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18, 2018

夜禱




出來見面好嗎,許久沒見。

好啊。

上次會面應該超過一年多,
有些友情不需常常相見,我倆屬同類。

她說今天有感動想牧養我。

聊了很多在我教會無法暢所欲言的話題,
我知道我自己教會的問題在那裡。
感激她不批評,也沒有勸我離開,她懂我苦處。

不知覺聊到半夜一點,
來,我為你禱告,她說。
一如我們初次見面的場景。

生命有個常常為你禱告的人,是福。

Saturday, October 13, 2018

重逢




她无端通过 IG 找到我,说了一声嗨,
在经过那么多年的绝交之后。

当年不会成熟处理感情,辜负了,伤害了,
换来她的 FB 封杀,还有一连串的怨恨 SMS 和 email,
曾经互相欣赏爱慕的人,最后如同杀父仇人般两隔天涯。

她说,是你吗?

我说是我。

她说想跟我说这些年来的际遇,我说好。

然后她说,我听。

我说我想好好道歉,于是写了一些迟来的道歉。

她静静听着,说不用道歉,都过去了。

然后我们忽然无话可说。

她说就这样吧,我说好。

彼此祝福,互道珍重,生命若只如最初相遇。



。。。。。。。。。。。。。。。。。。。。。。。。。。。。。。。。。。。



因为在《人间烟火》写稿,没有想过 M 会因此联络上我。

我说你这家伙死去那里。

当年因为电话遗失,接连把 M 的号码也搞丢了,
尝试在 FB 寻找,这家伙原来一直在用着完全不搭嘎的名字,
难怪找不到,相约晚餐,分离那么久,依然熟络如舊,
彼此吐槽怎么变老了,说着当年的疯狂史,一起大笑。

说起来,我的第一个背包旅行就是跟他。
我们搭巴士走了大马半岛许多地方,
至今我依然记得去过的金山,槟城,安顺,关丹还有怡保。

然后想起曾经一起住过的 X ,M 说他还有和 X 联系啊,
于是又相约一起去找 X,当年的万人迷 X 现在嫁为人妇,
跟老公在一新村经营家族的鸡饭店,小有名气。
一看见我,猛说自己今天没打扮,给我看见邋遢一面。

三人坐下聊往事,聊得不亦乐乎,似乎才不过昨天的事情。

我曾以为一些人今生是不会再相遇了,
没想到今年上帝让我遇见三个,这真是个重逢的年啊。
若你能再遇見他/她,你想說些什麼?

Tuesday, October 9, 2018

嘮叨與沉默




年轻时期,每次驾车,如果爸爸坐在旁边,
我就会非常烦躁和压力,因为他会不断纠正我的各种驾车习惯。

不要一直踩牙。

快点换 free gear。

一开车就要立刻转二号牙。

驾出去一点,太边了。

反正最后我都会很生气的顶嘴,说他不信任我,
爸爸继续嘀咕,我闷闷不乐的驾回家,说下次不要跟他同车。

上个月爸爸下来看宝宝满月,之后我建议载他回乡,
父子 40 年,似乎没有这样跟爸爸两人单独相处在车里那么久。
6 个小时的车程,大部分时间两人都很沉默,
一来不爱聊天,二来爸爸耳背,跟他说话都要吼的,于是彼此安静。

爸爸这次没有再唠叨我的驾车技术,其实后来的几年,爸爸已经不再唠叨了,
可能是我的驾驶技术进步,可能是吉隆坡的路他不熟,反正他就停止了。

我问他为何整程都不睡觉,他只是笑笑,说坐车不习惯睡觉,
然后问我,还有没有钱用?要不要拿一点钱过去?
我说不要啦,都那么大个人,怎么还当我是个刚出来社会的小孩。

回到家乡,他就忙工作了,
但不忘为我打包食物,虽然我已说可以自己搞掂,
我们沉默的在客厅看电视,沉默的吃早餐。

因为有事要早回,匆匆呆了两天就離開,
要避开塞车,趕在凌晨 6 点出门,
爸爸很早起身,在门口送我然后回去睡过。

一个人驾车回来吉隆坡的路上,
我忽然明白爸爸过去的唠叨和现在的安静,是为什么了。

Tuesday, September 25, 2018

九月廿五,易碎的驕傲著那也曾是我的模樣




足足休息了大半年,再次回到职场,心里半不舍,半期待。
不舍懒散悠哉的时光,也期待新工作的盼望。

谁会想到我竟然成为一名老师?

成长岁月最大的梦魇之一就是学校,内向孤僻的性格,
成绩差透的羞愧,朋友们的排挤,都让我一想起学校立时打冷颤。

沉淀的大半年,思索未来路向,有一天老师这个字眼无端在脑里浮现,
然后我就祷告上帝,说如果祢想要我当老师,那就让它成吧,
然后完全不积极找工,因为犹豫不决要不要回去广告,依然厌倦,可薪水高,
八月,YM 来电问我有没有兴趣教书?就寄了履历,
过几天就叫我去面试,在我完全不觉得自己会被录取的情况被聘请了。

上帝,祢也太信实。


。。。。。。。。。。。。。。。。。。。。。。。。。。。。。。。。。。


因为休息,心情平静,创作了一首诗歌,看见峰会上大家高声唱自己写的歌,
是很感动的,回来后成立了方舟音乐,专门用音乐来做神的工作。

投了很多篇文稿,一一皆被采用,其实都是旧文,
只是想让更多人看我以前用心写的文字,现在已无法风花雪月,
重新整理部落里的旧文和照片,虽然根本没有人会看,自己爽。

也帮文桥画了许多自己满意的插画,最近的画稿感觉越来越复杂,
T 说绘本会在今年年尾出版,前后拖了两年,迫不及待啊。

去了很多地方,马来西亚各大小城镇,森林,还有日本,台湾,
见了很多老朋友,神奇的跟一些失联的朋友重逢,同时也认识新朋友。

我跟 K 说今年是发自内心的心满意足。


。。。。。。。。。。。。。。。。。。。。。。。。。。。。。。。。。。


弟弟来到世界,可爱的人儿啊,虽然不像第一个外甥时那样紧张,
对他的爱没有减少的,大 B 也因为成了哥哥异常兴奋,
可是就在弟弟来了几个星期后,忽然闹别扭不去学校了,
在学校门口大哭大闹,那眼神如此恐慌,最后不得不把他带回家,
这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怎么会在上课了一段时间才这样?

后来猜测是弟弟来了之后,父母还有大人对他的关注少了,
孩子内心的不安全感不知如何抒发,就做很多事情来引起大人注意。
过后跟他花很多时间,谈很多,玩很多,
感谢神的是很快就回复常态,愿意回去学校了。

孩子的心病如果没有及早解决,就会跟着他长大。


。。。。。。。。。。。。。。。。。。。。。。。。。。。。。。。。。。


许多大人心里住着一个没有长大的孩子。

那个受伤,胆怯,软弱的孩子因为没有长大过,被关在房间,
某些时刻,會无预警的跑出来,叫人控制不住,
有者攻击,有者莫名悲伤哭泣,有者逃避,有者报复,
其实啊,他们不知这是心里的孩子跑出来了。

今年最大的突破之一,就是说真心话吧。

我是一个极度压抑的人,许多情绪和感受都不露声色,
外人看见的都只是表象的平和,往往被伤害后,
因为内心的恐懼,害怕争执,也因为骄傲,不愿表露自己软弱的一面,
于是选择逃避,因著害怕受伤,我的应对就是完全隔绝,切离,
S 说我每次遇见攻击后,就会把自己关进壳里,拒绝外界的任何干扰,
很多友情就是因为这样渐行渐远,自己选择的。

上帝是爱我的,今年啊,或自愿,或被逼,跟许多人都有了坦白的第一次。
他/她听见我竟然會為一句话和行为不愉快时感到惊讶,
有些人因为我坦白而道歉,并愿意尊重,他們跟我的隔离就拆除,
有一些听了反应激烈,忙著反驳,为自己辩护,
这些友情则成了路过的风景,美丽而短暂。

其实还有很多我不敢面对的人,教会就有两个了。
可我在努力,也真的想要去面对,我要面对的不是他们,时我内心的鬼。

大 B 的不上學讓我回憶起我塵封已久對學校的恐懼,
上帝要我回到最討厭的地方,莫非要我去尋找?
找回那個被遺忘了很久的孩子?

Saturday, September 15, 2018

滿月




黃疸褪去後,你變得活躍起來,
雖然半夜每隔幾個小時就會吵醒媽媽,
但比起之前昏昏沉睡,當然希望你繼續活躍。

你的樣子跟哥哥好像,
除了眼睛沒那麼圓,耳朵沒那麼大,
根本就是哥哥的倒模吖,
我總習慣叫你比,忘了還有另一個比。

弟弟以後會不會像哥哥那樣頑皮?
弟弟以後會不會像哥哥那樣淘氣?
弟弟以後會不會像哥哥那樣黏舅舅?

弟弟滿月啦,舅舅願你開心健康平安長大。

Tuesday, September 11, 2018

野飯




5 天4 夜,吃了不知多少餐。
这道离别的午餐,传道娘煮得特别好吃。
小小的碟子,盛着鹿肉,野菜,我加饭两次,
全是传道娘满满的爱,希望大家吃饱喝足。

碟子里苦苦的山菜原本吃不惯,后来却上瘾,
回来吉隆坡后再也找不到了。

我总是习惯独自上路,这趟原本以为不会适应的旅程,
最后收获了几个珍贵的友情,团员里静有之,动有之,却是各司其职。
像圣经所说,万事互相效应。

砂拉越的历史,越是了解,越是发现不了解,
觉得自己所知太少,而所能付出的更是少之又少,那无奈在心里发酵。

但愿有天,我们万事互相效应,为这世界尽一份力量,
像这碟盛装不同味道,吃在一起却是人间美味的午餐一样,
人们不再只爱自己,而是用心照亮他人,那将是多美丽的画面。

Thursday, September 6, 2018

山與墓




离开前,Pastor 带我们去爬祷告山。

坐上吉普车出发,站在后车厢,
一路迎风而上的感觉真爽。

本以为上山难,
谁知才走那么一下就来到目的地。
祷告山上有一座木教堂,
村民会来这里祈祷和听道,
多么美丽质朴的所在。

我们在这里祈祷回家的路平安,
也感谢上帝这五天的带领,
无风无浪的度过,还收获许多礼物。

如果在祷告山上祷告就会特别灵验,
你会许什么愿?

如果在祷告山上祷告必蒙垂听,
我希望這生爱我所爱,无憾于主。






回家途径一处, 看见色彩斑斓,造型千奇百怪的小亭子。
Pastor 停下让我们参观。

原来是肯雅人的坟墓。

他们融合了基督信仰,还有本土化的元素,
造出独一无二的墓碑设计。

我没有想过坟场竟会让人感觉新奇,而不是恐惧。






那些墓碑,有些像龙,有些像花,
有些像水的浪纹。

是否每个墓碑都依照生者之前的喜好和性格打造?

看见一个犀鸟的墓碑设计,
代表这个人生前自由自在,飘流不定吗?

如果可以设计自己的墓碑,你希望自己的墓碑看起来是怎样?

如果我死了,我想化作一缕轻烟,什么也不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