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22, 2016

菩都 • 瑪央




最近好像美食家上身。

对于食物,有种偏执狂,
我在乎 “ 原汁原味 ”,无法喜欢 “ 改造 ” ,
他人眼中单调无聊的往往是我的最爱。

比如越来越少见的菩都玛央( Putu Mayam )。

这种南印度小吃似乎和其他历史文物一样,
渐渐式微,以前家乡还有人沿街踏脚车售卖,
后来就没有了,住在城市经年,更是几乎找不到。

去年公司搬迁,对面的印度餐馆竟然有这久违的美味,
实在开心,于是每天的早餐就换成淡淡米香的菩都。

白雪雪的菩都装在铝盘上,好像刚诞生的小宝宝,( 有点变态 )
淡淡的米粉味,配搭清甜的黄糖还有椰丝,噢,太美味,就只爱这样的朴素,这样的简单。

越是单纯的事物,越是难在这复杂的世代生存,
不知道未来还能否吃到如此朴素无华的菩都玛央呢?

Monday, January 18, 2016

摔跤

只剩下雅各一人。有一個人來和他摔跤,直到黎明。 
那人見自己勝不過他,就將他的大腿窩摸了一把,
雅各的大腿窩正在摔跤的時候就扭了。 
那人說:「天黎明了,容我去吧!」
雅各說:「你不給我祝福,我就不容你去。」 
那人說:「你名叫什麼?」他說:「我名叫雅各。」 
那人說:「你的名不要再叫雅各,要叫以色列;因為你與神與人較力,都得了勝。」
雅各問他說:「請將你的名告訴我。」
那人說:「何必問我的名?」於是在那裡給雅各祝福。
雅各便給那地方起名叫毗努伊勒,意思說:「我面對面見了神。」
日頭剛出來的時候,雅各經過毗努伊勒,他的大腿就瘸了。

创世纪 32 章 24 ~ 31 节。



你一直在与祂摔跤。

与自己的情欲,自己的骄傲,自己的怀疑摔跤,
与自己的诡诈,自己的贪婪,自己的恨恶摔跤。

你摔得好惨,鼻肿脸青,头破血流,却还在摔,
已经搞不清, 到底是死不认输?还是认命了?
是永远处于被摔?抑或有翻身之地?

你信不信,这场角力持续至今,
乃因祂在等你摔胜?

祂一直在等你摔胜。

若果,可以摔胜,
你愿不愿,让自己的腿瘸去?
敢不敢,狠狠抓住他,要他给你祝福?

Thursday, January 14, 2016

叻沙與紅豆冰




所谓美味,回忆占很大原因。

我家乡的食物很简单,
猪肠粉就猪肠粉和黑酱罢了,
叻沙就叻沙,红豆冰就红豆冰,
没有太多花款。

来到 K 城,才发现这里的猪肠粉好多料,
鱼丸啊,猪皮啊,hot dog 啊,每次站在档口我都不会 order,
红豆冰要加上很高很高的雪糕,然后叻沙竟然是咖哩面!
如果要吃家乡那种叻沙,需要强调是亚参叻沙。

这些我都不爱,觉得失去了原味。

还是家乡的叻沙和红豆冰好吃,
叻沙就叻沙,煮到烂烂的鱼肉黏在碗的周围,
还要放很多薄荷跟黄梨,辣辣酸酸,
满头大汗吃完再来一碗只有红豆的红豆冰,
外观欠缺美感,可是呵,爽到,好吃到,满足到。

Wednesday, January 13, 2016

阿母




一直记得那画面。

当时我才六岁( 或七岁? ),总之很小就是,
黄昏向晚,母亲在客厅打扫,我坐在沙发上看她扫地,
看着看着,忽然嚎啕大哭起来,哭得那么伤心,
母亲以为发生什么事情,赶紧跑过来,
年幼的我抽抽嗒嗒,一把泪一把鼻涕的问:

“ 妈妈你会死吗?如果你死了我怎么办? ”

母亲听了笑骂傻仔,在想什么啊,妈妈没有死啦,
死了谁照顾你,然后拍我叫回房间躺,不要打扰她扫地。



。。。。。。。。。。。。。。。。。。。。。。。。。。。。。。。。。



时光,忽悠忽悠的晃过了,
傻仔现在成了傻佬,没什么大成就,也冇穿冇烂。
现在回想,真不懂六岁人仔那么小的脑袋瓜,何出此念头?
我又是从那里得知生与死?

从小我就是个胆小的人。( 现在如是 )
第一次去幼稚园,我哭天抢地,搞到母亲要站在课室外陪伴,
站到我不哭才回去,好不容易毕业,上了一年级,照哭。( 天啊 )
母亲当时是不是觉得这个孩子烦透了?

我像妈妈,感性,易哀愁,大情大性,
音乐和文字的天分都是遗传自她,( 爸爸不大识字 )
爱哭应该也是吧?虽然我都是私底下偷偷流。

那时,我们常常黏在一起。



。。。。。。。。。。。。。。。。。。。。。。。。。。。。。。。。。



今年阿母生日刚好在 K 城,特地留她庆祝,
我弱弱的发了信息问妹妹,妈几岁了?答曰六十五,
可见这个儿子多么的不把妈妈放在心上。( 悔 )

母亲像一条沉默的小河,不喧哗,静静流淌,滋润着草原和树。
她从不要求草要多绿,树要多高,
无怨无悔,日夜灌溉,只求他们健康快乐的生长就好,
那么多年来,草原和树的确很快乐的做着自己。

我有一个世界上最纵容我的老母,
那么大个人,不结婚,不买房子,没啥成就,
把钱都花在旅行上,只会整日价晃荡,
她担忧,却从不过问。

我们越来越少黏在一起。



。。。。。。。。。。。。。。。。。。。。。。。。。。。。。。。。。




亲爱的妈妈,我也许无法给你荣华富贵,名成利就,
但我知道你根本不在乎,你只要我们简单快乐的生长。

生日快乐,我爱你。

Sunday, January 3, 2016

一月

今年梦想简单,不多,就两个。

第一,为爸妈庆祝生日。

是的,那么大个仔,没有为他们庆祝过生日,
家里没这传统,生日总是无声无息度过,
久而久之想搞生日变得有点尴尬。

但这两年经历生离死别,你开始害怕,
开始发现一些你以为不会消失的人,原来是会消失的,
而且消失得那么痛彻心扉,你不想人生再有遗憾。



。。。。。。。。。。。。。。。。。。。。。。。。。。。。。。。。



第二,365 天与祂同行,漏掉一天也不行。

身处这资讯爆棚的年代,你的信念日日面临考验。

“ 真的有神存在? ”

“ 祂爱所有的人吗? ”

看见世上那么多因宗教而生起的苦难和悲恸,
你真的怀疑神爱世人,殊真?殊假?
多希望这世界根本就没有宗教,没有神就没有魔,
没有那么多借神灵名义行邪恶之事的荒诞行径,
每每看见这些新闻,你感觉作呕。

关于真理,你迷惘不安。

好!你决定每一天都和祂对话,若祂是唯一的真,必然告知答案。




。。。。。。。。。。。。。。。。。。。。。。。。。。。。。。。。



冷静了两个星期。

不信息,不通电,不见面。
这个圣诞你们拥有了许久没有过的平静。

你跟自己说,就算不能相爱,也请不要相恨。

终于见面。

对不起。

看着彼此眼睛,真心道歉,然后,宽恕。
你握回她手,彼此搓揉冷了太久的温暖。

“ 终于可以握回你的手。。。”

说了这句话她就哭了,
你也红了眼框,彼此沉默对望。
但这次沉默跟两个星期前的沉默不同,
彼时比喜马拉雅还沉重,此刻却如天使羽毛,轻省了。

若非祂,你们不会明白爱的真谛,不会知道什么叫原谅,
感谢有祂。



。。。。。。。。。。。。。。。。。。。。。。。。。。。。。。。。



去看了土地。

位置,价钱,地契,土质,等等等等。。。
这些都是你完全陌生的一块,你害怕,却也兴奋。

你决定买块地。

盖自己的房子,起民宿,招待途上的旅人,
你要有一块让自己安歇的停驻点,
早上醒来面对的不是塞车和电脑还有毫无意义的会议,
你梦想一片种满青菜,水果,花儿的园地,
人类这生物真的让你疲惫不堪,
你只要和爸妈还有妹妹还有比比住在一起,
只要和她守候一个静谧的角落,就好。

傻婆要跟傻佬上山种菜吗?

好呀!

每个人心里一亩田,每个人心里一个梦,
一颗呀一颗种子,是我心里的一亩田,
用它来种什么?种桃种梨种春风,开尽梨花,春又来。

他和她觉得我太傻太天真,
但梦想这种东西从来就是属于傻子的,不是吗?
祝我傻梦成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