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28, 2013

生存的理由




又登上茅草山,发现它不再漂亮如昔,
据说山上烧过一场,现在所见的茅草都是新长出来的。
我站在山巅,怀疑自己是否来过。

如此熟悉,如此陌生,
燃烧过,摧毁过,能否如昨?

我成了地产经纪人,友人皆不可置信,
一个 “ 艺术家 ” 学人卖地产?
还不错,钱没赚多少,就生存吧,徒个三餐,
不知觉竟做了那么长日子。
广告界呢,不回去不留恋?朋友问。
其实有,
就是回不去了。

茅草,卑贱的生命,
从不屑那玫瑰雍容华贵,更不必像那昙花轻轻一现,
它们只为了生存的理由就可以开满整片山头,
只要一个生存的理由。

纯粹生存,这样的理由,够吗?
那个微凉早晨,我站在山巅,莫名其妙的羡慕着茅草。

Friday, March 8, 2013

你是我所有的回憶




不久前,得尔大哥在新加坡问我要不要买这张专辑,
后来因距离遥远而作罢,( 其实也没有很远,是不好意思 )但感激他的热心。

这个资讯发达,音乐随手可得的年代,
还有人像我们这样为了一张 “ 唱片 ” 而雀跃的吗?

《 你是我所有的回憶 》公认为齐豫最难找的专辑,
天籁之声的她只发过五张半的中文专辑,《 回声 》因为跟潘越云合作,所以算为半张 。
手上有的是 《 橄榄树 》,《 祝福 》,《 有一个人 》,《 回声 》,《 有没有这种说法 》
还有她最后一张中文流行专辑 《 骆驼,飞鸟,鱼 》,一直遗憾少了 《 你是我所有的回憶 》。
那天无意闲逛,竟然在大众书局看到这张久违的好专辑,
当场惊为天人, ( 找不到其他形容词 )毫不犹豫立刻买下,啊,终于集齐了她所有专辑!
许久不曾为了一张唱片而激动了,好似回到当初疯狂迷恋音乐的年代。

《 你是我所有的回憶 》这首歌有个故事,作曲人是李泰祥,作词侯德建,
那个时候,台湾和大陆关系紧张,两岸还没开放,这张唱片录制好正要发行的当儿,
侯德建却作了一个震惊的举动,他通过香港,悄悄潜进了大陆,奔向祖国!
那是个人心惶惶,剑拔弩张的年代,唱片公司为怕牵连,于是连夜把作词人的名字改了,
变成李泰祥,如果你拥有当年的初版,就会看到作词栏儿上写的是李泰祥,
现在我手上的当然是再版,歌词内页终于正名,把作词者改回侯德建。


雨在风中     风在雨里     你的影子在我脑海摇弋
雨下不停风     风吹不断雨     风静雨停     仍挥不去想念的你
看小雨摇弋     看不到你的身影     听微风低吟     听不到你的声音
眼睛不看     耳朵不听     你是我所有的回忆


那么简短,那么精辟,那么词简意深,唱片公司曾经想过改歌词,叫齐豫重唱,
可是后来发现歌词实在写得太好,紧密相连,一个词也无法改动,只能作罢。
侯德建写的是爱情,更是台湾大陆两岸之间的关系。

除了主打,个人最爱 《 菊叹 》,也是我学最久的一首歌,
难唱不只是因为歌曲本身音域跨度极大,歌词才是一绝,没有压韵,没有起承转合,
往往记住第一句歌词,就忘了第二句,词与词之间,似无关联,却又切切相关,
说一朵菊花之美,又说着你我心灵之叹。


所有的等待     只為金線菊
微笑著在寒夜裡徐徐綻放     像林中的落葉輕輕     飄下
那種招呼美如水聲     又微帶些風的怨嗔
讓人從蕨類咬住的小徑      驚見澄黃的月光
還有傍晚樵夫遺下的柴枝
冷冷鬱結著的     褪了色的幽淒
走過總是垂髮低頭,故意     是裝不來的
林外的溪水     緊緊攀著草葉的幾滴淚     此刻在風中瓦解了
 妳問我浮萍的邏輯     那就是吧     露珠向大地     沉墜的輕喟
而菊     尤其金線菊
是耐於等待的      寒冬過了就是春天     我用一生來等妳的展顏


曲高和寡是大多数人对这张专辑唯一的想法吧,如此的曲,如此之词,
除了齐豫,还真想不到还有谁能够承担如此重任。

侯德建现在去了新西兰,在那里种菜, 记者问他都不写歌了吗?他说现在很享受种菜,
喜欢做农夫多过于音乐人,种的菜可漂亮了,一点也没有留恋以前的荣誉,
人们说他是个不回头的浪子。齐豫呢,不再出版中文流行专辑,
更是连个人演唱会也不开了,这是我多大的遗憾呀,现在除了一些福音诗歌或佛曲,
那个唱着不要问我那里来,踩着九月高跟鞋,踏上地球表面的吉普赛女郎,
早已经湮灭在时光的河流里,至于李泰祥,几年前知道他患上帕金森症,
手术费用和后续维持的开支庞大,甚至得透过面子书募集善款,
为自己筹措治疗及未来生活的费用,此事在网络转发,一度引起各方关注。

看每个人的际遇,不胜唏嘘,无法不感叹一切一切的因缘轮回,
有一天都只能变成回忆,存档在脑海隙缝的不知名处,等待一声叹息。

Monday, March 4, 2013

路過的禮物




一个素未谋面的朋友,一份路过却暖暖在心头的礼物。

这不是刚巧路过的礼物,是特意绕道路过我家的礼物,
一直以来,她自称过路人,偶尔路过我的文字,结下不解之缘。
喜欢她的留言,真挚,诚恳;不随意敷衍,不恶意批判,不阿谀奉承。

说来莞尔, 她是通过我友人的部落格才路过这儿,
尔今,我和友人因误解,因争执而各散东西,形如陌路,
却和这本是陌生的过路人有了交集。

感激她的那封信,当我为了友人满是怨毒的字句深陷泥沼,
她没有偏帮认识的友人,却客观分析并且安慰了我这个 “ 外人 ”。
尤其惊喜她也是神的女儿,每句话语充满神的光彩,感激感恩,
在她身上,我感受到宽容的力量。

直到如今,我们依然没有看过彼此,也没有想过要看彼此,一切随缘,
缘分也是上帝所创造的吧?人与人,相识相知,或相聚,或相距,
说开了,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

谢谢你,过路人,你的路过让风景不再一样,
让我们一起向高山举目,在低谷仰望。

Friday, March 1, 2013

傾斜




你一直以为自己是倾斜的

雨势斜
流光斜
女人的裙角斜斜
你们拉着扶手
斜斜看日出       日落

斜着拥抱
斜着舌吻
斜着告别

有天醒来
发现倾斜的原来是世

你竟然
刚正不阿了那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