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21, 2017

如果再見不能紅著眼




因为要工作,你们到达那天无法亲自接机,
待到放工,已是很夜,
转动家里钥匙的当儿,听见你们的声音传来,
那么夜了,俩还不肯睡,坚持等我回来。
门一打开,安哥你就走过来抱抱了,
安蒂不只抱,还亲脸,好久没有人亲我。

分别四年,思念四年。

接下来的那几天,
跟你们一起吃,一起住,
牵你们的手走了好多路,去好多地方,
一起祷告,一起唱诗歌,好像回到四年前的时光,
那时,我还是我。
你们却还是你们,爱我如昔,念我如昔。

我们去了 Juliet 婚礼,
我们去法国村吹冷风,
我们吃好好吃的豆腐汤,
我们上了双峰塔的 86 层,你说你梦想成真,
四年前相机被抢,照片都没有了,
现在,我们终于有了合照。

临别,你抱着我说很难过,
我说不难过不难过,还要去找你们,
安蒂你却哭了,说会很想很想我,
摸我脸,要我尽早过来看你。

会回来的,
我的阿萨姆 aida 和 kiko,
爱你们如昔,念你们如昔。

注: aida 和 kiko 为阿萨姆语里的婆婆与公公。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