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16, 2017

踏著夕陽歸去




那天关店后,小妹带我去泡温泉,
说来了几天都没带我去玩。
其实腊戌非旅游区,真要玩也无处可去。

什么?腊戌竟有温泉,我还真不知道。

对啊,很多人周末来这里泡澡。






骑着摩哆车风尘仆仆的来到。( 灰尘特别多 )

正是傍晚时分,已经很多人在池边泡着了,
简陋的设施,四周被稻田和农家围绕着,
感觉特别淳朴和乡野,空气弥漫一股硫磺味。

以为是要跟一群人泡在一起,谁知小妹说来, 来,来,
我们去各自的浴室泡呗,噢,还有私人浴室啊。






大众澡堂的另一隅原来还有许多间小小的个人澡堂,
把泉水都引上来了,男女分开,小妹帮我给了钱,咱就分开行事。

澡堂也是很简陋,但算干净,
里面有个浴缸,空间不大,衣服随意乱挂门边,
把水龙头扭开,白花花的热水汹汹涌出来,
很少用浴缸冲凉,觉得太浪费水,这次要尽情享受。






正是冬天,天黑得快,每到五点气温就下降,
室外是冷冰冰,泡在热呼呼的水里,脑袋瞬间放空,
来了几天,我也空了几天,想不到就甭想

太舒服。

洗完,把水放干,走出室外等小妹载我回家,
时近七点,天空一片艳丽缤纷的夕阳西下,
真是美得震撼,一种毫不做作,极度纯粹的晚霞,
我看得痴去,连小妹出来也不察觉。

后来的后来,
我在缅甸一连看了好几场无以伦比的日落,
终于明白为什么人家说全世界最美的日落都在缅甸。



Friday, February 10, 2017

食在緬甸





我不是食家,旅行时吃什么全凭感觉,
不会特意搜索当地美食,太懒了,
所以这次缅行因为有小妹带路,得以尝试许多美味。

我的文章很少放人像,食物更是少之又少,
今回破例,放放心中十大美食呗。

先从上面第十名开始,
那是炸冬瓜,刚开始吃怪怪的,
凉冰冰的冬瓜配上热呼呼的炸粉团,
后来吃习惯了,总会买它来解谗。






第九,蒲甘某路边掸面。

掸面 ( Shan Noodle)  到处可见,一路吃了不少,
书上也有介绍几家出名的面馆,
都没去,最喜欢这家名不经传的路边小店煮的,
微辣,面条滑溜溜, 好吃。






第八,冷面。

不爱冷食,
但这冷面还真不错,
辛辣酱料配冷冰冰的面,
形成又寒又热的刺激口感。






第七,缅甸国食 “ 慕兴加 ” ( Muhingar )。

Muhingar 就是鱼汤米粉,此乃瓦城山上某餐馆所煮,
简陋的店面,其貌不扬的外观,我狗眼看人以为不过如此,
结果这碗 Muhingar 出乎意料好吃,但这还不是最好吃,
最好吃的在仰光。






第六,茶叶拌饭。

一直以为这是炒出来的,原来是拌的,
顾名思义,是饭拌着茶叶弄成的食物。

茶叶带着苦涩,和豆类,辣椒,拌着一起吃,
苦,辣,咸,一道异国风味。






第五,仰光某路边 “ 慕兴加 ” ( Muhingar )。

这就是我说最好吃的鱼汤米粉,
慕兴加到处可吃到,吃到后来有点腻了。

这碗是离开前一天的早餐,想说最后一天了,吃多一次吧,
结果这摊随便找的竟让我重新爱上慕兴加,
浓郁的汤头和之前吃的又是完全不同,
老板娘问我加不加油炸鬼,我说加,加了更好吃。

感恩临走前依然吃到美味的慕兴加。






第四,云南米线。

腊戌大多数是华人,祖先来自云南和四川一带,
所以食物都云南和四川融合缅式,
小妹带我吃她家著名的米线档,冷天气吃热腾腾的面, 幸福爆表,
勾起当年在云南旅行的许多回忆。






第三,前三甲都是至今依然回味的美食。

这是蒲甘老城里某家餐厅的午餐,
对旅游区的食物不敢要求太高,只求不难吃。

可能因为小妹会点菜,又或许太饿了,
一碟炒米粉,一碟不懂什么菜类,还有一碟不懂什么菇类,
米粉很香,湿度炒得刚刚好,那碟菜也是拌的,不知用了何酱料,
反正就是超级好吃! 我也不会形容了。






第二,麻婆豆腐。

天啊,好吃到!
放进口里时,忍不住说出这句话。

麻婆豆腐在马来西亚和成都皆吃过,
但这碟实在超越之前所吃,又辣又咸又麻,
天啊,好吃到!






第一,冒菜。

冒菜乃川菜,此前完全没听过,
一种把各种菜和肉用酱汁烫煮的小食,
味辛辣,薄荷的清新巧妙的平衡了刺激口感,
盛在超大的碗里,但绝不嫌多,吃了还要,
单是看着照片又让我肚饿了,唾沫开始滚动。

小妹拜托空运过来好吗?

你再来找我呗。

Tuesday, February 7, 2017

小妹 • 叁




小妹跟她大哥租了一个店铺,专卖女装,
位置在菜市场里面,面对着鱼摊,
阵阵鱼腥味扑面而来,刚开始还真不习惯,
后来来了几天,就没有感觉了。

小小店铺占地大概一百多平方尺吧,
每个早晨两人顶着冷风来开店,
简单的撑开店前的帐篷,
把衣服周而复始挂上挂下,
随便扫扫地,摆椅子,
然后就开始了我们漫长的无所事事。

最近边界又打仗,货源下不来,
加上非常时期,人们不敢乱买衣服,
于是生意冷清清,我来了几天,最多客人的一天卖了三件衣。

“ 小哥我早就习惯,这样算是好生意咯,有时几天一个人都没有。 ”






腊戌靠近果敢,果敢自治区一直和政府搞对抗,
要争取更多自主权甚至独立,缅军当然不依,
于是经常发生游击战,本来想去果敢走走,谁知边界都封锁了。

小妹的大哥前几年在果敢开车行,
结果战争忽然来到,店来不及关就要逃命,
后来回去,车子和店都毁了,损失惨重,
偶尔战争太靠近,她也会听见爆炸声,说睡不着,
这些离我很遥远的事情,她说来云淡风轻。

两人在店里发霉了几天。

有时兴致勃勃聊一堆废话,有时一人占据一个角落各自发呆,
饿了就铺小凳和小桌吃饭,饭菜都是家里煮了带过来。

“ 生活就是这样吧,小哥你会觉得我没出息吗?
我不想去城里工作赚大钱,可以每天这样放工回家,
陪妈妈散步,去教会唱歌,我已经很满足。 ”

“ 满足就够了,生活是自己选择的,没有所谓好坏,开心就好。 ”

“ 唔,我也是这样想。 ”

回来大马,那天我又信息小妹,说很想念那段一起无所事事的日子,她说她也是。



Saturday, January 21, 2017

小妹 • 贰




冷唆唆的清晨车站,小妹身着一身朱红色大衣路旁遥望,
巴士一开进来就看见她了,等我下车,立刻飞奔过来紧紧抱住我,
时隔 4 年,终于重逢。

本来以为泪眼婆娑的画面,最后是两人在风中狂笑,
不愧是我家小妹。

小哥饿死啦。

来,带你吃早点。

坐上她的摩哆车,迎着冷毙的风去了一家早餐店,
一路上我都快冻僵了,她还可以喋喋不休,
工作聊到教会,再聊谁谁谁,似乎没有分别过,
拜科技发达所赐,她回来缅甸后咱们经常通过 Whatsapp 聊天,
这在几年前的缅甸是不可能做到的。






怎么胖了?

好吃好住嘛,回来后变懒散了。

看她现在这样我也安心,那时滞留在马来西亚仿若难民般。

吃完早餐回她家,好大的院子,晒着自制豆豉,空气飘着一股发酵味道,
厨房也很大,四间房,外观跟大马一些新村房子差不多,
她妈妈笑眯眯的招呼,也不多话,因为普通话不太好,
都说云南话果敢话,母女俩叽哩咕噜的,我一句也没听懂,
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果敢话啊。

嗓子还是那么大,笑起来还是那么疯癫。

我说小妹你还真没变。

小哥你要我装淑女得了吧。

她让出房间给我睡,说冬天冷晚上记得盖棉被,
我说好累, 可她不给我休息,
来,来,来,小哥咱去走走,就拖着我出去了。

终于来到腊戌,要呆几天也不确定,再想呗,
旅程才开始。



Friday, January 13, 2017

臘戌初陽




卖票的人告诉我只要 12 小时,小妹跟我说要 14 个小时,
事实是我坐了 15 个小时才正式踏入腊戌的境界。
不断有人说什么战争啊,外国人没有签证去不到啊之类,
加上路途那么长,路况又不好,
搞得我还没出发,心里就一堆忐忑不安在上演。

结果一路上偶尔看到几个褙枪的人,什么检查站也没有就过去了,
我隔壁的男人一直呕吐,我除了觉得很累很疲倦,啥事也无。

仰光那么热,腊戌却惊人的冷,半途有休息,
一踏下巴士立刻冻僵,整个人不停颤抖,万幸买了杯热茶,喝下去没事了,
腊戌在山区,近云南,这气候和下缅甸形成强烈对比。
半小时后继续上路。

昨夜在一片漆黑中行车,
那黑暗,阴冷让人感到绝望,似乎在没有明天一般的迷惘中前进着,
时近凌晨 7 点,湿漉漉的车窗终于透进一丝光线,
我看见微微的金色穿越云层,慢慢洒落在路边的庄稼和农物上,
虽说坐在车里,但我有感受到温暖降临大地,
啊,有希望的感觉真好,太阳真好,而我快到腊戌了。

Tuesday, January 3, 2017

尋味仰光




我还记得怎样去 Oginawa 旅舍,
沿着 Sule Pagoda,向左可到 Sakura Tower,
向右稍上前就河口,那边是 Strand Road,
Oginawa 就在两者间的小巷子,
至于火车站,在 Aung San Boygoke Road 的尽头处左转即是,
唐人街,Ruby Mart 还有那间 Monson Restaurant 和邮政局。

天,时隔 4 年竟然都还记得。

毕竟曾经在这里呆了差不多 10 天之久,
东南西北,前后左右,上上下下都给我的双脚走遍。
每条街道逛得快烂了,一些餐馆吃得快吐了,才甘愿离开。

熟悉的风景,陌生的人群,
无法不感叹仰光这几年的变化,尤其 Shangrila Sule 一带,
建了购物广场,一堆白人进进出出,
在仰光驾摩哆依然犯法,于是倍增的车子就造成恐怖塞车,
幸好有了天桥, 暂时解决我过马路的苦恼。

忘了当时有没有 KFC,应该没有吧?
缅甸近几年才开放,印象中似乎没有任何国际快餐店。

也许刚抵达疲于思考午餐,也许天气有点闷热,
于是我走进 KFC 吹冷气,顺便点了份套餐。
跟平时吃的差不多,只是多了奇怪的蛋挞和蛋花汤,
那一小包以为是汉堡的东西原来是米饭,蛋汤蛮好喝,
鸡肉很小很干,一点油汁也没有,不怎么可口,汽水没有什么可说的。
人山人海,生意好得不得了,且不便宜,折算也要马币 16 块钱左右,
缅甸人有钱了?怎么今早聊天的两个人都说国家经济依然很差?

囫囵吞枣的解决了午餐,我以为这次来仰光要召回当时的回忆,
那是一种飘散在空气中,参杂了槟榔,塔纳卡和尘土的味道,
却没想那么快就怀念起家乡快餐的味道,我老了。



Saturday, December 31, 2016




4 年前的缅甸,真的是 “ 免电 ”,
常常在午夜就因为停电而热醒于 40 度高温的晚上。

4 年后再来,电倒是都有了,同时多了许多大型购物商场,还有恐怖塞车,
从机场到旅馆花了我将近一个小时半车程,
之前来到这里与世隔绝,现在上网超快,用手机发面子书完全没问题,
走在仰光街头,有种窒息之感,到处是人与车,
我累,没有拍照的兴趣,只想坐下发呆,却连发呆之处也无。

没有什么不会变。

很少人写部落格了,他们都去了那里?
不伤感,就感到有点寂寞,曾经那么用心经营文字的你和我,
颠峰期我写了百多篇,今年竟然还没有破 40,
以前似乎什么都可以拿来写,现在这篇感言,花了一个早上。

前天和歪终于见面,一如既往的聊天打屁,
但我们都知道一些东西不一样了。

“ 如果当时我够成熟,也许就不会和蓝还有鱼搞得那么僵。  ”

“ 没有当时的幼稚,也不会有如今的成熟,你会那样想证明你已经不是当时的你了。  ”

感激她的这番话。

今早上网听王菲年尾的演唱会,各种气虚跑调, 惨不忍睹,
女神老了,神话不再,我想一如演唱会主题《 幻乐一场  》,
曾经沉溺的,着迷的,热爱的,厌恶的,坚持的,放弃的,都如幻一场,
既是如此,何必执迷不悟?于是我也释怀了,把曾经的美好收在心里,向前看。

4 年前的缅甸和我,4 年后的缅甸和我,
还会有另一个 4 年么?
2017 即将来到,我知道我回不去了,但也深深感恩可以拥有现在的我,
祝你们新年快乐,衷心期望你,你,还有你,幸福安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