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22, 2010

茅草山的風,墨爾本的陽光




嘟嘟 ~ ~ 嘟嘟 ~ ~

“ 哈罗? ”
“ 阿宝啊! ”

到墨尔本一个多月了吧? 还以为你忘记我们了,
听到你声音,把我昨天的疲惫一扫而空。

算你小子还记得我。


 。。。。。。。。。。。。。。。。。。。。。。。。。。。。。。。。。。


“ 家伙,你好不好? ”
“ 物价好高,吃东西好贵。 ”
“ 钱够用吗? ”
“ 要很省。 ”

想起你离开前那个早上, 我严格责备你乱七八糟的财务,你头低低不敢看我。
感情的创伤连带影响你的经济,她的移情别恋让你痛不欲生。

“ 我忘不了她。。。。”
你哭了,那么一个魁梧壮汉。

放任挥霍,胡乱花钱,以为这样可以遗忘她,结果搞成如此状况,
尝试帮你,给了好几条解决方案,你选择用自己的方式跳飞机来还债。


。。。。。。。。。。。。。。。。。。。。。。。。。。。。。。。。。。


“ 等我稳定了,就去上课。 ”
“ 上什么课? ”
“ 英文啊,幼稚园。 ”

临走前带你爬了一趟茅草山, 一路听你直嚷辛苦,想放弃登顶。
我如恶魔般强迫你爬上去,拖拖拉拉,来到巅峰。

“ 好美。。。” 你惊呼。
“ 山顶的美只有上来才会明白,半路放弃,看不见这种美。”

你静静听,我知道你明白我说什么。
回想,当时的我很让人害怕吧,难怪你安排了所有才敢告诉我。
生气,不是因为你骗我,生气,因为你不肯面对自己。


。。。。。。。。。。。。。。。。。。。。。。。。。。。。。。。。。。


“ 等工作稳定,我一定去墨尔本的教会。 ”
“ 不要忘记祷告灵修。 ”
“ 知道,我没忘。 ”

我很开心你把神的恩典和话语记在心里。
我的话有一天都要如天地般过去, 只有神美好的话语永远长存,
它将伴随你一生,在你跌倒,绝望时刻扶你一把, 这一点,不可以忘记。


。。。。。。。。。。。。。。。。。。。。。。。。。。。。。。。。。。


“ 过来找我! ”
“ 你快出人头地吧!电话很贵,不说了,照顾自己! ”

这次事件让我慢慢沉淀,思考何谓选择。

我终于明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那是你的担子,不能帮你挑。
强迫又如何?徒然换来你一意孤行。
对不起,太不体谅你的痛,竟然要你涂掉伤口,
岂不知伤口就算痊愈,还是会留下一条浅浅的伤疤。

带领那么久,我觉得自己的角色已经从你们的大哥变成爸爸了。( 天。。。 )
爸爸有时霸道,滥用权利,你们不敢顶我,我谢谢你们的信任。

阿宝,记得那天茅草山的风吗?
大得我们都睁不开眼,还记得那天阳光灿烂,蓝天很耀眼吗?

我知道你没忘,我以为阳光和蓝天到了墨尔本就变色,
原来它们还是一样蓝,一样温暖。

谢谢你让我上了一课,但愿你保守你的心,胜过保守一切,愿神带领你前方的道路。

Tuesday, January 19, 2010

詩,心裡住著一首




今天在信箱发现了兔子的脚迹。

“ 不回来了吗?” 你说。
“ 一直都在。” 我答。

你在那一座城生活?那里的星星温暖吗?那里的斑马线有开满小花吗?
我生活的城市,星星总是睡着;我生活的城市每天细雨绵绵,花都淹死了。

“ 我以为海已经沉寂,流到世界的另一端。 ”
“ 海没有沉寂。海依然汹涌,只是变了暗流。 ”

尖叫无叫不欢、木影、mlln、和尚、小北、2004317、
当然还有兔子,我们最亲爱的兔子,大家都爱兔子。
我惊讶自己的记忆竟还保留如斯清晰光影和线条交织。
那时我们风花、我们哇啦啦、在夏天把电影画下、裸跑直到什么都不留下。

然后我们。

然后我——————————————————们。

你说阴沉的早晨即将终结 ,忽然有三寸阳光投射进来,人生海海 ,五月天用歌教会了你这个词 。你才知道能遇见是多么难 ,朋友不常见了,但是偶尔的只言片语温心依然 。

“ 你的《诗 心里住着一首》现在已经有 2584 篇了,小海小海,还在路上一直走着吗? ”
你唤我小海。我想起遗忘很久的别名。
你们总爱那么唤我,“ 小孩 ”。

我寻搜 2584 遍,遍寻不着曾有的缱绻。

“ 六月想再次上路,去你的城见你好吗?” 我说。

我们相约再次风花、我们哇啦啦、在夏天把电影画下、我们裸跑直到什么都不留下。
我已经把信箱好好打理,把属于你我的脚印藏在邮票里。
谁也不能偷走,
谁也不能随便涂鸦,
谁也不准发表伟论,
谁也不准窃窃私语。

我们再次相约,
六月,起风天,当风把牵牛花吹落的时候,我们街角再见。

Tuesday, January 12, 2010

有没有

我没有电视机、我没有 Astro、我没有追电视剧、我没有洗衣机、我没有冷气机、我没有烘面包极、我没有录影机、我没有相机、我没有电脑、我没有打印机、我没有跑步机、没有跑步鞋、我没有衣柜、我没有床、我没有枕头、我没有杯子、我没有汤匙 、我没有桌子、没有椅子、我没有信用卡、没有健身会员卡、没有俱乐部会员卡、没有 Bonus Link、我没有 MSN、我没有 Twitter、我没有玩线上游戏、我没有自己的家、没有大车子、我没有摩哆、我没有老婆、我没有女朋友、我没有孩子、我没有大学文凭、我没有国外留学、我没有学过咏春、我没有学过小提琴、没有学过水墨画、我没有西班牙语、没有学过法语、我没有学过瑜伽、我没有去过欧洲、没有去过非洲、也没有去过南极洲、我没有读过张爱玲、没有读过余秋雨、没有读过孔子、我没有听过材可夫斯基、没有听过贝多芬、没有示威、没有写过投诉信、我没有参政、没有发表过任何伟论、没有归属于任何党派、没有大志、没有野心、我没有一大笔钱、没有想过发达、也没有退休计划、更没有想过死后要葬在那里、我没有恨谁、也没有太想爱谁、没有深刻思想、没有自我主张、我其实没有什么可以留下、也没有什么能够带走、我没有。


我有爱我的上帝、我有爱我的爸妈和老妹、还有最爱我的一班好友、我有床褥、有被单、还有一辆老爷车、我有一间舒适的房间、拥有过无数安宁夜晚、和无数美丽清晨、我有一双脚乱走、有一双近视眼看美丽风景、有一双手牵妈妈过马路、我有耳朵听风的歌、我有嘴巴唱一首独自的歌、我有海豚音、有弹过吉他、写过几首烂歌、我曾经写过一篇很喜欢的游记、一首很喜欢的诗、拍过一张很喜欢的照片、我读过西西、读过村上春树、我也读过三国演义、我去过普希卡、去过元阳、去过老挝、去过希望之谷、我听过王菲、听过陈升、听过 Alanis Morissete 、欣赏过歌剧魅影、我观看过侏罗纪公园、看过迪士尼卡通系列、我有大马蓝卡、大众书局会员卡、精武会员卡、器官捐献卡、我洗过黑白照片、画过一本画册、刻过一幅版画、我有一个部落格让我乱写一通、我有钱看医生、有一张医药卡、我有跌到过、也爬起来过、我有受伤过、也痊愈过、我挣扎过、也克服过、我有恐惧、也有勇气、我有缺陷、也有优点、我有愤怒、也有宽恕的能力、我有一片国土、一块我称为家园的大地、我有乡愁、有甘蔗园、我心里还有一片草原、我有圣经、有怀疑、也有信念、我有盼望、我有爱、我有我自己、我有。

Monday, January 11, 2010

希望之谷,西院




阿朱咖啡店的老伯很善良。
我有点不好意思要拍他,他却一派处之泰然,
还抓起狗狗跟我一一介绍。
“ 这是阿黄,那只小黑。”
另外一个伙计不停对我摆 V 手势,要我拍他。

善良的咖啡店,一班善良人,我喜欢他们。

时光,仿佛停驻,冷眼旁观一群外人闯入。
我们来到废弃的福建会馆拍照,呆望,乱走一通,
无人理睬,宁静美丽的一个早上。

破旧的屋瓦,迎来第一道朝阳。






山坡上的这些小房子被称为 “ 屋仔”。
喜欢那些简朴小屋,这些年来,
它们静静目送主人出门工作,静待主人归来。

屋仔与屋仔之间,靠一条条小道彼此相通,
大家没有隔膜,感情很好。
每间屋仔都有自己的厕所和小花园。
古木参天,这些树林,见证了居民的起起落落。

霸道的发展商要 “ 屋仔 ” 搬迁,
主人已经不再归来,它们却依然等待。






一路繁花似锦,离世的山谷里,好山好水,
开出的花朵比任何地方都艳丽和茂盛。

麻风病人用破破烂烂的手,种出一片美丽花园。
连外地人都慕名大老远跑来买花,让这里减缓了被拆除的原因。

我们走进清真教堂、佛庙、天主教堂、兴都庙。
它们在这片土地上和平共处了好久,
曾几何时,这里有一个叫马来西亚的地方。

它们都废弃了。

一间教堂墙上的时钟停留在五点零三。
那年那月那日那时,这里有什么故事在上演?没有人再记得。
教堂外神手蠢蠢欲动。

走了一大段错路,大伙累得快虚脱。
幸好有善心人载我们一程,顺利回到东院。
搞笑的是在国外旅行那么久没试过搭顺风车,反而在国内第一次搭了。

今天,一直遇到让人心情愉快的好人。






疗养院的老伯还记得我,知道我是客家人,改用客家话问候。

“ 年轻人,什么都要学,自己的母语不可忘记。”
“ 女孩子要读多点书,不然会被男孩子欺负。”

物转星移,现在的女孩子都读了很多很多书,
反倒是男孩子高攀不起了,安哥的循循教诲其实温暖。

麻风病人会慢慢失去手指、脚趾,东西抓在手上很容易滑落。
“ 要好好把握一切。” 安哥说。
我们只见过一次,他却还记得我,也许很少人来找他吧。

人有了盼望,才明白了勇气。

Dr. Travers,希望之谷的创办人。
在那个久远,物质贫乏的年代,他开始了一个梦想。
我们寻搜良久,才在一不起眼角落发现他的墓碑,大家似乎遗忘了他。

但我知道,一些故事,
将永远记住,一些希望不会消逝。



希望之谷,外面的世界




第二次来希望之谷,却无意走到了它的外围。

来到山上最高点,那里可以鸟瞰整个谷地。
张望,就望见对面新颖先进的新病院。
新病院起好后,曾经带给无数病患希望的绿谷就这样埋没 在丛林的历史里。

山上有很多茅草,一种低贱但生命力很强的植物。
每个生命,都有存在的价值,无关高贵低贱。
麻风病人在当时有什么价值?
希望之谷在时代发展的巨轮下又有什么价值?

总之,他们就这样活过来了。






有时候,我们的方向总与他人背道而驰,别人眼中那是无知与叛逆。
是命运选择了我们还是我们选择了命运?

患上麻风病肯定是命运找上了门,无从躲避。
希望之谷让人们在这里重新找到希望,也找到自己,另一个自己。

走了冤枉路,却因此发现这片山谷美丽的另一面。
原本住在这儿的居民所剩无几,眼前所见的草地其实是草圃。
希望之谷现在已经变成外劳寻找生计的所在,
他们来到这里种植草圃再贩卖给商家。
不再是麻风病人的庇护所,希望之谷依旧带给人们希望。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无奈。

有一天病患离开了希望之谷,是发现外面的世界更精彩还是更无奈?
我总向往外面的世界,但我知道,无论身处多遥远的外面,不要忘记心里那片绿谷。

赤贫的大地,用心栽种,有一天将开满青翠。
希望,总在明天等你。



希望之谷,東院




有没有人会因为一个美丽的名字,
就傻傻的对一个所在有了憧憬?

傻子如我。

汉字真的很美丽,“ 希望之谷 ”  四个字,
印在白纸上,让人充满臆想,
“ 希望 ” 二字像温柔阳光撒在一片 “ 谷 ” 地里,
那里开着什么花?住着什么样的人?

一直想去希望之谷,终于也去了希望之谷,
一直想写希望之谷,却迟迟写不出来,
但我要写,因为也许以后,再没有人会记得这里,
记得这一片美丽的幽幽绿谷。






第一次听到麻风病这个名词,是在圣经里。

麻风病,就像现在的不治之症  -  爱滋病。
一旦患上,从此背负孤独的一生。
古人无知,害怕传染的关系,麻风病患被逼与人群隔离,直到痊愈为止。
而通常,他们都不会痊愈。

患者的身体会慢慢 “ 溶掉 ”,先是手指,后是脚趾,鼻子。。。
最后,脸上只剩一对眼睛和大大的鼻孔,
我总对麻风病人的样貌感觉恐惧。






以前的年代没有完善医疗设备,大家因为害怕感染而不敢照顾病人,
没有了谋生技能和社群资助,患者常常只能等死。
这时,一个叫 Dr. Travers 的白人医生发起了 《 希望之谷计划
建议开辟一块土地让病人自己管理自己,照顾自己。

于是,全世界最大的麻风病人自治区 - 希望之谷就此诞生。






有了 “ 希望 ” ,人们在这片美丽的谷地里开始了新生活。
时日过去,里头渐渐有了华人庙伺,有了回教堂,还有基督教堂,兴都庙,
为了疏解无聊,又有了娱乐中心,大会堂,咖啡店,杂货店,
有人生下小孩,于是起了学校,医院,警察局,篮球场,
人死了,就埋葬在不同宗教的坟地里。

在这个属于自己的世界,他们安心的结婚,生子,然后老死,
不再害怕被世界遗弃。

高峰时期,希望之谷的居民多达二千多人,俨然一个小镇,
他们甚至印制了属于自己的钱币和纸钞,
在其时,这是世上唯一,甚至以后也不再有,独一无二麻风病人自治区。

一份珍贵又美丽的文化遗产。






可是它要拆了,为了要起一所工艺学院。

八十年代初,科学家终于发明了根治麻风病的药物,
这对患者来说是多么美好的消息,
从此无需躲在深谷,可以走向外面的世界。
等到麻风病完全从历史消失的时候,
希望之谷的命运也走到了尽头。

所谓进步,非要毁旧,才能迎新?

人们总在要失去的时候才来惋惜,
一大堆学者专家纷纷站起来阻止,
说这是一份珍贵的文化遗产,应该保护。

我记得当时的院长说了这样一番话:
“ 如果这样简陋的烂屋子也叫文化遗产,那么我家里的马桶也是文化遗产! ”

希望之谷带给人们希望之后,人们却唾弃了它。



Sunday, January 10, 2010

囍 • 昔




传说,甘榜吉灵回教堂里头刻着三个双喜。
友人如此告知,我但觉迷离。

双喜和伊斯兰有何关系?

那天天色暗沉,冷空气一早空降,如一场整装待发的圣战。

遥望屋顶上的神塔,他在呼唤阿拉。
这是个神灵打瞌睡的年代,我们回到众神曾把酒言欢的国度。

YY 有点神经兮兮的告诫千万不要步入堂内。

“ 他们不喜欢。”

神灵宗教本就人间,为何现在却成了禁忌般的密语?
丝毫干犯不得,脆弱得滴水就穿。神与人,本亲近呀。






游走其间,暗自惊叹,原来你我曾如此亲近。

中华屋檐、殴洋柱梁、清真图腾、峇峇娘惹、兴都宣礼塔。

你瞧那欧式喷泉,激起的是西式涟漪抑或清真的莲花?
你看那屋檐的飞龙腾空, 你听那声声祝祷平静人心。

世俗。超脱。圣洁。恶念。
一线之差。

为何今天你我却形如陌路?

我遍寻不着双喜,抬眼只见飞檐走壁,层层叠叠,不分你我。
总算在临别蓦然一霎,惊厥那双喜原隐在回首处。

大伙无故的欣喜,激动起来,曾几何时,众神也安然相处,
曾几何时,连犹大也唾弃了我们。

双喜、不就两个人欢欢喜喜的相爱和包容在一起吗?
你和我都忘了。



Thursday, January 7, 2010

傘 • 散




我们,本来就是路途上各不相干的路人。
直到有天,生命的圈圈将我们靠拢,直到有天,生命的河流把我们分割。

雨终是不停,买了把伞,装载零星回忆,当作手信。
再不舍,终须散场,关于马六甲,该留下什么?该带走什么?

PS. 只带走一把伞

圓 • 方




细察,会发觉老房子有很多圆。
圆,圆,圆,圆。

从一个圆游到另个圆。

圆内,我见祖辈循循善诱,
圆外,我见后人置身事外。

好久以前,人们生活在环环相扣的圆圈里,紧密相连;
现在以后,人们衣食住行转换成四四方方的大小格子。

四方方的车、四方方购物广场、四方方花园住宅、四方方电脑荧幕。

格,格,格,格。
生活只是从一个格切换到另一个格。

雨 • 亭





青云亭。
三百年来香火缭绕不断。
吾,停脚于此,静待天晴,静听龙音。

传说中,呼风唤雨是龙的把戏,似乎此刻它正玩得兴起。
凄冷空气中,鼻水流个不停,
心里那场雨,看来只有龙能截停呀。

窗 • 夢




总是发着同一个梦。

梦里街道寂寥,蓝与黄色交织,
我在梦中,望出去一片窗口。

总是望着同一个窗口。

窗外街道寂寥,蓝与黄色交织,
我在窗口,望出去一个梦。

夜 • 月




马六甲印象,脑袋装载的只剩零星散落,
唯记得当时与她披星戴月回乡,那新村叫巴也孟光。

“ 随便去个城,半夜提灯笼,要吗? ”

无心的建议,有了再度踏足记忆的出走。

一样披星戴月的抵达,天空黑漆漆,一轮朦月挂其上,
我们迷途,我们抵达,尔后挨不住肉体的呼唤,去了夜宵。
同桌是来自广州的陌生客,我们本就陌生人,相遇在这陌生的城,
许久不曾夜游,开心,但累,早早滚回旅馆睡觉。

夜太夜,人太老,结果大家都忘了原本是来这里提灯笼滴。

Monday, January 4, 2010

環保 Do & Don't




昨天报章刊登了几则环保该做不该做,一时兴起扫了几眼。

1)使用传统闹钟,取代电子闹钟
    (没有闹钟!)

2)使用普通牙刷,弃用电动牙刷。
   (没有电动牙刷!)

3)少开电视。
   (没有电视!)

4)减少使用热水器洗澡,尽量用冷水。
    (没有热水器!)

5)尽量用环保节约型的冰箱。
    (没有冰箱!)

6)少用洗衣机,尽量用手洗。
    (没有洗衣机!)

7)洗完衣服后任其自然干,别用干衣机。
    (那有酱多钱买干衣机啊!)

8) 别用太多烘面包机。
     (每天吃白面包。。。)

9)不要用塑胶杯或纸杯,尽量用瓷杯。
     (我。。。没有杯,只有水罐。。。)

10)少开电脑,多看书本。
     (连电脑都没有。。。。)

11)睡觉尽可能不开冷气。
     (表再说了。。。我已经觉得自己家徒四壁。。。)

12)临出门要关灯。
    (哪个家伙!?跟我来!)

这么说,我算不算一个环保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