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September 17, 2017

達瑪揚基 Dhammayangyi





达玛扬基远远就看见了,
空空旷野,黄沙飞扬,一庞然大物屹立其上。
那么大的体积,下方上尖,
仿若蒲甘的金字塔。

如果把蒲甘里的各个佛塔喻为明星,
达玛扬基就是里头的大腕。

不只是因为他享有最大佛塔的称号,
乃是他建成背后的血腥历史。






还没踏入,主建筑外的围墙已经很壮观,
当然,这是用了多少人命换回来的成品。

公元12世纪 ( 八百多年前 ),
那亚图 ( Narathu )这个暴君,
杀兄弑父,篡夺王位,
终于得到了蒲甘皇朝,
得了王位,还把父亲的一位妃子纳为王妃,
诸恶做尽。

可能自觉罪孽深重,于是大兴土木,
兴建一座大佛塔,以避报应之祸。






说是为了偿还罪孽,
可是他嗜血如旧。

建造的条规严苛如地狱,
他要砖石与砖石之间的隙缝,
密得连纸也塞不进,
只要违反, 一律把手给斩断。

据说里头有一块大石头,
就是当年斩手之石,可我遍寻不着。

历史说他一共斩了三千工匠的手。

我试着把纸塞进去,
还真的没有一丝隙缝。






为了还清罪孽造佛塔,
谁知犯的罪比未建造时更多更大。

所以报应很快来到。

即位不到三年,这位不知聪明还是愚笨的国王,
就被不满的反对者杀害了,
塔只建到一半,这是一座未完之塔,
厄运之塔。

也许空间太大的关系,
这里感觉很冷,香火也不鼎盛,
外头艳阳高照,我却披上了外套,
楼上在装修,上不去,
即便如此,也够我们走的了,
塔真的大,走了很久,
最后实在乏力,坐在外头休息,不看了。

不知是走得太多而疲倦,
抑或是为那沉重的历史所累。



Wednesday, September 13, 2017

牙洪紀 Yaw Haung Gyi




时间充足,我们打算用三天慢慢逛蒲甘,
昨日逛了东边,今天走西边,
牙洪纪迎来我们的第二天。

它孤零零,站在路边,
又寂寞又美丽,
这里只有一个男人在卖画。
他可怜巴巴的望着我,可是我没有钱买画啊。






里头有美丽的壁画和可爱的佛像,
建筑的架构很完整。

古人是如何不用一根钉,
不用任何水泥就把那么繁复的建筑造起来?
尤其是拱门和弯曲的天花板。

我们有的是时间,
一块块砖,一片片瓦,瓦上的青苔,
慢慢的看,轻轻的触摸,这样的旅行,真好。



Sunday, September 10, 2017

娘烏 Nyaung-U




如果不是蒲甘,
没有人会来娘乌旅行吧。

第一次来是热季,
每过早上十点,太阳就大得让人发疯,
我大半时间躲在房间,傍晚才出门。

这次重返,是凉爽的季节,
终于可以在街上好好的散步,
看学校,看商店,看人卖早餐,看人上学。

想找回上次住的旅馆,
却忘了名字,依稀记得方向,
走着走着,看见它就在路边,
那大庭院,那阳台,那灰蓝色的墙,
不知它可还记得我当时的模样?



Saturday, September 9, 2017

阿羅墮毗 Alo-daw Pyi




阿羅墮毗没有其它寺庙那么出名,
关于她的资料很少,几乎没有,
我们也是无意踩单车经过发现。

却意外发现内里精彩的壁画。

这应该是目前为止最多壁画可看的寺庙,
而且壁画保留的程度很好,
许多精致的笔触和颜色依然清晰可见.

庙里没有禁止拍照,奇怪,难道是遗漏了?
抑或是这里的壁画不足为奇,不值得保护?

没有答案,里头的画让我赏心悦目。






这里信徒也出乎意料的多,
香火旺盛,不象其它的佛塔般静寂,
我们一路参观,一路拍照,
不停要绕过其他参拜的信众,
感觉自己似乎干扰了他们。。。( 汗 )

意犹未尽的走了出来,
天已黄昏,我没有拍到寺庙的外观,
但是后来走到外围时,
发现美丽的夕阳,四周尘烟弥漫,
阳光一丝丝的穿透过尘土飞扬,
而阿羅墮毗刚好沉浸在一片安详的金黄色里。



Saturday, September 2, 2017

阿難陀 Ananda




蒲甘每座塔皆有 “ 最 xxx ” 封号,
有者最高,有者最大,有者最古老。

惟独阿难陀拿了最美丽。

她的确美。

之前的佛寺皆呈圆锥形,
但如果从高空鸟瞰,
你会发现阿难陀是十字形的。

形似欧洲教堂,
独特的风格让她显得与众不同。






繁复的雕刻,工整的比例,
她配得起最美丽。

建筑巧妙融合了缅式,印度式,希腊式,
既有东方的灵性温婉,亦有西方的庄严大气。

她美在外,亦美在内。

东南西北各立佛像,内藏乾坤,
若是远观,那是面容慈悲,脸带笑意的佛,
等你近前,才猛然发觉他面孔严肃,怒瞪着你。

据说是为了要人们带着敬畏的心来到佛前,
四尊佛像的相似度高达 99%,
工匠的手艺惊人。

可惜经历过地震,只留两尊,
另外两尊乃后期重建,明显看出手艺的差距。







信众络绎不绝,香火鼎盛。

我跟小妹没有静穆,
却在门外扮雕像取乐,真是罪过。

“ 这些佛塔好漂亮,可小哥我们牧师曾经祈祷缅甸境内的佛塔全部倒塌。 ”

“ 呃。。。这不太好吧。。。 ”

我们在这里呆了好久,
天气那么热,我们那么的开心。



Saturday, August 26, 2017

卜帕耶 Bu Paya




“ 原来这里就是有名的伊洛瓦底江啊!! ”

卜帕耶位于河畔,
一尊金黄色的塔矗立在高台,
遥对着缅甸的母亲河,
小妹喋喋不休,很是开心。

对她而言,
伊洛瓦底就像一个遥远的所在,
现在终于来到,感觉特别兴奋,
于我,也就一条浑浊大河。

不过看她那么开心,我也快乐了。






“ 小哥,我们下次去看印度的泰姬陵好不? ”

“ 你别千里迢迢去到那猛吐嘈。。。 ”

“ 我不会的。 ”

十二月的蒲甘,风凉,天蓝,
我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不知何时成行的旅程,
虽然是个基督徒,但我对着卜帕耶许了个愿。



Tuesday, August 22, 2017

瑞古意 Shwegugyi




也许是门前那棵大树,

记得当年来的时候,枯萎凋零,

今日重探,却是枝叶新绿,

其他的寺庙和佛塔没有如此大树。






也可能是她健在高台上,

可以鸟瞰远处的达宾纽,视野特别辽阔,

风特别大,天空很蓝,太阳很刺眼,

这样看达宾纽,就感觉她的宏伟。






或许是旁边一直在挖掘的古迹遗址,

四年前看它挖,挖到现在还在挖,

依然不知那个遗迹是什么来头,

我的好奇心始终悬空。






也许是喜欢她的名字,

应该说喜欢翻译出来的名字,

缅文据说是金洞,

但汉字完全朝另外一个方向走,

古意盎然。

建成于 1131 年,

已经 886 岁,

不古也不行。






这里也有很多人卖画卖明信片,

不知何故,却是祥和许多,

没有人积极搭讪,懒洋洋一如内里的佛陀雕像,

于是你有了奇妙的平安,

沿着梯级来到塔顶吹风,

发了很久的呆,

不解,

为何其他的塔和庙都忘了,

惟独这里,依然记忆鲜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