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22, 2017

瑞古意 Shwegugyi




也许是门前那棵大树,

记得当年来的时候,枯萎凋零,

今日重探,却是枝叶新绿,

其他的寺庙和佛塔没有如此大树。






也可能是她健在高台上,

可以鸟瞰远处的达宾纽,视野特别辽阔,

风特别大,天空很蓝,太阳很刺眼,

这样看达宾纽,就感觉她的宏伟。






或许是旁边一直在挖掘的古迹遗址,

四年前看它挖,挖到现在还在挖,

依然不知那个遗迹是什么来头,

我的好奇心始终悬空。






也许是喜欢她的名字,

应该说喜欢翻译出来的名字,

缅文据说是金洞,

但汉字完全朝另外一个方向走,

古意盎然。

建成于 1131 年,

已经 886 岁,

不古也不行。






这里也有很多人卖画卖明信片,

不知何故,却是祥和许多,

没有人积极搭讪,懒洋洋一如内里的佛陀雕像,

于是你有了奇妙的平安,

沿着梯级来到塔顶吹风,

发了很久的呆,

不解,

为何其他的塔和庙都忘了,

惟独这里,依然记忆鲜明。

Saturday, August 19, 2017

達賓紐 Thatbyinnyu




他们说这是蒲甘最高的佛塔。

到了眼前,倒不觉得有多高,
可能站得太近的关系。

反而被建筑底层的雕刻和沙画吸引。

我没有打算买画,
这些画其实都千篇一律,
佛祖啊,和尚啊之类之类,
可阳光洒在画上,尘埃散落在光氲里,
那画面很美。

基石都风化了,
沾染着岁月痕迹,黑黑的,
跟寺庙的白形成强烈的对比美。

若是高处让你仰望不及,那就学习欣赏低处的美。



Wednesday, August 16, 2017

悉隆敏羅 Htilominlo




这小妹去到那里吐嘈那里。

乌本桥是座烂桥。

曼德勒皇城不过如此。

每间寺庙,每处景点她都提不起劲,
说没什么大不了。

“ 你到底是不是缅甸人啊?一味贬低自己国家的宝。 ”

“ 是真的很无聊很普通啊,要我怎样赞叹?”

气死。

来到蒲甘,她忽然安静下来。

“ 小哥,我好惊叹!这些建筑真美! ”

“ 你看!这一砖一瓦都用红砖一块块叠成! ”

“ 那么古老,又那么稳固!太了不起! ”

“ 你说当年兴盛时该有多壮观! ”

“ 我好喜欢这里,我们呆多几天好不!? ”



蒲甘万岁。


Monday, July 31, 2017

烏本橋上,烏本橋下




小妹和我没有选择浪漫的日落时分来,
反而在日正当午到访。

太阳好大,但风很凉,
于是也不觉得难受。

乌本桥,世界上最古老也最长的柚木桥。

仿佛有了 “ 世界上最。。。 ” 这个称号,
再普通的东西也忽然镶起了金边。






雨季过了,河床干涸。

人们在河床上骑单车、耕田、做买卖、孩子在玩耍;
我们眯着眼睛,在大太阳下散步。

“ 这桥很普通嘛,干嘛那么多人千里迢迢跑来看座烂桥。 ”

本想娇情的访古寻幽,
这不识货的家伙一路吐槽,我猛翻白眼。

桥的金边就酱给她拆掉。






给她说着说着,对这桥似乎也无感了。

可桥下风光明媚,
有一种美丽叫日常。

对于他们,这就一座桥,
一座日常不过的桥。
不是旅游胜地,不会想要为它吟一首诗,或拍帧照片。

划船、撒网、抓鱼、走路、工作、上学;
承载着生活的一座桥。

生活啊。
活生生的活着的我们。






桥很长,中间有亭子遮阴。

小贩卖着食物,情侣在拍拖,
怎么不是上班时间吗?那么多人像我这样闲荡。

有个小孩跟家人走失了,
惊慌的在桥上哭,找妈妈,
不知为何无法看小孩哭,会心揪,
尤其那些跟妈妈迷失的,更让我忍受不住,
仿佛我就是那个无助的孩子。

想上前帮他,不会缅文,
小妹阻止,说别多管闲事,可他只是小孩啊;
一些小贩也叫他来坐坐,别哭,
孩子那里肯安静。

尔后,孩子的哥哥出现,
原来哥哥贪玩,自己骑单车跑开,忽略了弟弟;
找到哥哥,小孩哭得更凶,
两个小人边闹边走开。

心安了。

不然我不知要怎样离开这里。






想念家里的小瓜。

想他的小手,想他的眼睛和头发,
一切一切。

刚刚可能给那孩子勾起了思念。

小妹问她是不是很无情,
她对孩子没我那么爱心,
我说可能我的感情比较外露,你深藏。

走了差不多三分之一,终于看见河水,
河也不深,人们站着撒网,
我们靠在椅上遥望,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废话,
小妹不停唱走调的 《 千年之恋 》,

好听不,小哥?

难听死了。






我想,没有选黄昏来还是对的。

黄昏时,将挤满游客;
每个角度被摄影大师霸占,人声喧哗。

现在只有鸟声,风声,远处的人声,
还有我俩无聊的笑声。

没有人研究这柚木是有多珍贵,
没有人在乎这桥是有多古老,
没有人理会这里是多浪漫。

小妹说跟我在一起根本就不浪漫。

我说下次才不找你去这种地方。






桥上生活,
桥下生活。

我在活什么。

我在活吗?

你在活什么。

你在活吗?

肚子饿了,我说。
那找东西吃呗,妹说。







桥下有餐馆,人们吃着河鲜,
看连续剧,哈哈大笑。
我们选了位子坐下,天气热得懒惰说话,
瘫软如死蛇。

还以为自己将如何为了此桥感动,
没想会是如此结局。

但这种日常生活,
比起那些 “ 震撼人心 ” 的美景,更叫人回味。
喜欢缅甸,想是因为这里的人依然懂生活,
她在跟我说,好好生活。

小妹叫了一堆的食物,还有啤酒,
哥,待会儿你付钱。
这就是生活,妈的。



Monday, July 24, 2017

恩典的記號




我说我要独唱这首歌。

很少要求独唱,但这次我想。


“ 站在大海边
  才发现自己是多渺小
  登上最高山
  才发现天有多高

  浩瀚的宇宙中
  我真的微不足道
  像灰尘
  消失也没人知道 ”


身为诗班带领者,
老实说,不是每首圣歌都有感受,
有时真的只是在唱,没有灵魂,
那天在办公室听这首《恩典的记号》,
却忍不住湿了眼眶。

歌词简单,旋律优美,
盛晓玫轻轻柔柔的唱着,
我很久没有被一首诗歌感动了,
莫名播了一次一次,
窗外的暴风雨,渐渐放晴。

于是,想唱给祂听。

就只是想,感谢祂,
把歌献给祂,因为我是只会唱歌的傻瓜。

唱的时候,心里平静,
没有风暴。

台下两个弟兄却哭了,
在我面前不停抹泪,
竟把硬汉如他们唱成那样,
还真有点惊讶。( 笑 )

F 过后发了信息给我,
“ 但愿你也走过风雨,看见恩典的记号。 ”


“ 当我呼求
  耶稣听见我的祷告
  千万人中
  他竟关心我的需要
  走过的路
  有欢笑  有泪水
  都留下主恩典的记号

  在风雨中
  耶稣将我紧紧拥抱
  我深知道
  他是我永远的依靠
  走过的路
  有欢笑  有泪水
  将成为  主恩典的几号 ”


当时哭,想是因为终于看见自己恩典的记号吧。


Saturday, July 22, 2017

梦见和你开心的去了森林,去了小镇,
我们安静的开车,彼此对望,笑着,
你头疼,我去买食物给你吃,你等我回来,
尔后,我们牵手离开,如往常般的深爱。

终究,这也只是一场梦。
梦,会醒的。

Monday, July 17, 2017

716 VII




已经第七年,我们一起度过属灵生日,
本来想去福隆港,后来去了海边。

短短两年半,教会变很多。
有人离婚,有人离开教会去找人结婚,
也有人从此不打算结婚,过着心如止水的日子。
骨牌效应般,一个接一个的发生。

我跟弟说,也许就像圣经所说,
教会在经历着一场大火,烧完以后,
看你我是金造的,还是禾草做的。

15 的青春献给这个教会,
感触深得无法写完。
离开的念头,有过好几次,
终究也不知是为了谁,为了什么留下。

弟没有放弃,这几年也是他陪我走过,
高山低谷,总有他在旁默默扶持,
我想上帝借着他来告诉我,就算世界抛弃你,
上帝的爱从不曾离弃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