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28, 2017

這班傢伙




星期五,跟小妹去祷告夜。

祷告夜?教会的?

不是,我和三个好友私下办的。

就酱,认识了家富,晏祥敏和黄德忠。

不知是谁开始提起,总之每个星期五相聚在祥敏家,
各自带食物过来,吃喝,祷告,闲聊。






祥敏是个爽朗女生,
住在一栋幽雅木屋,种了许多花和树。

另外两个腼腆男生,家富长得秀气,博学多才,
黄德忠则是闷骚,每次给大家玩弄,
可也不生气的,感情很好。

刚开始对着我有点不好意思,
毕竟年轻人,时间久了就热络起来,
嘻嘻哈哈,乱闹一场。

小妹不懂干嘛特别兴奋,
又喊又唱,玩疯似的。






是夜晚餐丰富。

祥敏为我们准备了自制牛油果汁,
家富带了腌萝卜和白饭,
德忠最大方,又炸鸡又炒菜,还有鸡蛋和一碗酸菜。
小妹打包了小食,我空手。

基本上除了稍辣,这里的食物都吃得惯,
每天撑到很饱,加上大多是蔬菜,
所以早上排泄顺畅,哈哈哈。






饭后,为彼此代祷,
他们问我需要祷告什么?

我说为工作,还有马来西亚的政治吧,
他们则要我为了腊戌的罪案祈祷,
说这里很多年轻人贩毒和吸毒,
不说还真不知,表面和平的小城暗藏那么多黑暗面。

当然啊,这里太靠近金三角。家富说。

祷完,一伙骑着摩哆去喝茶,消遣场所不多,就一个茶店,
冬天的夜里骑车冻死啦!!!
又是聊到夜深,几个人疯子似的笑了整晚,
聊梦想,聊未来的忧愁,聊过去。

回来大马多月,那天收到小妹的信息,
说大伙想念我了,我也想你们啊,
旅途中每个让人想念的家伙,总叫人感动。



Thursday, February 23, 2017

聖光堂




一早起来,雾很浓,太阳都被遮住了,
许是昨夜下了场雨的关系,特别特别冷。

吃了早饭,又骑着摩哆去开店,
我冷得直打哆嗦,这种天气出门简直折腾,
开店前,小妹带我去圣光堂走走。

其实圣光堂非什么特别景点。

只因腊戌实在没有旅游区,
上网查看游记,只搜到许多使命团的故事,
想是只有传教才会有人来此地吧,
大多使命团都驻足在圣光堂,
出发前 ST 也告诉我她当年来过圣光堂。

于是圣光堂成了我唯一知道的 “ 景点 ”。






因为修路,我们绕了一大圈才来到。

很古老的教堂了,估计也有六十年以上,
平时是学校,星期天就是主日崇拜,
看见久违的木桌木椅,黑板,粉笔,老师学生的朗读声,
都勾起我深埋已久的学堂记忆。

好想拍下上课情形,但为了礼貌只好作罢,有点遗憾。

小妹遇到邻居的女儿,也在这里上课,
于是就带着我们逛逛闲聊。

这里的主建筑有三栋,圣光堂最古老,
后来起了敬业楼,应该也有几十年历史,
最近又增建第三栋新课室。

礼拜堂在二楼,那古老的长木椅现在已经很少见,
很简朴,窗口没有彩色玻璃,墙壁亦没有壁画雕刻,
简单敬拜的环境,却让我沉淀下来。






课室外一黑板写着 :

“ 天下第一等苦民,莫过于无业游民。” 梁启超。

这说的不就是我吗?妈的!就喜欢无所事事怎样?( 笑 )
旅程已经差不多第五天,我还不懂下一站,
应该过几天就去瓦城,瓦城之后呢?

似乎这辈子都在游荡。

我该浪荡抑或安稳?
安稳会幸福吗?
流浪, 会更快乐吗?

上帝,你要我去那里?

坐在椅子上,做了这么样一个祈祷,也是没有答案的。
心里平静如水,没有思念,没有未来,
我喜欢此刻平静的自己。

不懂路在何方的时候,就让路带领吧,
偶尔停滞,偶尔冲刺,
旅程终会来临。

就让路带领吧。



Thursday, February 16, 2017

踏著夕陽歸去




那天关店后,小妹提议泡温泉,
说来了几天都没带我去玩。
其实腊戌非旅游区,真要玩也无处可去。

什么?腊戌竟有温泉,我还真不知道。

对啊,很多人周末来这里泡澡。






骑着摩哆车风尘仆仆的来到。( 灰尘特别多 )

正是傍晚时分,已经很多人在池边泡着了,
简陋的设施,四周被稻田和农家围绕着,
感觉特别淳朴和乡野,空气弥漫一股硫磺味。

以为是要跟一群人泡在一起,谁知小妹说来, 来,来,
我们去各自的浴室泡呗,噢,还有私人浴室啊。






大众澡堂的另一隅原来还有许多间小小的个人澡堂,
把泉水都引上来了,男女分开,小妹帮我给了钱,咱就分开行事。

澡堂也是很简陋,但算干净,
里面有个浴缸,空间不大,衣服随意乱挂门边,
把水龙头扭开,白花花的热水汹汹涌出来,
很少用浴缸冲凉,觉得太浪费水,这次要尽情享受。






正是冬天,天黑得快,每到五点气温就下降,
室外是冷冰冰,泡在热呼呼的水里,脑袋瞬间放空,
来了几天,我也空了几天,想不到就甭想

太舒服。

洗完,把水放干,走出室外等小妹载我回家,
时近七点,天空一片艳丽缤纷的夕阳西下,
真是美得震撼,一种毫不做作,极度纯粹的晚霞,
我看得痴去,连小妹出来也不察觉。

后来的后来,
我在缅甸一连看了好几场无以伦比的日落,
终于明白为什么人家说全世界最美的日落都在缅甸。



Friday, February 10, 2017

食在緬甸





我不是食家,旅行时吃什么全凭感觉,
不会特意搜索当地美食,太懒了,
所以这次缅行因为有小妹带路,得以尝试许多美味。

我的文章很少放人像,食物更是少之又少,
今回破例,放放心中十大美食呗。

先从上面第十名开始,
那是炸冬瓜,刚开始吃怪怪的,
凉冰冰的冬瓜配上热呼呼的炸粉团,
后来吃习惯了,总会买它来解谗。






第九,蒲甘某路边掸面。

掸面 ( Shan Noodle)  到处可见,一路吃了不少,
书上也有介绍几家出名的面馆,
都没去,最喜欢这家名不经传的路边小店煮的,
微辣,面条滑溜溜, 好吃。






第八,冷面。

不爱冷食,
但这冷面还真不错,
辛辣酱料配冷冰冰的面,
形成又寒又热的刺激口感。






第七,缅甸国食 “ 慕兴加 ” ( Muhingar )。

Muhingar 就是鱼汤米粉,此乃瓦城山上某餐馆所煮,
简陋的店面,其貌不扬的外观,我狗眼看人以为不过如此,
结果这碗 Muhingar 出乎意料好吃,但这还不是最好吃,
最好吃的在仰光。






第六,茶叶拌饭。

一直以为这是炒出来的,原来是拌的,
顾名思义,是饭拌着茶叶弄成的食物。

茶叶带着苦涩,和豆类,辣椒,拌着一起吃,
苦,辣,咸,一道异国风味。






第五,仰光某路边 “ 慕兴加 ” ( Muhingar )。

这就是我说最好吃的鱼汤米粉,
慕兴加到处可吃到,吃到后来有点腻了。

这碗是离开前一天的早餐,想说最后一天了,吃多一次吧,
结果这摊随便找的竟让我重新爱上慕兴加,
浓郁的汤头和之前吃的又是完全不同,
老板娘问我加不加油炸鬼,我说加,加了更好吃。

感恩临走前依然吃到美味的慕兴加。






第四,云南米线。

腊戌很多华人,祖先来自云南和四川一带,
所以食物都云南和四川融合缅式,
小妹带我吃她家著名的米线档,冷天气吃热腾腾的面, 幸福爆表,
勾起当年在云南旅行的许多回忆。






第三,前三甲都是至今依然回味的美食。

这是蒲甘老城里某家餐厅的午餐,
对旅游区的食物不敢要求太高,只求不难吃。

可能因为小妹会点菜,又或许太饿了,
一碟炒米粉,一碟不懂什么菜类,还有一碟不懂什么菇类,
米粉很香,湿度炒得刚刚好,那碟菜也是拌的,不知用了何酱料,
反正就是超级好吃! 我也不会形容了。






第二,麻婆豆腐。

好吃到!
放进口里时,忍不住说出这句话。

麻婆豆腐在马来西亚和成都皆吃过,
但这碟实在超越之前所吃,又辣又咸又麻,
好吃到!






第一,冒菜。

冒菜乃川菜,此前完全没听过,
一种把各种菜和肉用酱汁烫煮的小食,
味辛辣,薄荷的清新巧妙的平衡了刺激口感,
盛在超大的碗里,但绝不嫌多,吃了还要,
单是看着照片又让我肚饿了,唾沫开始滚动。

小妹拜托空运过来好吗?

你再来找我呗。

Tuesday, February 7, 2017

小妹 • 叁




小妹跟她大哥租了一个店铺,专卖女装,
位置在菜市场里面,面对着鱼摊,
阵阵鱼腥味扑面而来,刚开始还真不习惯,
后来来了几天,就没有感觉了。

小小店铺占地大概一百多平方尺吧,
每个早晨两人顶着冷风来开店,
简单的撑开店前的帐篷,
把衣服周而复始挂上挂下,
随便扫扫地,摆椅子,
然后就开始了我们漫长的无所事事。

最近边界又打仗,货源下不来,
加上非常时期,人们不敢乱买衣服,
于是生意冷清清,我来了几天,最多客人的一天卖了三件衣。

“ 小哥我早就习惯,这样算是好生意咯,有时几天一个人都没有。 ”






腊戌靠近果敢,果敢自治区一直和政府搞对抗,
要争取更多自主权甚至独立,缅军当然不依,
于是经常发生游击战,本来想去果敢走走,谁知边界都封锁了。

小妹的大哥前几年在果敢开车行,
结果战争忽然来到,店来不及关就要逃命,
后来回去,车子和店都毁了,损失惨重,
偶尔战争太靠近,她也会听见爆炸声,说睡不着,
这些离我很遥远的事情,她说来云淡风轻。

两人在店里发霉了几天。

有时兴致勃勃聊一堆废话,有时一人占据一个角落各自发呆,
饿了就铺小凳和小桌吃饭,饭菜都是家里煮了带过来。

“ 生活就是这样吧,小哥你会觉得我没出息吗?
我不想去城里工作赚大钱,可以每天这样放工回家,
陪妈妈散步,去教会唱歌,我已经很满足。 ”

“ 满足就够了,生活是自己选择的,没有所谓好坏,开心就好。 ”

“ 唔,我也是这样想。 ”

回来大马,那天我又信息小妹,说很想念那段一起无所事事的日子,她说她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