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30, 2010

沒說的話,未完的牽掛




第N次观赏《花样年华》,沉溺在六十年代独有的橙色调里。
喜欢六十年代。

六十 = 流逝。
连书写也是 Past Tense。

故事尾端,他来到吴哥,对着洞口喃喃自语。
他对古老的石头诉说了什么秘密?
是没说过的话?未完的牵挂?

往后,王家卫的电影再也没能拍出如斯画面。






《 2046 》很烂,也许是我期盼太高。
王家卫才是那个沉溺在六十年代走不出来的人,
他设了一个自己也走不出来的陷阱。

《 2046 》是彻头彻尾的 Past Tense。

戏里,唯独一幕叫人凝固心魂。
场景从古代的吴哥,切换成未来时空列车。
机器人对着列车内的洞口喃喃自语。
她对未来的墙壁诉说了什么秘密?
是没说过的话?未完的牵挂?

往后,我也没有走出如斯画面。

斗法记



在河内吃东西,总要付出比别人多一点的钱。
越南人的观点是 :
出国旅行 = 有钱人,
有钱人 = 给多一点。

每次出门用餐,我和老妹都会有默契的彼此对望
“ 今天又要做戏了。”

我们来到摊子前,不讲话,只是指指身边当地人在吃着的食物,比出二的手势。
然后就假装很疲倦不想讲话,默默吃面。
吃完了我们等旁边的人先付钱,看他付多少,我们也跟着付多少,
结果竟然还给我们成功了几次,但多数是露出马脚居多。

其余大至入门票,小至路边一瓶矿泉水,
总是要 “ 钩心斗角 ” 一番才能拿到合理的价钱。 

老街是一个让我想起就忿忿不平的地方,我们只是过境,却被那里的骗子搞得团团转。
叫了一辆车载送去关卡,跟男司机说好 30,000,
上了车收钱的女人硬是多收一倍,我火了,跑前责问司机,他竟然扮不认识我!
好啊,你无赖,我也会,把 30,000 丢给她,说就给那么多,要多也没有!
语气自然是凶狠的,她把钱推回来连说不是不是,睬她都傻。
见我没反应,她又来新招式!收了钱不过几秒,
她从钱包里抽 出一叠破破烂烂的 30,000,说我们给她烂钱,要换过。
他妈的!刚才明明给你新钞,你当我盲的是啥?
破口大骂,她也无所谓的看着我。到了关卡,我狠狠关门头也不回。

以为有过一次经验,下次不会中招,结果。。。。

从中国再度回到老街,我们又招了一辆车,这次杀价 15,000。
心里暗爽便宜了一半,谁知这个混帐竟然载我们游花园来到巴士站!
我说我要去火车站,不是巴士站!他硬说我讲不清楚,听错了。
老兄!我的英文没那么烂吧!

四处张望,我也不懂这是哪里,心里毛毛的,只好给多他 15,000 载我们回火车站。
但见他收了钱,然后把车头一转,绕了一绕,火车站竟然只是在巴士站隔壁!
我只记得下车前骂了他一顿,他看也不看我,呼尘而去。*#%×&%¥#@~#@。

回来后,偶然跟老妹回忆起越南的点点滴滴,最想念的竟是那些跟越南人 “ 斗法 ” 的回忆。

Sunday, March 28, 2010

不安列车




 去老街的火车票很贵,
36 USD 折算成越南盾是一整大叠的纸钞,
柜台小姐见我算得头晕脑胀,
于是一把拿过钞票,在我面前一张一张数给我看。

“ 回程票呢?”  我们只拿到单程车票。

柜台小姐说回程的票在老街的某个餐厅里,
她拿起笔粗略的画了一张地图,给了我一张收据,
叫我们回程那天才前往这家餐厅取票。

“ 什么!?”

事后回想,真佩服自己当时的勇气,
竟然相信她不会欺骗我们。

黄昏时间,旅行社负责人叫了计程车一路陪送,
她人很不错,健谈,友善。一路不停给我看她与日本男友的照片,
说在等对方回来娶她,脸上洋溢幸福。
我后来才知道她在越南已经结了婚,还有个孩子。

火车站很小,人潮多得叫人窒息,
背包客和当地人一样多,
旅社负责人把我们交代给一个男人,
说火车到站时他会提醒,叫我放心,说完匆匆忙忙走了,

我看看手上的票,11.15 PM,现在是7.30 PM。
票上的文字一概不懂,那男的只会简单英文,
问他什么都不明白,只好坐在一旁干等,
这将是漫长的一夜。

我们无聊得打盹起来,俩人有一搭没一搭的乱聊,
等我们发现时间已经是 11.15 时,
刚才那个男人已经不知去向,不是说会通知我们吗?
 拿着车票不确定是否该入站,我走向收票员,
他猛摇头说不是,叫我们回去,
可是时间明明已经到啦!?
语言沟通不来,只能作罢,回到座位继续等。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从11.15 到 11.30,然后11.45,
我已经走向月台数次,总是被告知不是我要的班车。

那个说火车到站会通知我们的男人不知去了那里,
班车时间明明已经到了,我们却不可以入站,
而手上握着的是一张没有回程的车票,
我和老妹无法压制的忧虑起来,脑海闪过很多不好念头。
茫然失措的当儿,那个男的毫无预警忽然在身后拍了我肩膀!
用他简单的英文叫我们跟着他。

在我们怀疑是不是被骗的时候,他又出现了。

原来火车迟了到站,走进月台后,他拍拍屁股走人,
留我们拿着票根寻找车厢,从一头走到一头,遍寻不着自己的号码,
走得精疲力尽,满头大汗的终是寻找到我们的车厢,
躺下来时,早已累得爬不起来。
这真是趟从出发到回程都叫人难以心安的列车。

我们在中国度过十多天后,怀着忐忑的心情回到老街,
拿着手上“ 青菜 ” 的地图和指示,去那间所谓餐厅取回程票。

老街是我很厌恶的地方,我们一直被骗。
我们迷路了好几次,然后才看到那间一点也不像餐厅的餐厅,
表明来意,侍应却说经理还没上班,叫傍晚五点多才过来,
吓!?不要再吓我啦,我不想留宿街头啊!

两个人“ 惶惶不可终日 ” 的在路旁吃晚餐,
脑海里又开始胡思乱想,
我不知道妹妹当时怎么想,我只知道自己一直假装没事安慰她,
说一定拿到票什么的,不想她忧虑。

结果我们还是拿到票了。

那个餐厅经理姗姗来迟的走进门口,
随手接过我们 “ 简陋” 的收据,沉默的看了很久。
我真怕他会说: “ 这是什么来的?”

接过两张完整的车票后,
我们好似忽然放下了一块很大的石头,整个人轻松起来。

火车再开,两个终于放下重担的人在床上睡得死去,
在这列从出发到回程都叫人难以心安的列车上。



Saturday, March 27, 2010

信仰




“ 可以为我的婚礼唱歌吗?你好久没在婚礼唱歌了。”

那天你打来,热诚的盼望着。
我说当然,好朋友的婚礼我一定唱,一直想唱这首歌。

有一段时间成了 “ 婚礼驻唱歌手 ”,有人结婚就叫我上台唱歌增兴,
本来也不介意,反正高兴,还有红包收,何乐而不为。可是不懂何时开始,
我却渐渐厌恶起来了,厌恶为不太熟络或陌生的人唱歌,
没有感觉,只是发出声音,唱完后茫茫然的纳闷。

有时在电视见某歌星艺人唱着同一首歌,唱了好几年,总觉不可思议,
不厌倦吗?同样的旋律,还要对着一群陌生人,我毕竟不是专业歌手。

后来就不唱了。有时去到婚宴,被人临时叫上台,我硬是不上。

“ 很不给脸呵你。” 有人说。

其实不喜欢拒绝人,心里怪不好受,可又不想违背自己的意愿,
久而久之也就不再当一回事了,反正相信我的自会相信,不信我的解释再多只是浪费口水。

你们的爱情故事说来老土,却动人。我记得 Jordan 追求你之前,
你还特地打电话来问我该怎么办? 忘了自己说过什么,反正你们最后也真在一起了,
大家那天高兴得什么似的。你在教会那么多年默默付出,岁月流逝,年华老去,
身边一直没有对的人出现,那么好的女子,没有一个好男人来保护,我为你不值。
好笑的是,有阵子我俩太熟络还闹出绯闻, 两人在电话里大笑不停。

“ 如果神要我单身,我也做好了准备。” 你说。

神没有亏待你,他派了一个很棒的弟兄出现。
Jordan 稳重悲观,跟你的活泼乐天糊涂擦出火花,填补了彼此的欠缺。
他太愤世,内心藏着太多悲伤走不出来,大家一直以为他会单身主义过一辈子。

上帝爱玩惊喜呵,谁会想到那个人是 Jordan ?
跟你在一起后,他变宽容了,虽然有时对人对事,还是坚持自己的一套。

“ 唉,固执到不行!” 有一次你懊恼的说。 

你还不懂自己不知不觉中把他 “ 驯服 ” 了吗?用你的温柔忍耐。


“ 我爱你,是多么清楚多么坚固的信仰
  我爱你,是多么温暖多么勇敢的力量
  我不管心多伤,不管爱多慌,
  不管别人怎么想   爱是一种信仰   把我带到你的身旁 ”


第一次听见这歌,我深深悸动,要怎么样的信仰,才能把所爱带回身边?
是你俩心中的虔诚把彼此带到一起,再过几天你要穿上洁白婚纱,牵着他手走向人生的另个方向。

“ 要幸福呀!老友! ” 
“ 我会的,结婚吧你! ” 

这一次终于可以真心的唱,为好友的幸福而唱,为我们都要幸福而唱。

Friday, March 26, 2010

莫斯科陌生客




词曲/监制:MJ

I was wandering in the rain    Mask of life   feelin' insane 
Swift and sudden fall from grace    Sunny days seem far away 
Kremlin's shadow belittlin' me   Stalin's tomb won't let me be
On and on and on it came   Wish the rain would just let me
How does it feel   How does it feel   When you're alone    And you're cold inside 

Here abandoned in my fame   Armageddon of the brain
KGB was doggin' me KGB   Take my name and just let me be
Then a begger boy called my name   Happy days will drown the pain
On and on and on it came   And again, and again, and again...
How does it feel   How does it feel  When you're alone   And you're cold inside 
Like stranger in Moscow


徘徊雨中   生活的假面   让人疯狂
飞快堕落   众神唾弃了我   阳光灿烂总是遥不可及
克林姆林宫渺小了我   斯大林墓碑没有我要的自由
漫 ~ 漫漫   它还是来了   多期盼这雨令我畅怀 
什么滋味?   这是什么滋味   当你孤单一人   当你内心觉得很冷
让我的声望与成就在这里抛弃吧   脑海里末世之战
KGB尾随我   拿掉我的名   拿走我的姓
但是一个小乞丐呼唤着我的名   快乐的日子可以麻痹痛苦
漫 ~ 漫漫   它还是来了   不断地不断地   拿掉我的名字   让我自由吧
这是什么感觉?这什么感觉?当你孤单一人   当你的内心寒冷
像似流落在莫斯科的陌生客   像似莫斯科的陌生客

(注:KGB - Komitet Gosudarstvennoi Bezopasnosti: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俗称“克格勃”)




有人问过我一个吊诡问题,寂寞和孤独有何分别?

“ 不就一样意思嘛! ”

“ 错,寂寞是有人陪的,孤独是一个人的,那个独,注意到没有?”

我还真是第一次注意到。

迈克是公认伟大的歌者,舞者,可是很少人知道他也是伟大的创作者。
在迈克众多畅销单曲里,十居九成的歌曲出自他手笔。

1995 年,迈克世界巡回演唱会来到莫斯科,演唱完毕,他疲惫的回到酒店。
刚刚舞台上的热情、狂野、亢奋疯癫似乎还没消失殆尽。
就着酒店的落地玻璃,迈克看见他的疯狂歌迷聚集楼下,热烈嘶喊,大家如此爱他。

迈克却是前所未有的孤单与失落。

我记得这首歌的MV。黑白画面,迈克独自游行街头,街上形形色色,
离婚的男人、失业的黑人、落魄的乞丐、孤单的母亲,
然后天空下起一场雨,大家肆无忌惮的在街上淋雨,似乎要把悲伤洗去。

我不是 MJ 迷。他最红的时候,我才小学,不懂何为音乐。这算不算一种遗憾呢?
《 莫斯科陌生客 》是很后期的歌,收录在《History》这张专辑,
是专辑里最不成功的单曲,所谓不成功乃在于排行榜的位置不尽理想。

但我喜欢这首歌。如果只能选一首MJ代表作,我选这一首。
我才不管排行榜不排行榜,那是唱片公司的把戏,我不在乎,迈克也不会在乎。

什么样的孤单让他写下这样的曲调?

天皇巨星、金钱名利、身份地位、绝世才华。
种种称号与成就,无法令迈克感到知足与快乐,他在追求什么样的快乐?

从来没有想过去莫斯科,那里给我感觉太遥远、太寒冷、太辽阔、太孤单,
我害怕,对于不熟悉的事物,我是害怕的,没有大家想象的坚强潇洒。

如果不是西伯利亚之行,我不会想到踏上俄罗斯这片土地。
签证、消费、寒冷。单单想到就让人却步,但莫来由的想去看看,想去走走。
莫斯科太遥远,( 要整八天火车 )我不会去到莫斯科,我只想踏进俄罗斯这块土地,
体会一种 “ 辽阔的孤独 ”,也许那辽阔的孤独可以驱散我心中 “ 狭窄的孤独 ”。

我会去到俄罗斯吗?我会找到心里那片大地吗?
我不知道,没有人知道,每个人都是地球上最孤独的陌生客。

Wednesday, March 24, 2010

河内天主大教堂




如果不赶时间,我享受迷路的感觉,
一次迷路,一次惊喜。

这座教堂就是迷路时所发现。

和老妹想走回宿舍,
但河内乱七八糟的街道让人错乱,
走了很久,我俩又累又渴的歇在路旁休息,
一抬头,就望见这座古老建筑。

旅游指南没有提及这座教堂。
我伫前观望 - 圣若瑟天主堂,又叫河内天主大教堂。
法国的统治,除了留下面包和咖啡,就是宗教吧。

就像老挝的山寨版凯旋门,这座教堂的外型据说也是模仿巴黎圣母院而造。
( 法国怎地迷恋山寨文化? )






今天不是星期日,大门深锁,
从旁门窜进去,隐约听见里头传来阵阵颂咏,
教堂的外表古老残旧,里头却富丽堂皇得叫人惊讶。

我们静静坐在后头参与弥撒,
古朴的座椅,脚下一排垫子,供信徒跪下祈祷,
我不是天主教徒,也跟着跪下来祈祷 ,
回想这几个星期,还真是一段坎坷路程,感谢神一路平安带领。

教堂的窗口都是极漂亮的莫占廷玻璃,
圣经人物被生动的镶嵌在彩色镜片上。
我志不在弥撒,拿着相机静悄悄在后头游走拍照,
幸好不是礼拜天,要不然那容放肆。

神父在念经文,我听不懂,但平静的氛围让人心安宁,
诗班唱起诗歌,混合了欧洲曲风和越南歌词的调子在耳边响起。

奇妙组合。






两个星期的旅程,我们小心翼翼步步为营,
到了中国相机还是被偷,
而天气的变化无常,导致行程阻碍重重,
总是浪费了时间和金钱却看不到想看的景色,
旅行好几次,这段旅程堪称最波折,一度我们沮丧得想放弃。

现在回想,这些挫折在在磨练了我们。

旅行本来就充满未知数,
跟老妹第一次一起旅行,也一起学习。
学习当机立断,学习勇敢,学习相处,学习信靠上帝。
教堂外头,耶稣的雕像慈爱的搂着两个小孩,很多乞丐就睡在走廊下。
其中一个乞丐脸孔溃烂,空空洞洞的眼神望着我们,
本来举起的相机忽然沉重得按不下去。

我们的流浪总有终点,他们的流浪无穷无尽。

这段旅程终将结束,行程里的苦难日子也将成为回忆。
旅程结束,我们回到日常生活,
可是那一路上的风景,遇见的人,发生的事,
却是一生美好的礼物。



Tuesday, March 23, 2010

主愛有多少




先是见你眼眶红透,然后拿出纸巾不停拭泪,我唱多久,你就拭了多久。
我有点惊讶,你从来不哭的。聚会完毕,我们坐在一起。

“ 怎么样?第一次来主日崇拜的感觉? ”

“ 刚才我哭了,你一唱起这首歌我就哭了,不懂为什么。。。
  我很久没哭,爸爸去世时我也没哭,你帮我读圣经的时候我也不哭,
  但刚才。。。哈哈,我也不懂。。。”

上个星期终于和教会领袖交代责任,是时候放下带领诗歌的职位了。
唱了那么久,累了,也倦了,我对歌唱已经再提不起兴趣。
那些重复又重复的旋律和歌词,还有复印机复印出来般的群众和崇拜流程。

不知何时开始,我讨厌唱歌。

“ 你的声音是神给的礼物。 ”

曾几何时引以为傲的嗓音,如今像滩死水,激不起一丝涟漪,大家都说我有把动听的声音,
我却极度厌恶像似卖唱般的对待,每每面对众人称赞,总是冷漠以待。

也许潜意识里感觉那将是我最后一次唱诗吧,这首唱了好几遍的 《 主爱有多少 》,
在那个早上被重新演绎。钢琴弹着,我唱着,忘记了身边纷纷扰扰,
丢掉了束缚心灵的一一枷锁,竟是重新找回最初的感动。

当初被神爱着的感动。

我不享受唱歌,因为我把它当成了 “ 责任 ”,
我患得患失,因为我在乎歌曲呈现的技巧多于歌里表达的含义,
我的情绪随他人的赞叹和批评而起落,在意人家的赞美多过于把一切荣耀归给神。
我忘了,要感动人先要感动自己。

“ 谢谢你的歌声。 ” 你说。

“ 我也谢谢你。 ”

谢谢你让我重新看见自己。

Hodoo - 烏仁娜




拜科技发达所赐,一支 Sony 摄影机广告,让人们认识了来自蒙古的乌仁娜。
我本来要找蒙古资料,结果找到了这首歌,多奇妙的相遇。

乌仁娜从小在内蒙古草原长大,15岁之前都一直过着游牧的日子,连一句华语也不会讲,
16岁到上海修读音乐,认识了后来的丈夫  -  音乐家 Robert Zollitsch,两人结婚后旅居德国。

《 HooDoo 》 收录在乌仁娜 《 Tal Nutag 》专辑里,Tal Nutag 的意思是草原。
她作曲填词,丈夫负责专辑里的乐器,多么感谢网络的发达,
要不然我不可能听到这张已经绝版的专辑。

完全不懂这首歌唱什么,心神却被她的声音虏走了。那是大地的声音,
大地的声音模仿不来,只有真正体会过大地的人才唱得出大地,唱得出天空,唱得出海洋。

是的,我要去蒙古了。

“ 为什么去蒙古? ” 你问。
“ 我不知道。” 

也许我只是想聆听大地的声音,只是想用手轻轻触摸一片辽阔。
如果有机会把这首歌带去,我想我会问问那里的人,歌里在说什么故事?
也许我会找到心里那片大地,也许不会,
如果是这样,就把歌放在那里吧,不需要知道歌词意义了,就让它在那里,萌芽,生长。

Friday, March 19, 2010

如果胡志明




如果胡志明不是总理,他会做什么?

也许,他会是个快乐的厨师,
终日油盐糖醋,为了一个新菜式乐不可支。
年轻的胡志明曾经在运输公司的商轮上当过厨师助理,随着油轮航行各地。
命运的安排耐人寻味,他作不成厨师,作了越南共和国的国父。

离开河内的前一天,我们从老街步行到巴廷广场,打算参观胡志明故居。

如果胡志明不做总理,他会做什么?

也许,他会是个诗人,
终日伤春悲秋,为了一首诗歌押不押韵伤透脑筋。
1942 年,胡志明开始了革命生涯,在一次前往广西的途中被当地政府逮捕入狱。
狱中,为了舒解人生苦闷而提笔创作,发表了上百首诗歌。

老夫原不爱吟诗,因为囚中无所为。
聊借吟诗消永日,且吟且待自由时。

 




如果胡志明不做总理,他会做什么?

也许,他会是个有品位生活的雅士,
花很多心思装饰家居摆设,
得空种种花,养养鱼,爱品茶,
兴致来了坐在案前写几段文章投稿。

他应该很爱整洁吧?窗明几净的书房,对着典雅的走廊,
让人感觉很想呆在这里写写东西。
虽然我总觉得这些摆设是经过后期 “ 特别设计 ” 过的,
有点假。。。

如果胡志明不做总理,而且还是现代人,他会做什么?

也许,他会是个沉迷网站的部落客,
喜欢用各种账号出现大小论坛发表意见。
胡志明原名阮生恭,青年时期改名阮必成和阮爱国,
在中国的时候他名李端,回归祖国后,
正式易名胡志明。

从此再也没有换过。






如果胡志明不做总理,他会做什么?

也许,他会是个到处流浪,探索新世界的背包客。

胡志明走遍世界各地,
中国、美国、德国、英国、欧洲各国,
甚至非洲和南美洲也有他的足迹,实在好生羡慕的说。

如果胡志明不是总理,旅行对他有什么意义吗?

Monday, March 15, 2010

不確定




“ 也许有一天 我会离开你,长途跋涉寻找真的自己
  也许有一天 我会需要你,守着你用我这一辈子
  我对自己,没掌握能力,原谅我的不安定
  对于生命,有太多可能,想要知道自己最终的样子 ”


最近一直听萬芳的《不确定》,沉醉在曲子淡淡敲打的哀愁里,
总是听着听着,坠入旋涡。
伍佰作曲真是一流,但少了萬芳的词,我肯定不会爱上它。

她写,

“ 不安全,不猜疑,我们都对自己有爱的权利
  不知道,不多余,故事到尽头没人肯定
  Bye bye噢,Bye bye啦,对于过去我们学会珍惜
  Bye bye噢,Bye bye啦,关于爱情 我仍年轻 ”


我很不确定的时候,总要听这首歌,
是的,我很不确定。


“ 爱,真的美丽,爱,真的有魔力
  最终还是要面对自己慌乱的,不确定
  也许有一天,我会谢谢你,陪我看见残破的自己
  也许有一天,你也谢谢我,对你短暂的死心塌地 ”

Sunday, March 14, 2010

隨風




我很怕看老人家的眼神。

拜一去到医院,发现 Uncle Pang 瘦得不成人形,
嘴巴被氧气罩盖着说不出话。其实就算没有氧气罩,他也无法说话,
口腔癌的关系,他的喉咙已经吃不下东西,莫说讲话。

我问 Uncle Pang 还记得我吗?
他眼神流露一股恐慌,从嘴巴拼命发出声音。。。啊。。啊。。。啊。。。
手指比出 “ 三 ”的手势。我不明白,把脸凑近,Uncle Pang 拉开口罩,
嘴里吐出还是一连串啊。。。啊。。。啊。。。

 “ 三 ” 是什么意思?

Jordan 放工后过来,眉头深锁,我看见他隐藏在背后的忧伤。

“ 医生叫我做好心理准备。 ” 他说。

我无法给 Jordan 什么太实际的帮助,无论是经济还是知识,
身为儿子,他的重担一直都那么重,Jordan 把耳朵贴近爸爸,
依然无法弄清楚 Uncle Pang 要说什么,三天?三餐?还是三个人?

Uncle Pang 哭了,他也只能够哭,哭得如此无助,恐惧,不安。
我把他眼角的泪水抹干,问 Jordan 要不要一起祷告?他说不要,叫我先回去。
后来 Jenny 告诉我,如果当时祷告,他一定会哭。
Jordan 很少哭,上一次哭是妈妈去世的时候。

我很怕看老人的眼神,或者说临死老人的眼神。

前天放工前收到 Jenny 短讯,其实也知道那将会是什么消息。
“ Hai, Jordan Dad just pass away ”。
Uncle Pang 临死前吐了一床秽物,剩下最后一口气,慢慢喘,然后,阖上了眼。

心抽了一下,虽然已经有心理准备。Jordan 还好吗?

来到丧礼,一切从简。Jordan 笑眯眯的跟我们谈天,大家好似出席一场聚餐般轻松。
相比上次妈妈去世时的悲痛,Jordan 这次很平静,但愿他真如此。
他一直固执,固执的为妈妈的离世自责了很久,不能原谅自己在妈妈去世前一天骂了她,
不能原谅那个每天在世界各地服侍他人却放任自己双亲不顾的佛教徒姐姐,
不能释怀自己的大哥身为长子却把家庭的重担放在他身上,他一直那么固执。

但这次,我从他眼神里看见释怀。

事后 Fyon 告诉我 Uncle Pang 的 “  三 ”,其实是看见三个人来到床前接他。
我的毛孔有那么一霎那悚起。那天下起了雨,我们谈笑风生( 这种画面有些奇怪 )。
他弟弟应该是唯一比较让他安心的吧,一如往常笑笑没烦恼,
大哥和姐姐在忙着打斋,Jordan 静坐一旁招待来客,接听慰问来电。

总要走下去,无论多伤痛。

再多两个月,他和珍妮要结婚了,我真开心这个时候有珍妮的陪伴,
那天当我们知道他和珍妮终于排除万难走在一起的时候,都哭了。
从今以后,你有了她,她有了你。

好朋友能够幸福,我就幸福。

朋友,这一次你的眼神告诉了我什么?
没有什么会永垂不朽,这世界的一切都将随风而逝,留不下一点痕迹。
剩下的,只有爱。身为儿子,你尽了本分,身为丈夫,我们知道你会给珍妮幸福。

不能为你们做什么,临走前,为你们的婚礼献上我真诚的祝福。
让那悲恸的,美好的,深爱的,厌恨的,随风而去。

Tuesday, March 9, 2010

我心寬廣




又去了甘蔗园。

每当内心开始狭窄的时候,我会近乎疯狂的寻找一处宽广。
可是我居住的城市,宽广是种奢求。
这里没有宽广让我释放崩溃的情绪,连一条河也没有。

我驾车,朝着似乎没有尽头的边界前进。
泰国就在前面,泰国的前面在前面,我的前面呢?

天气热得路灯都融化,公路焦躁,热气上腾,一股不安投射在路表上的海市蜃楼。
隐隐约约望见对面的方向。

那么荒凉,我平静。这片辽阔,是属于我的秘密花园。
一整片的辽阔是解药。

站在空旷瞭望没有方向的方向,才发现自己从来就没有掌握自己的能力。
风好大,阳光太猛,看不清。
还没来得及掉下一滴泪,已经被吹干,蒸发。
好不容易挤下一滴,它掉落土里,被大地吸去。

每当内心开始狭窄的时候,我会近乎疯狂的寻找一处宽广。
可是我居住的城市没有甘蔗园,这里连眼泪也没有容身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