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15, 2010

我的私房地圖 2




老实说,自己的文字变成了书,到如今还是感觉不真实。
对于书写,我是自信又自卑。
如果不是朋友的鼓励,我不会那么积极投稿。

知道自己的文字被选上那个晚上也是同样的感觉不真实,
但是那份喜悦至今清晰。

书要出版时,我刚好在路上,于是回复林悦我无法出席发布会。
世事难料,结果某些原因我又提早回来了,
性喜低调沉静,
对于面对那么多不认识的作者和读者犹豫了一阵子
才在最后一分钟回复林悦我要出席。






发布会那天我穿得很随便,朋友说怎么那么寒酸!
我心想那班作者应该是跟我同类的。
哈,果不出意料,除了几个打扮得比较庄重的女生,
其他人(尤其男生)都没有盛装出席。
连林悦也是一条简单的白衣配牛仔裤。(各位抱歉啦,没有贬低意思~)

第一次看见林悦本尊,跟想象的一样豪爽,开朗。(还看到剑强~)
然后也看见了和熙静静站在角落,一眼就猜到是他,他却不知我是谁,呵呵。
陆续的,其它有听说没听说的作者也出现了,
一些部落客我知道,像牛夫人,像雷升杰,

然后莫名其妙排队,莫名其妙上台,莫名其妙发表演说。
朋友在台下观赏,说我表现淡定,没有一丝紧张。
是吗?可能是上台经验丰富,真要比,我觉得唱歌比讲话还难。
林悦准备了一张世界地图让大家指出我们书写的地方发表演说,
可是那张地图实在太 “ 清晰 ” 了,
大伙每次发表演说前都要费力找出自己的私房地图。






演说完毕,开始签名。看着人潮一群接一群的涌来,又来感觉不真实,
“ 有酱多人咩? ” 殊不知,是托了林悦和其他作者的福呀。
签到最后我感觉很疲倦了。(不是晒命~)
因为人数太多,时间不够,大会只好把我们的桌子移到后面继续签。

终于签完了,大家到楼下的 Food Court 相聚,又再互相签名!妈呀。。。

等一切都搞定,已经是傍晚六点半,
我们在 Food Court 拍了一张全家福,我因为约了朋友,不想他们久等,
跟林悦道声再见和谢谢就告别了大家。






整个过程其实很短,跟很多作者都没有机会谈什么,
但是很开心这次的相聚。我一个人在路上走了好几个月,
只遇见一个大马人。现在知道有那么多旅人,原来生活在不同角落,
都在默默的为自己的梦想展开脚步,不禁为他们开心。

认识了林悦,认识了龚万聪,认识了和熙,认识了牛夫人,
认识了当中最 “ 老 ” 的杨君友。(竟然约我去潜水!)
也感谢出席支持我的朋友和老妹,这些比我的书出版更令我开心。

PS。以上照片全由雷升杰所提供。



Sunday, September 12, 2010

第一百只羊




辽阔的蒙古草原,一羊独行。

羊是群居动物,很少会看见羊独自行走的。
“ 它肯定是迷失了,没有了牧羊人和同伴,它一定死在路上。” 歪说。



路加福音 15: 4

你们中间谁有一百只羊失去一只,不把这九十九只撇在旷野,
去找那失去的羊,直到找到呢?找着了,就欢欢喜喜地扛在肩上,
回到家里,就请朋友邻舍来,对他们说
“我失去的羊已经找到,你们来和我一同欢喜吧! 
一个罪人悔改,在天上的也要这样为他欢喜,
较为那九十九个不用悔改的义人欢喜更大。



车子在阴沉冷列的天气下飞快越过。
回望迷羊,它孤单虚弱,踽踽走向不可知的前方。。。

它的主人会回来寻找它吗?还是任由它饿死途中?

如果我是那第一百只迷羊,主啊,你会否不计一切寻找我?
如果是,为何我此刻迷失?



08 JUNE 2010,
MONGOLIA 蒙古草原

Friday, September 10, 2010

北京,天阴




我睡得很死,依稀记得昨晚被人投诉鼾声太大。
是真的太疲倦吧?平时很少睡得那么死。
眼睛睁开,趴着不动。

“ 这是哪里?”

然后慢慢想起昨天凌晨 4:30 就起了身,
洗洗刷刷,最后点算行李。我竟然一点也不想出发!

飞往天津的班机拥挤,乘客很吵。
我似乎还没从迷惘中醒转,昨天才手忙脚乱的收拾行李和购买装备,
行事随便至此实要不得。
上机前发了几通短讯,关机。

我跟自己说这是一趟 “ 相信 ” 的旅程。
人在途上,惊厥自己对前路的一无所知。。。



。。。。。。。。。。。。。。。。。。。。。。。。。。。。。。。。。。。。。



当等了很久,包包还是没有出现在输送带时,心里就在想:“ 没那么好彩吧? ”
不安从喉咙慢慢爬上后颈,像被一双无形之手揪着,
公安带我进入办公室办理包包遗失手续,
我问他找不到该怎么办?他的眼神看起来比我还茫然。

我真的好彩到家。

终于确定包包遗失,
终于完毕所有纷纷扰扰,
终于身心疲惫来到旅舍,
终于我也接受事实在旅行的第一天就不见了包包。
想起不久前在脸书上的留言:
“ 我的神啊,除了你,我一无所有 ” 。
想不到如此灵验。

那天是我的生日。



。。。。。。。。。。。。。。。。。。。。。。。。。。。。。。。。。。。。。



北京,天阴,我来到天安门广场。也不再理会包包遗失,至多买过。

广场好大,故宫更大。我走得很累。
一向对皇宫之类的兴趣不大,故宫宏伟还是让我惊叹了一下。
不愧为世界最大皇宫,但总觉皇府森森,难以开怀。

没人像我那样旅行的吧。
或忙着拍照;或人潮汹涌观看什么;
或手忙脚乱摸摸那个据说带来好运的龙雕刻;
或摆个美美到此一游艺术照。
一概不做,只是坐在殿堂某个角落长椅发呆等大雨降下,然后离开。
“ 真是不称职的游客  ”

世界那么大,怎么看得完?还是回去旅舍等我的包包吧。



世界那么大,怎么看得完?

Thursday, September 9, 2010




忽然就决定回来了。

大家问为什么?没什么,纯粹觉得累而且想家,
走了近四个月,对我已是壮举。
妹妹说那天机场接我时闻到一股臭酸味,
一整天没冲凉当然臭。

把留了几个星期的胡子剃掉,三个月的头发剪短。
镜子里看去,竟然觉得陌生。

他们说我黑了,瘦了,
只有看见自己脚上因长期穿着人字拖暴晒出的痕迹时,我才发觉自己黑了。
妹妹说:“ 还是之前邋遢的样子好看。”

我也那么觉得。

也许太突然回来的关系,
我的时空还留在旅行状态。
家园的一景一物荒谬的带有一丝不真实的味道。
长期游走,肉体和精神是前所未有疲累,
但也前所未有的快乐与满足。

我是回来了,但我知道我永远也回不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