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26, 2017

午夜前的餘溫




门打开的刹那,依然没有预料,
等你们拿着蛋糕进来, 才迟钝的恍然于自己的生日。
闭关一段日子,我的冷漠没有把你们吓跑,
反而让你们更不怕死的靠近,
该颁个勇气奖给你们吗?( 笑 )

人说一生有一好朋友足矣, 而我有三个,
这已是天大的祝福。

你亲手做了蛋糕, 一如往常的精致和美味 ( 要对自己多点信心 ),
还有你亲自煮了晚餐给放工迟了的我,
饭菜都凉了,但我感受到那温度,你的他以后会很幸福,
最后还有沉默寡言的你,总是默默在背后陪伴,不离不弃。

夜深了,很累, 但四人一如既往的聊着过去,
谈着未来,感受着当下,
有一瞬间,我以为一切还是如从前一般,不曾变过,
但我们都知道一些东西是不同了。

没有哭,也不是特别伤心,
心里有个地方却是空置了的。

午夜前,收到你简短的祝福,
知道你记得,那是我仅存的最后的余温,
我想,就够了,够我回刍一生。

但愿,你幸福, 这是我最真挚的愿望。

Tuesday, May 23, 2017

生如夏花




梦见教朋友唱这一首歌,
奇怪的是我并没有特别喜欢这歌,
可在梦里却对歌词了如指掌。

醒来,他和我说要离开教会了,
我说好,保重。
我们依然可以如以往般畅谈生命与灵魂。

生如夏花之绚烂,
死若秋叶之静美。

我不曾喜欢过这首歌,
今早才第一次听见。

Thursday, May 18, 2017

Dear C

Dear C,

你孤独吗?
我发现教会里大家都很孤独,
但没有人发觉,
都盲目的以为自己很充实。

我们都孤独,我们忙着对话,
却从来没有听自己心里的声音。
那种孤独让人痛不欲生。
你会这样吗?
有时我在想,
你要一个人去面对所有的悲伤,
还要忙着安抚别人的哀伤,
你是怎么度过的。

我拿起电话,
发现没有一个人可以倾诉。
尤其不想和 “ 基督徒 ” 说太多。
基督徒 “ 应该 ” 要怎样,
领导 “ 应该 ” 要怎样说,
你了然于心。
别误会,我没有埋怨或生气教会,
只是第一次用第三者的角度旁观时,
发现这一切的荒谬。
你曾如此想过吗?

在教会那么多年,
我的青春都在这里消耗尽,
回头看有时觉得很恐怖。
恐怖不是因为看见真相,
恐怖,是因为发现了真貌,
却深陷其中,
无法脱身。

我们从来没有做过自己。

以为自己在做着上帝要的样子,
其实是在做着身边人期望的样子。

跟她在一起,彼此都模糊了自己。
我们以为在对方身上可以找到自己,
结果最后连自己也搞丢了。
分开不是因为不爱,
而是已经无力再爱。

上帝从来没有束缚。
是我们自己束缚了自己。
真理必让你自由,不是吗?
但很多时候,真理假理分不清楚。

我想她也是看透这一切背后的真面目了,
只是她用激烈的情绪去表达,
而我是用消极无奈的态度去面对。

那天听你分享你和家婆的故事,
我心里默默为你难过。
你到底要挣脱多少的束缚,
才能真正做你自己?
我知道你也想,却无可奈何,
人活在世,总不能太自私啊,
我猜你会如此告诉我。

我没有做过自己,
她没有,
你也没有。
但上帝不就要我们做个自由的人吗,
像个小孩一样,他说。

年纪越大,累积越多的胆怯和负累,
再也无法如孩子般轻盈。

你还会经常想念大佬吗?
我孤独的时候会想起他。
想着他如何听我说话,
然后骂我胡说八道。

也不知干嘛会对你说这些。
也许只是想告诉你,
记得要做自己,
记得要爱爱自己,
希望你有一天可以像孩子般,
轻盈的飞翔。
祝安好。

星笔。

Saturday, May 13, 2017

五月十二

我们分手了。

听起来感觉很恐怖的事情,
之前一直揣想自己将如何掉入恐怖的深渊,
到真正发生的时候,连泪也没有,
那之前哭那么多是干嘛
短短几句话,That's it。

两人背负太多的伤痕与负累,
也许分开是对彼此最大的宽容与恩慈。

今早在网络看见很有意思的一句话,
一段感情或是关系应该是轻松的,
当你开始有亏欠的时候,就走不下去了,
我累了,跟你说句话都像抽空了身体。

我或是你的黑暗,但你是我有过的温暖。

亲爱的,谢谢你,
对不起,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