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anuary 21, 2017

小妹 • 贰




冷唆唆的清晨车站,小妹身着一身朱红色大衣路旁遥望,
巴士一开进来就看见她了,等我下车,立刻飞奔过来紧紧抱住我,
时隔 4 年,终于重逢。

本来以为泪眼婆娑的画面,最后是两人在风中狂笑,
不愧是我家小妹。

小哥饿死啦。

来,带你吃早点。

坐上她的摩哆车,迎着冷毙的风去了一家早餐店,
一路上我都快冻僵了,她还可以喋喋不休,
工作聊到教会,再聊谁谁谁,似乎没有分别过,
拜科技发达所赐,她回来缅甸后咱们经常通过 Whatsapp 聊天,
这在几年前的缅甸是不可能做到的。






怎么胖了?

好吃好住嘛,回来后变懒散了。

看她现在这样我也安心,那时滞留在马来西亚仿若难民般。

吃完早餐回她家,好大的院子,晒着自制豆豉,空气飘着一股发酵味道,
厨房也很大,四间房,外观跟大马一些新村房子差不多,
她妈妈笑眯眯的招呼,也不多话,因为普通话不太好,
都说云南话果敢话,母女俩叽哩咕噜的,我一句也没听懂,
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果敢话啊。

嗓子还是那么大,笑起来还是那么疯癫。

我说小妹你还真没变。

小哥你要我装淑女得了吧。

她让出房间给我睡,说冬天冷晚上记得盖棉被,
我说好累, 可她不给我休息,
来,来,来,小哥咱去走走,就拖着我出去了。

终于来到腊戌,要呆几天也不确定,再想呗,
旅程才开始。



Friday, January 13, 2017

臘戌初陽




卖票的人告诉我只要 12 小时,小妹跟我说要 14 个小时,
事实是我坐了 15 个小时才正式踏入腊戌的境界。
不断有人说什么战争啊,外国人没有签证去不到啊之类,
加上路途那么长,路况又不好,
搞得我还没出发,心里就一堆忐忑不安在上演。

结果一路上偶尔看到几个褙枪的人,什么检查站也没有就过去了,
我隔壁的男人一直呕吐,我除了觉得很累很疲倦,啥事也无。

仰光那么热,腊戌却惊人的冷,半途有休息,
一踏下巴士立刻冻僵,整个人不停颤抖,万幸买了杯热茶,喝下去没事了,
腊戌在山区,近云南,这气候和下缅甸形成强烈对比。
半小时后继续上路。

昨夜在一片漆黑中行车,
那黑暗,阴冷让人感到绝望,似乎在没有明天一般的迷惘中前进着,
时近凌晨 7 点,湿漉漉的车窗终于透进一丝光线,
我看见微微的金色穿越云层,慢慢洒落在路边的庄稼和农物上,
虽说坐在车里,但我有感受到温暖降临大地,
啊,有希望的感觉真好,太阳真好,而我快到腊戌了。

Tuesday, January 3, 2017

尋味仰光




我还记得怎样去 Oginawa 旅舍。

沿着 Sule Pagoda 过天桥,对面某小巷即是,
旅舍出来走到十字路口是 Sakura Tower ,
Strand Road 在沿着河口的大马路,
至于火车站,在 Aung San Boygoke Road 的尽头处左转即是,
唐人街,Ruby Mart 还有那间 Monson Restaurant 和邮政局。

天,时隔 4 年竟然都还记得。

毕竟曾经在这里呆了差不多 10 天之久,
东南西北,前后左右,上上下下都给我的双脚走遍。
每条街道逛得快烂了,一些餐馆吃得快吐了,才甘愿离开。

熟悉的风景,陌生的人群,
无法不感叹仰光这几年的变化,尤其 Shangrila Sule 一带,
建了购物广场,一堆白人进进出出,
在仰光驾摩哆依然犯法,于是倍增的车子就造成恐怖塞车,
幸好有了天桥, 暂时解决我过马路的苦恼。

忘了当时有没有 KFC,应该没有吧?
缅甸近几年才开放,印象中似乎没有任何国际快餐店。

也许刚抵达疲于思考午餐,也许天气有点闷热,
于是我走进 KFC 吹冷气,顺便点了份套餐。
跟平时吃的差不多,只是多了奇怪的蛋挞和蛋花汤,
那一小包以为是汉堡的东西原来是米饭,蛋汤蛮好喝,
鸡肉很小很干,一点油汁也没有,不怎么可口,汽水没有什么可说的。
人山人海,生意好得不得了,且不便宜,折算也要马币 16 块钱左右,
缅甸人有钱了?怎么今早聊天的两个人都说国家经济依然很差?

囫囵吞枣的解决了午餐,我以为这次来仰光要召回当时的回忆,
那是一种飘散在空气中,参杂了槟榔,塔纳卡和尘土的味道,
却没想那么快就怀念起家乡快餐的味道,我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