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tember 3, 2009

回家




午夜的机场并不寂寞。

满室光明的大厅把睡眼惺忪的人照得脸色红润,
播音筒夹杂人潮的声响,还有很多生意很好的快餐店尤在喧哗着。
放眼四周,很多和我一样的乘客,
百无聊赖的在一旁或站或蹲,不是午夜了吗?

我忘了这是个害怕寂寞的城市。

妹妹把我留在机场后就走了,一个人进了候机厅,坐着发呆,
看告示牌不停变换名字。亚庇、新山、槟城、兰卡威。。。
坐我前面的男人,疲倦的陪妻子哄着怀里的婴孩,是去旅行吗?
隔着一排椅子距离,兴奋闹个不停的一班土著讲着我不熟悉的口音,是回家吗?

我没有旅行,也不是回家,我到斗湖参与教会的使命团。

斗湖比亚庇还远,走出机场那刻,我是如此开心,
三个小时坐在亚航一点也不舒适的位子上其实是种折磨。
前天已经到达的金星一早已在外头等侯。

车上望出去一片空旷,斗湖是一个偏远和荒凉的市镇,
心头莫名浮现一个地方的影子。

老实说,很不想来这一趟。当初因为机票便宜( 便宜就有便宜的品质 ),
加上没想清楚就答应,事隔多时,我竟然完全忘了这个行程,
金星提醒我时,已被忙碌生活和各种人事纠缠烦扰得不成人样的我,
实在是一点都不情愿来啊。。。


箴言 16:9 人心籌算自己的道路 ,惟耶和華指引他的腳步 。


总想走自己要走的路,安排所谓未来,却总是不成功,
兜了个大圈,又回到起点。
叛逆的心啊,它不肯顺服。

神太了解我,往往在我不注意时,用他的方式来谦卑我。







当初,是善善和玉萍先提出这个斗湖使命团这个念头。
来吉隆坡多年,她们就一直想把福音带回家乡,
在没人愿意带领的情况下,她们决定由自己先开始。
从队员策划、教会申请,住宿交通到工作分配,有条有理的计划了起来。

而我什么也没有付出过。

那几天跟着他们捱家诸户的传福音,邀请朋友,探访他们的家人。
到了下午又忙着准备查经班的晚餐,还要和每个出席的朋友打交道,分享。。。
一切结束后已是深夜,我累得趴在床上一觉到天明。

当我埋怨工作太多,生活太疲倦时,有一班人牺牲自己来为不认识的陌生人付出;
当我沉迷在物质追求里,一些人连买张机票都思考良久;
当我自私追逐自己的梦想,有一群人,为了家人而愿意留在没有发展的小镇;
他们背后的言语告诉了我,那是一份对家乡深深的爱。
生活在吉隆坡那么久,我有为我家人做过什么?
每天向往出走,不曾留恋回家,因为没有什么在等我。

从来就不喜欢吉隆坡,说不喜欢硬是在这里度过了十三年的岁月,
十三年啊,多长的时间,
奇怪的是,对这个城市一点理想和追求也没有,我的理想都在更遥远的他方,
回家常驻,是不曾有过的想法。

“ 那里太落后,太无趣了。 ”

我以为,爸爸和妈妈就该永远在那里守候着孩子。

上个星期妈妈南下找我,适逢流感和烟霾蔓延,刚来到就病了,
半夜听她辛苦的咳个不停,我的心也揪了起来,陪她失眠到天亮。
平时在家乡只有两老,生病了谁照顾他们?

为什么我从来没有想过父母也会生病?
他们有朋友吗?
我们连亲戚也没有,是谁陪伴他们度过每个冷清的夜晚?
为什么我没有想过父母也会寂寞?

想到这,无法克制的难过起来。

那天从斗湖机场一踏出去就浮现脑海的影子我其实已经知道是那里,
那几天弟兄姐妹的付出是否敲醒我心里一些不曾掀过的版块?

挡在前面的路是未知的恐惧,但我知道,只要心态正确,谁还阻止我呢?
只有我可以阻止我。
那伟大的上帝必然不丢弃我,他一定早已安排了一条道路给我。
不管飞到世界的那个尽头,每个人最后都会回家,
唔,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