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28, 2017

野三坡




跟 H 聊天,聊起听过的歌。
他说想找一张专辑,里面有首野三坡。
我说浮躁啊。对,对,对,就是浮躁。

1996 年,王菲发表了这张梦一般的专辑。

现在还有没有人听王菲?
有个年轻朋友说王菲的歌很怪,
唱法也怪,不好听,她已经过时了。

浮躁是 “ 最王菲 ” 的专辑,
这之后无人超越,包括她自己。
第一次听,感觉鸭子听雷,
那些个如梦似幻的呓语,深涩的词曲,
没一首可以单独抽开,亦无法加插任何一首,
10 首歌她创作了 8 首,其中几首完全没有歌词,
只有她咿咿呀呀自创的语言,
在那个年代是多么前卫,
我刚17岁,听了很久才逐渐接受。
而彼时是她最红的时期,
不顾市场,任性的出了这样一张专辑,
不可谓不大胆。想当然尔,销量很差。

有浮躁,必有窦唯。这是他和她的梦,
那个北京的炎夏他们挤在四合院,一起完成了梦,
可梦没有延续,两人终究是分开了。

最爱野三坡,我对 H 说没有想过会有人喜欢野三坡,
这首无词歌,只有王菲梦一般的呢喃,
似一首未完成的作品,可最爱的却是这首。

野三坡是什么?

她没有解释,我也没有深究,就任它如此。
多年以后,窦唯出了一张竹叶青,
那旋律根本就是野三坡的延续,不过都是后话了。

跟H结束聊天,驾车沿着海边播放这张尘封许久的大碟。
生活越来越厚重,层层包裹着灵魂,
我很久已不再轻盈的歌唱,17岁去了天边,
今天,抛开那些有为无为,无常有常,
让生命是生命,死亡是死亡吧,
都是人生,都是定律,都是梦啊,
何苦执着?何必紧抓?
就算没人再听王菲,就算我已回不去17岁,
你心里一直有片属于自己的野三坡。

九月天高人浮躁 一切都好 只缺烦恼 La Jam Bo La Jam Bo。
她留给我的原来不是歌声,是活在当下。

Tuesday, March 21, 2017

金鋼狼之歌




依然没有找到工作的中午,一个人在戏院看 《 Logan 》。

似乎每年看 X-men 已成了指定 “ 朝圣动作 ”,
那是我十多岁开始就爱上的美漫英雄。
跟一般认知的超级英雄不同,X-men 是一大群而不是单个,
他们如怪物般被人嫌恶,不像超人那样万人景仰,
个个的超能力天马行空,看得我目眩神迷。

知道它被拍成电影时,我兴奋死了,
X-men 应该是第一个把超级英雄 “ 时尚化 ” 的,
当我看见戏里的角色并没有如漫画一样 “ 五颜六色 ” ,
反而一身黑冷酷帅出现时,那感觉超屌,
事实证明是成功的,毕竟现实和漫画两种意境,
若真忠于原著,我无法想象那画面有多滑稽。

金钢狼从未被定位成主角,
但不知为何却成了最重要的角色,
想是人物众多,只得取舍。

电影版时好时坏,《 First Class 》 好看,《 Apocalypse 》 很烂,
来到 《 Logan 》 才发现这系列的电影原来已经陪伴我超过十年。

电影的开幕我看见一个窝囊的金钢狼,
他酗酒,他一拐一跛,他不再战斗,
他成了司机,賺钱要养活自己和恩师 X 教授,
他不想活,偏偏他的能力是超强痊愈力和延迟老化,
于是他苟延残喘。

这套电影里,他的痊愈力终于减弱,开始衰老,
最讽刺的该是 X 教授,世界最强大脑患上了老人痴呆症。
彼时已经没有变种人,旧一代死光,他们是硕果仅存的几个。
他没有抛弃他,两人如父子般彼此厌恶,又彼此依赖。

他不再是金钢狼。

直到她出现。

罗拉,这个如他一样的女孩儿,
如他一样暴戾,一样悲剧,一样 “ 有刺 ” 。
他千方百计要摆脱她,却是纠缠不清,
一夜间,他从 “ 儿子 ” 忽然变成了 “ 父亲 ” 。

逃亡的过程里他们一起受伤,一起痊愈,
他始终是个硬汉子,不流露一丝感情,
只有在教授死的那天发疯似的狂打车子泄愤,然后晕厥路边。
他跟罗拉说我的责任到此为止,我不欠你,
 “ 每个我在乎的人最后都会离我而去!!! ”
他对她大吼,把她赶走,那眼神是绝望与深爱交缠。
可是知道敌人追杀 “  女儿 ” 的时候,他立时放弃了自己,
放弃了生命,狂奔而来救她。

他还是那个金钢狼。

临死前,罗拉泪流满面,抱着他喊出爸爸,
他说:  “ 啊。。。原来是这个感觉。。。 ”
然后沉沉睡去,不再醒来。
这话有两个解读,一,终于可以死去,
二,他终于明白了何谓亲情。

我没有哭,可内心如此惆怅和释放。
告别金钢狼,一如告别我的青春,
告别我曾有的年少轻狂和忧伤。
他最后帮自己和女儿放下了 “  刺 ” ,吾亦复如是。

不知哪个粉丝把 Johnny Cash 的 《 Hurt 》 剪辑成电影片尾曲,
感觉竟是出奇配合,那把沧桑的男声一开口,完全表达出狼叔一辈子欲言又止的爱恨情仇。



Thursday, March 16, 2017

啦啦看啦啦




一个人去看了 La La land。

以为下画了,
那天人在商场看见还在上映就买票进场。
我以为我会为戏里的爱情流泪,
但最后我哭却不是因为爱情,
而是看到追逐梦想的过程那么痛苦,
那么叫人想放弃,
是因为看见自己也曾拥有梦想,
看见自己最终放弃了梦想而哭。

我很喜欢那首 《 城市之星 》,
他们轻轻柔柔的唱,
而我沉溺在静好的时光,
回忆起自己做过的每一个梦。

你是否还记得自己的梦?
依然追逐或是遗忘了?
城市之星,你是否为我闪耀着?

Monday, March 13, 2017

告别 • 滇缅公路




滇缅公路,诞生于抗日战争中。
这是一条滇西各族人民用血肉筑成的国际通道。
1935年,蒋介石预见一旦战争爆发,
中国军队不可能守得住东部沿海地区和内地平原地区的城市,
最终国民政府必将退守西部。

1937年8月,云南省主席龙云向蒋介石提出《滇缅公路计划》,
修筑一条从昆明出发,经云南西部到缅甸北部,直通印度洋的铁路和公路。

七七事变以后,日军迅速占领了中国北方、华中、华东和华南地区,
中国沿海几乎所有的港口都落入了日本人的手中。
武汉会战以后,战争变成了消耗战,物资供应问题此时显得异常严峻。

香港沦陷以后,整个中国沿海港口,
就只有广州湾是唯一的出海口,
别的沿海港口比如澳门也被日本封锁起来了。
当时国民政府所需要的物资都需要通过广州湾运输,
急需一条安全的国际运输通道,
中国国民党政府于是在 1938 年开始修建滇缅公路。

滇缅公路原本是为了抢运中国国民党在国际援助的战略物资而紧急修建的,
随着日军进占越南,滇越铁路中断,
滇缅公路竣工不久就成为了中国与外部世界联系的唯一的运输通道。

滇缅公路源起昆明,终于腊戌。
80% 的路段是崇山峻岭,还要从云南边境地区流行 “ 瘴气 ” 的地区经过,
这成了招募工程技术人员的一个大问题。
在那个刻不容缓的年代,抗战激情高涨的年轻人产生了惊人的学习效率,
他们在滇缅公路建设中磨练成为技术骨干,创造出滇缅路上的奇迹。
约20万劳工被征集来到公路上,大部分是老人、妇女和孩子,
因青壮年大部分都应征入伍了,这可能是世界上最奇特的一只筑路大军。

1938年8月底,经过20万人的艰苦努力,
全中国甚至全世界瞩目的滇缅公路终于通车了。

滇缅公路,这条穿过了中国最坚硬的山区,
跨越了中国最湍急的河流,蜿蜒上千公里的运输干道,
对于中华民族的生存是一条不折不扣的生命线。
抗战初期,几百万军队所需要的武器装备;维持经济运转所需要的各种物资;
无数内迁到大后方的人们所需要的基本消费品,
总之,当时维持整个抗战所需要的、中国不能生产所有物资,
都依赖这条生命线运进大后方。
滇缅公路还有一个无形的作用,它改变了战争的进程。
日本军原本要在正面打败中国军队,但由于有了滇缅公路在内的对外通道,
使得日本军改为从沿海越南、西北和缅甸封锁中国的对外通道。
这样给疲惫的中国军民有了喘息的机会。

日本根本不相信中国的抗战能坚持到滇缅公路修通的那一天。
日本人更不会相信,严重缺乏施工机械的20万中国劳工——
绝大部分是老人、妇女和孩子,
是他们用双手在崇山峻岭间开凿出了埋葬日本占领中国的梦想的交通大道。

《 取材自百度百科 》



离开腊戌前往瓦城的那天,
我才从家富口中得知这条每天都要走好几遍的烂马路,
竟然就是历史上鼎鼎有名的滇缅公路。

Monday, March 6, 2017

明天的明天的明天




我后来才知道这里的华校原来都不是正规的。

家富说以正规标准来说,所谓的华校只能算是补习班而已,
孩子们一大早去学汉语,然后中午到政府的缅校上课,
如果觉得汉语学不够,上完缅校,下午回去上过。

听着都累,当地人却早习以为常。

华校文凭不被缅甸接纳,但大陆和台湾皆承认,
所以缅北华人最大的梦想就是去台湾或大陆发展。

最近有一套电影 《 再见瓦城 》 说的就是腊戌华人的心酸史,
导演趙德胤本身来自腊戌,小妹说他老家在附近隔几条街而已,
放眼海外,不管是马来西亚或缅甸,华人子弟办教育总那么尽心,却也刻苦。






几年前这里的教育制度偏台湾,
当时国民党执政,毕业后可到宝岛深造,
陈水扁当选后却因政治问题,禁止缅华留台,
结果腊戌华人只好纷纷向大陆投靠。

后来陈水扁下台,台湾重新开放学位,
可当其时,整个缅北华人的风向已经转向大陆,
加上近几年中国大陆的崛起,
台湾在腊戌的影响已不若以往。

家富喜欢和老人家对话,
他们知晓和体验过许多历史的真貌,
这些老人的留言就是珍贵的遗产,
可惜这一块没有人在做。

他有打算写下腊戌的历史,
我说快去快去,
这些东西必须有谁去做,不然真的不见了。






家富说其实缅甸华人的数目并不少,
他们遍布全国各地,掌握了大部分的经济动脉,这跟马来西亚很像。

华裔的数目大可超越 7 大民族之一的克钦族,
但华人害怕排华而不敢承认身份。

路上看见的大多是华人但他们不认,家富说。

政府随随便便,也没有特别统计过,
于是华人就成了 136 支少数民族里的果敢族,
相传果敢人乃明朝皇家后人,
他们的语言和中国边界 - 镇康的语言很相似。






此趟行程没能去到果敢和木姐一探,实为遗憾。

到底果敢和政府在打什么?

为了争取真正的自由吧。

果敢表面是自治区,但实质上不是,
别的民族弄身份证只要 2000 到 3000 缅币,
华人却要 20,000 ( 马币800 ),明显针对华人,
还有许多不公平政策,说也说不完。

虽然换了政府,但改变不大,看来抗争还需要一段时间。
家富的语气听不出失望或无奈,或许早已麻木。

这类争取自由的故事,世界每个角落皆在上演,
分别在于某些国家得到国际关注,
某些则被遗忘在历史的尘埃里。

果敢人一直没有占据世界太多的焦点,
有谁在乎他们的存亡?
缅甸华人的明天在那里?

但愿有天,可以拨云见日吧,家富淡淡的对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