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25, 2014

貘貘




貘貘        貘貘
为什么沉默?
是否昨夜吃下太多恶梦?

明天有没有空?
为我找回 17 岁的承诺


貘貘
风铃木花瓣飘落
落在我们爱过的角落
如果你经过     请带走我留下的苹果

我的沙漠没有骆驼
你的等待有没有果陀
是否你也梦过     住在无梦的王国?


貘貘
你寂不寂寞?
没有人陪你看日落
没人陪你吃果果


貘貘啊        貘貘
你不要难过     你不要寂寞
有一天     我放下行囊     陪你看日落

Sunday, October 19, 2014

鹹魚




把你


誘人曲線
氣味
還有
你的髮夾


吊起來
晒干


炎陽下
是否保留了鹽的舞蹈?


就算失去一些內在
至少
五官還可以做個買賣

既然形狀不變
誰在乎
內心走樣?


而我
却总是忘了
把自己
給腌起來

Monday, October 13, 2014




我的壳
比岩还硬

因为

我的心
比花还脆

横行
是我今生的忠贞不移

我的钳
连钢铁也夹断

却怎么
也夹不碎你的心

Sunday, October 12, 2014

壁虎




                                                             貼著牆壁

                                         靜悄悄的

                                                                    狩住你的背影


                                                      无声无息


                                         忽远                              忽近

                                                                               彷似长廊幽灵


                                        雖然 我的尾巴
                                           
                                                                已被你拿去


                                                                                        明年春天


                                      會開得更美麗

Thursday, October 9, 2014




鱼拼命睁开眼睛
一辈子不愿        眨一眨眼皮

他说
才不让人发现他伤心

殊不知

海水都让他哭咸了

Monday, October 6, 2014




听你说起从前栖息在陆上的故事

曾把影子倒挂在树丛间
也曾追逐云朵善变
眷恋豹子身上花纹     交错光线
总是等待日落西沉     美好幻觉

后来你是怎么明了包容的真理?
不再把夕阳与蓝月的交接看为终点?

你拖曳着轻盈的身躯
走向海底

深不见底的海床上
那里闪烁微光

只有宽广无边的海洋才能容纳我过于庞大的爱
你说

Wednesday, October 1, 2014

童話 • 童畫




已经趴在桌子上画了一整天,一直画不好,不好在那里又说不出来。
拿给老妹看,她一语戳破: “ 画得太 “ 美 ” 啦。”

我从没学过画画,记忆中只有一次小学假期,妈妈送我去美术班打发时间,
我把屋顶油成蓝色,把太阳涂成青色,不要问我为什么,
只记得老师当场批评我画错了,说屋顶和太阳不可以是这种颜色,
然后把我的画丢进垃圾筒,叫重新画过。回家后我跟妈妈说不去了,因为好无聊,
所谓画画比赛,也就参加过那么一百零一次,同样情形再度发生,
我完全不照主办方的题目来画,只画自己喜欢的东西,结果当然是一败涂地。

过后的过后,父母大概觉得孺子不可教也,就不再培养我画画了,
于是我的 “ 画家 ” 生涯就此提早结束。( 笑 )






中学时期,我在班上是个沉默的人,不敢说话,没有朋友,
可是画画的时候,总有一群人围观,我喜欢画漫画,脑袋里有很多古怪剧本,
把故事画在单线簿子上,班上的同学就开始私下传阅,叫我画快点,
惟独这时候我才觉得自己有丝丝的自豪和存在感。

没有参加比赛,没有上美术班,我依然喜欢画画,那时候人很单纯,
就是喜欢画,模仿日本和美国的画法,不喜欢香港的写实风格。
毕业后,因为成绩不理想,来吉隆坡读艺术,
当时普遍的观念就是不会读书就去念设计吧。( 还真可悲 )
来到这里可以无日无夜的画画,朋友圈子里就我最会画,
水彩,木笔,铅画,粉彩,就差油画,也曾投稿,参加过比赛,
不过我的个性天生就不积极,结果不了了之。

出来社会工作,才发现其实做设计不需要画画的,很多同行连简单的人物也画不到,
一切由电脑代笔,省下工夫,一开始我还坚持人手画,
无奈敌不过时代的变迁,画笔和色盘慢慢被滑鼠和键盘取代了。
然后的然后,我不画了,生活被现实压得望不见天空,谁还理会彩虹不彩虹,
平日累到贼死,难得假期,灵感和兴致也跟着放假,那双画画的手渐渐被搁置。

我以为,画画就此离我远去,偶而想起总是很难过。






机缘巧合,去年失业的半年,认识了文桥出版社的朋友,
得到了在星洲副刊画插画的机会,星期六的儿童版,为故事画插图。

刚开始,我连怎么起稿也忘记了,惶恐的握着陌生的笔杆不知从何下手,
一边画,一边擦,再画,再擦,怎么画怎么不像样,越画越沮丧,
啊,怪我荒废许久,已经不懂得画画了。。。心情好难过。

感谢的是,我没有放弃,沮丧完毕重新拿起笔,抛开心中负累,
我慢慢的抓回一种消逝的美好,久违的喜乐悄悄蔓延心头,像多年不见好朋友,
啊,就是这种感觉,老妹说我画得太 “ ”,因我太过注重美不美,像不像;
过于在乎技巧上的表达,在乎他人欣赏不欣赏,以致失真。
是的,我心中的小孩走失了,难怪画不出来,我忘了当初反抗老师和大人的那个我,
画画绝不可为了得到赞美而画,乃为了感动他人,感动自己而画。

要画给孩子,首先要变做一个孩子。

是否你还记得心中的童言?还相信爱,相信梦?
孩子们相信的,他们总是轻易相信,大人却忘记了。

稿件登在报刊上的那天,我兴奋不已,好象当年中学时期投搞被选中时的兴奋,
这种感觉许久没有,不在乎稿费,不在乎成名不成名,纯粹因画而喜乐,
感谢主,让我在抛弃梦想多年的现在,人届中年,依然有机会重拾笔杆子,
再度圆梦,不是为了谁,也不是为了自己的荣耀,乃为了荣耀祂,
因为祂啊,才是那伟大的艺术家,我画得再精致也比不过祂在我心里勾勒的生命线条。

我画,因为我还相信爱,相信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