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30, 2015

因為我知道你是個容易擔心的小孩子





把刚刚玩过的心理测验 send 给你,纯粹好玩。
测验结果,我直觉型,你感觉型,
我注重大纲,你偏向细节,也许这就是两人常闹的原因吧?



" 因为我知道你是个容易担心的小孩子,所以我将线交你手中,却也不敢飞得太远。"



不是不知道飞香港前你想要见个面的心情,
明知时间上办不到,硬是先胡乱答应,
然后这次学到的功课就是  -  莫对女人心软,办不到就说办不到。
看,还是吵了吧,她怨你不够积极,你气她不体谅,
冷战一天,再度和解,亲爱的,我们是因此更认识彼此了吗?



" 不管我随着风飞翔到云间,我希望你能看得见,就算我偶尔会贪玩迷了路,也知道你在等待我。"



彼此不想说话,你默默来到我家楼下,
说有礼物放在信箱,就走了,我冲下楼,
是用港币一千折出来的心。

" 下次不要那么傻好吗?太夜,危险。"

" 好,旅途愉快。"



" 我是一个贪玩又自由的风筝,每天都会让你担忧,如果有一天迷失风中,要如何回到你身边。"



电话那头,你流泪,听得出来,
我是死不肯不愿让你看见脆弱的一面。
亲爱的,不要再冷战了好吗,你说,
我说好,在爱情里你我都还不够资格毕业。



" 贪玩又自由的风筝,每天都游戏在空中,如果有一天扯断了线,你是否会来寻找我。"



等待上机,俩人谈好久好久,
谈生命,谈旅行,谈你,谈我,

" 过几天就回来的。"

" 我等你。"



" 因为我知道你是个容易担心的小孩子,所以我会在乌云来时,轻轻滑落在你怀中。"

Thursday, October 22, 2015

不完美的完美




W 一如往常的素净装扮,坐在素食餐馆里,
差不多一年没见面,终于约到时间。

“ 还在等他? ”

“ 唔。。。  ”

W 无奈表示自己年纪太大,所以难怪对方不能接受。
我静静听着,内心隐隐觉得对方不是年纪的问题才拒绝她。

W 是个很 “ 正能量 ” 的人,
但有时太过 “ 正 ” 并非一件好事。

怎么说?

她不允许自己难过和伤心,不能接受自己出现嫉妒或愤怒等 “ 负面 ” 情绪,
连带身边的人也感觉压力,
刚开始认识 W,与她谈心事之后竟被辅导纠正了整晚,
我尝试告诉她伤心和脾气未必不好,就看你怎么驾驭,
她看着我,一副孺子不可教也,只得作罢。

有次和她分享我认识一对爱 “ 耍花枪 ” 的夫妻,
在我眼中,这种无伤大雅的小吵给我幸福的感觉,她却觉得是失败,
“ 为什么要让吵架这种糟糕的事情发生? ”

吵不吵架有时很难控制吧?

说回她的感情世界,那么多年她追人有之,人追她有之,
总是擦身而过,无法开花结果,她难过伤心却不明所以。

“ 我觉得自己条件很好,人品外貌可说不错,为什么。。。? ”

我没有说太多,几年前试过 “ 诚实 ” 的告诉她性格上的问题,
结果她完全不能接受我的 “ 坦诚 ”,说我怎么可以如此诬赖冤枉她,
最后大哭一场,搞得我后来选择保持甄默。

人过于 “ 真善美 ” 是病态的,世界有善,也需有恶。

男人不会想要跟一个 “ 仙女 ” 长相厮守,除非他是圣贤或 guru,
可世上有多少圣贤?男人再怎么伟大聪明,也只是一头动物,
跟一个圣女住在一起,事事真善美,想到都累。

上个月看了动画片《Inside Out》,感同身受,里头的 Joy 不允许 Sadness 出现,
想尽办法忽略她的存在,可是故事来到最后才发现没有悲伤何来快乐?
没有恨何来爱?没有失去何来珍惜?这乃是生命真谛。
书写至此,为自己的不完美感觉安慰,
因为走过黑暗,也走过低谷,才深刻体会人间真正的 “ 真。善。美 ”,
W 下个月就失业了,她说要放长假去旅行,但愿她在这次旅程里找到真爱的意义。

Saturday, October 17, 2015

九月與十月

网络看到这样一句话:
太过用力生存的时候,会没有力气去生活。

距离上次留字,已是一个多月前的事情,
除了以前因为长期旅行没有时间更新部落格,
我一直都会有 “ 东西 ” 写,像这样 “ 停产 ” 还真是第一次。

我是不是太过用力生存了?


。。。。。。。。。。。。。。。。。。。。。。。。。。。。。。。。


“ 因为爱情,不会轻易悲伤。。。”

这辈子没有试过哄女生哄那么多次,
在一起三个月了吧,期间因为我的粗心,她的缺乏安全感,
闹了几次的情绪,最后半哄半劝的和好如初。

女人是世界上最初和最后的迷,
现在我相信了。


。。。。。。。。。。。。。。。。。。。。。。。。。。。。。。。。


搬了新公司,新环境。

我依然不确定自己何时要走,何时要留。
关于事业,关于梦想,我总在踟蹰,
不喜欢这样的自己,是时候改变。

想开民宿,想去非洲,想回家乡陪伴父母,
想跟她浪迹天涯。

。。。。。。。。。。。。。。。。。。。。。。。。。。。。。。。。


和鲸见面。

弟兄取笑怎么没来个世纪大拥抱,
有些奇妙的事情成真之时。心情反而是平静。

跟他在台上合唱,没有练习就上台,
紧张了一下,结果第一句忘词,幸好后面越唱越好。

不是开玩笑,已经很多年没有唱得这样尽兴,
不用去担心乐器手弹错,无需在乎他跟不跟得上,
只要完全发挥你的功力就好,感觉一个字  -  爽。

感激神,鲸鱼和啦啦相遇。


。。。。。。。。。。。。。。。。。。。。。。。。。。。。。。。。


也许每个在恋爱里的人都是这样的吧?

变笨去。

过去的才干和聪明消失无踪,
为了无聊的小东西吃味,为了更无聊的东西心花怒放。


。。。。。。。。。。。。。。。。。。。。。。。。。。。。。。。。


我跟鲸说,再写不出之前那些文字了。

他说他也是。

太多事情发生的时候就会这样,脑袋空白,
不是没有东西写,是不懂该怎样写。

没事,放心,会回来的,
心想还是随便写些什么热热身,该是要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