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anuary 26, 2013

九寨溝




九寨沟美吗?

她确实美得惊人,那蓝,那翠,那清澈,那神秘,那光,那影,
像是上帝偷偷创造了第八种颜色,悄悄倾泻在这里。
门票也是今生买过最贵,220 人民币。

美丽要付出代价。

九寨沟乃一丫字形山沟, 我们本该在第一条沟口  -  树正沟下车找住宿,
谁知巴士一路直奔日则沟的原始森林,两人将错就错,就从那里徒步回到树正沟。

人潮依然很多,难以想象若在周末入沟该是何等壮观场面?
吵杂,拥挤的人潮,我无法感受这片天地的美,
直到进入步行道,远离人群之后,那美才窜进心头。






先映入眼眸的是天鹅湖。
群山环绕之下,天蓝色的湖水像颗蓝宝石,
晴美大呼小叫要我为她拍照,少女似的。

九寨沟,中国瑰丽的块宝,可惜不见环保功夫有多足,
一路所谓的环保巴士,狂喷黑烟,不该是电子车吗?

我们走过箭竹海,走过熊猫海,来到沟内最美的海子  -   五花海。
晶莹剔透的蓝,把之前看过的海子都比了下去。

“ 好像一大片游泳池哦!! ” 晴美大叫。

五花海的蓝不似人间之物,蓝光折射出来的是各种各样的蓝,
深蓝,天空蓝,荧光蓝,钻石蓝,海蓝,孔雀蓝,靛蓝。

我从不知道蓝如此多面。






找到一处无人所在,晴美一屁股坐下,
“ 我要睡觉了! ” 说完把包包一放,大剌剌的就躺下去,
我也只好坐下陪她,对着湖面慢慢发呆,
我还学不来她的从容,心里盘算着今晚住宿的事,
耳边传来这个奇怪又可爱的女人轻微的鼻鼾声。

“ 一个人旅行不寂寞吗? ” 我问。

“ 年轻时候的确总是寂寞,年纪一大就不觉得了。 ” 晴美顽皮的看我。

跟她相比,我确实太年轻,所以总是寂寞吧?

人潮渐少,大家选择搭巴士,只有两个固执的傻子坚持用脚走完这段路程。
我们时而静静默听海和林叶的低语,时而玩闹拍打,像个孩子,全然忘了身躯疲累,
清晨八点走到下午四点,终于日已偏西,终于双傻也累了,想休息。

那天的九寨沟,我记住了什么?
其实我浑忘了那蓝那翠,那精致美景没有占据回忆太久,我记住的不是风景。
我只记得和晴美走了八个小时山路,记得那晚温暖热闹的藏族人家。

晴美,是我唯一记住的风景。



Monday, January 21, 2013

溝口




成都看不见天空,灰沉沉的气候,把人压得扁扁,无处可逃。
来到九寨沟,才体会到抬头望蓝天是何等幸福之事。

跟日本人真投缘。

这一路上遇见好多日本人,最为谈得来的也还是日本人。
或许是因为他们总给你带来一股 “ 元气 ” 的关系,
与他们一起会觉得世界其实没想象中可怕。
中国人或韩国人无法给我这样的感觉,前者太狭义,后者太悲观。

同为亚洲人,扶桑民族的思考模式比较亲近我,有点惊讶自己内心的 “ 小日本 ”。
奇怪的是卻不曾动过到日本旅行的念头。

晴美和同房的 Hiro 都是日本人,都是年纪大过我,都是唱游天下的人。
除了不为年龄限制的态度,他们开明豁达的精神才真叫我折服。
短短几个月,我经历想家,病痛,崩溃,孤单,忧虑等情绪临界点( 不济呀!)
遇见他们,我才学会打开心扉,让灵魂飞翔,
明白到世界可以很大也可以很小,一切在乎你心的容量。

很喜欢沟口小镇,在这儿呆几天真不错,
天气晴朗,气温凉爽,住宿便宜,就是吃东西贵了点。
周末人多,晴美和我打算在沟口休息几天,等人潮少了才进沟,
他们说沟内不可留宿,我俩决定犯规偷偷逗留,希望有人家愿意收留,
这样就可以省下隔天的门票,上天保佑啊!
( 上帝不会保佑犯规的人吧。。。 )

Tuesday, January 15, 2013

晴美





邂逅 ” 两字译成英文怎么说?

翻阅字典或谷歌,找到 Encounter,Meet。总觉得少了点什么,Encounter 和 Meet 听起来比较像遇见每一日,你都遇见很多人。有些擦身而过,有些停驻了,一些消失,一些记住,唯独那与你邂逅的,让 “ 遇见 ” 有了不同的重量。你也许无法留住她,却从此不曾遗忘。

邂逅,总要配上一些难忘画面才叫邂逅吧?

我抓不准时间,迟了出门,去到九寨沟车站时,已经迟了十多分钟,幸好公交车还等我,一上车就被司机狂骂一番。 ( 糗毙 )我一边狼狈的向车上每个乘客道歉,一边慌张的寻找位子,位子早填满了,除了她旁边的空位子,她轻轻招手,唤我过来。

大岩晴美   -   日本人。四十多岁吧?一头清爽短发,娇小玲珑的。

也许读太多村上春树,我对日本女性一直怀有莫名的好感与遐想。是个开朗健谈,爽快又可爱的女人,偶尔喋喋不休,偶尔安安静静,这让我想起 《 挪威的森林 》 里的铃子。

我俩出奇的投缘,莫名其妙的就结伴去九寨沟了, 一起在路上吃午餐,一起投宿同样的民宿,天南地北聊个乱七八糟。

旅行之神总会在某些时刻安排一个人出现在你生命里。因为晴美,我暂时忘却了旅途上的寂寞,因为晴美,我即将邂逅的,是这次途上最绚丽的一道风景。

Thursday, January 10, 2013

衰仔




无聊午后,打电话给老妈。


“ 喂,我啦。 ”

“ 衰仔,跑去那里?骗我说去一个星期,做么现在两个多月还不回来? ”

“ 哎呀,行程有变动,换了计划,我一直在中国啊!(心虚中) ”

“ 酱你几时回来? ”

“ 再多一个星期呱。。。 ”

“ 呐,表再骗我,到时又不懂去什么鬼地方,不要跟我跑去印度知道不知道! ”

“ 好啦,电话贵,不讲了。。 ”

“ 快点回来! ”

“ 快啦,快的啦。。。 ”


昨天下定决心买了前往加德满都的机票,再呆多一星期就可以离开中国,
又骗了妈妈,这辈子被我骗最多的女人。
还要在中国呆一个星期,怎么消磨?那么热我那里也不想去,
旅舍的豆豆小姐昨天说不如去九寨沟吧。


“ 可以避暑,而且来到四川怎么可以不去九寨沟? ”


九寨沟?感觉非常商业化的地方,去不去呢?
对不起,老妈。

Tuesday, January 8, 2013

夏舞




流浪的日子,我在努力维持一种 “ 稳定 ” 的生活方式。
也许年纪大了,也许除此之外我再也无事可干。
找住宿,洗衣,晾衣,收拾房间,涂涂写写,逛超市,买日常用品,偶尔阅读当地报章,
懒于思考下个脚步在何方。

在自己的国土任由心灵飘飘荡荡到远方,
来到远方却又渴望一种安定,这无根的灵魂啊。

成都热得不象话,昨天报章说今夏的用电和用水量创下新高。
可见气温多热,混沌的空气把热量给层层困住,整个城市变了蒸笼,
而这种 “ 蒸笼现象 ” 还要维持好几个星期。

夏,路边草树茂盛。
树多,蝉更多,从来不知道蝉鸣可以如此惊人,它们蛰伏了整年,
只有一个夏天可以喧哗,于是罄尽全力,或呐喊,或尖叫,或细语,或低诉,
夏的清晨,午后,黄昏,寂静的路上被它们的喁喁絮语填满了,
那万蝉奔腾的情况至今清晰。

投宿的客栈布置精细,舒适;位子靠近市中心,而且便宜。
可是太多人了,都是西方人,都为了西藏而来,我找不到容身之处。
他们昼出夜归,狂欢整晚,尽情挥洒仅有的时光逛遍该逛的地方。
西方人性喜热闹,玩乐,我一来无伴,二来不喜喧嚣,落得个孤身只影,
我的孤寂从北京一路相伴,竟是与我混为一体,经过西亚的洗礼,已是病入膏肓。

太热了,入夜时分,睡不着的人在广场上跳起一支支夏舞,以此排散纠结郁闷的热,
“ 你的爱就像火苗,把我的爱燃烧 ”。。。
中国文化现在只剩下不堪入耳的媚俗流行歌曲,收到 A 的讯息,说 K 向 L 求婚了。
这世界依然不停的转,我在地球这端游走,另一厢人们照常吃喝,婚嫁,
生 。 老 。 病 。 死 。
没有因为你的缺席而停止转动,没有因为少了谁无法运作。

夏天就快过去了,秋来,冬至,春回,然后,夏又将迎来另一季的蝉鸣。



Sunday, January 6, 2013

成都




成都很热,天空很灰,气候与 K 城出奇相似。
游走两个月,之前踏过的地域一派干燥寒冷,
就算日头高照,寒风中流下的汗总是消失得无影无踪,
全通过脚底和手板排泄出去了。

第一次惊讶于身体的 “ 随机应变 ”。

今早一踏出机场,走了一小段路前往公交车站,
竟是大汗淋漓!啊 ~ 久违的大汗淋漓!
看来身体是 “ 回家 ” 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