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29, 2012

馬背上的游戏




闽南
不是草原与马的国度
却怎么
有了马背这样的玩意儿呢?

马背
不在马身上

那是
闽南建筑
屋顶上的拱顶

五行风水
格局建造

金圆     木直     水曲     火锐     土方






游走老街
抬头逐个逐个

收集
天空下奔驰的马

乔治老街上
老房子是一匹一匹的马

不同品种的马
各有各漂亮马背

金马的背浑圆浑圆
土马四四方方好似大地
木马直直耸起
寺庙是火马     背后尖锐锐凸起
水马最罕有     流水般划过背脊

这种游戏

乐此不疲

寻搜良久
才找到方形马背

放眼
大多是金马
圆圆的拱顶

拜 “ 金 ” 主义抬头
老马
是否已经遗忘了它曾经奔驰的模样?



Sunday, October 28, 2012

島的背後




岛的背后

岛的背后

岛的背后有什么呢?
啊。。。真叫人好奇

Balik Pulau
Balik Pulau

马来人那样叫

Balik Pulau
Balik Pulau

可以是
岛的背后

也可以是

回到岛
回到岛

马来文
真好玩

有一种苍老而原始的味道
和汉字不同
汉字苍老
但华丽

于是
我开车

慢    慢    慢慢开车
来到

岛的背后

只为了
知道
岛的背后有些什么

会不会有个姑娘踩着豆蔻和我玩抓迷藏?
有没有海鸥呼啸而过?
还是
榴莲停在树丫上
摇摇欲坠
吱吱作响?

所以


慢    慢    慢慢开车

回到岛
岛的背后

啊。。。

岛的背后
一只向着南方啼叫的雄鸡

那是我家

Friday, October 19, 2012

Tok Tok 面




以前的人
把干捞面
叫成  Tok Tok 面

Tok Tok

Tok Tok

多好听
多好玩呀

好像
肚子呼唤食物的情话

好像
叫着    叫着
食欲也大增了

现在的人
叫干捞面

干捞

干捞

真无聊

如果可以
可否

把拉茶叫成噗噗?
把 Roti Canai 叫噜噜么么?
椰浆饭就叫无啦啦
老板我们叫他傻咪咪

那么下次
到咖啡店时
可以这样叫:

傻咪咪!给我一杯噗噗,再来一碟无啦啦和一块噜噜么么

那样
去咖啡店该是多好玩的事儿呢 

Wednesday, October 17, 2012

找 “ 找 ”




我要找 “ 找 ”
你看过它吗?

不,不,它不是红色的
也不是黄色
也不是蓝色
不黑不白不紫不青不靛不灰
它的颜色带着跷跷板和中国,再加上一点点水蛭
唔。。。你不知道这是什么颜色吗? ( 真可怜 )

它有时很大,有时很小
不过大多时候都是保持漂漂的形状
吓?你也不知道飘飘的形状?

那么你想知道什么呢?

气味?
它的气味可嘹亮了
而且呀好好吃
但是你绝对不能把它吞下去
吞下去就没有了
还有还有
它喜欢散步,不喜欢跑步
我就是在跑步的时候弄丢它了 ( 跑太快 )
然后回头看它就不见了

什么?
你完全不知道我在说什么?
看来,要找 “ 找 ” 的人是你 ( 你真的很可怜 )

Sunday, October 14, 2012

回不去




那次出走

忘了回家的路
星星墜落的方向
還有名字筆畫的循序

遇見你

我终于记起回家的路
星星閃爍的位置
并且慢慢摸索出名的形狀

原諒我
早忘了你樣子

Thursday, October 4, 2012

大河盡頭拾記




1) 燹、孱、爨、麇、魆、匝、熹、嘬、溽、齁、橐、蔂、矗、暭、騑、
      溷、喁、疖、趔、阒、趄、忒、萋、胪、罡、趿、阍、讫、汩。。。
   
      要不看也没看过,要不就看过但不曾认真查找,轻易飘过。
      中文作家里应用最多深涩字眼的作家,果名不虚传。

2) “ 迫迌 ” ,闽南语里玩耍的意思,音 ti to。
      “ 迫 ” 此字电脑打不出来,用了字形最相近的迫代替,
      原字乃之部首,一个日。
      形容人在世上游游荡荡,白天头顶着太阳游走,晚上顶着月光睡去,
      如此自由自在,也如此孤单寂寞。

      漂漂迫迌人
      漂漂迫迌人
      冷暖人生若眠梦
      不免怨叹

      连体婴般相依为命的两个汉字,痴痴看呆了去,
      像终于找到贴切形容自己的字般看呆了去。

3) 没有读过《吉陵春秋》,大马人沾光似的把书里的吉陵认定为马来亚某地,
      可李永平从来没有承认,也没有否定。
      一如他不曾自豪于自身的马来西亚身份,亦不自居为台湾人或大陆人。
      忽然想起蔡明亮。

      马来西亚人 = ?

      我怀疑东马人是否总处于游离的状态。
      婆罗洲这块世界第三大雨林,我们同时接近,同时遥远。

4) 少年永是不是作者真实回忆,真的不重要。

      “ 回忆和书写,说穿了,不就是挖空心思找一堆理由,
        为自己过往可耻可悲的行为开脱吗?写作,终究是自私的行径…… ” 

      李永平毫不留情揭开每个隐掩盖住写字之人丑陋脸孔的帕子。

5) 性,男性作家创作里密不可分的组合成分。
      跟女性作家笔下的性不同,男人的性成分只有原始。
      从少年永在门外一边偷听克丝婷姑妈自慰,一边手淫,尔后沉沉睡去,
      两姑侄池塘夜泳,到目睹姑妈和一群白人露天交媾,
      一直到新唐客栈,雨夜里差点强暴姑妈。

      克丝婷无疑是少年永最初的原始,每个少男的创世纪。

6) 也许经历过 《灵山》带来的震撼,《大河尽头》没有期许中的冲击。
      虽说我的确是喜爱婆罗洲,喜爱大河尽头,还有字里的魔力。

7) 峇都帝坂,少年永和克丝婷姑妈相约前往的终点,婆罗洲中部圣山,
      那里是河的尽头,上网查询,我遍寻不着这方土地的任何资料和描述,
      还有那片血湖 - 浪 • 巴望达哈,还有登由 • 拉鹿秘境的婴儿森林,
      虚构?

      合该改掉这过于认真的陋习,毕竟小说。

8) 认真二部曲:
      在 Youtube 也找不到克丝婷姑妈爱哼的那首 《荷兰低低的地》,
      但历史上婆罗洲真有过兰芳共和国的存在。

9) 汉字在书里被应用得淋漓尽致,汉字之于李永平有着何等意义?

      “ 我必须塑造我自己的母语 ”

      非中国母语,非台湾母语,非南洋母语,是 “ 自己 ” 的母语。
      比起字里行间热带雨林离奇幻丽的描写,一座座用方块图腾架构起来的南洋碉堡,
      还有各色各样白人,唐人,土人彼此之间渗透出来的欲水,
      “ 母语 ” 才是溯流而达的源头。

10) 生命的源头……不就是一堆石头、性和死亡?

       没有看过那么精准的结论。

Wednesday, October 3, 2012

她臃肿松弛的脸颊肉上下抖动,
嘴巴一张一合似黑洞,把一天的美好空气抽吸完毕。
眼睛一贯睥睨着我和另一位同事,
有人说眼白多牙缝密的人天性刻薄,我偷偷观察了几眼。

把员工弱点放至奇大如天,
如常般忽略他人勤奋耗尽脑汁后立下之工。

奇怪的是今天我心情平静。

“ 你!要跟我解释什么吗? ”
“ 我决定辞职了。 ”

拿出昨晚还在犹豫不决要否交上之白信封放在桌子上。

她忽然安静,第一次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