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30, 2014

以色列




我问 Selvaraj 牧师以色列之行会因为战争而取消吗?
他说暂时还会继续,除非战况继续恶化。

以色列,一个马来西亚护照去不到的地方,
一个身边没有人会想要去的地方,一个自小就在圣经里耳熟能详的地方,
那个流奶与蜜之地,那座世界的中心,
那个上帝拣选了阿伯拉罕,拣选了雅各,拣选了摩西之地。

身为一个基督徒,一个 “ 非典型基督徒 ”,我不知道该以何种心态前往。
信仰或多或少潜移默化了这块在心里宛如第二家园的国度,
除了印度和南美,以色列是其中一块在心中日夜呼唤的土地,如饥如渴。
跟旅游,朝圣,或任何好奇心态无关。

不到最后通牒,我永远不知道可否成行,
就像阿伯拉罕不知道,就像雅各不知道,就像摩西不知道,
就像我不知道,不知道祂到底是爱犹太人多一点还是巴勒斯坦多一点。

Tuesday, July 29, 2014

一個人




他昨晚很迟睡,今早起床,望向窗外,烟霾比昨天更严重。
家人都去旅行了,留他一人,客厅忽然安静起来。
没有宝宝喧闹,没有男人女人争执的声音。

他莫名窃喜。

也许是假期路上车少的关系,
也许是家里难得没人的关系,
也许是烟霾让一切活动变得暧昧不清的关系,
也许是忙碌的灵魂可以暂时逃避的关系,
也许是假期路上车少, 家里难得没人,
忙碌的灵魂和躯体可以暂时逃避,烟霾又让一切变得暧昧不清的关系。

一个人,寂寞得要死,可是很美丽。

Friday, July 25, 2014

DaDa




看你走路摇摇欲坠,自己拿尿片去丢,天使莫过如此,
到了晚上却缠着疲惫的我扭计不肯睡觉,啊,小恶魔啊。

我开门上班,你挥手掰掰,
放工回家,你走来 bao bao ,
我说 kiss kiss,你把嘴靠近 muak ~ muak ,
整天拉我的手说 gai gai,gai gai也看时间吖。

我说 巴 ~ 闭 ~ ,你咧牙回我 ba ~ mi ,
我扮妖怪 ~ 吼,你 ~ 吼吼 ~ 回敬,惟妙惟肖。
可是我说 ~ jiu jiu ,
jiu 了那么久,你还是对着我喊 ~ Da ~ Da 。。。

唉。

答答在此,陛下有何吩咐? :-(

Wednesday, July 23, 2014

湯寶鈴 II




汤宝铃,你知道吗?我最近写不到东西。
那些曾经源源不断的欲言未止,忽然消失怠尽,
我唱不到歌,站在台上开嘴唱着一些无以名之的音符,
下了台前所未有的疲倦,还有,我渐渐不会画画,
欠报馆,欠友人专辑的封面,拖好久画不出来。
你说你不会唱歌,你也不会画画,是否你能明了此种心情?

明不明了,还是给你写信。

为什么?甭问,俺也不懂。
那天我悟出一些 ( 烂 )道理 :
这世界最爱你的人,不了解你;而最了解你的人,不爱你。
无非定律,你一定说我胡扯,你呢?前者还是后者?(  笑 )

我有许多感受,关于自己,关于认识的不认识的,关于国家,关于世界,
是我太悲天悯人吗?看见以巴战争,那个死在爸爸怀中的小孩的尸体,
看见马航在短短的几个月再度承受一场灾难的故事,
我还是在驾车回家的途中默默的难过了好久。
有好多好多要写的,没写的,却写不出个所以然来。

我听歌,至少听歌还有一点感动。
第一次听《 山丘》心想李宗盛是在歌颂我们这群老不去又年轻不来的家伙?
还是在讽刺我们的一事无成,喋喋不休?

喋喋不休,时不我予的哀愁。

我竟然变了一个喋喋不休的老男人。( 天啊 )
唱不出歌,写不到文字,不再画画,每天只是喋喋不休过日子。
那种 “ 空白 ” 的感觉真的很恐慌。
歌的 MV 有个老男人,背着吉他在隧道里唱歌,
唱完后他收到讯息,朋友问他最近还写歌吗?写歌,啊,我许久不再写歌。
我好像搭错时光机,滞留在过去。

过去。

过去有一列火车,我们坐在车上往没有目的地的方向前进。
后来我们有下车吗?多害怕有一天被逼承认自己的庸俗和无能。
庸庸碌碌的工作存钱结婚开车塞车买房子生孩子放工上班去教会回家然后老死。
你有没有经历过死?我应该也没有告诉过你我差点溺死的故事,
那次离死亡最靠近的回忆历历在目,我转个身就淡忘昨日伤悲,盲目的过活下去。

越过山丘,才发现无人等候。

去年我差点就和她走在一起了,你不知道吧?当然,我没有告诉你。
当然,我们最后也没有一起,我选择让爱情擦身而过。
偶尔和她还会碰头,却已不懂如何自处。如果有天,我终于肯去爱,你会祝福我吗?

越过山丘,才发现无人等候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从来不肯越过山丘。

啊,我说什么?说到那里?
年尾我会去以色列,那天我问主办方有关战争激烈的事情,
对方说暂时不会取消,所以我还是会去。
以色列,这辈子的梦,我应该在这个时候实现吗?会实现吗?

下个月我们将在新加坡见面。

应该又是千言万语,最后用一堆疯话结束吧,
有谁看透我疯癫背后的真面孔。新加坡总给我忧郁的感觉,不懂你会这样吗?
你也在那里生活了那么久,从我认识你开始。
你是因为新加坡才变得忧郁,还是因为忧郁所以留在新加坡?
我一直很好奇长期住在新加坡的大马人是如何再去看待马来西亚人这个身份。

你说你的心不自由,我何尝不是,捆绑我们至深的往往是自己。

“ 真理让你自由。” 我一直记得这句话,也许我从来都不懂真理吧,所以不自由。
我心里的远方,那是一道河流弯弯,是一片大海,是一座一座山丘。

越过山丘,再也唤不回温柔。

关于爱情,关于生命,我们了解得太少,又渴望得太多。
还没遇见不朽,就把自己先搞丢,歌里那么唱着,听到这一句,我笑了。
笑自己无知,笑自己的不成熟,我们俩没有相爱还是好的,不然会多两只受伤的刺猬。
上帝真偏爱我们不是吗?关于爱情,关于寂寞,你又能了解些什么?
我把自己搞丢了,你有把自己搞丢过吗?
越过山丘,我会再找到自己吗?汤宝玲,告诉我好吗?

祝安康,快乐。
胡国星。

Tuesday, July 15, 2014

716 IV





12 年,若不曾遇见祢,我会是在那里?
12 年,若离开了祢,又该前往那里?
12 年,挣扎一样的罪,还是为了不该的事情难过,
12 年,我过死荫,祢在耳边嘶语,给我生命,要我继续。

若当初离开祢,也许会如愿游走世界各地,却不懂下个目的地,
也许可以撇开那烦人的愧疚和规律,却不会明了爱的真谛。

12 年,谢谢祢先爱我,在我爱祢以先。

Tuesday, July 8, 2014

她記得

她总是忘记要穿上裤子,每次冲了凉,赤裸裸的跑出来,
她忘记自己吃过饭,一再的喊肚子饿,
她忘了老家门前有大树,忘了回家的那条小路,
她也忘了三儿子早已去世多年,要我们留饭给他,
她忘了自己的名,忘了容貌,忘了年龄,
忘了曾经的欢痛悲喜。

可每次看见我,她就唤 :  “ 星啊,星啊。。。”

她记得我没有结婚,记得我依然孤身一人,
要我快找个伴,叮咛我照顾身体,要我存钱,要我成家,
要我记得去教会敬拜上帝,她一直记得,
记得这个其实跟她不亲密的孙子,她一直记得。

“ 星啊,星啊。。。”  她唤我。

Friday, July 4, 2014

一半

2014 来到一半。

回到旧公司上班经已一个月。
坐回同样位子,操弄着熟悉的电脑设计程序,
同样的早晨会议,同样的严肃老板,同样的亲切同事,
之前浮沉于地产经纪和流浪汉之间的迷惘日子,
像发了场梦般不真实起来。

转一大圈,回到当初离开之地。
这人生,玩味。

总是回想起那些晃荡的时光,那么快乐也那么悲伤,
那么自由也那么捆绑,世界转一圈,原来也为了回家。

短短一个月,我很快抓回节奏,那种规律节奏。

何时起床,何时回家,何时开启电脑,写下每日有待完成任务,
每完成一个任务打个勾,何时下班,何时开会,何时归家。
老板说他就喜欢我的自律性,所以乐见我回来。
似乎我很享受规律?可当初就因为受不了规律死板而离去的不是吗?
回到同样的咖啡店吃午餐,我惊觉那档口和小贩的一成不变,
同样的面孔卖着同样鸡饭,同样的顾客坐在同样的位置,
我离开两年,他们留驻两年,好象为了等我回来般的留驻了两年。

转一大圈,回到原地,而我依然是我吗?

我一直想离开,也真的一而再的离开。
上帝似乎跟我玩着一场游戏,看这个浪子何时回头的游戏。
我来来去去,我走走停停,而上帝,一直留驻那里。

好象为了等我回来般,留驻那里。

2014 来到一半,生命还不到一半。
不,连半圈都没走完。
而浪子啊,他一直都知道家里那盏灯原本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