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20, 2011

非典教堂




教堂是这趟棉兰行收获之一。

这里的教堂全都依照当地传统特色而建,一点欧洲 Feel 都没有。
牛头是巴达族吉祥物,他们认为牛头有保护的作用,
所以每间教堂屋顶都一定有个牛头,十字架就立在顶端。
从外观看,根本不会察觉这是一间教堂。

仔细观察,发现屋檐的花纹,窗口,大门到天花板都是融合了西洋和巴达特色的建筑。

我在其中一间教堂看见一个没有胡须的耶稣,
一个巴达耶稣,好玩!好玩!



没有胡须的耶稣,还有充满民族风的讲台。



夏梦诗岛上有很多教堂,走没几步就看到一间。

这里的教堂简朴,驾摩哆经过一大片绿油油的稻田,
总会看见一间或粉黄或粉红的教堂伫立其中,
那感觉美极了,遗憾当时没有拍到这样的画面。

我们在其中一间教堂避雨,静静的在古老的会堂里头聆听雨声。
雨势太大回不去,我看到爸爸偷偷在后头的椅子上祷告。



百年历史的老教堂,连钟也古老得动人。



教堂都不锁门,随你参观,不像大马的教堂锁到紧紧,
里头的东西没有人偷,钢琴大剌剌摆在中央,可见民风极纯朴。

来到一间教堂,一个爸爸抱着女儿在外乘凉,见我们徘徊,
就主动打开给我们参观,并且一一解说。
很老的教堂了,百年以上的历史,可是木头极好,不见朽坏。
我尤其喜欢挂在墙上的古老钟。那雕刻,那木质的感觉。

大伙有说有笑的,到今天为止,遇到的人都很友善,让人心感愉快。






回到棉兰市区,我们去了 Bunda Maria Annai Velangkanni。
那是印度人的天主堂。

“ 根本就是一间印度庙嘛!” 第一眼看到时大家的想法。

可是它是不折不扣的天主堂。
教堂的样式就像印度庙那种层层叠上去的设计,
两旁还有类似 “ 天梯 ” 般的梯级。
沿着梯级都是圣经里头的故事雕刻。

五颜六色,花枝招展,一点都没有西洋教堂严肃,白白净净的味道了。
大门口还可以看见一朵大莲花喷水池!后面有类似观音庙的圣水,
众人都涌往哪儿讨圣水。

这趟行程,我们在不少教堂度过了美好的时光。

如果要形容,我说这里的基督徒实在超有性格!
一点不随波逐流,非典型的表表者。



牛头教堂 VS 印度式教堂。

Tuesday, February 15, 2011

消失的巴达



棉兰的原住民是巴达族(Batak),他们多聚居在多峇湖周围。
1906 年,荷兰人到达之后,把基督教传入这里,
基督教就成了巴达人的信仰。

从棉兰市区一路到夏梦诗岛,教堂踪迹随处可见,
青翠的田野中,见一色彩分明的教堂伫立,那感觉很漂亮。

从旅馆工作的小伙子到纪念品店老板都很喜欢问我是不是基督徒。
如果知道我也是基督徒,就会表现得很开心。

巴达祖先留下很多文化。
服装,雕刻,建筑,艺术甚至包括自己的文字。
“ 年轻一代已经不会看巴达文了,只有老人才懂。” 纪念品店老板说。

印尼文化大清洗年代,遭殃的不只是华侨。






来到岛上的多莫克村(Tomok) 看那里留下的历史遗迹。
古代亚齐王朝西达布达尔的陵墓。

入口处一点也不明显,问了当地人才知要从一条两旁售卖特产的小道上去。
古老的石墙小道围绕着一排排的商店。

进入陵墓前要在肩膀挂上巴达族的布条,以示尊重。
他们的雕刻很有特色,我想起曾经去过的凯利岛。

里头有很多石棺,其中最大的经有 400 年历史,
据说里面放着西达布达部落(Sidarbuta)的尸身。
棺前雕着他的头像。(应该是吧?)
陵墓也不大,一圈走完。然后我们离开前往安巴瑞塔村(Ambarita)。






安巴瑞塔是一个用石头围绕起来的 “ 小 ” 城堡。
只有一个入口和出口,宽度仅容一头水牛穿过。
这是为了保护村庄,不让敌人大举攻入的措施。

一个巴达男子毛茹自荐当导游,价钱不贵,何樂而不為。

相传牛是巴达人的吉祥物,可以避邪,
所以巴达族房子的屋顶前后都高高翘起,形似牛角,屋檐还有精美雕刻。

墙壁上见貌似乳房的圆状体,还有一只大壁虎在乳房旁边。
导游说乳房代表生养众多,壁虎代表和谐。( 汗。。。)

屋内没有隔间,几个家庭住在一起,
吃喝拉撒睡全在一个屋子里,
房子高高,像马来人的高脚屋,门口极小,要爬上楼梯。
屋子底下饲养家畜,导游打开屋内一角的暗洞,说大便大在这里,
粪便落下,饲养的家畜就吃下。

。。呃。。。






来到古代的行刑场,那是一个被石椅围绕的空地,俘虏都被带来这里审判。
罪成后在这里斩首,斩了首,身体被分割烹煮,大家吃下。
那样打战时就能无往不利。

见我们听得目瞪口呆,导游哈哈大笑!
说自从基督教传入巴达族后,这种文化就被丢弃了。

遗存下来的巴达建筑,可以看见很多融合了巴达文化和基督教的设计。
一只大壁虎咬着大乳房,上面一个十字架立在牛头上。
有趣极!

“ 现在很多年轻人又重新认真看待自己的文化,学校开始教导巴达文字。”
纪念品的老板后来告诉我。

不管未来会怎样,巴达文化是否可以保存下来,
看见人们不轻易放弃自身的传统总是让我很感动。



Jenny Restaurant



夏梦诗岛上有很多餐馆,全是为游客而开。
我们尝试过几间,靠近旅馆的这间 Jenny Restaurant 最合心意。
除了布置优雅整洁,服务员也友善得让人欢心,
当然食物是好吃得没话说。

岛上居民为巴达族,大多是基督徒,所以可以吃猪肉。
每次看见长得很像马来人的他们吃猪肉,总有一刹那回不过神来,
然后才想起他们不是马来人。

 Jenny 的鱼最好吃,肉质非常新鲜,不管是清蒸油炸。
看来鱼全是湖里捕上来,难怪如此鲜美。

下次再来,一定光顾  Jenny。希望品质不会变吧。



阴公。。。




今天租了摩哆,想说和老妹一起载老爸老妈环岛,
谁知却成了大家难忘的一天。

话说当天早上,天气本来还不错,
我们一路骑车,观赏如诗如画的田园美景,
凉风习习,愉快的朝着岛的北方前进。

参观完几个部落之后,天空开始变脸,
便秘似的点点落下雨滴。
中午,行致半路,天空 hold 不住,泻肚子了。
雨势狂野洒落,一家人无法前进,被逼停在路旁避雨。

等了好久,雨势不见停止的迹象,我们决定打道回府。

趁着雨势小,赶快开车,但才走没多久倾盆大雨又落起,
幸好岛上有很多教堂,雨势一大就往里头躲
雨水这样一大一小的,我们一家狼狈的边上路边避雨,
衣服全湿,午餐也没吃,又冷又饿。。。

那天,一共去了三间教堂,走走停停了几个小时才回到旅馆,
这辈子都没那么虔诚过。

好不容易 “ 历经患难 ”,平安无事回到温暖的旅馆,
冲了热水澡,换上干净衣服,才想起今天是农历年三十 。

阴公。

当晚一家人上馆子吃了顿丰盛的年夜团圆饭,
算是补偿今天的 “ 不幸遭遇 ” 。

至今回想,还真是阴公又好笑的回忆,
感恩当时大伙都苦中作乐,一家人乐在其中,回来后神奇的没人病倒。

多峇湖




看地图才知道多峇湖大,面积可以装下两个新加坡。
那是世界上最大的火山湖。

八十年代棉兰是个热门旅游点,大家慕多湖之名而来。
现在名气大不如前了,可是无损它魅力。

在巴拉拔过了一夜,第二天搭渡轮来到多峇湖上的夏梦诗岛(Samosir Island)。
名字倒是译得如诗如画。

湖之奇在于湖中有岛,岛中有山,山中有水。
夏梦诗岛就是那个湖中岛。
它在以前其实是个半岛,荷兰人统治后把它开通成运河,
从此就成了真正的一个岛。

那么大的湖,总让人错觉以为是海。

浪极大,吹得眼睛都睁不开,
半个小时左右就到了夏梦诗岛,沿着岛建了很多的度假屋和酒店,
船家会问你要住那里,然后就会停在你要住的那家酒店。

天气很好,万里晴空蓝得不象话,海水一望无际,
啊,不,是湖水才对。。。
今天什么都不做,只想躺在沙滩的椅子上睡个懒觉。






把行李放好,和爸妈到镇上溜达。也许周日的关系,岛上非常清幽。
每间店铺懒洋洋的,我们在小路散步看风景,
无事可干,回到旅馆继续睡觉。

拿了书本,躺在沙滩上对着整片湖水发呆。
好久没那么悠闲。
太懒散,太舒服,看没几页书本丢在一旁。

爸和妈第一次不跟团,跟着我这个 “ 浪子 ” 来玩。
出发前什么酒店导游都没有预定,他们也够有胆,不怕我乱来。
幸好一切顺利,要不然下次再叫他们跟我出游就惨。

吹着风聊天,看日已偏西,染红整个湖面。
什么都不做真是人间一大享受,懒到。




Sunday, February 13, 2011

變態



面子书上三八哈拉的是我;部落格感性扮忧郁的也是我。
通晓万事才华横溢的是我;无知如白痴没有常识也是我。
思路清晰兼分析如神是我;糊里糊涂丢三忘四的也是我。
天使般温柔善良待你是我;魔鬼般邪恶引你入狱也是我。
热情奔放交游广阔真是我;孤僻自闭不理不睬你也是我。

我是变态。鉴定完毕。

那美好的仗




如果不是刚巧翻到报章的讣闻,
我还真不知道大马第一男高音  -  陈容在年三十晚过世了,
享年 52,心脏病。

这不是自然死亡的年龄。

见过陈容几次,一次是参加歌唱比赛,一次是观赏他的演出,
那次比赛纯粹贪玩,我知道自己多少斤两。
比赛后有交流,他现场示范几句,天籁之音。
只是场微不足道的比赛,他却真诚赐教,不敷衍,看得出的。
然后跟我们握手,说:“ 努力,你是可以的。 ” 虽然我并没有努力,而且还停止了唱歌。

他和好拍档卓如燕合唱,鲍以灵伴奏,被誉为黄金三角组合。
这种殿堂级音乐块宝,这种极致的艺术之美,
大马第一男高音,却放弃了国外享誉,选择大马这块贫瘠的土地。

还记得有次 Bukit Jalil 群星演唱会,他只是增兴,楼下议论纷纷:

“ 谁来的?做么没有听过?”

“ 只出过一张专辑?古典乐没人听的啦。”

“ Opera 很显咯。” 

为了生活,他做音响和教唱歌,偶尔在唐崇荣布道会上听到他用声音服事上帝。
有人问他为什么要回来?他说是上帝旨意,殊不知在大马玩艺术是慢性自杀啊,
傅承得写,陈容走时全副身家不到十千马币,留下妻子和爱子,
还有一群对他无限缅怀的人。

如果这是上帝旨意。

没人欣赏,不代表没有价值,有一天,这片土地的人会发现自己失去的是什么,
有一天,这片土地的人会发现追求金钱和物质真的不能改变什么,
也许有一天,这片土地的人将学会珍惜身边拥有的美好。

会不会有这样一天我不知道,但我想起圣经里一句话:


 “ 那美好的 仗我已經打過,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 。 ”
提摩太后书 4 章 7 节


愿主内陈容弟兄安息主怀,阿门。

因為 • 所以




知道吗?曾经你会幻想 ,
那些无关肉体或精神的领域,
那些,你快乐,亦糜烂的原因。


“ 因为爱情不会轻易悲伤,所以一切都是幸福的模样
  因为爱情简单的生长,依然随时可以为你疯狂 ”


厌倦过程里的猜疑嫉妒,
害怕面对自己不堪的脸孔,
不懂何时开始,你把自己变成没有悲伤的人。


“ 因为爱情怎么会有沧桑,所以我们还是年轻的模样
  因为爱情在那个地方,依然还有人在那里游荡,人来人往 ”


你认为感性是种可耻,早早戒了。
却抖不掉沾落睫毛上的水珠,
岁月的把戏骗了你。


“ 再唱不出那样的歌曲,听到都会红着脸躲避,
  有时会忽然忘了,我依然爱着你 ”


因为王菲和陈亦迅,
你听的都是回忆,再也听不下其他人的声音,
因为太容易忘记,所以选择忘记。

Sunday, February 6, 2011

農曆新年的聖誕卡




欣怡寄了圣诞卡片去我家乡。

我一直没回家,不知道她寄卡给我。
今年爸妈来 KL 过年,把这张已经过了好一段日子的圣诞卡带来。

可爱的卡通,精致设计,还有卡片背后短短温馨的祝福。
很久没人寄卡片过来,农历新年收到圣诞卡,心情愉快。

和欣怡四川之行告别,后来有在槟城见过一次,
过后就因彼此忙碌的生活渐渐少了联络。
有些朋友不一定常见面,但是心里头,你知道有一个位子是留给他们的。
感谢欣怡,只是小小一张卡片,内心满是温暖。

忽然很想写卡片给我每个朋友。( 上帝保佑我的三分钟热度。。。 )

棉蘭是個好地方




上机前,吉隆坡雨不停,下得人也霉了。
告别前段日子的灰暗和沉重,我在棉兰重遇阳光蓝天。

许久没跟家人同游,距离上一次已是好几年前的金马伦之行,
出发前些许忧虑,带上家人毕竟不像单独旅行般随心所欲。

搭机,下机,出境,入境,找德士,找住宿。
一切顺利。

四个小时从棉兰市区破破烂烂的公路直奔多峇湖,
路小车又多,司机开得极慢,我睡去。

模糊中醒来,睁眼就见蓝蓝的湖水,
阳光从云层透出来,阵阵凉意沁心底,
吉隆坡才没有那么美丽的天空,久违的太阳呀。
来到旅馆,柜台的少女那么友善,笑容甜蜜蜜,问多几句也不给脸色看,
于是叫人轻易原谅了她们实在很没有效率的服务。
房间的窗口望去,一整面的湖水。

啊,棉兰是个好地方。

理想的下午遇見理想的下午




我是一看见封面就喜欢了。

冷冷的街道,没人,没车。灰色的天空像要落下什么,也无云也无风。
还有几棵没有叶子的树,那是美国某地。

知道舒国治,可是没读过。像我听过张爱玲,听过苏童,听过莫言却没读过一样。
可是我喜欢舒国治,喜欢理想的下午。

我在无数理想的下午读完理想的下午,那时还没上班。

第一次体会到何之谓相逢很晚。
那些像似为我而写的有感而发,那些之散漫,懒惰,不思进取,乐于斯,玩于斯。

只为一碗面, 只为一个散步,
只为一个想见的友人,一行字,一首老歌,
我和他一样度过无数个理想的下午。

我们都一样不太喜欢早上,不习惯太有冲劲的开始,
不喜欢傍晚到黄昏,太短,太让人措手不及,也不喜欢晚上。
偏偏只喜欢下午,长长无事可干的下午。

发呆,乱想,写字,涂鸦,唱歌,发呆。
上班之前的无数理想下午呀,我遇见理想的下午。

塞车,通车,上班,下班。

“ 我在干嘛? ” 每个早上驾车前往公司时不能自制浮现我脑海的念头。

Saturday, February 5, 2011

天天好天




可能是它不刻意,却自然流露的 Malaysia 风格,
可能是阿炳和表妹去嘛嘛档烛光晚餐时笑爆我的镜头,
可能是肥婆卓卉勤不作节目却意外讨好的演技,
可能是扮演小孙女的那个 girl girl 让我有想哭的感动,
可能我的要求很青菜不理会一丁点的不合逻辑,
更有可能是因为故事背景在我的家乡 - 玻璃市,一个被人遗忘的小城。

所以我喜欢《天天好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