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29, 2013

關於新加坡




关于新加坡,
在 “ 整齐 ” 里呆了几天之后就会莫名其妙怀念着 “ 乱 ”,
我于是在想,那些在  “ 乱 ” 呆了几天的新加坡人,是否也会疯狂怀念 “ 整齐 ” ?
所谓乡愁。

关于新加坡,
那是个完全挑不起拍照欲望的国度,
每次带相机去,空空带回来。

关于新加坡,
我怀疑每个大马人跟我一样,把人生第一次出国献给了她,
却从来不肯把去新加坡当成出国,
是文化太接近?是语言太相似?是距离太没有神秘感?

关于新加坡,
尤其大马华人,是否总带一股不愿承认的纠结?
当初荒凉的小岛,如今排名世界第三之富国。
反观自身番薯国国土辽阔,资源丰盛,却是叫兑换率太沉重呀,
“ 如果马来西亚由华人执政。。。 ” 那是无法喧嚣出口的郁闷吧?

关于新加坡,
友人告知每个档口都是一样的,
看见下午吃过一模一样的汤饭招牌设计出现在晚餐和早餐不同的每间档口上。

关于新加坡,
我开始病态的注意起每个飘落地上的小纸屑,
对每个渺小污点失去耐心,
太完美和干净让人无法接受一丁点的不完美和肮脏。

关于新加坡,
我真的很想念 ABC 和肉骨茶,还有 Nasi Lemak。

Monday, April 22, 2013

我不會




我不会发表感慨激昂,激励人心的言论,
我不会用毒舌去痛骂或攻击说不清的是非黑白,
我不会制作让人看了眼眶含泪,心头一热的视频,
不会写歌,不会设计 Logo,不会创造标语,
我也不会参与发表会,演唱会,聚餐会,拉票会诸如此类,
不会分析每幅嘴脸背后真正的动机,永远不懂谁真谁假,
不会记得什么党对什么党,什么人应该在什么党,
不会应付看不过眼的污秽腐败,更不会知道怎么与不公和邪恶对抗。

我只知道买一张回家的票, 投下手中那一票,
许我脚下这块土地一片万里晴空。

Saturday, April 13, 2013

阿B教我的三件事




每天醒来都是个好天。






保持一颗好奇心,无需世界奇观,只需一张床单。






不如意的人和事,笑笑就好,何须执著?
你走你的路,我喝我的奶奶。

Monday, April 8, 2013

4零三 • 阿B




亲爱的阿B,

什么时候,你就被我们阿B 阿B 的唤啦?
好像是你妈咪先开始,叫着叫着,
舅舅和外婆爹地也跟着叫,叫到你出来那天都是这样叫。

阿B 啊 ~ 阿B 啊,
舅舅很肉麻吧,总是这样叫你,舅舅不管,因为舅舅好爱好爱你,
记得吗?你是先和舅舅在梦里相见的,
那时候你妈咪结婚不到半年,某个晚上你就跑来舅父梦里了,
醒来我和你妈咪讲,还被她骂我乱发梦,她不想酱快当母亲,
结果一个星期后你真的来报道了。

想起来,你和舅舅早早就有缘了呢。

怀孕期间,你这小家伙总是让人担忧,你妈咪说你一整天在肚子里没动静,
舅舅就赶快跑进房间祷告,要上帝保守你,害怕你发生什么,
舅舅是个懒惰的基督徒,那段日子却为了你不断祷告。

又期待又担忧的,你比预期的日子早来了十几天,
那个早上,舅舅手忙脚乱载妈咪去医院,
我们的阿B 要出来啦!

舅舅那天祷告得更恳切了,跪在地上祈祷,只要你平安,只要你健康,
就算上帝要拿舅舅的命来交换也不要紧,
你顽皮,在妈妈肚子里玩了好久,第二天凌晨才甘愿出来,
妈咪可是痛了一整天,以后要好好孝顺妈咪呀,
感谢上帝,你平安来到这个世界。

你来的日子真特别,四月三号,国会解散。

等了那么久,终于等到了,等一个新生命,等一个时代,
阿B  你是特地选这个日子来见证什么的吗?
哦,舅舅固执的相信你是那个报好信息的小天使。
在野也罢,在朝也罢,( 你根本不知道舅舅说什么吧 )
舅父其实对政治一丁点兴趣也没有,
可是为了你,舅舅第一次想认真的生活下去,
想重新对这个世界充满幻想与热忱,
舅舅要为阿B 过一个精彩人生,舅舅要为你投下一个有梦的未来。

阿B 你可不要笑舅舅呀,第一天看到你,
舅舅眼睛就红了,也不懂为什么,
你那么小,才 2.3 克,那么瘦弱,护士给你打针,
很痛,你哭得好可怜好无助,上帝呀,把痛楚都转让过来好吗?
舅舅在外国病到入院都没有流一滴泪,看你哭,眼睛却湿了。
阿B  真可爱,我们每天都坐在床边看你,
看一整天都不厌倦,为了看你舅舅上班都迟到了。

阿B 啊 ~ 阿B 啊 ~
舅舅不知道可以这样唤你多久,你很快就会长大,
只要你健康,只要你快乐,
等你长大,舅舅带你去流浪,带你去看世界,好吗?
舅舅许你一个美好的年代, 我们打勾勾,
好像那次在梦里那样,好吗?

Tuesday, April 2, 2013

貝加爾湖畔




很多人是因为王菲才认识李健的吧?
一首传奇,让人见识到男声原来也可以空灵。

我对他的评价,仅止于那首传奇。

传奇之后,天后没有再翻唱过他任何作品,
我也没有因此爱上李健。

那天逛书局,却莫名其妙的买下了他的 《 依然 》 专辑。
说起来有点好笑,只是为了封面的大草原,还有里头一首 《 贝加尔湖畔 》。

那年,我们差点就到了贝加尔湖畔。

本来计划从蒙古前往西伯利亚,途经世界最大的淡水湖  -  贝加尔,
后来因签证问题,只到了蒙古,俄罗斯成了小小的遗憾,
许多时日过去,俄罗斯渐渐从我的旅行版图里消失了,
但贝加尔湖的影子却不时萦绕在午夜, 成了梦魇。

啊,想去贝加尔湖呢。

想起那段在中亚和蒙古的日子,是再也回不去的了,
生命像旅行,永远不知道下一站在那里。
有时候买错车票,却得到一个意想不到的风景,
千方百计要抵达的没有去成,不曾想过踏足的地方却莫名其妙去了,
一如你我没有去成的俄罗斯,一如后来的你城,我镇。

《 贝加尔湖畔 》 用一道开门声 ( 或关门?)拉开序幕,
淡淡忧伤的手风琴,浅浅白白的歌词,还有李健轻轻柔柔的声音,
然后我就买下了这张专辑,在车上一遍一遍的听,
我依然没有爱上李健,依然没有勾起前往俄罗斯的欲望,
只是任由《 贝加尔湖畔 》 循环播放,
然后想起那片医治忧伤的大草原,想起那片已经回不去的大草原,
想起我们始终没有去到的贝加尔湖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