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21, 2015

滷麵




家乡许多事物用一种缓慢却惊人的速度在消失中。

曾经住过的木屋,爱流连的漫画店,老店上层的戏院,
每每回去,都向我演奏一阙告别进行曲。

惋幸,爱吃的滷面依然保有小时候的味道。

粘粘稠稠的黑色酱汁,略咸,拌以辣椒更入味,
K 城有淋面,也有鲁面,但是没有滷面,
唔,外面纷纷扰扰,让我独守一隅乌黑粘稠的岁月静好。

Tuesday, September 8, 2015

睡吧,我的愛




叙利亚三岁男孩,亚利安睡在海滩上,

睡得那么安祥,海浪轻轻敲打,微风缓缓吹过。

宝宝,你有没有梦见家乡的小庭院?

有没有梦见妈妈和哥哥呀?

宝宝,你睡了好久,爸爸唤你,你听见了吗?



。。。。。。。。。。。。。。。。。。。。。。。。。。。。。。。。



这是今年最叫人悲伤的照片。

看了好难过,好难过。

是我太滥情吧。

可我没有办法转过头去,假装一切都美好,

没有办法在教堂里面大声唱哈利路亚,却看不到世界的真面貌。



。。。。。。。。。。。。。。。。。。。。。。。。。。。。。。。。



傍晚回家,把比比紧紧抱在怀里,

感受他暖暖的小手抚摸我后背,用他清脆的童声唤我,

握着他乱动的小手儿小脚儿,用力吻他脸颊,

比比大叫大笑,满屋子乱跑,说舅舅追我追我快追我。



。。。。。。。。。。。。。。。。。。。。。。。。。。。。。。。。



“ 我们要飞到那遥远地方   看一看

   这世界并非那么凄凉

   我们要飞到那遥远地方   望一望

   这世界还是一片的光亮 ”



我要带你到处去飞翔,你愿意否?



。。。。。。。。。。。。。。。。。。。。。。。。。。。。。。。。



比比趟在大腿上睡着,

玩一整天,累了吧,小皮蛋。

等你醒来,这世界是否依然美好?

等你醒来,你要相信,这世界虽然荒凉,

但依然美好。

睡吧,我的爱。

Thursday, September 3, 2015

黃後




他站在桥边,默默拿着牌子,
后面背景的 “ Young ” 无独有偶,衬托出他的青涩。
不知道那里看过一段文字,大概是说,
若一个国家搞到年轻人要上街,这是个失败的政府。

少年郎,谢谢你。
抱歉,大叔我迟至现在才看见下一代,
而你已经比我更早看见了。

妈妈不希望我去,但她没有阻止我去,
我说,我去不是为自己。( 心虚 )

想起上一次到独立广场喊 “ Merdeka ” 竟是 1998 年的事情,
时日如飞,我们失去什么?又保留了什么?






电动火车满座。

第二轮才上到车,沿站是黄人,每到一站车外皆传来欢呼,
顺利抵达 K 城,天气超热,感觉很渴。

先与友人集合,两点钟,游行开始。
气氛出乎意料平和,被遗忘的老城区只有这种时刻才被簇拥,
抬头,见一群外劳在天台看热闹,他们在俯瞰天堂或地狱嚒?
播音设备很差劲,基本上没有人听见领头到底在说什么,
人家喊什么,你就喊什么,走着走着就分心了,不知走向那里,
几个朋友失散,来电回复,说跑去吃著名的牛肉面,吓?
下午天气越来越热,群众开始唱歌,但是没有歌词,
华人唱歌,马来人不会唱,马来人的歌,我们不熟悉,
只好听强劲鼓声,人人拍手称快,
傍晚有事做,一个人先回家,明天继续,我说。

连续两天。

是的,这是一场目标方向不够统一的游行,
这是一场华人占大多数的游行,
这也是唯一一场没有水车,没有催泪弹,( 电击枪呢?)的游行。






一如所料,事后总有一堆声音出现,
谩骂有之,嘲讽有之,不屑有之。

而我在黄后几天,脑袋空白,身体超级疲惫,( 老了 )
一字也写不出,有时感受太多没有办法表达,
人人纷纷发表意见,各种感性情怀,各种道理分析。

我不懂,都不懂。

我们是在参与一个时代吗?
我该用什么身份和价值来面对国家和社会?

原谅我无知。

我只知道我爱我的上帝,也爱我的国家,我的土地。
这两天游行,看见很多教会的弟兄姐妹勇敢参与,
我想这才是最大的收获,为我的小组成员们感到骄傲,
你们是光,也是盐,要照亮这黑暗的世界。

圣经有那么一句话 :

“ 好像一粒芥菜种,种在地里的时候,比地上的百种都小;
  但种上以后,就长起来,比各样的菜都大,
  又长出大枝来,甚至天上的飞鸟,可以宿在他的荫下。 ”
  马太福音第13章第31-32节

目今所言所行,也许微不足道,也许卑贱如尘,
但信心从来一开始都不是最大的,他乃一点一滴,逐渐逐步的茁壮,
然后,那一天将会盛重荣耀的降临,我是如此相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