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22, 2017

回回顾乡




原来,才一年。
原来,已经一年。

看你比以前瘦了,
还是那么开朗,
久没见面,
依然热络的谈了整晚。

谈到猫与狗的爱情观。

猫是不能驯服的,
只能与他共处。
你了解我说什么。

我和她,
终究没能一起出现在你这儿。

那个晚上下着雨,
滴滴答答敲在新村的锌皮屋顶上,
自小喜欢这声音,
莫名叫人平静。

我们唱了整晚的歌。

隔天临走前,
你匆匆塞了这罐自制咸金桔,
标签上写着乡遇,
抱歉匆忙写不美,你说。

喜欢这种不经意的美,
谢谢你朋友,
这罐够我回味许久许久。

Friday, June 16, 2017

熊和山貓




绘本,是奇妙的艺术。

大人的世故,
孩子的童真。

看似幼稚的字眼,
随意的色彩线条,
没有一定功力,
绝对画不出,写不来。






酒井驹子是我最爱的绘本家。

画工让人惊叹。

第一次知道她,
是那本《 我讨厌妈妈 》,
一看从此爱上。

喜欢她淡淡的笔触,
浓得化不开的意境,
真正的艺术家。






《 熊和山猫 》 是一本有关死亡,离开的绘本。

没有人爱谈论死亡,
大人避违,对孩子更是三缄其口。

这本书很好的诠释了生与死,
用轻轻的语调说一个感人的故事。

我抱着比比一起读这本书。






故事一开始就说小鸟和熊是好朋友,
有一天早晨,小鸟死了,
熊很伤心,他为鸟儿准备了漂亮的盒子,
把小鸟放进去,走到那儿都带着盒子。

酒井用类似粉彩的涂法,勾勒哀伤的画面,
没有彩色,只有黑白,
人物或是场景都是细细碎碎的。

关于死亡,没有哭天抢地的字眼,
那悲伤却席卷而来。

熊把装着小鸟的盒子展示给森林里的朋友,
大家看见后都表示沉默,
纷纷劝熊把鸟儿放下,过新的生活。






听了这些建议,
熊反而把自己封闭,
他回到家, 把门锁起来,
再也不出门了。

我们总以为叫人忘记是解药。

我们把回顾当成懦弱。

我们排斥悲伤,拒绝流泪。

殊不知,
回顾是因为要面对,
懦弱是因为想勇敢。






熊把自己封闭很久,
屋子里只有他和小鸟。

直到山猫出现。

山猫躺在草地上睡觉,
身边放着另外一个大盒子。

熊问他里面装了什么?

山猫没有回答,
反问熊他的盒子又装了什么?






熊给他看了。

看见睡着了的小鸟,
山猫并没有如其它朋友般,
叫熊忘记她。

他只是问,
你一定很爱她吧?

你们有很多美好的回忆吧?

听到这句话,
熊和小鸟的回忆豁然打开了。

他记起每个与小鸟共度的时光,
一起洗澡,一起寻找食物,
小鸟受伤后,熊为她包扎伤口,
每个每个细碎的画面。

书本从这里开始有了颜色,
黑白的基调抹上一层浅浅粉红色。






比比坐在我怀里,
开怀的笑起来,
想是什么画面让他觉得好笑吧,
咯咯的笑,笑得那么可爱,
他还不明白什么是离开。

我抱着他,
莫名红了眼眶,
是想起了谁吗?那么奇怪,
我依然不明白什么是离开。






山猫打开自己的盒子。

原来里面是一支小提琴。

让我为你们拉一首歌吧,
山猫说。

于是悠扬的曲调在山谷间回荡,
熊坐在草地上静静聆听,
心里有了许久没有过的平静。






他们找了森林里一个美丽的地方,
那里阳光明媚,绿草如茵,
曾经熊和小鸟喜欢在那里嬉戏玩乐。

看了鸟儿一眼,一起把她埋葬了。

熊问山猫要去那里。

山猫说不知道,
他会继续前往下个小镇流浪。

我可以跟你去吗?熊说。






好啊,山猫说。

他从背包里拿出鼓铃,
交给熊,说一起去下个城镇表演。

鼓铃上有着很多过往痕迹。

这鼓铃以前也属于另外一个人吗?
以前也有人陪着山猫一起流浪吗?
她去了那里?

熊没有问。

他背起行囊,跟猫一起走向下个小镇巡演。
彼此陪着彼此,这就够了。

我把书本合上,深深吻了怀中的比比,
比比笑着推开,说胡子扎痒他了。
今天,不悲不伤,
只有静静的回忆在空气里荡漾。



Tuesday, June 6, 2017

黃金




我必须承认,一开始是 “ 被逼 ” 事奉乐龄组的。

身为一个 “ 爱唱歌的年轻人 ”,(误)
可以表现唱功是多么欢愉的事,
但在这里,不可以唱太快,不许唱太高音,
每个星期的歌还要是重复的,闷都闷死。

没有几个年轻人愿意事奉乐龄,
“ 善良 ” 又不懂拒绝的我,
只好勉为其难拿下这任务。

每次聚会完毕,都想快快闪人,
安哥安蒂的话题我聊不进,
他们的故事与我何关?
我可不想被当成老人家。

内心的骄傲与清高让我与人保持着距离。

但上帝往往用祂的方式来谦卑我,
想走却走不了,这群安哥安蒂就用他们的方式来感化我。

也许上辈子经历太多风雨,现在的他们知足常乐,
一点微不足道的事物都可以感恩,
我只是随口唱,他们不停道谢,仿佛是天籁,搞得我极不好意思。

每个主日崇拜好似嘉年华,
大家忙着吃糕饼,喝茶聊天,
玩起游戏,比年轻人还疯,没有一丝拘谨,
抛开矜持和面子,这是真正的小孩子啊!
有时心情浮躁,来到教会看见他们的笑脸,
就莫名心安,觉得自己的烦恼实在也不算什么了,
他们可是要面对生死的课题。

有个安蒂告诉我,
能够活多一天已经是 Bonus,
他们期待每次的聚会,因为得来不易,
反观我嫌聚会太多,没有时间做自己的事。

汲汲营营,我们真明白每天活着的意义吗?

渐渐,我不再那么抗拒,
渐渐,我享受和他们聊天,
渐渐,我放下自以为是的荣耀。

上个星期天,只有我和 Alex 两人唱歌,
没有乐器,音响也烂,但无人介意,
心情是平静开心,大家一唱一和,乐也融融。

是上帝,借着他们改变了我,
安哥安蒂对生命的豁达,对人生的看透,教我放下执着。

感谢有机会事奉乐龄组,乐龄组英文叫 Golden Years Ministry,
简称 Gym,黄金啊黄金,他们的灵魂在神眼里,确是黄金,
但愿有天,我也能如此笑看风云,
什么黄金,什么钻石,什么天涯,什么海角,皆云淡风轻。

Friday, June 2, 2017

六月二

恐怖一眨眼已经过去半年

上班两个月像上了两年
第一个星期八点多回家然后就九点十点。。。

累到一个极点脑袋会空白
不想风花雪月不想参与任何活动
也不想说话不想写字只是感觉很疲倦
其实知道心的累比身体更多。

于是就有了借口远离。



。。。。。。。。。。。。。。。。。。。。。。。。。。。。。。。。。。。



在某小贩中心与他偶遇聊了一会儿。

他离开教会一年想当初是多么热心的弟兄
而今他的爱不再是她也不再是上帝。

“ 我觉得这 16 年在教会简直是浪费了。 ”

他平淡说出听不出庆幸还是感叹
然后我们互道珍重, 一如过往的陌生人。

J 移民去澳大利亚跟我说生活不曾如此美好
说他回头看在教会的日子发现自己白活了几年
而我安静听着心里有些沉重。

你们都忘记了神。

我也忘记了神。



。。。。。。。。。。。。。。。。。。。。。。。。。。。。。。。。。。。



还有想去的地方吗

还有想写的东西吗

还有想画的风景吗

还有想唱的歌吗

还有想爱的人吗



。。。。。。。。。。。。。。。。。。。。。。。。。。。。。。。。。。。



我没有再提起她的名字
也不愿知道她在那里。

旁人亦不敢提起
怕我生气或难过吧
但我其实没有
连泪也没有真怀疑我是不是有病。

也许只是因为我没有触及而已。



。。。。。。。。。。。。。。。。。。。。。。。。。。。。。。。。。。。



决定辞职太疲倦。

结果老板留我说我是他们要找的人
说我做事够快够好希望我考虑。

我说我太累。

过了一个星期再找我谈
出乎意料说愿意起我人工多一千
只希望我做到年尾。

受宠若惊第一次感觉我原来是有价值的
总认为自己差劲没人要
于是留下了想说离开广告界前留一个辉煌记录也好
或者纯粹是享受被人重视的感觉很久没有这样。



。。。。。。。。。。。。。。。。。。。。。。。。。。。。。。。。。。。



我发现我已经回不去了。

还要回去吗

Friday, May 26, 2017

午夜前的餘溫




门打开的刹那,依然没有预料,
等你们拿着蛋糕进来, 才迟钝的恍然于自己的生日。
闭关一段日子,我的冷漠没有把你们吓跑,
反而让你们更不怕死的靠近,
该颁个勇气奖给你们吗?( 笑 )

人说一生有一好朋友足矣, 而我有三个,
这已是天大的祝福。

你亲手做了蛋糕, 一如往常的精致和美味 ( 要对自己多点信心 ),
还有你亲自煮了晚餐给放工迟了的我,
饭菜都凉了,但我感受到那温度,你的他以后会很幸福,
最后还有沉默寡言的你,总是默默在背后陪伴,不离不弃。

夜深了,很累, 但四人一如既往的聊着过去,
谈着未来,感受着当下,
有一瞬间,我以为一切还是如从前一般,不曾变过,
但我们都知道一些东西是不同了。

没有哭,也不是特别伤心,
心里有个地方却是空置了的。

午夜前,收到你简短的祝福,
知道你记得,那是我仅存的最后的余温,
我想,就够了,够我回刍一生。

但愿,你幸福, 这是我最真挚的愿望。

Tuesday, May 23, 2017

生如夏花




梦见教朋友唱这一首歌,
奇怪的是我并没有特别喜欢这歌,
可在梦里却对歌词了如指掌。

醒来,他和我说要离开教会了,
我说好,保重。
我们依然可以如以往般畅谈生命与灵魂。

生如夏花之绚烂,
死若秋叶之静美。

我不曾喜欢过这首歌,
今早才第一次听见。

Thursday, May 18, 2017

Dear C

Dear C,

你孤独吗?
我发现教会里大家都很孤独,
但没有人发觉,
都盲目的以为自己很充实。

我们都孤独,我们忙着对话,
却从来没有听自己心里的声音。
那种孤独让人痛不欲生。
你会这样吗?
有时我在想,
你要一个人去面对所有的悲伤,
还要忙着安抚别人的哀伤,
你是怎么度过的。

我拿起电话,
发现没有一个人可以倾诉。
尤其不想和 “ 基督徒 ” 说太多。
基督徒 “ 应该 ” 要怎样,
领导 “ 应该 ” 要怎样说,
你了然于心。
别误会,我没有埋怨或生气教会,
只是第一次用第三者的角度旁观时,
发现这一切的荒谬。
你曾如此想过吗?

在教会那么多年,
我的青春都在这里消耗尽,
回头看有时觉得很恐怖。
恐怖不是因为看见真相,
恐怖,是因为发现了真貌,
却深陷其中,
无法脱身。

我们从来没有做过自己。

以为自己在做着上帝要的样子,
其实是在做着身边人期望的样子。

跟她在一起,彼此都模糊了自己。
我们以为在对方身上可以找到自己,
结果最后连自己也搞丢了。
分开不是因为不爱,
而是已经无力再爱。

上帝从来没有束缚。
是我们自己束缚了自己。
真理必让你自由,不是吗?
但很多时候,真理假理分不清楚。

我想她也是看透这一切背后的真面目了,
只是她用激烈的情绪去表达,
而我是用消极无奈的态度去面对。

那天听你分享你和家婆的故事,
我心里默默为你难过。
你到底要挣脱多少的束缚,
才能真正做你自己?
我知道你也想,却无可奈何,
人活在世,总不能太自私啊,
我猜你会如此告诉我。

我没有做过自己,
她没有,
你也没有。
但上帝不就要我们做个自由的人吗,
像个小孩一样,他说。

年纪越大,累积越多的胆怯和负累,
再也无法如孩子般轻盈。

你还会经常想念大佬吗?
我孤独的时候会想起他。
想着他如何听我说话,
然后骂我胡说八道。

也不知干嘛会对你说这些。
也许只是想告诉你,
记得要做自己,
记得要爱爱自己,
希望你有一天可以像孩子般,
轻盈的飞翔。
祝安好。

星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