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rch 25, 2009

弟弟




“ 为你,千千万万遍 ”

《追风筝的孩子》,哈山对阿米尔说过的一句话。
哈山 - 阿米尔同父异母的弟弟。



。。。。。。。。。。。。。。。。。。。。。。。。。。。。。。



不知何时开始,安把我当成了大哥。
他懦弱、害羞、感性,相比起来,显得我粗心、理性、还有冲动的对比。
也许是习惯,加上在教会也是领袖的角色,让我自然而然成了大哥,
而从小被欺负,被命令惯的安则成了大家眼中的小弟。

他对我的尊敬和爱护,从言行举止和眼神就看得出来,
有时我会想,我到底做过什么让他那么尊敬我?



。。。。。。。。。。。。。。。。。。。。。。。。。。。。。。



上个月去了老挝。在行程里慢慢读完胡塞尼的书,
书本合上那刻,内心竟是起伏不定,不为书内动人情节或精彩的文字表现。

是惊觉。

惊觉,自己内心也有一个哈山,而我,是阿米尔。




。。。。。。。。。。。。。。。。。。。。。。。。。。。。。。




看过天真散漫的孩子吗?

安已经 27 岁,但一直是个孩子,天真和纯洁,
像未受污染的山溪,像不存在一丝杂质的空气。

但安不止一次告诉我,他讨厌作小孩,在别人眼中,那是幼稚和无知的表现。
他也会生气,老是被欺负和看不起,任谁也会不快,
每每被欺负和冤枉,他就躲起来哭泣,但也总是很快的原谅了对方。
于是不停的被欺负又不停的原谅对方。

他笑起来眼睛弯成月形,像月球,无尘干净。

出于天性或责任,我总在保护着他。
有人对安不善,我会毫不客气的为他辩护,不到对方道歉不罢休,
思维清晰的我也很容易当面点醒他看不见的错误,
当别人因为他的迟钝和愚笨面露不耐时,我不厌其烦的淳淳教诲。
也许这就是他崇拜我的原因吧?




。。。。。。。。。。。。。。。。。。。。。。。。。。。。。。





他并不知道。

我厌恶他。

那莫名的情绪像忽冷忽热的空气,令人难受。
我对他好,也对他很糟糕,然后总在事后反悔之前的恶劣态度,周而复始。




。。。。。。。。。。。。。。。。。。。。。。。。。。。。。。




安相信我说的每句话,相信我会一直留在这里作大哥,带领他,引导他。
相信我每个雄心壮志背后的目的是为了大家,不是为了自己,
在他眼里,我是勇者,不曾因为害怕而千方百计要逃跑。

事实是,我早就想离开,一直都想。

离开这个厌倦,不耐烦的家。
更大的梦想在前方,我不甘一辈子留在这里,一辈子一事无成,
潜意识跟我说 “ 是他!是他!耽误了我 ”

作为他人的榜样真的是种压力。我好累、好软弱,一点也不想为了谁而牺牲。




。。。。。。。。。。。。。。。。。。。。。。。。。。。。。。




我。

我。

我。

一切的真相都只为 “ 我 ”

每次面对安的眼神和笑脸,内心浮上的歉疚就让我痛苦。
那份不得不面对却又想逃避的痛苦,让我想起书里阿米尔将一大把番茄奋力丢向哈山,
要哈山恨他怨他,以为这样可以减轻内心亏欠的行为。




。。。。。。。。。。。。。。。。。。。。。。。。。。。。。。




“ 如果有一天,我做错了事,你还原谅我吗?”

在车上,半玩笑半试探的问了这句话。
安的眼神闪过一丝担忧和害怕,但很快就恢复孩子般的单纯和坚定。

“ 会,不管什么事,我会一直原谅你。”

时间仿佛忽然慢下来,周围的声响杳然消音,
静得我只听见自己的心楞了一下。

“ 咚 ”

掉落心底。

默不作声的继续驾车,耳边荡漾着这句话。
我无法面对那么纯洁的眼神。




。。。。。。。。。。。。。。。。。。。。。。。。。。。。。。




阿米尔为了减轻自己的罪恶感,把哈山抛弃,甚至将他赶出家门,
以为从此可以幸福快乐,许多年以后,阿米尔重回家园。
惊然发现哈山不曾离开过,甚至为了守候他的旧房子惨遭凌辱去世。
哈米尔终于知道,那个被他嫌弃的弟弟,那个他拒绝去爱的弟弟,
一如以往,深爱着这个不配得爱的大哥,直到死亡那刻。




。。。。。。。。。。。。。。。。。。。。。。。。。。。。。。




神啊,我是谁?为什么派了天使身旁守护?

那么多时日过去,我终于发觉,懦弱胆怯的其实是自己,
逃避现实,不肯面对本身的丑陋和恐惧的也是自己。

勇往直前的是安,坚强勇敢的是安。
这个弟弟无怨无悔爱着他的大哥,用全世界都大不过的信任来相信着他的大哥。

Tuesday, March 10, 2009

刀仔自傳

人家说双子座的人最多才华也最没有才华。
粤语说:“ 张张刀,无张利 ”。

不得不承认自己就是一个该死的典型双子座。

认真回想我这三十年岁月怀过的或大或小梦想:
1)漫画家。( 投稿第一次被刊登在杂志我开心了好久 )
2)创作歌手 ( 曾经前往试音比赛 )
3)牧师( 天啊!!。。。 )

然后呢?

我把过错推给星座一早设定的自然定律,( 够烂 )
总之现在的我已经不再画画,懒惰唱歌,也不再热衷于什么传教事功了,
随着生活压力,现实的淫威,还有 “ 贪心忘旧 ” 的本能。。。
我早在不知觉中忘掉了这些梦。

如今我迷上了新爱好 - 旅行。
脑海里想的念的全是踏上世界的脚步,还要出书做旅游作家。

可悲的双子遗传咒语。

我不禁猜想,几时我又会对旅行这回事意兴阑珊了?
几时又会发现自己陷入一个火柴两头烧,永远到不了岸的窘境,
然后开始忙着寻找新嗜好?

这个部落格,有天也会遭遇如此命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