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28, 2016

曾經說要和她去西班牙




融,收到你的礼物了。

没想过是一本笔记,喜欢。
在这科技年代,我依然每天写字。

那天我发现自己好像电影《 2046 》的人,
身体搭上列车去了未来,心,却遗留在过往。

日以继夜的写着什么昔日。

你呢?是活在当下吗,
抑或去了未来,回到过去?

恍惚记起我俩曾经通过 e-mail 聊了好多,
聊什么不太记得,后来电脑出问题,
一并把我们的对话也删除尽净,好似什么也没有发生过般,空白。

我在列车上,忘了下站。






我们之间好似充斥着某些共同点。

依稀记得你说自己是个很混乱的人,我何尝不是,
快四十岁了,人说四十不惑,还有几年我就四十岁,
到时惑不惑不懂,我可以确定至今我依然在流浪。

“ You Get To Decide What To Worship。”

融,我好累,我真的很想 decide 生命里的某些事物,
那种飘飘浮浮的感觉不好受,
你至少决定了去德国,我还在混混噩噩当中。

七月了,连还爱不爱她,我都已不确定。






你有没有试过每天起身都问自己在干嘛?
去那里?为什么在这里?我是谁?
然后莫可奈何的依然日日 “ 干嘛 ” 去。

曾经以为我会成为一个歌手,一个画家,一个旅行家,
或者一位好老公,好儿子。

说到这,我连你是嫁人了还是怎样都不懂,哈哈。

可能我们享受这样的友情,不靠近,也不远,
心灵相通的保持一个安全的距离。

“ We Become What We Think About。”

我没有做过我自己。

我努力的做一个儿子,一个男友,一个大哥,一个好员工,
我没有努力的做过自己。

那天,我发现我不会唱歌,不会画画,不会写字,不会旅行了。
唱什么?画什么?写什么?旅什么?






曾经有一个她,
我们说好一起去西班牙,
去堂吉诃德的故乡,康舒格拉  -  Consuegra,
一起吹荒原的风,看纯白的风车转动。

然后的然后,
我们打死不相往来,
一种比陌生人还陌生的距离。

至今,我依然不明白爱情,
融,你说是不是有些人不适合爱情?

你去过康舒格拉吗?我一直说要去西班牙,却一直去不到,
那个曾经的她已经去了,还越飞越远,我却滞留原地,
今天发现,原来我在用我的颓废来弥补对她的失言,
用我的不振来对她说对不起。

我们啊,都是软弱的孩子。

列车已到站,是时候换另一班车了,
行文至此,我想该是时候下车,
爱就爱,不爱就放手,莫恨。

“ Start Where You Are,right? "

谢谢这份来自西班牙的礼物,我将带它离开荒原,
我们都是脆弱的大人,我们都是坚强的孩子。

祝福我好吗,融,真心祝愿你安康,喜乐。

Sunday, July 24, 2016

716 VI




时间怎么那么快。

快得失去了什么,拥有了什么也不知道,
快得自己变成了什么,又保留了什么也不记得。

只有一样可以确定的,
我还拥有你。

Wednesday, July 20, 2016

鳳凰花的誤會




那是凤凰花吗?凑近看,发现不是。

除了艳红,凤凰花的花瓣不是这样的。
我喜欢凤凰花,家乡大路旁有一棵凤凰花树,
每当季节一到就会如烈火般的开起来,
盛放得很夸张,连天空也染红了。

凤凰花张扬,跋扈,不理众生平淡,自顾自的燃烧怒放,
而我一直是懦弱的孩子,于是莫来由的羡慕起凤凰花的勇敢,
成长岁月的暗淡无光,藉由红彤彤的花瓣有了奔泻的罅隙,
我可以站在树下看花一整天。

画里孩子的背景是一种介乎蓝与青之间的蒙昧,
既不蓝,亦非青,一如你往后的岁月,是自己亦非自己,
那抹殷红是沉重现实里偷偷飞扬的出口。
站在画前看了好久,好似回到年少那无数个发呆的午后。

说了那么多,这幅画的花根本不是凤凰花,
看了两次,却还是忘记了这幅画的名字,
无所谓吧,就把它名为《凤凰花的误会》,
谁理呢,这次我是我自己。

Saturday, July 16, 2016

日光之下

聚会完毕,丽丽走来说唐米豌去世了。

虽说断断续续听闻她健康每况愈下,
但知道她走了还是惊讶。

我跟她不算认识,只在教会见过面,打过招呼,
丽丽比较厉害,对她照顾,无微不至,
一直邀请唐米豌来教会活动,读圣经,
后来因为健康和性格问题就搁浅了。

唐老师性格刚烈,爱恨分明,容易得罪人,
这也间接造成她往后离群独居。

跟她有过一面之缘,去了送她最后一程。
丧礼冷清清,也许不多人知道她死讯,
家属只一个哥哥出席,其它都是唐老师干女儿在打点,
现场大概二十几人,没有看见生前的几百个粉丝。

找来一个素不相识的牧师主持,
因她希望死后用基督教仪式,
牧师问有谁愿意分享唐老师?四周噤若寒蝉,
只有丽丽走向前分享关于她的点点滴滴,
看得出来她很爱这位朋友。
火葬之后,一位老安蒂走来感谢丽丽为唐老师所做的一切,
说着说着就哭了,丽丽的好心肠有目共睹。

我问丽丽还好吗?她说很感慨,
有点自责当初应该坚持送她去医院。

我没有悲伤,不过心情却也有点沉重,
人的一生庸庸碌碌,汲汲营营,为的是什么?
唐老师一辈子曾经坎坷,也曾经风光,
最后离开的时候,什么也带不走,
但愿她已放下仇恨和世上的劳苦,前往光明,
与慈悲的上帝同在。

其实想对丽丽说毋须感叹,
她对唐老师的爱,激发我沉睡已久的心,
回来后,反复问我自己到底是活着还是死了?


传道书 1:14
我 見 日 光 之 下 所 作 的 一 切 事 、都 是 虛 空 、都 是 捕 風 。
彎 曲 的 不 能 變 直 ,缺 少 的 不 能 足 數 。 

Thursday, July 7, 2016

從深夜到白晝畫室




我是因为一则副刊的散文找到老师的。

有涉足美术和文学圈子的人都知道龚万辉,
就像娱乐圈某些有江湖地位的歌手吧,
他们也许不是天王巨星,但绝对有一席之地让人景仰,
龚万辉属于这类。

他在副刊写一篇文章,
记得是什么 《 我的深夜画室 》之类,
说他晚上教画画的故事,
才知道他有开班授课,上网打几个关键字,就找到老师了。

网络真的好可怕。。。






老师很低调,画室连招牌也没有,
只贴了一张白纸写着 Art Duet,随便到,
但我喜欢,觉得有个性。

地点遥远,花了四十五分钟抵达一处冷僻店屋,
那时已是晚上,还以为自己来错了。

首天上课,紧张,兴奋。

那么大个人第一次学画画,
看到老师时有点小粉丝心态,( 翻白眼 )
当然,我不会表现出来,扮酷。






不知不觉上了差不多一年。

有时太忙,有时懒惰,就会停课一个月,
也没有时间复习,所以基本上。。。
进步没有很大。。。惭愧。。。

老师不愧是老师,( 废话 )
看他随手几笔画出非凡的作品,我要修改几遍才象样,
上课后发觉自己不会画画,之前都靠天分过关。

老师说我有天分,只是没有基本工,
这句话别人说就算了,老师说来特别有力,
当然,我一如既往的扮酷到底。






可以重拾画笔,心感恩。

自小懂画画,大概两三岁就在报纸上涂鸦,
但画画这东西没有人会觉得有出息,
最多只是觉得还不错啊,好棒啊,
没人会鼓励你以后成为画家的。

懦弱的我选择放弃。

从来没有受过正统的训练,
一直都把这份喜好随意放置一旁,
不敢说要成为画家或什么,
但内心总有一股细微的声音在说话。

你不是你。你不是你。你不是你。






半途加入,一来就画人物肖像,
画眼睛,画鼻子,画嘴巴,画头发,
这些寻常事物,让我像个孩子般的开心。

很久没有画画。

我素描不错,但上色有待加强,
水彩这玩意儿知易学难,
那些水不受控制的流向预料不到的方向,
有时会得到意想不到的绮丽,有时却是场灾难。






一开始是上深夜的课,
放工后从公司赶来,每次上完已经晚上十点,
回到家十一点,太累了。

于是今年开始转去周末早班,
从人像转去风景。

画山川,画石头,画海浪,画树,画云。

不管是深夜还是白昼,
画画让我暂时把忧愁和压力抛开,
生活遇见压力和挣扎的时候,
来到画室,把七彩颜料渲染在洁白的纸上,
那些不愉快也就这样稀释,融化了。

老师,我会努力复习,
可以叫你老师,真好。



Sunday, July 3, 2016

健身雜談




1)前两个月比较积极,后来因为同事换了另一家健身房,
      剩我一人少了推动力,加上生病一段日子和忙碌就懒散下来。
      所以前两个月看到成效,后两个月基本只是维持。

2)一开始马来人 60%,华人 30%,印度人 10%,
      然后渐渐马来人 70%,华人 15%,印度人 15%,
      现在是马来人 20% ( 斋戒月的关系 ),华人 10%,印度人 70%。

3)马来人真的不太会经营生意。。。厕所越来越脏,设施越来越坏,
      不修理也不清洁,下个月我也跳槽去同事的那一家了。
      大家都很友善,经常有人过来交谈和微笑,
      可我真的不热情,只保持礼貌。

4)健身人很多种类,大致上可以分成:
      导师型 - 会热情的跑过来指导你怎样拿怎样跑怎样吃。( 搞到我很压力下 ),
      喧哗型 - 不管是拿一支哑铃还是举杠铃,他都会发出很大的 “ 呻吟 ”,想不注意也难,
      亲善大使型 - 看我落单就会跑过来打气,大多数时间哈啦多过运动。( 我不热情 )
      独孤九剑型 - 肌肉很大,不打交道,静静举起让人惊叹的重量,
                                很自恋,经常在镜子前自我欣赏很久。

5)我应该是默默耕耘型吧。。。( 心虚 )

6)无意翻回旧照片,四个月前我的手还真瘦得可怕,
      虽然现在也没有很大只,但手臂没那么瘦了,
      对我来说已经很鼓励。

7)健身最大的收获其实是心灵上的比较多。
      自小体弱多病,运动细胞不强,每次体育节就是我的梦魇,
      老师常逼我们玩足球,但根本没有人会把球传给你,
      你一个人傻傻的在球场上走来走去 “ 演戏 ”,长大后对运动就有莫名的阴影,
      身为一个 “ 弱男生 ”,在性格上会造成一定影响的。
      健身后重拾信心,知道自己其实也没那么差劲,
      一开始我连 Kosong 的杠铃都拿不起,然后渐渐可以增加到独自举起 5kg,
     5kg 对一些人来讲是小儿科,于我却是一大进步。

8)墙壁上张贴的海报有六句格言:
      a)相信自己
      b)打破常规
      c)接受失败
      d)漠视闲人
      e)恶魔训练
      f)回报世界

      虽然陈腔烂调,却是真理,给我,也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