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31, 2013




晨曦中,万丈金光耀眼得让人窒息,
似乎暗示我,这将是一段奇异而难忘的行程。

坐上吉普车,往城外疾驶,沿途风景渐行渐荒。
一开始还看到城镇和人,驶上另一条马路后,连树木也消失了。
沙尘滚滚,柏油路旁是一整片荒原。
一路上谈笑着,毫不察觉车子已停在一空旷路旁。

司机唤我们下来,从这里开始,大家的坐骑变成骆驼,
沙漠导游已经在我们的 “ 专车 ” 旁侍侯。

骆驼是我骑过的动物当中最不舒服的,
它没有马或大象那样平坦的背部,
我的屁股要顶在尖尖凸出的驼峰上奔驰一整天,那滋味。。。
骆驼不走动时,通常都跪在地上,
如果要起身,必须先抬后脚再抬前脚,要停下,就先跪前脚,然后才跪后脚,
腰力不好,扑前伏后的,目的地还没到已经累死。
每次骆驼跪上跪下时刻,F 必定尖叫一番。

每只骆驼都有名字,其他人都骑公驼,独我骑的是只母驼,
她有个温柔的名 - Victoria  维多利亚。

“ Hai! Victoria,I'm your David Backham! ”
我对维多利亚深情一说。

骆驼的脸看起来总像是在笑,维多利亚是真的在对我笑吧?



Sunday, July 28, 2013




看见琥珀宫的时候,我才真正体会到什么叫壮观宏伟。

那片大得不见边缘的墙,只有仰角才能窥见的屋檐,
那精琢,玉雕尔今只剩一片白的墙,
在在把我之前看过的所有古堡都变成了玩具屋。

好似来到这里才真正看见了印度王朝的糜烂和荣华。






琥珀宫建在很高的山上。
我们一路坐吉普车沿着古老的石路而上,
如果不是坐在车上,沿途的房子和人物会让人错觉回到了古代。

琥珀宫 (Amber Palace )建于1709 年。
是拉贾斯坦土邦王的避暑行宫。

经历代扩建,从当初的别墅变成后来的山顶古堡。
宫殿的颜色是一种类似琥珀的奶白,浅黄和玫瑰红,
远看犹如一块发着精光的琥珀,因此得名。






当地政府投入大量财力来保护这份文化遗产,
希望令琥珀宫恢复当初的辉煌和绚烂。

但有人提出质疑和反对,认为这样的修缮工作反而帮倒忙,
破坏原有建筑物的美感和面貌。
岂不知,游客本身的到来其实就是破坏这些世界美景的因素,包括我在内。






那宏伟的围墙让我不自觉频住呼吸,
眯起眼角注视那道墙投射出来的光华,真是了不起的建筑。

一踏入大堂,柱子上的花纹已迫不及待要跟我诉说深藏千年的心事。
曾几何时,雄霸一方的拉贾斯坦,
连统领全印度的莫卧儿也为之侧目。

骄傲的拉贾斯坦啊。

当年通过盟婚而与莫卧儿签订和平宣言的拉贾斯坦一直保持高姿态。
严格说来,其实算是莫卧儿的一种妥协,
当时的统治者阿克巴大帝愿意低头迎娶拉贾斯坦的公主才换来统领全印度的版图。
对拉贾斯坦而言,那是对方的儿子入赘向他们低头换来的成全,
而这位公主后来生下的王子就是泰姬陵的建造者沙贾汗的父亲 - 贾汗基。

真要比较,还是拉贾斯坦计高一筹。






琥珀宫前有一条古老石道。
那个时候,一石一木都须经人手一块块铺上去。
脚下那些纹路那么用心,那么专注。
为君而死是荣耀。
匠人铺着自己的尊严,还是皇者的版图之路?

如果不是坐了吉普车,
我倒很享受在这样古老的路上慢慢走上来。

居高临下,眼前一片荒凉,无法想像当年的繁华。
长长的护城墙还有青青郁郁的护城河,经岁月流淌依然保持清澈,
我对古人不自禁萧然而敬,不是对着伟大君王,乃对那无名的建造者。

宫前的大门称为象头神门。
不愧是避暑行宫内部的装饰,比起实用性质的城堡来得华丽。
门口顶上,隐约可见一位 “ 象头神 ”。
是这门名字的来源吗?

琥珀宫里头以镜宫最负盛名,四面墙壁都镶嵌上镜子,彩色玻璃以及宝石。
看得眼里流光溢彩,可惜人为的贪婪和欲望让现在的镜宫只留下镜片和玻璃,
那些令人叹为观止的宝石和钻石,只能在我的想像里完美的存在。

偷了倒好,少了多余的保护和争夺。
曾经的美丽并不能拿走它的荣耀,少了宝石,镜宫的余光依然耀眼。






琥珀宫外表粗犷,内在竟如斯细腻。
内宫层层叠叠,一间接一间,
迂迂回回把我带得晕头转向,迷失了空间感,
据说这样做是因为万一敌人攻入可以暂时拖住他们,有足够时间逃命。

转了半天还是走不出来。
最后我也放弃了,随意乱走。

走出了琥珀宫无来由的累。
除却肉体,乃心灵之累。

这段旅程,每天有太多古堡,
每个古堡有太多故事、太多历史、太多磨不掉的脚印。
而我已不能纯粹以一介游客身份轻轻带过,
无法再像初抵印度时,看到任何一座古堡都掀起欣喜的涟漪。

我想我是得了 “ 古堡恐惧症 ”。

印度什么都多,车多,人多,动物多,
历史更多,比世上任何一个民族更深更多。

被如斯层次的岁月刻画过,难怪印度人的轮廓看起来比任何民族都深邃。



Monday, July 22, 2013

世界灰塵史




读張柏榗的书,不能不勾起那几年跟他同住的回忆。

怪咖一个,人群中沉默寡言,却不时冒出几句让人惊艳的金句,
有才华,会画画,常年趴在桌上涂写,我偷看过,不懂写什么,
说起来我的文学启蒙者是他,大江健三郎,米兰昆德拉都因他而起。
大伙叫他 Hor 佬,因为他来自 Johor,
整天跟我说他多么喜欢看舒淇的三级片,( 太露骨恕不节录 )
我们同床了三年,一直到毕业。

别想多,他只是我读艺术学院时期的室友。

之后大家各分东西,他回家乡峇株巴辖,我留在这里追逐红尘。
一直都有联络,偶尔电话,偶尔短讯,聊些有的没的,
也许在一群 “ 俗不可耐 ” 的室友里,我是比较 “ 不俗 ” 的吧,
又或者纯粹怪咖吸引怪咖, 所以才跟他保持上了联系。
后来电话被偷,连带里头的联系号码也一并偷掉了,尝试找回他,始知此人极神秘,
没有脸书,没有伊妹儿,朋友中竟无一人保留他的电话,就此失联。

如此断了来往有四五年吧,那天逛书局时意外发现他的新书。
这家伙还真出版了自己的小说,没有放弃当初的梦。

我承认买下来是念在旧情,
而且有点奇怪的期盼在字里行间找到一丝丝他写读书时期的故事,
当然他并没有 ( 或我看不出? ),买了,读了,一如当年,不懂。

始终无法投入马华文学,
总觉一旦抽开那繁复的文字结构,剩下的只有苍白干瘪的故事。
《 世界灰尘史 》 还是好看的,也许少了一众马华作家龚万辉,黃錦樹的枝叶繁茂,
他是轻落的飘叶,如一朵朵开在草地上的野花,读起来轻省得多。

《 彻夜追踪战死的游击队员 》说一个穿越时空的人访问马共成员,
《 古屋 》 说两只徘徊不去的鬼,《 雨城手札 》 ,《 林码头 》 说些旧情,
内容科幻有之,爱情有之,历史有之,大多书写峇株往事。

我忽然想起某夜他开恩给我读他写的文字,看完后我丢回去说不懂,
他受不了我的孺子不可教,猛翻白眼。时光荏苒,当年的少年郎现在各自有了舞台,
而我依然不懂他在说什么,或还真如他所说俗人一个,看不懂这些高深文字。
知道他在文学路上找到一片天,知道他结婚了,过得好好,心里默默为这老友高兴。

穹苍天际,世界本如尘埃,我们曾疯迷,我们曾伤心,俗也好,清高也罢,
最后还不全都要化作毫不足惜的尘埃?
书末,只想问他,喂,Hor 佬,那篇 《 三叶虫之谜 》的女生是不是舒淇来的?

Tuesday, July 16, 2013

眠空




说起安妮宝贝,所知仅止于那本友人送赠之 《莲花》。
《 莲花 》好看, 但除此之外,我对她一无所知,无牵无挂,无欲无求。
所以网络上一众读者,书迷,专家对本书品头论足,或贬或褒,我一概置身事外。

深深体会旁观者的无尽好处。

《 眠空 》 不是小说,不是散文,不是诗集,只是作者无意识的梦呓呢喃,
无病呻吟,赞美倾诉。她自己也说这是随性的文字,并不打算长久保留。


看完一本书,即使觉得好,日后也常常想不起其中句子,
也不会使用或摆弄。也许阅读它,如同喝下一杯清水,不过维持日常生存。


我看书有个坏习惯,不会循规蹈矩从第一页开始,
我先看中间,然后一遍遍从尾巴或从头读起,从这样的怪癖里得到阅读的快感。
《 眠空 》 正合吾意,有时临睡前,有时半夜睡醒,
随手拿起翻阅,总会从中得到一些 “ 真理 ”。
当时感触或心痛,却是过目就忘。如她所言。何必计较,何必认真。

散散漫漫的写法,四分之三读完已如零星散落人间,
独独记得她写自己也读佛经,也读圣经:


佛教于我,首先是一门高级的哲学,训练人的思维,重组人的内心结构,
圣经则靠近情感和审美需求。我敬畏和尊重某种宇宙的秩序和力量。


还有她写印度:


大家都知道东西不是很好,但他们从一个真实或想象的伟大传统中汲取了灵感,
他们天生就感受到有一个丰富的古老文化在支撑他们。


写万物: 


事物只有在恰如其分的位置上,才能显出它们独有的美感。
紫丁香盛放,海棠桃花接近颓败,鸢尾蹿出花苞,月季抽发枝叶。花期有条不紊,秩序井然。秩序是指万事开始有时,盛衰有时,终结有时,重生有时。这不禁令人安心。 


一如我日以继夜耕种的这片文字森林,
他人欣赏或不屑,其实又能带来什么?最后不也要孤独面对自己的孤寂和美丽?

喜欢《 眠空 》 ,因为那些消失的,记住了,看见的,熄灭了。
读过,即忘,很好。何必占有?何必强留?

716 III




晕车和年纪大有没有关系?

前往金马伦的巴士把我这辈子不曾晕过车的纪录给打破,
我怪罪司机鲁莽的驾驶技术。

又到 716,又是和弟随意去了某处,
似乎已成两人之间默默的传统。

一年,那么多变化。
一些人永久睡着了,一些人却该死的清醒。
两人那里也不去,寒冷中吃了晚餐,顶着凄风冷雨回到旅舍。
躺在厅上闲聊,聊那些离开的人,聊那些留下却没有了爱的人,
聊他不再爱的人,聊我还在思念的路程。
这样的日子,还能有多长?

这一趟,
忽然发现金马伦不再如往般寒冷,
忽然发现原来我会晕车,
忽然发现,我比弟还眷恋曾经。

Thursday, July 11, 2013

飛檐。走壁






一辈子只有一个
                   愿望

有生之年

                              天
                          青
                     上
                飛


自由翱翔




立在簷上
        蓄勢待發

立了千年
               
                  等
                  了
                  万
                  年


却依然
守在屋簷上

身为一只


一只屋簷上的


有时很无奈






遥远的苏门答腊

你们
              乘船
                                    破浪

来到这里


     寻什么呀?

找没有烟霾遮蔽的草场?
                 找遍地黄金的走廊?
                              找梦醒后不会天崩地裂的天堂?


真的
很抱歉呀

这里

也有烟霾
而且没有草场
                这里的走廊只剩下粪香

这里

更加不是天堂

真的
很抱歉呀

辛苦你们了

现下
只好麻烦你俩

               先
               赖
               在
               壁
               上


等待下个天堂的号码

Sunday, July 7, 2013

一馬三態




阴差阳错当上地产经纪人。

从一位不理世事的文艺人到哈腰热销的生意人,该赞叹于我的适应能力,还是感叹于现实的折腰之强?

其实第一天已顶不顺想辞职,想着想着,莫名其妙硬是做了半年多,命运这回事总有办法令你弯腰伏地,也许过去太清高,避世不见人的报应吧,这份工似乎把我之前没遇过的人类一次过遇完了。

番薯国三大民族,除了外表文化的差异,租买房子也各有各精彩,一开始还真让我吃不消。

华人喜欢埋怨和挑剔,明明喜欢,却摆一幅晚娘脸,屋里不如意之处全要我为他负上全责,万一不小心让他找出一处破绽,你命休矣。有一次让一屋主抓住痛脚,把七千多块的抵押金硬是减至五百多,无怪友族同胞总爱说你们华人啊,刻薄成性。

马来人嘛,爱刷可怜牌,说家上有两老,下有妻子,一箩孩子,说自己薪水少,给不起高租金,说病了,公司福利不好, 老板差,交通诸塞,天气不好,诸如此类,大佬,现在赚你一点点中介费( 已经不多 ),不是做慈善啊,要不要我倒贴薪水来帮你养活一家大小咧?

印度人最厉害扮嘢,穿到光鲜亮丽酱,一幅很精明酱,一幅很有兴趣酱,问东问西酱,搞到我很兴奋以为有生意酱,结果搞搞震,無幫襯,黄鹤一去不回头,分明就买不起租不到好吗!

这份工作坦白说我并不热爱,每天都想着辞职,工作时间太随性,收入时多时少,( 赚不到旅费呀 )可是感激上天让我敢敢踏出这一步,经过它的摧残和蹂躏,现在的我不知不觉有了华人的刻薄成性,马来人扮可怜的口才,还有印度人扮嘢的好演技。。。( 晕 )

Wednesday, July 3, 2013

生日。快樂。




KW 说心事重重,要我出来聊天,
她刚分手,难免伤心。
到了,她尽聊些不相干之事,
心想也许太难过在掩饰心情,正寻思如何开解之际,
一班 PJ 小组成员从后头涌出来了。

“ Happy Birthday to you  ~ ~  Happy Birthday to you  ~ ~ ”

“ 逃不掉了! ”

“ 你!被!骗!了! ”

看他们七嘴八舌分享我的 “ 丰功伟绩 ” ( 汗 ),是感动的,
每年生日都不在 K 城,怕我走佬,大伙提早了一星期。

友情,就是虽然不在同一个小组,心里依然留个位子给他。



。。。。。。。。。。。。。。。。。。。。。。。。。。。。。。。。。。。。



带领蕉赖小组,有时无法不气馁。

那晚忍不住责备他们不思长进,不求进取。
引经据典,循循善诱。叽里呱啦,呼噜哇啦。
众低头,不敢看我,我像个教子失败的爸爸,累到。

未几,AD 从厨房拿出蛋糕,
众衰仔为我唱一首走音之生辰歌,配一走形蛋糕(?),
一一感激我劳苦劳心,不嫌不弃。

带领蕉赖小组,有时你很难生气。



。。。。。。。。。。。。。。。。。。。。。。。。。。。。。。。。。。。。



本来要去某森林度过生辰的计划被打乱,
于是和 LY 说不如出来吃个饭。

带领蒲种时期,虽说偶尔风暴,种下的友谊依然发芽,
需要人陪伴时刻,想起的,还是那几幅面孔。

哈啦哈啦来到尾声,也没要怎样庆祝,本来就只是吃餐饭。
KH 说无论如何要有个蛋糕,于是就麻糬充场面。

吹熄蜡烛,心里其实没有愿望,一切已是感恩,知足。
今年,我没有逃,但留下不是要面对,也许纯粹是无处可往。



。。。。。。。。。。。。。。。。。。。。。。。。。。。。。。。。。。。。



你问我过得好不好。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生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