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October 15, 2017

野無名 No Name




这条小径没路牌,没人烟,
沿途一片枯黄野草,
我们朝着地图上不知名的地方前进。

旅途的最后一天了。

昨天小妹说新旧蒲甘该看的都看了,
剩下地图右下角一堆没有名字的塔,
感觉好荒凉,没什么人来。

我们去那儿吧。






忘了他们有没有名字,
有的,只是我忘了。

抵达时,也没有其他的游客,
安静得剩下脚步和风声。

白刺刺的阳光,
照在散落荒草上的颓垣败瓦,
还有游走其间的我俩。

他们守候了百年的孤寂;
我们探访孤寂。

没有保管和维修吧,
建筑似乎保留了最初的模样。






野塔,像被主人遗弃的积木,
叠好以后,丢在那里。

一直在那里。

一直在这里。

小哥!

有人唤我,回头看,
小妹跑进了野草堆里。

拍我!!快拍我!!

我们在一起的最后一天了。



Sunday, October 8, 2017

瑞山陀 Shwesandaw




人山人海, 楼梯都是人,
为何非得来这里看日落?

四点半,离日落不远。

记得第一次来,
去了某不知名塔等日落,
谁料当天云层太厚,什么也看不到。

于是也不觉得蒲甘日落有何伟大。






小妹惧高,
一路喊怕,下去吧小哥下去;
我说莫回头向上看就好。

终于来到顶端。

都是满满的人啊。

晴空万里,天空蓝得很纯粹,
那一望无际,
让我们惊叹连连,
你看你看, 那是达玛扬基,
还有远处的苏拉玛尼。






霸占了一个好位置,
任周围人如何想办法挤入,
我们不动如山。

小妹跟我说着不着边际的话。

忽然,太阳就落下了,

那么没有预警。

忽然,我安静了,

那么无语。






这辈子看过最美的日落。

美得说不出,
写不来,
脑袋空白。

美得听不见小妹在我耳边呢喃,
美得看不见四周人潮汹涌。

佛塔们休息了,
它们卸下一天的疲惫,
把信徒的寄托还给苍茫大地,
明天自有明天的苦难,
一天的苦难,一天当够了。

尘沙在天空和佛塔之间游荡,
像放学的孩子自由的飞翔。

世界是紫,
世界是红,
世界是金黄,
世界是邃蓝,
世界是白,
也是黑。

天黑了,
天还会亮。

小王子每次悲伤时就会去看日落,
当时不明白,
但现在,我明白了,
原来,日落可以化解悲伤。



Wednesday, September 27, 2017

那迦龍 Nagayon




来到那迦龍时,天色已黄昏,
相机快没电,为了省电源,
随便照了几张就关机。

Naga 是蛇,
Nagayon 意味蛇的庇护所。

相传江喜陀为了逃避修罗王来到此处,
尔后累倒睡着了,
有一条那迦蛇过来保护着他安稳入睡。
醒来,江喜陀下旨建了这座庙。

喜欢这里的原始,
那野草杂生的地板,斑驳乌黑的墙壁,
因为没有打理,更显出一股荒原的况味。

好像无意闯进了另一个时空般,
看着当时的他她,人来人往。

有人说,
这庙是影射江喜陀躲避的心理投影,
为了摆脱修罗王,
他搞了一个巨大的 naga 守护自己。

也许,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修罗王,
谁是我的修罗王?

赶着看日落,
有点匆忙的转了一圈就离开,
希望下次可以安静的,慢慢的再走一次,
看看我心里的 naga。



Saturday, September 23, 2017

蘇拉瑪尼 Sulamani




忘了上次有没有来过苏拉玛尼,
应该没有,那么漂亮的塔,若是来过不可能忘掉。

通往苏拉玛尼的道路全是沙土,
不像其他有名寺庙般,铺上柏油路,
她离达玛扬基不远,却花了一番劲才来到。

宽敞的门前,绿树成荫,
游人不多,小贩也没有几个。






苏拉玛尼是宝石的意思。

建造者 -  纳拉帕蒂悉度 ( Narapatisithu ),
看到一颗红宝石在此地的洼地中闪耀,
觉得是佛之指示,于是建了这座庙,取名宝石。

岁月流逝,宝石早就不在了,
可能是战争,可能是偷取,
留下的是精致的雕刻和壁画。

我后来才知道,
苏拉玛尼壁画是蒲甘最大也最完整的。






可惜里面正在维修,
只能在外围参观,
但外围也已足够惊叹。

壁画虽然有些破损,
但依然可见当年的笔触和色彩,
神像的表情,动作,惟妙惟肖。

墙上第一次出现黄色,
这一路看来,每座建筑都是红灰色,
莫说黄色,连其他颜色也罕见。






苏拉玛尼不只是黄色,
竟还有类似蒂芬尼蓝的蓝青色,
这个发现为沉重的蒲甘添上一丝轻盈。

要知道古代颜料难得,
黄与蓝在蒲甘实属罕有。

指南书都注重在达玛扬基这些大明星,
苏拉玛尼没有放在重点,
反为我带来了意外的惊喜。

除了颜色惊艳,
雕刻也好看,墙上满是浮雕,
有者狰狞,有者庄严,各有精彩,
几百年的日晒雨淋,
浮雕的线条和轮廓依在。






流连忘返了一个中午,
饿了,拿出早上买的干粮坐在树荫下吃。

似乎旅行了很久,其实也不过第二个星期,
跟小妹这样子在一起那么久还是第一次,
习惯了单独旅行,
本来不习惯有人同行,
现在却习惯了有人在在耳边唠叨,吐槽,吵嘴,
一起吃泡面,发呆,一起看日落,聊八卦,
再过两天就要分开,又回到一个人的自由。

我会开心,还是依依不舍呢。




Sunday, September 17, 2017

達瑪揚基 Dhammayangyi





达玛扬基远远就看见了,
空空旷野,黄沙飞扬,一庞然大物屹立其上。
那么大的体积,下方上尖,
仿若蒲甘的金字塔。

如果把蒲甘里的各个佛塔喻为明星,
达玛扬基就是里头的大腕。

不只是因为他享有最大佛塔的称号,
乃是他建成背后的血腥历史。






还没踏入,主建筑外的围墙已经很壮观,
当然,这是用了多少人命换回来的成品。

公元12世纪 ( 八百多年前 ),
那亚图 ( Narathu )这个暴君,
杀兄弑父,篡夺王位,
终于得到了蒲甘皇朝,
得了王位,还把父亲的一位妃子纳为王妃,
诸恶做尽。

可能自觉罪孽深重,于是大兴土木,
兴建一座大佛塔,以避报应之祸。






说是为了偿还罪孽,
可是他嗜血如旧。

建造的条规严苛如地狱,
他要砖石与砖石之间的隙缝,
密得连纸也塞不进,
只要违反, 一律把手给斩断。

据说里头有一块大石头,
就是当年斩手之石,可我遍寻不着。

历史说他一共斩了三千工匠的手。

我试着把纸塞进去,
还真的没有一丝隙缝。






为了还清罪孽造佛塔,
谁知犯的罪比未建造时更多更大。

所以报应很快来到。

即位不到三年,这位不知聪明还是愚笨的国王,
就被不满的反对者杀害了,
塔只建到一半,这是一座未完之塔,
厄运之塔。

也许空间太大的关系,
这里感觉很冷,香火也不鼎盛,
外头艳阳高照,我却披上了外套,
楼上在装修,上不去,
即便如此,也够我们走的了,
塔真的大,走了很久,
最后实在乏力,坐在外头休息,不看了。

不知是走得太多而疲倦,
抑或是为那沉重的历史所累。



Wednesday, September 13, 2017

牙洪紀 Ywa Haung Gyi




时间充足,我们打算用三天慢慢逛蒲甘,
昨日逛了旧蒲甘,今天走新蒲甘,
牙洪纪迎来我们的第二天。

它孤零零,立在路边,
又寂寞又美丽,
这里只有一个男人在卖画。
可怜巴巴的望着我,可是我没有钱买画啊。






里头有美丽的壁画和可爱的佛像,
建筑的架构很完整。

古人是如何不用一根钉,
不用任何水泥就把那么繁复的建筑造起来?
尤其是拱门和弯曲的天花板。

我们有的是时间,
一块块砖,一片片瓦,瓦上的青苔,
慢慢的看,轻轻的触摸,这样旅行,真好。



Sunday, September 10, 2017

娘烏 Nyaung-U




如果不是蒲甘,
没有人会来娘乌旅行吧。

第一次来是热季,
每过早上十点,太阳就大得让人发疯,
我大半时间躲在房间,傍晚才出门。

这次重返,是凉爽的季节,
终于可以在街上好好的散步,
看学校,看商店,看人卖早餐,看人上学。

想找回上次住的旅馆,
却忘了名字,依稀记得方向,
走着走着,看见它就在路边,
那大庭院,那阳台,那灰蓝色的墙,
不知它可还记得我当时的模样?



Saturday, September 9, 2017

阿羅惰鼻 Alo-daw Pyi




阿羅惰鼻没有其它寺庙那么出名,
关于她的资料很少,几乎没有,
我们也是无意踩单车经过发现。

却意外发现内里精彩的壁画。

这应该是目前为止最多壁画可看的寺庙,
而且壁画保留的程度很好,
许多精致的笔触和颜色依然清晰可见.

庙里没有禁止拍照,奇怪,难道是遗漏了?
抑或是这里的壁画不足为奇,不值得保护?

没有答案,里头的画让我赏心悦目。






这里信徒也出乎意料的多,
香火旺盛,不象其它的佛塔般静寂,
我们一路参观,一路拍照,
不停要绕过其他参拜的信众,
感觉自己似乎干扰了他们。。。( 汗 )

意犹未尽的走了出来,
天已黄昏,我没有拍到寺庙的外观,
但是后来走到外围时,
发现美丽的夕阳,四周尘烟弥漫,
阳光一丝丝的穿透过尘土飞扬,
而阿羅惰鼻刚好沉浸在一片安详的金黄色里。



Saturday, September 2, 2017

阿難陀 Ananda




蒲甘每座塔皆有 “ 最 xxx ” 封号,
有者最高,有者最大,有者最古老。

惟独阿难陀拿了最美丽。

她的确美。

之前的佛寺皆呈圆锥形,
但如果从高空鸟瞰,
你会发现阿难陀是十字形的。

形似欧洲教堂,
独特的风格让她显得与众不同。






繁复的雕刻,工整的比例,
她配得起最美丽。

建筑巧妙融合了缅式,印度式,希腊式,
既有东方的灵性温婉,亦有西方的庄严大气。

她美在外,亦美在内。

东南西北各立佛像,内藏乾坤,
若是远观,那是面容慈悲,脸带笑意的佛,
等你近前,才猛然发觉他面孔严肃,怒瞪着你。

据说是为了要人们带着敬畏的心来到佛前,
四尊佛像的相似度高达 99%,
工匠的手艺惊人。

可惜经历过地震,只留两尊,
另外两尊乃后期重建,明显看出手艺的差距。







信众络绎不绝,香火鼎盛。

我跟小妹没有静穆,
却在门外扮雕像取乐,真是罪过。

“ 这些佛塔好漂亮,可小哥我们牧师曾经祈祷缅甸境内的佛塔全部倒塌。 ”

“ 呃。。。这不太好吧。。。 ”

我们在这里呆了好久,
天气那么热,我们那么的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