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28, 2011

去年今日




我记得
灯笼忘了提
半夜三点
倦了,困了,睡了

我记得
第二天好大雨
我们去青云亭
去清真寺
唯独漏了古城堡

一年时间

把倾盆大雨换成灼热艳阳
把黑夜切成白昼

我去了上次遗漏的古城门
青云亭依在
清真寺依在
人已非

Sunday, March 20, 2011

All about Q-Up




两间餐厅,一间高朋满座,门庭若市,
另一间冷清清,小猫三两只,
你会选择那一间?

毫无疑问,我会选择后者。

我没什么耐性,人潮汹涌的,食物应该很美味,
店口冷清清的,食物大多不好吃吧?
可是我不愿意等,更不愿被冷落,生意好的通常服务态度嚣张,爱理不理,
我可不想花钱买罪受,管它食物多好吃。

马六甲美食出名,一些食物只有这里才找到,
上个月随同友人走了趟马六甲,大伙起哄非要尝试当地美食。

跟大队的关系,结果我顶着大太阳,
排着队站在那间著名的鸡饭店外等候 “ 呼召 ”。
这辈子还真没试过排那么长队伍只是为了等候一餐鸡饭,
以我的性格,一早掉头而走。
鸡饭店门口很小,刚好又盖在路边,于是人群一路排到马路旁,夸张到。
没有人觉得热或是辛苦,只为尝一口鸡饭。

吃完饭,大伙说要吃甜品,
于是来到出名糖水店,又是长长队伍在等一碗煎蕊 ( Cendol ),
排了几分钟,终于拿到盛装煎蕊的小小碗,那么小的店面,大家挤个不亦乐乎。
吃吃走走,不经已是晚餐时间,说要吃沙爹朱律。

当然我们又排队了。

同行的 Aunty Mary 是马六甲人,熟练的带领我们怎样排队,
叫我们坐那里,站这里,最后算是顺利的吃完沙爹朱律。
沙爹朱律很不错,煎蕊很可口,鸡饭也的确很好吃。
可是我已经累得说不出话来。。。

Aunty Mary 跟我说:
“ Eveythings good in Melacca, Its all about Q-up。 ”

要咩。


蒲種山




如果不是爱丽丝说起,还真不懂蒲种有座森林保留区。

雪隆一带的爬山点都有一个问题  -  人满为患。
不知何时开始,周末行山变成一种 “ 流行 ”,大家忽然成了环境爱好者,
茅草山,水晶山,亚伯山,加星山。。。
本来感觉清幽,让人宁静心灵的行山活动,现在变成人们喧哗玩闹的新场所,
汽水、零食、MP3、哔哩啪啦,满满人潮。

想到都显。

所以当我发现到处被高速公路和商场占领的蒲种区竟然还有一大片森林时,
心里是多么欣喜。






蒲种山 ( Puchong Ayeh Hitam )少了茅草山或水晶山那种震撼人心的美,
也没有沙加山或亚伯山那种充满挑战的路程,只是一大片森林供你慢慢散步。
也许名气不大,这里少了好多人潮,走在其中,无需忙着让路,
无需到了山顶找不到地方坐下,难得的宁静。

山的面积还蛮大,走了好久依然见不到出口,
心想是不是迷路时,忽然就看到出口了,自己吓自己。

虽然有点自私,我还是默默期盼他人都别来,好让自己独占山上的美好时光。
在这个城市奢求一小撮的平静好难,多期望它一直默默无闻下去,
并切切祈望我们英明的政府,千万不要有一天把它铲平就好。

哈里路亚。



Tuesday, March 15, 2011

心經

 



尘世,熙熙攘攘,纷纷扰扰。
听一曲心经,抚平,皱褶的心。

Monday, March 14, 2011

規律




一些书,一些歌,一些电影,
当时不明白,等年岁渐长,经历了种种事情之后,
有一天忽然就明白了。

像卫斯里的 《规律》。

卫斯里是我少年岁月的一道风景,那时独独不喜 《规律》。
里头没有外星人,没有神秘的奇情案件,闷。

一个科学家,收到了神秘人送给他的录像带,
观看后,自杀身亡。卫斯里受托调查真相。

案发现场有一架电视机,还有一大缸养着蚂蚁的奇怪容器,
卫斯里翻看那几卷录影带,发现有人跟踪了科学家一整年,
把他三百六十五天二十四小时的衣食住行全纪录下来,浓缩成一卷带。
科学家每一天的活动不外是放工回家,放工回家,再放工回家,偶尔去郊外钓鱼。
除此之外,找不到任何伤天害理,可让人抓住把柄的证据,
他为了什么要自杀呀?真真是耐人寻味。

故事就环绕着科学家生活的科学城发展,卫斯理探访城里各个权威,
走遍每个角落探索真相,最后,他发现。。。

杀人的方法很简单,
凶手只是把科学家带进放映室,然后播放偷拍他一年活动的录影给他看,
再让他看看电视旁边摆置的一大缸蚂蚁箱,
一声不说,看着科学家大声狂笑,走了出去。
看完后,科学家面色苍白,眼神呆滞。

蚂蚁,一生的命运除了搬运食物就是搬运食物,直至死亡,
它们生命的剧本早早已经编排好,无喜无怒,无爱无恨,
不管你把它放在玻璃缸还是土地上,蚂蚁就只是蚂蚁。

只是一场没有意义的规律。
世界的规律,宇宙的规律,无人能够回避的规律。

科学家终于发现,自己一直引以为豪的身份与荣耀,
原来跟一只蚂蚁竟是没有分别,生命竟然只是一场规律,
庸碌半生,其实并不比一只蚂蚁更高级,
生命无有意义,于是他选择了自杀。
发觉真相的卫斯理,沉重的离开这座城市,
因为他到最后也觉得自己跟一只蚂蚁无有分别。

这是一本不同于其它卫斯理系列的题材,
没有坏人被绳之于法,没有豁然开朗的人生答案。
一只蚂蚁跟你的分别在那里?
如果没有,你执着什么?如果有,你又寻找些什么?

一些书,一些歌,一些电影,
当时不明白,等年岁渐长,经历种种事情之后,
有一天忽然就明白了。

明白了又怎样,不明白又怎样。
如果我问,你是一只蚂蚁,还是一个人?
如果我问,你的生活,是不是一场规律?

播放完毕。

Sunday, March 13, 2011

世界上。。。

BPK ( Babi Panggang Karo ),棉兰特色。
我还真不懂金鱼头可以吃。。。(其实是锦鲤)



棉兰的弟兄 - Kos。
大概是世界上最热爱自己家园的人吧。

出发前他发信息给我:

世界上最好吃的食物在棉兰,
世界上最棒的咖啡豆在棉兰,
世界上最大的湖在棉兰,
世界上最友善的人就是棉兰人。
世界上。。。。

我虽说也很喜欢自己家乡,还也不曾那样说过自己家乡。

第一次见面,约在购物广场。
Kos 一幅成熟稳重,( 竟然与我同岁。。。)
带着漂亮妻子和可爱的小女儿 - Kuen 来接我们。
他是华侨,可以说福建话,妈用福建话与他沟通。

他带我们去吃 BPK ( Babi Panggang Karo ),
Kepala Ikan Emas ( 金鱼头 ),还有番薯叶。
如果不是当地人带路,我根本不会走进这家店口。

天气炎热,大家吃得满头大汗,尤其一道用猪血混合辣椒的酱,
太辣了!马来西亚的辣根本无法相比!
那杯奇怪的果汁被我扫光,饭后他坚持付钱。

热浪袭人,他载我们一家四口一家一家寻找合适的酒店。
然后陪伴我们在市区闲逛。过后因为我头痛,才提早回旅馆,
临走前,Kos 千吩咐万交待后才安心离开。

我们不过才第一次会面。

短短一下午,内心感激他们一家特地抽空的招呼,
还带我们吃了一顿美味午餐。
 每次旅行探访各地教会,当地弟兄姐妹的热爱总叫我感动,记在心田。

棉兰的确是个好地方,虽然这趟旅程我并没有品尝到世界上最好喝的咖啡,
也没有吃到世界上最好吃的食物。。。。

好吧,我刚被世界上最棒的弟兄请了一餐世界上最好吃的午饭。( 笑 )



好辣好辣的番薯叶,配上猪血辣酱,特好吃~
可爱的 Kuen,跟我熟络后玩闹个不休。

Thursday, March 10, 2011

鄉愁




凌晨五点苍凉祷声。江鱼仔炒菜心。虾米参酱油。叮当。龙珠。城市猎人。稻田。甘蔗园。小河。海边没有海滩。头顶热太阳踏脚车放学回家爸爸买了一包豆水。和妹妹首都戏院看戏有头没尾。王菲。体育节。讨厌足球。讨厌篮球。创作班写歌。吉隆坡茨厂街。绿岛唱片行。Paper Galary。嘛嘛档过后。三点凌晨抓迷藏。游泳池打雷吓到。村上春树。亦舒和卫斯理。所谓 new Age。美学是什么?我爱夏卡尔。关丹安顺槟岛巴当勿杀金山巴耶孟光怡保跟你两条水走路去霹雳洞。热浪岛我和你。忽然。断了。

原来乡愁是一碟 Rojak。

Thursday, March 3, 2011

呼喚




“ Sing, It is time for you to prepare for next trip。 ”

长谷冈在面子书给我留言。
他刚离开中东,前往非洲,我的梦土。

也许你不相信,我真的有想过好好谈个恋爱,结婚,做个好丈夫,好爸爸,好儿子,
有想过好好打份工,不那么快离职,存多一点钱,
也真的想过买间房子,换过辆好点的车子,接爸妈下来,毕竟他们都老了。

你不相信吧?我曾经想过为你而停驻,

可是,人生总有很多可是。
也许你不相信,也许我希望你相信,也许我根本不在乎你相不相信,
虽然有时候,我是真的想过,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