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21, 2017

金鋼狼之歌




依然没有找到工作的中午,一个人在戏院看《Logan》。

似乎每年看 X-men 已成了指定 "朝圣" 动作,
那是我十多岁开始就爱上的美漫英雄。
跟一般认知的超级英雄不同,X-men 是一大群而不是单个,
他们如怪物般被人嫌恶,不像超人那样万人景仰,
个个的超能力天马行空,看得我目眩神迷。

知道它被拍成电影时,我兴奋死了,
X-men 应该是第一个把超级英雄 "时尚化" 的,
当我看见戏里的角色并没有如漫画一样"五颜六色",
反而一身黑冷酷帅出现时,那感觉超屌,
事实证明是成功的,毕竟现实和漫画是两种意境,
如果忠于原著,我无法想象那画面有多么滑稽。

金钢狼从未被定位成主角,
但不知为何却成了最重要的角色,
想是人物众多,只得取舍。

电影版时好时坏,《First Class》好看,《Apocalypse》很烂,
来到《Logan》才发现这系列的电影原来已经陪伴我超过十年。

电影的开幕我看见一个窝囊的金钢狼,
他酗酒,他一拐一跛,他不再战斗,
他成了司机,賺钱要养活自己和恩师X教授,
他不想活,偏偏他的能力是超强痊愈力和延迟老化,
于是他苟延残喘。

这套电影里,他的痊愈力终于减弱,开始衰老,
最讽刺的该是X教授,世界最强大脑患上了老人痴呆症。
彼时已经没有变种人,旧一代死光,他们是硕果仅存的几个。
他没有抛弃他,两人如父子般彼此厌恶,又彼此依赖。

他不再是金钢狼。

直到她出现。

罗拉,这个如他一样的女孩儿,
如他一样暴戾,一样悲剧,一样 "有刺"。
他千方百计要摆脱她,却是纠缠不清,
一夜间,他从 "儿子" 忽然变成了 "父亲"。

逃亡的过程里他们一起受伤,一起痊愈,
他始终是个硬汉子,不流露一丝感情,
只有在教授死的那天发疯似的狂打车子泄愤,然后晕厥路边。
他跟罗拉说我的责任到此为止,我不欠你,
" 每个我在乎的人最后都会离我而去!!!"
他对她大吼,把她赶走,那眼神是绝望与深爱交缠。
可是知道敌人追杀 "女儿" 的时候,他立时放弃了自己,
放弃了生命,狂奔而来救她。

他还是那个金钢狼。

临死前,罗拉泪流满面,抱着他喊出爸爸,
他说: "啊。。。原来是这个感觉。。。"
然后沉沉睡去,不再醒来。
这话有两个解读,一,终于可以死去,
二,他终于明白了何谓亲情。

我没有哭,可内心如此惆怅和释放。
告别金钢狼,一如告别我的青春,
告别我曾有的年少轻狂和忧伤。
他最后帮自己和女儿放下了"刺",吾亦复如是。

不知哪个粉丝把 Johnny Cash 的 《Hurt》剪辑成电影片尾曲,
感觉竟是出奇配合,那把沧桑的男声一开口,完全表达出狼叔一辈子欲言又止的爱恨情仇。



Thursday, March 16, 2017

啦啦看啦啦




一个人去看了 La La land。

以为下画了,
那天人在商场看见还在上映就买票进场。
我以为我会为戏里的爱情流泪,
但最后我哭却不是因为爱情,
而是看到追逐梦想的过程那么痛苦,
那么叫人想放弃,
是因为看见自己也曾拥有梦想,
看见自己最终放弃了梦想而哭。

我很喜欢那首《城市之星》,
他们轻轻柔柔的唱,
而我沉溺在静好的时光,
回忆起自己做过的每一个梦。

你是否还记得自己的梦?
已经遗忘了,或是依然追逐?
城市之星,你是否为我闪耀着?

Monday, March 13, 2017

告别 • 滇缅公路




滇缅公路,诞生于抗日战争中。
这是一条滇西各族人民用血肉筑成的国际通道。
1935年,蒋介石预见一旦战争爆发,
中国军队不可能守得住东部沿海地区和内地平原地区的城市,
最终国民政府必将退守西部。

1937年8月,云南省主席龙云向蒋介石提出《滇缅公路计划》,
修筑一条从昆明出发,经云南西部到缅甸北部,直通印度洋的铁路和公路。

七七事变以后,日军迅速占领了中国北方、华中、华东和华南地区,
中国沿海几乎所有的港口都落入了日本人的手中。
武汉会战以后,战争变成了消耗战,物资供应问题此时显得异常严峻。

香港沦陷以后,整个中国沿海港口,
就只有广州湾是唯一的出海口,
别的沿海港口比如澳门也被日本封锁起来了。
当时国民政府所需要的物资都需要通过广州湾运输,
急需一条安全的国际运输通道,
中国国民党政府于是在 1938 年开始修建滇缅公路。

滇缅公路原本是为了抢运中国国民党在国际援助的战略物资而紧急修建的,
随着日军进占越南,滇越铁路中断,
滇缅公路竣工不久就成为了中国与外部世界联系的唯一的运输通道。

滇缅公路源起昆明,终于腊戌。
80% 的路段是崇山峻岭,还要从云南边境地区流行“瘴气”的地区经过,
这成了招募工程技术人员的一个大问题。
在那个刻不容缓的年代,抗战激情高涨的年轻人产生了惊人的学习效率,
他们在滇缅公路建设中磨练成为技术骨干,创造出滇缅路上的奇迹。
约20万劳工被征集来到公路上,大部分是老人、妇女和孩子,
因青壮年大部分都应征入伍了,这可能是世界上最奇特的一只筑路大军。

1938年8月底,经过20万人的艰苦努力,
全中国甚至全世界瞩目的滇缅公路终于通车了。

滇缅公路,这条穿过了中国最坚硬的山区,
跨越了中国最湍急的河流,蜿蜒上千公里的运输干道,
对于中华民族的生存是一条不折不扣的生命线。
抗战初期,几百万军队所需要的武器装备;维持经济运转所需要的各种物资;
无数内迁到大后方的人们所需要的基本消费品,
总之,当时维持整个抗战所需要的、中国不能生产所有物资,
都依赖这条生命线运进大后方。
滇缅公路还有一个无形的作用,它改变了战争的进程。
日本军原本要在正面打败中国军队,但由于有了滇缅公路在内的对外通道,
使得日本军改为从沿海越南、西北和缅甸封锁中国的对外通道。
这样给疲惫的中国军民有了喘息的机会。

日本根本不相信中国的抗战能坚持到滇缅公路修通的那一天。
日本人更不会相信,严重缺乏施工机械的20万中国劳工——
绝大部分是老人、妇女和孩子,
是他们用双手在崇山峻岭间开凿出了埋葬日本占领中国的梦想的交通大道。

《 取材自百度百科 》



离开腊戌前往瓦城的那天,
我才从家富口中得知这条每天都要走好几遍的烂马路,
竟然就是历史上鼎鼎有名的滇缅公路,囧。。。

Monday, March 6, 2017

明天的明天的明天




我后来才知道这里的华校原来都不是正规的。

家富说以正规标准来说,所谓的华校只能算是补习班而已,
孩子们一大早去学汉语,然后中午到政府的缅校上课,
如果觉得汉语学不够,上完缅校,下午回去上过。

听着都累,当地人却早习以为常。

华校文凭不被缅甸接纳,但大陆和台湾皆承认,
所以缅北华人最大的梦想就是去台湾或大陆发展。

最近有一套电影 《 再见瓦城 》 说的就是腊戌华人的心酸史,
导演趙德胤本身来自腊戌,小妹说他老家在附近隔几条街而已,
放眼海外,不管是马来西亚或缅甸,华人子弟办教育总那么尽心,却也刻苦。






几年前这里的教育制度偏台湾,
当时国民党执政,毕业后可到宝岛深造,
陈水扁当选后却因政治问题,禁止缅华留台,
结果腊戌华人只好纷纷向大陆投靠。

后来陈水扁下台,台湾重新开放学位,
可当其时,整个缅北华人的风向已经转向大陆,
加上近几年中国大陆的崛起,
台湾在腊戌的影响已不若以往。

家富喜欢和老人家对话,
他们知晓和体验过许多历史的真貌,
这些老人的留言就是珍贵的遗产,
可惜这一块没有人在做。

他有打算写下腊戌的历史,
我说快去快去,
这些东西必须有谁去做,不然真的不见了。






家富说其实缅甸华人的数目并不少,
他们遍布全国各地,掌握了大部分的经济动脉,这跟马来西亚很像。

华裔的数目大可超越 7 大民族之一的克钦族,
但华人害怕排华而不敢承认身份。

路上看见的大多是华人但他们不认,家富说。

政府随随便便,也没有特别统计过,
于是华人就成了 136 支少数民族里的果敢族,
相传果敢人乃明朝皇家后人,
他们的语言和中国边界 - 镇康的语言很相似。






此趟行程没能去到果敢和木姐一探,实为遗憾。

到底果敢和政府在打什么?

为了争取真正的自由吧。

果敢表面是自治区,但实质上不是,
别的民族弄身份证只要 2000 到 3000 缅币,
华人却要 20,000 ( 马币800 ),明显针对华人,
还有许多不公平政策,说也说不完。

虽然换了政府,但改变不大,看来抗争还需要一段时间。
家富的语气听不出失望或无奈,或许早已麻木。

这类争取自由的故事,世界每个角落皆在上演,
分别在于某些国家得到国际关注,
某些则被遗忘在历史的尘埃里。

果敢人一直没有占据世界太多的焦点,
有谁在乎他们的存亡?
缅甸华人的明天在那里?

但愿有天,可以拨云见日吧,家富淡淡的对我说。



Tuesday, February 28, 2017

這班傢伙




星期五,跟小妹去祷告夜。

祷告夜?教会的?

不是,我和三个好友私下办的。

就酱,认识了家富,晏祥敏和黄德忠。

不知是谁开始提起,总之每个星期五相聚在祥敏家,
各自带食物过来,吃喝,祷告,闲聊。






祥敏是个爽朗女生,
住在一栋幽雅木屋,种了许多花和树。

另外两个腼腆男生,家富长得秀气,博学多才,
黄德忠则是闷骚,每次给大家玩弄,
可也不生气的,感情很好。

刚开始对着我有点不好意思,
毕竟年轻人,时间久了就热络起来,
嘻嘻哈哈,乱闹一场。

小妹不懂干嘛特别兴奋,
又喊又唱,玩疯似的。






是夜晚餐丰富。

祥敏为我们准备了自制牛油果汁,
家富带了腌萝卜和白饭,
德忠最大方,又炸鸡又炒菜,还有鸡蛋和一碗酸菜。
小妹打包了小食,我空手。

基本上除了稍辣,这里的食物都吃得惯,
每天撑到很饱,加上大多是蔬菜,
所以早上排泄顺畅,哈哈哈。






饭后,为彼此代祷,
他们问我需要祷告什么?

我说为工作,还有马来西亚的政治吧,
他们则要我为了腊戌的罪案祈祷,
说这里很多年轻人贩毒和吸毒,
不说还真不知,表面和平的小城暗藏那么多黑暗面。

当然啊,这里太靠近金三角。家富说。

祷完,一伙骑着摩哆去喝茶,消遣场所不多,就一个茶店,
冬天的夜里骑车冻死啦!!!
又是聊到夜深,几个人疯子似的笑了整晚,
聊梦想,聊未来的忧愁,聊过去。

回来大马多月,那天收到小妹的信息,
说大伙想念我了,我也想你们啊,
旅途中每个让人想念的家伙,总叫人感动。



Thursday, February 23, 2017

聖光堂




一早起来,雾很浓,太阳都被遮住了,
许是昨夜下了场雨的关系,特别特别冷。

吃了早饭,又骑着摩哆去开店,
我冷得直打哆嗦,这种天气出门简直折腾,
开店前,小妹带我去圣光堂走走。

其实圣光堂非什么特别景点。

只因腊戌实在没有旅游区,
上网查看游记,只搜到许多使命团的故事,
想是只有传教才会有人来此地吧,
大多使命团都驻足在圣光堂,
出发前 ST 也告诉我她当年来过圣光堂。

于是圣光堂成了我唯一知道的 “ 景点 ”。






因为修路,我们绕了一大圈才来到。

很古老的教堂了,估计也有六十年以上,
平时是学校,星期天就是主日崇拜,
看见久违的木桌木椅,黑板,粉笔,老师学生的朗读声,
都勾起我深埋已久的学堂记忆。

好想拍下上课情形,但为了礼貌只好作罢,有点遗憾。

小妹遇到邻居的女儿,也在这里上课,
于是就带着我们逛逛闲聊。

这里的主建筑有三栋,圣光堂最古老,
后来起了敬业楼,应该也有几十年历史,
最近又增建第三栋新课室。

礼拜堂在二楼,那古老的长木椅现在已经很少见,
很简朴,窗口没有彩色玻璃,墙壁亦没有壁画雕刻,
简单敬拜的环境,却让我沉淀下来。






课室外一黑板写着 :

“ 天下第一等苦民,莫过于无业游民。” 梁启超。

这说的不就是我吗?妈的!就喜欢无所事事怎样?( 笑 )
旅程已经差不多第五天,我还不懂下一站,
应该过几天就去瓦城,瓦城之后呢?

似乎这辈子都在游荡。

我该浪荡抑或安稳?
安稳会幸福吗?
流浪, 会更快乐吗?

上帝,你要我去那里?

坐在椅子上,做了这么样一个祈祷,也是没有答案的。
心里平静如水,没有思念,没有未来,
我喜欢此刻平静的自己。

不懂路在何方的时候,就让路带领吧,
偶尔停滞,偶尔冲刺,
旅程终会来临。

就让路带领吧。



Thursday, February 16, 2017

踏著夕陽歸去




那天关店后,小妹提议泡温泉,
说来了几天都没带我去玩。
其实腊戌非旅游区,真要玩也无处可去。

什么?腊戌竟有温泉,我还真不知道。

对啊,很多人周末来这里泡澡。






骑着摩哆车风尘仆仆的来到。( 灰尘特别多 )

正是傍晚时分,已经很多人在池边泡着了,
简陋的设施,四周被稻田和农家围绕着,
感觉特别淳朴和乡野,空气弥漫一股硫磺味。

以为是要跟一群人泡在一起,谁知小妹说来, 来,来,
我们去各自的浴室泡呗,噢,还有私人浴室啊。






大众澡堂的另一隅原来还有许多间小小的个人澡堂,
把泉水都引上来了,男女分开,小妹帮我给了钱,咱就分开行事。

澡堂也是很简陋,但算干净,
里面有个浴缸,空间不大,衣服随意乱挂门边,
把水龙头扭开,白花花的热水汹汹涌出来,
很少用浴缸冲凉,觉得太浪费水,这次要尽情享受。






正是冬天,天黑得快,每到五点气温就下降,
室外是冷冰冰,泡在热呼呼的水里,脑袋瞬间放空,
来了几天,我也空了几天,想不到就甭想

太舒服。

洗完,把水放干,走出室外等小妹载我回家,
时近七点,天空一片艳丽缤纷的夕阳西下,
真是美得震撼,一种毫不做作,极度纯粹的晚霞,
我看得痴去,连小妹出来也不察觉。

后来的后来,
我在缅甸一连看了好几场无以伦比的日落,
终于明白为什么人家说全世界最美的日落都在缅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