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3, 2018

嵯峨野




嵯峨野

听起来很原始淳朴,无有装饰

嵯峨野不是地方

是一列复古火车

要搭火车

须来龟冈

一路上

也很原始,淳朴

蜿蜒的河流

高耸的树木

清凉的空气






日本旅行

极度方便

一下子,就到了龟冈

车站很可爱

到处是吉祥物,狸猫

一堆的狸猫雕塑

在柜台

在梯级

在月台

顶着大大的金玉看着你






火车来了

大家都很兴奋

B 也是,像个孩子般的雀跃起来

没有位子坐

于是我们站着

黄色的木制椅子

典雅的铁皮外观

好像玩具

怎能不叫人兴奋

嘟嘟嘟

火车开了






没有镜子

风冷飕飕的吹进来

如果下雨或下雪怎么办?

风景很迷人

B 说如果是在枫叶或樱花季节来到

该有多漂亮

是的

但我也很满足的了

沿着河流

火车缓缓上路

把大家送往岚山

我喜欢嵯峨野

感觉像回到了童年

为了一个微不足道的东西

开心着

雀跃着



Thursday, November 22, 2018

東京 • 魔女宅急便




东京之旅,
最大期许就是去宫崎骏创办的三鹰美术馆。

谁知没有做功课的关系,
去到才发现必须提早网上购买,没有现场卖票的,
赶紧上网查询,已经排到七月才有票。

晴天霹雳。

心情难免失落,沮丧。

旅程最后三天,换了旅舍,
那是一间楼上住宿,楼下 music lodge 的旅馆。

离开东京的前一晚,因雨不能出外,
刚好楼下就举办了一场音乐会,
百无聊赖的我坐在一个角落欣赏。

谁知乐队演奏的第一首曲子,
竟然就是魔女宅急便的主题曲,《 看见海的街道》。

那是我最喜欢的宫崎骏经典动画主题曲,
凄美悠扬的旋律经由乐队完美无瑕的表现出来,
立时,我泪眼盈眶,
仿佛是上帝为了安慰我没能去到三鹰的遗憾而特意安排的。

旅程,走到这里,再无遗憾。

Saturday, November 17, 2018

思念,勿念




今天是你离开的第四年。

收拾屋子时,挖出这幅当年说要帮你画却从来没有机会完成的肖像。
大佬,天堂安好?你还记得我们吗?

这几年,许多事物变了,我也变了,
你就好,永远不会变。

四年,思念,
到了第五年,应该就勿念了吧?

等我到了天家再帮你完成这幅画。我们安好,思念,勿念。

Wednesday, November 7, 2018

十一月,被吹起 又被撣落




今年的日子快得让人惊叹,
竟然快要 2019。

昨天和久违的 W 会面,她依然出色,依然单身,
依然感叹没有爱情,依然是完美主义。
我静静的听,给些意见,除此之外要靠她自己修行。

今年的部落文蛮多产的,于是这个月份系列的心事,
来到十一月竟然好似没有什么可以写。
现在写字很随心,没有以前追究,
写得快,也写得轻松,反正没人看,我怀疑现在来我部落的会是谁。
没有人写部落格,虽然感到几许落寞的惆怅,
但也庆幸可以在这里畅所欲言,面子书和 IG 只是表面,
讽刺的是,年轻时写部落格,恨不得大家来发现我,了解我,
现在反而不想人打扰,越少人看,我越自在,越开怀。

有时候觉得恐怖,那些曾经活跃的部落客忽然集体失踪,
他们的 “ 家 ” 就此抛弃,再也没有人打理。
面子书也是,那些去世了的人,他们的面子书就这样搁浅在网络的浅滩,
如果有一天我死去了,这个 “ 家 ” 会荒废成什么模样?
为此我竟是哀伤,虚拟的世界,似乎这里才是真实的我。

工作了一个月,生活起居变得规律起来,
几点起身,几点睡觉,几点上课,几点备课,不能如以往般随心所欲。
但我享受这规律,有时规律到怀疑自己是不是人类。

感情的事,心如止水,没有再爱上任何人,随缘吧,是真的没在乎,
E 问我你到底在寻找怎样的感情?我说我根本没在寻找啊。

好久没看书,被手机掳走了心魂,
不行不行,真的要把手机关起来,很多时间被吃掉,
想多陪伴家人,上个月妈妈大病,忽然呼吸困难,
吓得我赶紧送了她去急救室,感谢神没有大碍,现在也康复了。
爸妈离开我的日子越来越近了,这是我唯一担忧和害怕的东西。

前天和 C 还有 J 花时间,不约而同谈起为何我还留在教会,
对啊,为何还在这里?既然已经漠不关心,已经没有归属感,
我想起 Steven 说过,若你不想留,你就走吧,找适合你的,
那平淡的语气叫人失落,莫非我期望他挽留?
后来想想,不是的,其实我是害怕,害怕一旦离开,
这些曾经以为是珍宝的友情就像阳光下的泡沫,啵一声就消失了。
我想我害怕接受事实,接受自己教会那些友情是虚空的事实。
后来 J 说,你还是爱着这个教会的,所以你留下。
是吗?我不确定,但这句话却莫名让我想哭。

十一月了,还有两个星期就是学校长假,好期待,
从没试过放那么长的假期还有薪水拿,没计划去那里,
只想好好结束我的十二月,然后开始我的 一月。

Monday, November 5, 2018

胡老師的甜酸苦辣






What are you doing?!

发现几个小瓜在课室一角鬼鬼祟祟而大喝的我,
他们紧张的收起来说没有没有。

等我转个身要离开时,赶忙冲出来。

Teacher, teacher please come to our party yah。

本来想骂他们不做功课的我立时泄了气。





才上班几天,就知道同事 T 是个单亲妈妈,
一个人租了房子,每天放学后再接儿子回家。
那天她累得病倒了,要我临时代课。

一副嬉皮笑脸的同事 R,跟我很好谈,我也喜欢跟他吃饭聊天。
那天才得知他刚刚离婚,一个人没有孩子的生活,
也因为性格嘻嘻哈哈,不够威严,治不了学生,
结果被学校冷落,其他老师也不太看得起他。

同事A,T,S 都和 Art Department 的阿头 L 不和,
第一天下班后,A 就告诫我不要和阿头那么亲近,
小心她爆你秘密。接下来的日子,不停周旋在这几个女人的是非之间,
幸好我是男人,没那么多心眼,大多数时候我都 “ 装聋 ”。





有时连站几个小时,下课回到办公室后简直癱瘓。

有时要不断大喊安静!坐下!站起来!
喉咙很累。

看見 “ 元老 ” 级的老师一定要毕恭毕敬,丝毫不能轻慢。
不然你以后会有好日子瞧,同事 S 神色凝重告知。

学校的炸鸡有时太干,还有早餐吃粥很快饿。

办公室里华文老师很吵,叽叽喳喳像一群麻雀,我不能专心工作。

工钱少了很多,要小心花钱,无法像之前那样阔卓挥霍。

除此之外,一切都还好。

同事 A,T,S 异口同声的说世间少有我如此天真知足之人。

真的吗?





Teacher you look very handsome。

Thanks, sit down。

啼笑皆非又暗爽。

其实我也不知为何这属于辣。

Thursday, November 1, 2018

老師




三月辞职后,陷入一片迷茫里,
对广告界厌恶到一个程度,不想再回去。
可人到中年,在广告界打滚了十多年,
除了设计我还会什么?感觉自己一无是处。

就这样休息了几个月,
有一天莫名其妙的,脑海中浮现出画画老师。

老师?我不喜交际,不善领导,害怕人群,
怎么做老师?于是祷告,主啊,若要我做老师,
那祢就让这事成吧,祷完以后也没特别积极,
无从下手,老师的工作网上很难找到。

期间忙着教会国际会议,有的没的,
这样一拖就来到九月,已经停工大半年,
心想这次真要好好找工,再不找要借钱度日了。
还是没头绪怎么下手,结果有一天 YM 来信息,
问有没有兴趣在她朋友的学校教书,吓?不是吧?
于是寄了履历表,对方过两天就来电要我去面试,
也太快,没准备好哇。

战战兢兢的面试一份完全没经验的工作,
我连文凭都没有在手,因为放在家乡,只好硬头皮告知,
幸好对方没谴责,校长和副校长,还有行政经理一起面试,
期间只是不断跟我聊天,也没多在意画作,
过后当场要我示范如何教学,吓? !我不会啊啊啊,
脑袋空白的,忽然想起儿时看过的电视节目,教如何画狮子,
于是手忙脚乱用仅有的回忆胡教一通,教完一身汗,
对方笑笑,跟我说回去等消息,我说好,谢谢。

踏出门口,心想表现那么糟,不可能会请我的,
算了吧,当作是热身活动。过后就开始物色广告的工作,认命。
谁知十天过后,副校长来电说决定聘请,问我几时上班?

主啊,祢也太信实了,这份工作,从一开始不过只是一个念头,
我没有信心,甚至也没有多落力去寻找,祂却垂听了,
当下回到房间,跪下祷告,感恩赞美归于神,这是祂行奇事。

十月上班,今天刚好过了一个月,短短一个月,
经历许多起承转合,感激神一路带领,顺利度过,
从来没想过教书,谁知上帝的计划就是奇妙,
人心筹划自己的道路,但上帝指引他的脚步,
关于教学生活的甜酸苦辣,且容下回分解。

Wednesday, October 31, 2018

香蕉瀑布




曾经的私房景点一个个走了样,
茅草山,希望之谷,茨厂街,水晶山,
不是被污染,就是被拆除,呜呼哀哉。

所以找到香蕉瀑布,发现她没有人满为患,
保留了纯净的一面,不禁内心雀跃,
那是我剩下不多的风景了,上天啊,别再剥夺了去。

香蕉瀑布的地理位置非常奇特,
既靠近吉隆坡,又极度隐秘于市,没有 GPS 根本来不到,
就在加叻大道的路旁,人们一个个飞车前往云顶,
可是没有人留意到高速公路旁的这座宝藏。






香蕉瀑布最著名的标志就是这个下水道。

走了一大段自然的水路后,就要走进这个神秘又刺激的下水道,
我们既紧张,害怕,但又兴奋的走进去。

里面很暗,看不见脚下路,只能依循前方的光前进,
一边走,一边小心翼翼水里有没有蛇或老鼠之类,
当然都没有,短短几分钟就走出了暗洞,洞外花明又一村。

啊,不禁呼出一口气,
好像走出了什么灵魂的黑暗深处。

出了洞口,依然要走很长水路,脚都是湿的,没什么机会走在平地,
森林里的风景比刚才更加魔幻和幽秘,
脚下是盘根交错的树根,它们看起来像蛇,也像森林里的电线,
耳边不时听到高速公路传来的遥远车声,这么近,那么远。

野花,蘑菇,树藤,大石,苔藓,山果,
让人望得痴迷,浑忘不知何时抵达的焦虑和疲惫。






走了好久,走得我们开始担忧,开始有点恐惧的时候,
前面就听到水声传来,啊,香蕉瀑布,找到你啦。

越过一块平整的大四方形石头,就看见瀑布,
白花花的水疯狂射溅,不是很高,也没有很大,
更没有看到任何香蕉(误),但自有她独特的美感。
我们尖叫,脱了衣服就往瀑布冲,天啊,也太冷,
两个疯子水中玩闹,走到瀑布底下任激烈的水流冲击在身上,爽。

水还是太冷,只玩了一下就上岸,
坐在石上发呆,岸边有很多人把石头堆积成山,是为了祈福吗?

跟弟两人也堆了一组石头,可是很丑,算了,玩爽,
也没有什么愿望,若真要许个愿,我希望香蕉瀑布能够永远保持美丽,
永远是我疲倦时的一块心灵庇护所,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