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22, 2017

回回顾乡




原来,才一年。
原来,已经一年。

看你比以前瘦了,
还是那么开朗,
久没见面,
依然热络的谈了整晚。

谈到猫与狗的爱情观。

猫是不能驯服的,
只能与他共处。
你了解我说什么。

我和她,
终究没能一起出现在你这儿。

那个晚上下着雨,
滴滴答答敲在新村的锌皮屋顶上,
自小喜欢这声音,
莫名叫人平静。

我们唱了整晚的歌。

隔天临走前,
你匆匆塞了这罐自制咸金桔,
标签上写着乡遇,
抱歉匆忙写不美,你说。

喜欢这种不经意的美,
谢谢你朋友,
这罐够我回味许久许久。

Friday, June 16, 2017

熊和山貓




绘本,是奇妙的艺术。

大人的世故,
孩子的童真。

看似幼稚的字眼,
随意的色彩线条,
没有一定功力,
绝对画不出,写不来。






酒井驹子是我最爱的绘本家。

画工让人惊叹。

第一次知道她,
是那本《 我讨厌妈妈 》,
一看从此爱上。

喜欢她淡淡的笔触,
浓得化不开的意境,
真正的艺术家。






《 熊和山猫 》 是一本有关死亡,离开的绘本。

没有人爱谈论死亡,
大人避违,对孩子更是三缄其口。

这本书很好的诠释了生与死,
用轻轻的语调说一个感人的故事。

我抱着比比一起读这本书。






故事一开始就说小鸟和熊是好朋友,
有一天早晨,小鸟死了,
熊很伤心,他为鸟儿准备了漂亮的盒子,
把小鸟放进去,走到那儿都带着盒子。

酒井用类似粉彩的涂法,勾勒哀伤的画面,
没有彩色,只有黑白,
人物或是场景都是细细碎碎的。

关于死亡,没有哭天抢地的字眼,
那悲伤却席卷而来。

熊把装着小鸟的盒子展示给森林里的朋友,
大家看见后都表示沉默,
纷纷劝熊把鸟儿放下,过新的生活。






听了这些建议,
熊反而把自己封闭,
他回到家, 把门锁起来,
再也不出门了。

我们总以为叫人忘记是解药。

我们把回顾当成懦弱。

我们排斥悲伤,拒绝流泪。

殊不知,
回顾是因为要面对,
懦弱是因为想勇敢。






熊把自己封闭很久,
屋子里只有他和小鸟。

直到山猫出现。

山猫躺在草地上睡觉,
身边放着另外一个大盒子。

熊问他里面装了什么?

山猫没有回答,
反问熊他的盒子又装了什么?






熊给他看了。

看见睡着了的小鸟,
山猫并没有如其它朋友般,
叫熊忘记她。

他只是问,
你一定很爱她吧?

你们有很多美好的回忆吧?

听到这句话,
熊和小鸟的回忆豁然打开了。

他记起每个与小鸟共度的时光,
一起洗澡,一起寻找食物,
小鸟受伤后,熊为她包扎伤口,
每个每个细碎的画面。

书本从这里开始有了颜色,
黑白的基调抹上一层浅浅粉红色。






比比坐在我怀里,
开怀的笑起来,
想是什么画面让他觉得好笑吧,
咯咯的笑,笑得那么可爱,
他还不明白什么是离开。

我抱着他,
莫名红了眼眶,
是想起了谁吗?那么奇怪,
我依然不明白什么是离开。






山猫打开自己的盒子。

原来里面是一支小提琴。

让我为你们拉一首歌吧,
山猫说。

于是悠扬的曲调在山谷间回荡,
熊坐在草地上静静聆听,
心里有了许久没有过的平静。






他们找了森林里一个美丽的地方,
那里阳光明媚,绿草如茵,
曾经熊和小鸟喜欢在那里嬉戏玩乐。

看了鸟儿一眼,一起把她埋葬了。

熊问山猫要去那里。

山猫说不知道,
他会继续前往下个小镇流浪。

我可以跟你去吗?熊说。






好啊,山猫说。

他从背包里拿出鼓铃,
交给熊,说一起去下个城镇表演。

鼓铃上有着很多过往痕迹。

这鼓铃以前也属于另外一个人吗?
以前也有人陪着山猫一起流浪吗?
她去了那里?

熊没有问。

他背起行囊,跟猫一起走向下个小镇巡演。
彼此陪着彼此,这就够了。

我把书本合上,深深吻了怀中的比比,
比比笑着推开,说胡子扎痒他了。
今天,不悲不伤,
只有静静的回忆在空气里荡漾。



Tuesday, June 6, 2017

黃金




我必须承认,一开始是 “ 被逼 ” 事奉乐龄组的。

身为一个 “ 爱唱歌的年轻人 ”,(误)
可以表现唱功是多么欢愉的事,
但在这里,不可以唱太快,不许唱太高音,
每个星期的歌还要是重复的,闷都闷死。

没有几个年轻人愿意事奉乐龄,
“ 善良 ” 又不懂拒绝的我,
只好勉为其难拿下这任务。

每次聚会完毕,都想快快闪人,
安哥安蒂的话题我聊不进,
他们的故事与我何关?
我可不想被当成老人家。

内心的骄傲与清高让我与人保持着距离。

但上帝往往用祂的方式来谦卑我,
想走却走不了,这群安哥安蒂就用他们的方式来感化我。

也许上辈子经历太多风雨,现在的他们知足常乐,
一点微不足道的事物都可以感恩,
我只是随口唱,他们不停道谢,仿佛是天籁,搞得我极不好意思。

每个主日崇拜好似嘉年华,
大家忙着吃糕饼,喝茶聊天,
玩起游戏,比年轻人还疯,没有一丝拘谨,
抛开矜持和面子,这是真正的小孩子啊!
有时心情浮躁,来到教会看见他们的笑脸,
就莫名心安,觉得自己的烦恼实在也不算什么了,
他们可是要面对生死的课题。

有个安蒂告诉我,
能够活多一天已经是 Bonus,
他们期待每次的聚会,因为得来不易,
反观我嫌聚会太多,没有时间做自己的事。

汲汲营营,我们真明白每天活着的意义吗?

渐渐,我不再那么抗拒,
渐渐,我享受和他们聊天,
渐渐,我放下自以为是的荣耀。

上个星期天,只有我和 Alex 两人唱歌,
没有乐器,音响也烂,但无人介意,
心情是平静开心,大家一唱一和,乐也融融。

是上帝,借着他们改变了我,
安哥安蒂对生命的豁达,对人生的看透,教我放下执着。

感谢有机会事奉乐龄组,乐龄组英文叫 Golden Years Ministry,
简称 Gym,黄金啊黄金,他们的灵魂在神眼里,确是黄金,
但愿有天,我也能如此笑看风云,
什么黄金,什么钻石,什么天涯,什么海角,皆云淡风轻。

Friday, June 2, 2017

六月二

恐怖一眨眼已经过去半年

上班两个月像上了两年
第一个星期八点多回家然后就九点十点。。。

累到一个极点脑袋会空白
不想风花雪月不想参与任何活动
也不想说话不想写字只是感觉很疲倦
其实知道心的累比身体更多。

于是就有了借口远离。



。。。。。。。。。。。。。。。。。。。。。。。。。。。。。。。。。。。



在某小贩中心与他偶遇聊了一会儿。

他离开教会一年想当初是多么热心的弟兄
而今他的爱不再是她也不再是上帝。

“ 我觉得这 16 年在教会简直是浪费了。 ”

他平淡说出听不出庆幸还是感叹
然后我们互道珍重, 一如过往的陌生人。

J 移民去澳大利亚跟我说生活不曾如此美好
说他回头看在教会的日子发现自己白活了几年
而我安静听着心里有些沉重。

你们都忘记了神。

我也忘记了神。



。。。。。。。。。。。。。。。。。。。。。。。。。。。。。。。。。。。



还有想去的地方吗

还有想写的东西吗

还有想画的风景吗

还有想唱的歌吗

还有想爱的人吗



。。。。。。。。。。。。。。。。。。。。。。。。。。。。。。。。。。。



我没有再提起她的名字
也不愿知道她在那里。

旁人亦不敢提起
怕我生气或难过吧
但我其实没有
连泪也没有真怀疑我是不是有病。

也许只是因为我没有触及而已。



。。。。。。。。。。。。。。。。。。。。。。。。。。。。。。。。。。。



决定辞职太疲倦。

结果老板留我说我是他们要找的人
说我做事够快够好希望我考虑。

我说我太累。

过了一个星期再找我谈
出乎意料说愿意起我人工多一千
只希望我做到年尾。

受宠若惊第一次感觉我原来是有价值的
总认为自己差劲没人要
于是留下了想说离开广告界前留一个辉煌记录也好
或者纯粹是享受被人重视的感觉很久没有这样。



。。。。。。。。。。。。。。。。。。。。。。。。。。。。。。。。。。。



我发现我已经回不去了。

还要回去吗

Friday, May 26, 2017

午夜前的餘溫




门打开的刹那,依然没有预料,
等你们拿着蛋糕进来, 才迟钝的恍然于自己的生日。
闭关一段日子,我的冷漠没有把你们吓跑,
反而让你们更不怕死的靠近,
该颁个勇气奖给你们吗?( 笑 )

人说一生有一好朋友足矣, 而我有三个,
这已是天大的祝福。

你亲手做了蛋糕, 一如往常的精致和美味 ( 要对自己多点信心 ),
还有你亲自煮了晚餐给放工迟了的我,
饭菜都凉了,但我感受到那温度,你的他以后会很幸福,
最后还有沉默寡言的你,总是默默在背后陪伴,不离不弃。

夜深了,很累, 但四人一如既往的聊着过去,
谈着未来,感受着当下,
有一瞬间,我以为一切还是如从前一般,不曾变过,
但我们都知道一些东西是不同了。

没有哭,也不是特别伤心,
心里有个地方却是空置了的。

午夜前,收到你简短的祝福,
知道你记得,那是我仅存的最后的余温,
我想,就够了,够我回刍一生。

但愿,你幸福, 这是我最真挚的愿望。

Tuesday, May 23, 2017

生如夏花




梦见教朋友唱这一首歌,
奇怪的是我并没有特别喜欢这歌,
可在梦里却对歌词了如指掌。

醒来,他和我说要离开教会了,
我说好,保重。
我们依然可以如以往般畅谈生命与灵魂。

生如夏花之绚烂,
死若秋叶之静美。

我不曾喜欢过这首歌,
今早才第一次听见。

Thursday, May 18, 2017

Dear C

Dear C,

你孤独吗?
我发现教会里大家都很孤独,
但没有人发觉,
都盲目的以为自己很充实。

我们都孤独,我们忙着对话,
却从来没有听自己心里的声音。
那种孤独让人痛不欲生。
你会这样吗?
有时我在想,
你要一个人去面对所有的悲伤,
还要忙着安抚别人的哀伤,
你是怎么度过的。

我拿起电话,
发现没有一个人可以倾诉。
尤其不想和 “ 基督徒 ” 说太多。
基督徒 “ 应该 ” 要怎样,
领导 “ 应该 ” 要怎样说,
你了然于心。
别误会,我没有埋怨或生气教会,
只是第一次用第三者的角度旁观时,
发现这一切的荒谬。
你曾如此想过吗?

在教会那么多年,
我的青春都在这里消耗尽,
回头看有时觉得很恐怖。
恐怖不是因为看见真相,
恐怖,是因为发现了真貌,
却深陷其中,
无法脱身。

我们从来没有做过自己。

以为自己在做着上帝要的样子,
其实是在做着身边人期望的样子。

跟她在一起,彼此都模糊了自己。
我们以为在对方身上可以找到自己,
结果最后连自己也搞丢了。
分开不是因为不爱,
而是已经无力再爱。

上帝从来没有束缚。
是我们自己束缚了自己。
真理必让你自由,不是吗?
但很多时候,真理假理分不清楚。

我想她也是看透这一切背后的真面目了,
只是她用激烈的情绪去表达,
而我是用消极无奈的态度去面对。

那天听你分享你和家婆的故事,
我心里默默为你难过。
你到底要挣脱多少的束缚,
才能真正做你自己?
我知道你也想,却无可奈何,
人活在世,总不能太自私啊,
我猜你会如此告诉我。

我没有做过自己,
她没有,
你也没有。
但上帝不就要我们做个自由的人吗,
像个小孩一样,他说。

年纪越大,累积越多的胆怯和负累,
再也无法如孩子般轻盈。

你还会经常想念大佬吗?
我孤独的时候会想起他。
想着他如何听我说话,
然后骂我胡说八道。

也不知干嘛会对你说这些。
也许只是想告诉你,
记得要做自己,
记得要爱爱自己,
希望你有一天可以像孩子般,
轻盈的飞翔。
祝安好。

星笔。

Saturday, May 13, 2017

五月十二

我们分手了。

听起来感觉很恐怖的事情,
之前一直揣想自己将如何掉入恐怖的深渊,
到真正发生的时候,连泪也没有,
那之前哭那么多是干嘛
短短几句话,That's it。

两人背负太多的伤痕与负累,
也许分开是对彼此最大的宽容与恩慈。

今早在网络看见很有意思的一句话,
一段感情或是关系应该是轻松的,
当你开始有亏欠的时候,就走不下去了,
我累了,跟你说句话都像抽空了身体。

我或是你的黑暗,但你是我有过的温暖。

亲爱的,谢谢你,
对不起,我爱你。

Saturday, April 29, 2017

我心裡的千陽號





三年前生日,
他们送我这个海贼迷的礼物,
是一套千阳号模型,
结果被我搁置一旁,放了好久。

礼物大佬也有份送,
一直怂恿我赶快砌好给他看,
我拖啊拖,拖到他离世也没动手。

那天,终于下定决心砌好它。

没有玩过模型,
一开始觉得有点难,
可是上手后欲罢不能。

佩服日本人的精致,
那么小的模型每个小细节都不放过。

20 岁看海贼王,
看到现在 40 岁大叔了,还没完结,
已经不追漫画,唯独海贼王。






我想每个人都想做路飞。

但是没有人可以做到路飞。

路飞的经典台词,我只记得一个:
“ 我不要统治,只想做海上最自由的人。 ”

做自己。

那么简单的三个字,
用尽我所有力气。






相比船上那些男人的浪漫,

娜美是务实的。

“ 只要活下去,一定会有快乐的事,会有很多快乐的事。”

她务实,因为经历过患难痛苦;
她务实,但没有忘记梦想,
当男人一味做着浪漫的梦,
她提醒我们,梦想需要实际的考量。






“ 受尽苦难而不厌,此乃修罗之道。 ”

索隆的目标只有一个,而且一直是,
做个剑豪,除此之外别无他想。

世间没有多少人欢迎苦难。

但索隆会。

他面对苦难,打败苦难,他超越苦难。






“ 能够原谅女人谎言的人,才是真正的男人。 ”

只有爱,才可以得到爱。

所以,我依然不懂爱情。

所以,山治会遇到真爱。






“ 即使我是个大骗子,可是我不会欺骗自己。”

没有人想做乌索普。

因为他是最像我们的人。

胆小怕事。

消极负面。

自负又自卑。

可是普通人也有成为 God 的一天,

乌索普才是真正教导我们 “ 做人 ”。






人什么时候才会死被子弹贯穿心脏的时候不对!
得了不治之症的时候?不对!
喝下毒蘑菇汤的时候?不对!

是被人遗忘的时候!

这句话不是乔巴说的,
是医生对他说的。

我们都是小孩啊,
都是受伤的小孩。
我们都是怪物啊,
都是强大的怪物。






“ 我要活下去!!!”

罗宾说过最动人的话。

多少人,活着却像死了,
又有多少人,勇敢的 “ 活着 ”。

今天,你生活着还是生存着





“ 噢,变态你在说我吗? 真开心。”

忠于自己的人,没有几个,

变态又怎样爱哭又怎样

谁规定了 “ 人 ” 一定要这样。






“ 哟嚯嚯!”

“ 让我存活于这世上的力量既不是内脏也不是肌肉,没错,是灵魂。”

即便你满身肌肉,美艳迷人,
没有灵魂,你也不过是个空壳。






“ 抱歉。。。很想载大家,走的更远些。。。
但是我已经不行了,
我很幸福,一直以来这么关照我。。。谢谢大家,
我真的很幸福。。。因为有你们在。”

看几遍依然热泪盈眶的一句话。

梅利号一直活在每个人的心上。





把橘子树带在船上,
路飞真是个好船长。

是回顾,也是瞻望。

过去的伤害,无需否认,
也无需特意缅怀,
只需要跟它共存,就好。






我是否遗忘了旅程

路还在前方啊。

为何把帆收起。

曾经刮不停的风,
曾经翻腾的浪,
为何都平息了。

而你是比较快乐吗





弄了几个晚上,
还不小心弄断一些零件,
粗鲁的我。

享受那些专心的时刻,
可以那样专注的做一件事情,
感觉真好。
很多关于大佬的回忆在拆砌的过程涌现。
想念你。

最终,千阳号如愿启航。

也许现今你伤痕累累,
莫忘心中千阳升起。

Tuesday, April 18, 2017

上報




几个星期前,忽然被中国报记者找上,
她在网络无意翻到我以前发表的部落文而联络到我。

想不到那么久的作品还会被人看见,真是受宠若惊。

那篇被她看上的文叫 《 失乐园 》,
本身很喜欢,是一篇关于买唱片的文字。

访问电话中进行,记者叶凤铃问我现在还买唱片吗?
为何都不买了?什么原因让我依然买唱片?
唱片会否真的消失?我现在的音乐资询从何而来?
滔滔不绝的说了一堆话,似乎许久不曾如此兴奋,
谈到音乐,谈到曾经的狂热。

访问后,说多几个星期会刊登,
于是满怀期待的等到当天买来看,
看了有点好笑,有点感触,
里头大部分文字直接搬我的旧文,
生活忙翻了,这是四月里的小确幸吧。

异常想念当初那个努力听歌,努力写字的我。

不知现在你们还买唱片吗?
如我一样怀念逛唱片行的日子吗?
还记不记得你买的第一张唱片或最后一张唱片?

Saturday, April 8, 2017

半島旅攝




昨天回家很夜了,家人拿过一盒包裹说我的,
啊!威廉大哥的新书。

跟他没有见过面,一开始只是追踪部落格,
然后有天有幸被他加为脸书友,
始知他开了一个网页称之为半岛旅摄,
把马来西亚的美丽用照片和文字一一介绍给大家。

我偶尔留言,偶尔按赞,没有真正交流过。
记得曾经问过他旅游业的问题,
他耐心回答,给很多意见,对此感激不尽。
他的外形有点 “ 凶 ”,其实性格。。。似乎也真的很凶,哈哈哈!!
但其实藏在 “ 凶相 ”下的是一颗柔软的心,
不柔软怎会做这种事呢?

他深爱这块土地。

半岛旅摄经营了那么久,
从北马到南马,从西马到东马,
个中付出的金钱和劳力不简单,
可是我只从他文字看见一分单纯与热忱,
没有埋怨和放弃,知道结集出书时,真的为他开心,
他把我一直想做的东西先做了,
马来西亚真的很美,那份美丽与哀愁只有真正用心走过才懂。
当我知道这本书竟然是他自费出版时,对他的敬佩更多。

拿到书第一件事先翻开玻璃市那页,
因为是我的家乡,私心想看他怎么拍怎么写,
果然没有失望,拍得太美了,
我的家乡一直都被忽略,
也好,我想美的东西,懂的人几个就够了,不需要多。

当然除了玻璃市,其他大城小镇,
都在他朴实无华却真诚的笔下幻化成一张张醉人的明信片。
这个国家,有个如此热爱它,
并真心用汗水和心思付出的人,实为幸也。

有兴趣购买者可以私信威廉大哥。
Facebook@William Cheng
Facebook@半岛旅摄

Monday, April 3, 2017

4零三 • 阿B • 4




然后你就四岁了。

你说不要上学,你怕。

傻瓜,怕什么,那里有新朋友,有玩具。

我不要。

你认识越来越多 Man,Xmen,Batman,Superman。

开始不受摆布,开始说谎,开始耍赖。

被妈咪打的次数增多。

爱跟我玩 Man 打 Man 的游戏,日日不厌。

你的愿望简单,只要一支 Star Wars 激光剑。

舅舅对你的愿望也很简单。

不必做学霸,无需做个循规蹈矩的乖孩子。

但是以后一定要是个对世界有爱心的男儿。

一个顶天立地的好 Man。

呃,舅舅这愿望一点也不简单好吗。

Tuesday, March 28, 2017

野三坡




跟 H 聊天,聊起听过的歌。
他说想找一张专辑,里面有首野三坡。
我说浮躁啊。对,对,对,就是浮躁。

1996 年,王菲发表了这张梦一般的专辑。

现在还有没有人听王菲?
有个年轻朋友说王菲的歌很怪,
唱法也怪,不好听,她已经过时了。

浮躁是 “ 最王菲 ” 的专辑,
这之后无人超越,包括她自己。
第一次听,感觉鸭子听雷,
那些个如梦似幻的呓语,深涩的词曲,
没一首可以单独抽开,亦无法加插任何一首,
10 首歌她创作了 8 首,其中几首完全没有歌词,
只有她咿咿呀呀自创的语言,
在那个年代是多么前卫,
我刚17岁,听了很久才逐渐接受。
而彼时是她最红的时期,
不顾市场,任性的出了这样一张专辑,
不可谓不大胆。想当然尔,销量很差。

有浮躁,必有窦唯。这是他和她的梦,
那个北京的炎夏他们挤在四合院,一起完成了梦,
可梦没有延续,两人终究是分开了。

最爱野三坡,我对 H 说没有想过会有人喜欢野三坡,
这首无词歌,只有王菲梦一般的呢喃,
似一首未完成的作品,可最爱的却是这首。

野三坡是什么?

她没有解释,我也没有深究,就任它如此。
多年以后,窦唯出了一张竹叶青,
那旋律根本就是野三坡的延续,不过都是后话了。

跟H结束聊天,驾车沿着海边播放这张尘封许久的大碟。
生活越来越厚重,层层包裹着灵魂,
我很久已不再轻盈的歌唱,17岁去了天边,
今天,抛开那些有为无为,无常有常,
让生命是生命,死亡是死亡吧,
都是人生,都是定律,都是梦啊,
何苦执着?何必紧抓?
就算没人再听王菲,就算我已回不去17岁,
你心里一直有片属于自己的野三坡。

九月天高人浮躁 一切都好 只缺烦恼 La Jam Bo La Jam Bo。
她留给我的原来不是歌声,是活在当下。

Tuesday, March 21, 2017

金鋼狼之歌




依然没有找到工作的中午,一个人在戏院看 《 Logan 》。

似乎每年看 X-men 已成了指定 “ 朝圣动作 ”,
那是我十多岁开始就爱上的美漫英雄。
跟一般认知的超级英雄不同,X-men 是一大群而不是单个,
他们如怪物般被人嫌恶,不像超人那样万人景仰,
个个的超能力天马行空,看得我目眩神迷。

知道它被拍成电影时,我兴奋死了,
X-men 应该是第一个把超级英雄 “ 时尚化 ” 的,
当我看见戏里的角色并没有如漫画一样 “ 五颜六色 ” ,
反而一身黑冷酷帅出现时,那感觉超屌,
事实证明是成功的,毕竟现实和漫画两种意境,
若真忠于原著,我无法想象那画面有多滑稽。

金钢狼从未被定位成主角,
但不知为何却成了最重要的角色,
想是人物众多,只得取舍。

电影版时好时坏,《 First Class 》 好看,《 Apocalypse 》 很烂,
来到 《 Logan 》 才发现这系列的电影原来已经陪伴我超过十年。

电影的开幕我看见一个窝囊的金钢狼,
他酗酒,他一拐一跛,他不再战斗,
他成了司机,賺钱要养活自己和恩师 X 教授,
他不想活,偏偏他的能力是超强痊愈力和延迟老化,
于是他苟延残喘。

这套电影里,他的痊愈力终于减弱,开始衰老,
最讽刺的该是 X 教授,世界最强大脑患上了老人痴呆症。
彼时已经没有变种人,旧一代死光,他们是硕果仅存的几个。
他没有抛弃他,两人如父子般彼此厌恶,又彼此依赖。

他不再是金钢狼。

直到她出现。

罗拉,这个如他一样的女孩儿,
如他一样暴戾,一样悲剧,一样 “ 有刺 ” 。
他千方百计要摆脱她,却是纠缠不清,
一夜间,他从 “ 儿子 ” 忽然变成了 “ 父亲 ” 。

逃亡的过程里他们一起受伤,一起痊愈,
他始终是个硬汉子,不流露一丝感情,
只有在教授死的那天发疯似的狂打车子泄愤,然后晕厥路边。
他跟罗拉说我的责任到此为止,我不欠你,
 “ 每个我在乎的人最后都会离我而去!!! ”
他对她大吼,把她赶走,那眼神是绝望与深爱交缠。
可是知道敌人追杀 “  女儿 ” 的时候,他立时放弃了自己,
放弃了生命,狂奔而来救她。

他还是那个金钢狼。

临死前,罗拉泪流满面,抱着他喊出爸爸,
他说:  “ 啊。。。原来是这个感觉。。。 ”
然后沉沉睡去,不再醒来。
这话有两个解读,一,终于可以死去,
二,他终于明白了何谓亲情。

我没有哭,可内心如此惆怅和释放。
告别金钢狼,一如告别我的青春,
告别我曾有的年少轻狂和忧伤。
他最后帮自己和女儿放下了 “  刺 ” ,吾亦复如是。

不知哪个粉丝把 Johnny Cash 的 《 Hurt 》 剪辑成电影片尾曲,
感觉竟是出奇配合,那把沧桑的男声一开口,完全表达出狼叔一辈子欲言又止的爱恨情仇。



Thursday, March 16, 2017

啦啦看啦啦




一个人去看了 La La land。

以为下画了,
那天人在商场看见还在上映就买票进场。
我以为我会为戏里的爱情流泪,
但最后我哭却不是因为爱情,
而是看到追逐梦想的过程那么痛苦,
那么叫人想放弃,
是因为看见自己也曾拥有梦想,
看见自己最终放弃了梦想而哭。

我很喜欢那首 《 城市之星 》,
他们轻轻柔柔的唱,
而我沉溺在静好的时光,
回忆起自己做过的每一个梦。

你是否还记得自己的梦?
依然追逐或是遗忘了?
城市之星,你是否为我闪耀着?

Monday, March 13, 2017

告别 • 滇缅公路




滇缅公路,诞生于抗日战争中。
这是一条滇西各族人民用血肉筑成的国际通道。
1935年,蒋介石预见一旦战争爆发,
中国军队不可能守得住东部沿海地区和内地平原地区的城市,
最终国民政府必将退守西部。

1937年8月,云南省主席龙云向蒋介石提出《滇缅公路计划》,
修筑一条从昆明出发,经云南西部到缅甸北部,直通印度洋的铁路和公路。

七七事变以后,日军迅速占领了中国北方、华中、华东和华南地区,
中国沿海几乎所有的港口都落入了日本人的手中。
武汉会战以后,战争变成了消耗战,物资供应问题此时显得异常严峻。

香港沦陷以后,整个中国沿海港口,
就只有广州湾是唯一的出海口,
别的沿海港口比如澳门也被日本封锁起来了。
当时国民政府所需要的物资都需要通过广州湾运输,
急需一条安全的国际运输通道,
中国国民党政府于是在 1938 年开始修建滇缅公路。

滇缅公路原本是为了抢运中国国民党在国际援助的战略物资而紧急修建的,
随着日军进占越南,滇越铁路中断,
滇缅公路竣工不久就成为了中国与外部世界联系的唯一的运输通道。

滇缅公路源起昆明,终于腊戌。
80% 的路段是崇山峻岭,还要从云南边境地区流行“瘴气”的地区经过,
这成了招募工程技术人员的一个大问题。
在那个刻不容缓的年代,抗战激情高涨的年轻人产生了惊人的学习效率,
他们在滇缅公路建设中磨练成为技术骨干,创造出滇缅路上的奇迹。
约20万劳工被征集来到公路上,大部分是老人、妇女和孩子,
因青壮年大部分都应征入伍了,这可能是世界上最奇特的一只筑路大军。

1938年8月底,经过20万人的艰苦努力,
全中国甚至全世界瞩目的滇缅公路终于通车了。

滇缅公路,这条穿过了中国最坚硬的山区,
跨越了中国最湍急的河流,蜿蜒上千公里的运输干道,
对于中华民族的生存是一条不折不扣的生命线。
抗战初期,几百万军队所需要的武器装备;维持经济运转所需要的各种物资;
无数内迁到大后方的人们所需要的基本消费品,
总之,当时维持整个抗战所需要的、中国不能生产所有物资,
都依赖这条生命线运进大后方。
滇缅公路还有一个无形的作用,它改变了战争的进程。
日本军原本要在正面打败中国军队,但由于有了滇缅公路在内的对外通道,
使得日本军改为从沿海越南、西北和缅甸封锁中国的对外通道。
这样给疲惫的中国军民有了喘息的机会。

日本根本不相信中国的抗战能坚持到滇缅公路修通的那一天。
日本人更不会相信,严重缺乏施工机械的20万中国劳工——
绝大部分是老人、妇女和孩子,
是他们用双手在崇山峻岭间开凿出了埋葬日本占领中国的梦想的交通大道。

《 取材自百度百科 》



离开腊戌前往瓦城的那天,
我才从家富口中得知这条每天都要走好几遍的烂马路,
竟然就是历史上鼎鼎有名的滇缅公路,囧。。。

Monday, March 6, 2017

明天的明天的明天




我后来才知道这里的华校原来都不是正规的。

家富说以正规标准来说,所谓的华校只能算是补习班而已,
孩子们一大早去学汉语,然后中午到政府的缅校上课,
如果觉得汉语学不够,上完缅校,下午回去上过。

听着都累,当地人却早习以为常。

华校文凭不被缅甸接纳,但大陆和台湾皆承认,
所以缅北华人最大的梦想就是去台湾或大陆发展。

最近有一套电影 《 再见瓦城 》 说的就是腊戌华人的心酸史,
导演趙德胤本身来自腊戌,小妹说他老家在附近隔几条街而已,
放眼海外,不管是马来西亚或缅甸,华人子弟办教育总那么尽心,却也刻苦。






几年前这里的教育制度偏台湾,
当时国民党执政,毕业后可到宝岛深造,
陈水扁当选后却因政治问题,禁止缅华留台,
结果腊戌华人只好纷纷向大陆投靠。

后来陈水扁下台,台湾重新开放学位,
可当其时,整个缅北华人的风向已经转向大陆,
加上近几年中国大陆的崛起,
台湾在腊戌的影响已不若以往。

家富喜欢和老人家对话,
他们知晓和体验过许多历史的真貌,
这些老人的留言就是珍贵的遗产,
可惜这一块没有人在做。

他有打算写下腊戌的历史,
我说快去快去,
这些东西必须有谁去做,不然真的不见了。






家富说其实缅甸华人的数目并不少,
他们遍布全国各地,掌握了大部分的经济动脉,这跟马来西亚很像。

华裔的数目大可超越 7 大民族之一的克钦族,
但华人害怕排华而不敢承认身份。

路上看见的大多是华人但他们不认,家富说。

政府随随便便,也没有特别统计过,
于是华人就成了 136 支少数民族里的果敢族,
相传果敢人乃明朝皇家后人,
他们的语言和中国边界 - 镇康的语言很相似。






此趟行程没能去到果敢和木姐一探,实为遗憾。

到底果敢和政府在打什么?

为了争取真正的自由吧。

果敢表面是自治区,但实质上不是,
别的民族弄身份证只要 2000 到 3000 缅币,
华人却要 20,000 ( 马币800 ),明显针对华人,
还有许多不公平政策,说也说不完。

虽然换了政府,但改变不大,看来抗争还需要一段时间。
家富的语气听不出失望或无奈,或许早已麻木。

这类争取自由的故事,世界每个角落皆在上演,
分别在于某些国家得到国际关注,
某些则被遗忘在历史的尘埃里。

果敢人一直没有占据世界太多的焦点,
有谁在乎他们的存亡?
缅甸华人的明天在那里?

但愿有天,可以拨云见日吧,家富淡淡的对我说。



Tuesday, February 28, 2017

這班傢伙




星期五,跟小妹去祷告夜。

祷告夜?教会的?

不是,我和三个好友私下办的。

就酱,认识了家富,晏祥敏和黄德忠。

不知是谁开始提起,总之每个星期五相聚在祥敏家,
各自带食物过来,吃喝,祷告,闲聊。






祥敏是个爽朗女生,
住在一栋幽雅木屋,种了许多花和树。

另外两个腼腆男生,家富长得秀气,博学多才,
黄德忠则是闷骚,每次给大家玩弄,
可也不生气的,感情很好。

刚开始对着我有点不好意思,
毕竟年轻人,时间久了就热络起来,
嘻嘻哈哈,乱闹一场。

小妹不懂干嘛特别兴奋,
又喊又唱,玩疯似的。






是夜晚餐丰富。

祥敏为我们准备了自制牛油果汁,
家富带了腌萝卜和白饭,
德忠最大方,又炸鸡又炒菜,还有鸡蛋和一碗酸菜。
小妹打包了小食,我空手。

基本上除了稍辣,这里的食物都吃得惯,
每天撑到很饱,加上大多是蔬菜,
所以早上排泄顺畅,哈哈哈。






饭后,为彼此代祷,
他们问我需要祷告什么?

我说为工作,还有马来西亚的政治吧,
他们则要我为了腊戌的罪案祈祷,
说这里很多年轻人贩毒和吸毒,
不说还真不知,表面和平的小城暗藏那么多黑暗面。

当然啊,这里太靠近金三角。家富说。

祷完,一伙骑着摩哆去喝茶,消遣场所不多,就一个茶店,
冬天的夜里骑车冻死啦!!!
又是聊到夜深,几个人疯子似的笑了整晚,
聊梦想,聊未来的忧愁,聊过去。

回来大马多月,那天收到小妹的信息,
说大伙想念我了,我也想你们啊,
旅途中每个让人想念的家伙,总叫人感动。



Thursday, February 23, 2017

聖光堂




一早起来,雾很浓,太阳都被遮住了,
许是昨夜下了场雨的关系,特别特别冷。

吃了早饭,又骑着摩哆去开店,
我冷得直打哆嗦,这种天气出门简直折腾,
开店前,小妹带我去圣光堂走走。

其实圣光堂非什么特别景点。

只因腊戌实在没有旅游区,
上网查看游记,只搜到许多使命团的故事,
想是只有传教才会有人来此地吧,
大多使命团都驻足在圣光堂,
出发前 ST 也告诉我她当年来过圣光堂。

于是圣光堂成了我唯一知道的 “ 景点 ”。






因为修路,我们绕了一大圈才来到。

很古老的教堂了,估计也有六十年以上,
平时是学校,星期天就是主日崇拜,
看见久违的木桌木椅,黑板,粉笔,老师学生的朗读声,
都勾起我深埋已久的学堂记忆。

好想拍下上课情形,但为了礼貌只好作罢,有点遗憾。

小妹遇到邻居的女儿,也在这里上课,
于是就带着我们逛逛闲聊。

这里的主建筑有三栋,圣光堂最古老,
后来起了敬业楼,应该也有几十年历史,
最近又增建第三栋新课室。

礼拜堂在二楼,那古老的长木椅现在已经很少见,
很简朴,窗口没有彩色玻璃,墙壁亦没有壁画雕刻,
简单敬拜的环境,却让我沉淀下来。






课室外一黑板写着 :

“ 天下第一等苦民,莫过于无业游民。” 梁启超。

这说的不就是我吗?妈的!就喜欢无所事事怎样?( 笑 )
旅程已经差不多第五天,我还不懂下一站,
应该过几天就去瓦城,瓦城之后呢?

似乎这辈子都在游荡。

我该浪荡抑或安稳?
安稳会幸福吗?
流浪, 会更快乐吗?

上帝,你要我去那里?

坐在椅子上,做了这么样一个祈祷,也是没有答案的。
心里平静如水,没有思念,没有未来,
我喜欢此刻平静的自己。

不懂路在何方的时候,就让路带领吧,
偶尔停滞,偶尔冲刺,
旅程终会来临。

就让路带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