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30, 2012

考山記




再度坐上这通马泰列车,经已浑忘那年首乘之点点滴滴。

05年?抑或 06?好久好久了,当初的首次背包游。
甚或忘了第一次带上背包的心态与感受,
就此走到现在,走得也没有比他人更远,更顺手,更从容。

依然如吾,亦不再是如吾。

当年第一次来到考山是什么心情?

泰国是我第一个出走之地,相信很多旅人亦如是,然后才懂考山此名。
懵懵懂懂的岁月,一切如新,泰国于我像个万花筒,
满街色彩流盼,音乐啤酒混着一挡一挡 Pathai 的油烟味。
年轻的我那么开怀,那么轻狂,考山在泰语乃 “ 白人 ” 之意,我乐于做个 “ 二号白人 ” 混杂其中。
经泰国洗礼,我后来去了更多地方,经历了或大或小,或美或丑之风景,再没回过泰国一次。

今趟缅甸行,阴差阳错的又踏足这块记忆中的 “ 靠山 ”。
有点熟悉,非常陌生。

我记得街角的麦当劳,那个双手合十的大花脸,
记得满街的人,而她依旧是满街的人,
还有一间一间的 7-11,一档又一档的 Pathai,从傍晚炒到天亮,
那些白人,日本人,韩国人,现在还加上很多中国人站在路边,蹲在路边,
一大口一大口狂吃,猛嚼,凶吞,仿佛那是人世间至美味,充其量不过炒米粉而已。

而我格格不入。
如此置身事外,冷眼,旁观。

怪哉,她为我施了洗,我却早已浑忘当初何等神欢于整夜震耳节奏,
而今为了旅舍窗外响彻天际的歌声烦躁不已,( 我要睡觉 )
忘了当其时游走穿插摊贩之间满口价 “ Thao Rai? Thao Rai? ” 洋洋得意之神情,
而今莫名厌恶那充斥眼帘之廉价纪念品,按摩,穿着放荡,赤裸上身的男或女。

啊,你知道自己再也无法做个 “ 游客 ”。

无法再变成 “ 游客 ”,则我无法投身其中,欢畅其中。
我不是游客? 那我是啥?
最后还不是为了省钱住下了一晚一百五十铢却很吵的客房?
还不是跟旅人甲乙丙一样蹲在路边吃那一大口一大口的 Pathai?
还不是往那一间又一间的 7-11 买一个又一个的方便?

当靠山不再是靠山的时候,它成了非移之山,可你清楚知道自己非愚公。
而我只想睡个好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