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12, 2017

那些房事

自从有了自己的房子后,
已经 5 年多没有在外租房了。

友人那天提起租房的苦恼,勾起我许多尘封的回忆,
忽然想为多年在外租房的岁月,写字留念,
记一记那些房客和屋主送给我的礼物。

第一次离家外住是 1997 年。
来吉隆坡读书,妈妈把我放在宿舍后就回去了,
我恐慌又期待的度过好几个晚上,毕竟第一次离家。
住着住着,也渐渐习惯,那是我住最久的地方,
足足住了 3 年多,毕业后才搬离,
回想学生岁月,虽然苦哈哈,时有吵架,
却是友情最纯朴最珍贵的日子,
以后,很少再对人如此掏心掏肺。

工作后住过好几个地方,
蕉赖,八打灵,甲洞,旧巴生路,等等等等,
有几个奇葩房客至今让我印象深刻。

记得是灵市 17 区某双层排屋,
某怪男爱呆在冲凉房里好几个小时,
最短一小时,长则三小时,
众房客为了等用厕所苦不堪言,
早上为了避免用不到厕所上班迟到,大家被逼七早八早起来漱洗,
结果一次某女来不及 “ 抢 ” 厕所,被他捷足先登,
眼看时间越来越迟,上班已经迟到,此男还不出来,
她 beh tahan 就在厕所门外破口大骂,“ 妈的,你在里面洗 LJ 啊!! ”
怪男也不甘示弱,“ 我洗  LJ 关你屁事啊!! ”
两人隔着一道门口大飙三字经,此情此景,实在搞笑,
我在房间憋笑,又觉得大快人心。

肮脏的房客大家应该都遇过,不知有没有遇过我遇过的。
话说某女很懒惰洗衣,她把要洗的衣服浸在桶里,
一浸就是一星期,这还算少,最久是浸了两个多月,
那桶东西已经浸到发出恐怖异味,
里面的东西糊成一团,不知变了什么,
我把桶搬出来,放在外面,她无动于衷,
我把桶放在她房门口,她处之泰然,
最后我把整桶衣服拿去外面的垃圾桶倒掉,
她也没有来追问衣服去了那里。。。。
我输。

还有一次,跟某男同租一间房,住了以后才知他的脏是魔王等级。
之前的全属浮云,既是魔王,不用问也知他肯定从不打扫,
因为 share 一间房,我又不愿每次帮他打扫,只好尽量 “ 独善其身 ”,
只要能够保持我的 “ 国土 ” 不被侵犯就好,可是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我后来实在受不了,还是帮房子大扫除,
结果竟然在我们共用的衣柜里找到。。。。
一个饭盒!!!!!!
一个没吃过的饭盒!!!!!!!!!!!!!!!!!
饭盒不知放了多久,已经变成青蓝色,周围环绕着形状优美的菌类,如梦似幻,
我灵魂出窍的把这盒东西丢了以后才开始回魂。

奇葩房客有之,奇葩屋主亦有之。

某屋主每到接近月尾时刻,就会夺命连环 Call,
一日 call 两次,提醒你给房租,
什么鬼,距离月尾不还有一星期多咩?
不管我每次多准时给房租,她依然每到接近月尾的那个星期狂 Call,
我把电话关上,不回复,也不能阻挡她的恒心与决志,将追租进行到底。
如此鸟主,我竟然还可以住了一年多。

说到住宿环境,住过最舒服的是旧巴生路某双层排屋,
楼下大房只我一人,其它租客全在楼上,平时都不下来,
简言之,楼下客厅厕所我一人包完,独享了整间房子的空间和安静,
我经常在楼下院子和客厅举办活动,和朋友唱歌整晚,
现在回想,楼上的住客其实有没有觉得干扰啊?
可也不见有人来投诉过。

接下来要说说住过最恐怖的住宿,
现在想起依然头皮发麻。

也是在旧巴生路,那是个公寓,
屋主把整个单位用板间隔成好几个房,
客厅隔出三个小房,厨房也改成一个房,
这是一个只有房间和厕所的住宿。

晒衣的地方在客厅窄窄的走廊上,
有时衣服没扭干,水就这样滴落在地面,
大家共用一个厕所,
厕所隔壁就是那个改装成房间的厨房,一个肥佬住在里面。
为什么要住这里?便宜啊,才一百块左右。

便宜是要付出代价的。

有几次我经过 “ 厨房 ”,都看到肥佬在看咸片,
这也算了,竟然还给我看见他打飞机,
大佬!你要爽请自便,干嘛打开门逼人欣赏?
当时只觉此人变态,也没有行侠仗义的 “ 辅导 ” 他,
不过后来发生一件事才让他搬离。

话说厕所隔壁就是 “ 厨房 ”,也就是肥佬的房间,
结果被另一间房的女生揭破他装了摄像头,
偷窥女生冲凉!!!变态至此!!!
闹得很大件事,对方男友找上门,肥佬彻夜搬走,
天啊,那我冲凉不也是被。。。??
不过我估计没人对我有 “ 性 ” 趣,同志也不会想看,
所以也就没有太放在心上。( 不知该喜或悲 )

肥佬搬走,我从此幸福快乐了吗?不,不,不,
未完待续,肥佬走了,我还继续住下去,
直到有一天。。。

话说刚住进来,就发现房间角落的隙缝都用胶纸粘住,
迟钝的我没有多想,( 所以冲凉被偷窥无感 )
前面几个月没有事情,但是后来的几个月,
每天睡醒后都发现身体有红斑,
似乎被什么虫咬过,以为是蚊子或蚂蚁,
可是哪来这么多蚊子和蚂蚁啊?
某天,我无聊把胶纸撕下,纯粹是看不顺眼,想让房间干净些,
不撕则已,一撕。。。差点昏掉,
原来房间四周的缝隙,住着一群的虱子!!!
黑压压,密密麻麻的一堆虱子!!!
它们在繁殖,在爬来爬去,每晚在吸我的血,
难怪要用胶带封起来,难怪每晚都被痒醒。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一万次呐喊都不足以表达我内心的崩溃 )

我当晚跑去投靠朋友,跟屋主说住到月尾就 Sayonara。

其实真要说下去,还可以说个天荒地老,海枯石烂,
但实在太多,无法一一悉数,只得割爱。
话说有了自己的房子后,各路猪朋狗友都想办法来我家聚会,
但都被我用太极十八式给推掉了,至今我依然没有open house 过。
可能是之前租房在外,心灵受创的阴影实在太深,至今无法痊愈,
搞得我极度享受独居宅在家里的时光,
他们总是找各种理由想要上来过夜,甚至同居,
说我一个人很寂寞,没有人照顾很惨之类之类,
但只要一想到我可爱的厕所,优雅的厨房,高尚的客厅还有温暖的闺房,
再次被那群恶魔蹂躏的时候,我立马残酷的叫他们滚回去。
行文至此,想起过往的沧桑岁月,不禁打了一身大冷颤。

8 comments:

  1. 老刘有重度洁癖,这些事会让我极度捉狂,所以出来工作过了几个月的租房生活后,决定包栋整间租下来,哈哈哈!我曾经在大学室友的橱里拿出一粒烂到溶化的苹果...快疯了。
    你写那些房客的事好好笑,你的忍耐度蛮高的。

    ReplyDelete
    Replies
    1. 其实还有很多
      不过往事不堪回首
      算了,不写啦

      Delete
  2. 最近才开始独自在外租房,看了你这篇文章庆幸的是其他房客还蛮讲究卫生,让有小洁癖的我松了一口气.. 文中提到虱子的那段让我起鸡皮疙瘩了...

    ReplyDelete
  3. 哈,这篇好笑,虽然长但有读完!!

    我比较幸运,在马来西亚工作那些年,首先有个小学女同学买了一栋双层独立式房,一个人住,看我找到的工在不远处,就叫我去一起住。跟她,后来还有她弟弟一起住,都很好,最后在那里住了应该有两三年。

    后来换工,住在别地方,上一份工的同事(兼好潜友)和他的老婆(也是好潜友),又刚买了一间大屋,空着2间房,又叫我去住。我住到决定去长途旅行才离开。想想我还真幸运,但就没有你那些好笑的经历写出来跟别人分享了 :D

    ReplyDelete
    Replies
    1. 幸运到你啊
      不过你在旅行的时候就遇到很多这种鸟事了。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