福,
最后还有沉默寡言的你,总是默默在背后陪伴,不离不弃。

夜深了,很累, 但四人一如既往的聊着过去,
谈着未来,感受着当下,
有一瞬间,我以为一切还是如从前一般,不曾变过,
但我们都知道一些东西是不同了。

没有哭,也不是特别伤心,
心里有个地方却是空置了的。

午夜前,收到你简短的祝福,
知道你记得,那是我仅存的最后的余温,
我想,就够了,够我回刍一生。

但愿,你幸福, 这是我最真挚的愿望。

Tuesday, May 23, 2017

生如夏花




梦见教朋友唱这一首歌,
奇怪的是我并没有特别喜欢这歌,
可在梦里却对歌词了如指掌。

醒来,他和我说要离开教会了,
我说好,保重。
我们依然可以如以往般畅谈生命与灵魂。

生如夏花之绚烂,
死若秋叶之静美。

我不曾喜欢过这首歌,
今早才第一次听见。

Thursday, May 18, 2017

Dear C

Dear C,

你孤独吗?
我发现教会里大家都很孤独,
但没有人发觉,
都盲目的以为自己很充实。

我们都孤独,我们忙着对话,
却从来没有听自己心里的声音。
那种孤独让人痛不欲生。
你会这样吗?
有时我在想,
你要一个人去面对所有的悲伤,
还要忙着安抚别人的哀伤,
你是怎么度过的。

我拿起电话,
发现没有一个人可以倾诉。
尤其不想和 “ 基督徒 ” 说太多。
基督徒 “ 应该 ” 要怎样,
领导 “ 应该 ” 要怎样说,
你了然于心。
别误会,我没有埋怨或生气教会,
只是第一次用第三者的角度旁观时,
发现这一切的荒谬。
你曾如此想过吗?

在教会那么多年,
我的青春都在这里消耗尽,
回头看有时觉得很恐怖。
恐怖不是因为看见真相,
恐怖,是因为发现了真貌,
却深陷其中,
无法脱身。

我们从来没有做过自己。

以为自己在做着上帝要的样子,
其实是在做着身边人期望的样子。

跟她在一起,彼此都模糊了自己。
我们以为在对方身上可以找到自己,
结果最后连自己也搞丢了。
分开不是因为不爱,
而是已经无力再爱。

上帝从来没有束缚。
是我们自己束缚了自己。
真理必让你自由,不是吗?
但很多时候,真理假理分不清楚。

我想她也是看透这一切背后的真面目了,
只是她用激烈的情绪去表达,
而我是用消极无奈的态度去面对。

那天听你分享你和家婆的故事,
我心里默默为你难过。
你到底要挣脱多少的束缚,
才能真正做你自己?
我知道你也想,却无可奈何,
人活在世,总不能太自私啊,
我猜你会如此告诉我。

我没有做过自己,
她没有,
你也没有。
但上帝不就要我们做个自由的人吗,
像个小孩一样,他说。

年纪越大,累积越多的胆怯和负累,
再也无法如孩子般轻盈。

你还会经常想念大佬吗?
我孤独的时候会想起他。
想着他如何听我说话,
然后骂我胡说八道。

也不知干嘛会对你说这些。
也许只是想告诉你,
记得要做自己,
记得要爱爱自己,
希望你有一天可以像孩子般,
轻盈的飞翔。
祝安好。

星笔。

Saturday, May 13, 2017

五月十二

我们分手了。

听起来感觉很恐怖的事情,
之前一直揣想自己将如何掉入恐怖的深渊,
到真正发生的时候,连泪也没有,
那之前哭那么多是干嘛
短短几句话,That's it。

两人背负太多的伤痕与负累,
也许分开是对彼此最大的宽容与恩慈。

今早在网络看见很有意思的一句话,
一段感情或是关系应该是轻松的,
当你开始有亏欠的时候,就走不下去了,
我累了,跟你说句话都像抽空了身体。

我或是你的黑暗,但你是我有过的温暖。

亲爱的,谢谢你,
对不起,我爱你。

Saturday, April 29, 2017

我心裡的千陽號





三年前生日,
他们送我这个海贼迷的礼物,
是一套千阳号模型,
结果被我搁置一旁,放了好久。

礼物大佬也有份送,
一直怂恿我赶快砌好给他看,
我拖啊拖,拖到他离世也没动手。

那天,终于下定决心砌好它。

没有玩过模型,
一开始觉得有点难,
可是上手后欲罢不能。

佩服日本人的精致,
那么小的模型每个小细节都不放过。

20 岁看海贼王,
看到现在 40 岁大叔了,还没完结,
已经不追漫画,唯独海贼王。






我想每个人都想做路飞。

但是没有人可以做到路飞。

路飞的经典台词,我只记得一个:
“ 我不要统治,只想做海上最自由的人。 ”

做自己。

那么简单的三个字,
用尽我所有力气。






相比船上那些男人的浪漫,

娜美是务实的。

“ 只要活下去,一定会有快乐的事,会有很多快乐的事。”

她务实,因为经历过患难痛苦;
她务实,但没有忘记梦想,
当男人一味做着浪漫的梦,
她提醒我们,梦想需要实际的考量。






“ 受尽苦难而不厌,此乃修罗之道。 ”

索隆的目标只有一个,而且一直是,
做个剑豪,除此之外别无他想。

世间没有多少人欢迎苦难。

但索隆会。

他面对苦难,打败苦难,他超越苦难。






“ 能够原谅女人谎言的人,才是真正的男人。 ”

只有爱,才可以得到爱。

所以,我依然不懂爱情。

所以,山治会遇到真爱。






“ 即使我是个大骗子,可是我不会欺骗自己。”

没有人想做乌索普。

因为他是最像我们的人。

胆小怕事。

消极负面。

自负又自卑。

可是普通人也有成为 God 的一天,

乌索普才是真正教导我们 “ 做人 ”。






人什么时候才会死被子弹贯穿心脏的时候不对!
得了不治之症的时候?不对!
喝下毒蘑菇汤的时候?不对!

是被人遗忘的时候!

这句话不是乔巴说的,
是医生对他说的。

我们都是小孩啊,
都是受伤的小孩。
我们都是怪物啊,
都是强大的怪物。






“ 我要活下去!!!”

罗宾说过最动人的话。

多少人,活着却像死了,
又有多少人,勇敢的 “ 活着 ”。

今天,你生活着还是生存着





“ 噢,变态你在说我吗? 真开心。”

忠于自己的人,没有几个,

变态又怎样爱哭又怎样

谁规定了 “ 人 ” 一定要这样。






“ 哟嚯嚯!”

“ 让我存活于这世上的力量既不是内脏也不是肌肉,没错,是灵魂。”

即便你满身肌肉,美艳迷人,
没有灵魂,你也不过是个空壳。






“ 抱歉。。。很想载大家,走的更远些。。。
但是我已经不行了,
我很幸福,一直以来这么关照我。。。谢谢大家,
我真的很幸福。。。因为有你们在。”

看几遍依然热泪盈眶的一句话。

梅利号一直活在每个人的心上。





把橘子树带在船上,
路飞真是个好船长。

是回顾,也是瞻望。

过去的伤害,无需否认,
也无需特意缅怀,
只需要跟它共存,就好。






我是否遗忘了旅程

路还在前方啊。

为何把帆收起。

曾经刮不停的风,
曾经翻腾的浪,
为何都平息了。

而你是比较快乐吗





弄了几个晚上,
还不小心弄断一些零件,
粗鲁的我。

享受那些专心的时刻,
可以那样专注的做一件事情,
感觉真好。
很多关于大佬的回忆在拆砌的过程涌现。
想念你。

最终,千阳号如愿启航。

也许现今你伤痕累累,
莫忘心中千阳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