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29, 2014

瓜拉零碑




他安息在树林与河流之间,安沉沉的睡着,像不曾醒过。

英国人因为金矿而把它立为彭亨州的首府,
也因为金矿的消失而唾弃了它。
马来西亚很多这样的小镇,因矿业而繁荣,因矿业而没落。 

旅程最后一站,
“ 零 ” 里程碑孤单的立在火车站旁。

据说这是马来半岛第一条高速公路,为了输送金子而建成,一路开到吉隆坡。
涉过千山万水,走过十万八千里,原来,一切归零。

归家吧,疲倦的旅人,归到起点的自己,他还在那里。



Tuesday, January 28, 2014

水月無声




一直以为马六甲青云亭是马来西亚最古老的寺庙,
发现水月宫竟有六百年历史时,我如此惊讶。

六百年那么长,比郑和下南洋还早,
相比之下,青云亭的三百年好像忽然就 “ 年轻 ” 起来。
马来大陆那么早已经有华人落足,这可是珍贵文物,
中国人最早的南下记录原来不在马六甲,而在话望生布赖 ( Pulai )。

布赖是客家村,最早来到的华人也是客家人。

客人,客人,连名字也说明了这个民族的特性  -  到处做客,
他们并没有真正的故乡,每到一个地方只是暂时住下,飘飘泊泊,东方的吉普赛。

我乃客家人,注定了飘流的命运。






游走其间你发现它不如想象般古老,
一砖一瓦一柱其实都是重建的。

“ 只能尽量造之前的样子盖回,原本的寺庙是木造物,早朽坏咯。 ”
庙里的安哥缓缓道出。

水月宫供奉观音,墙上泛黄的观音送子图是看起来比较 “ 古代 ” 的东西,
当然,庙依是精美,那对门神的精湛雕刻就让我驻足观望了半天,
现代化的到来,连信仰也开始粗糙烂造起来,现在已难见如斯精细之庙宇,
只可惜,那么重要的文化遗产无法好好存留。

唯一可以证明水月宫古老过去的,
是七个造于西元 1426 年的坛香炉,深锁在堂后玻璃框里,
像在诉说一则湮远歌谣,像对我唱一阕流浪者之歌,
无声,却听见。



Sunday, January 26, 2014

路邊紫霞




“ 话望生有什么好玩? ”

“ 紫霞洞咯,很美。 ”

旅舍服务员一幅稀松平常,好像去的不过一寻常巴刹,
驾车来到山脚,确也觉得普通,
不高,不陡,不奇,大马处处可见此种山洞。
旅途快结束了,该看的已看过,该去的地方也去过,
作为最后一站,大家无有期待。
等我们沿着阶梯爬到顶端,一个回头望,这才 “ 啊 ” 的叹出一声。

好美一幅山水图。

正是傍晚,余晖洒落整片大地。
绿绿河水流淌,青青山丘一丛丛的在彼岸矗立,
话望生依然保持着纯洁的面容。
没有太多龉染,天空蓝得叫人想哭,
没有喧哗吵杂,只有山下传来阵阵孩子嬉闹,
大家有默契地不愿发出一丝声响来打破这美好静谧,
沉默中看夕阳把绿染紫,再把紫抹成昏黄,风轻轻划过脸颊,旅程真的要结束了。

服务员口中的美,原来不在山,乃在山巓望下的景色,
这是旅,一天在路上,一路依然有风景等你。



Thursday, January 23, 2014

狐狸有洞




狐狸洞有什么?
有一重重丘陵,像从地上冒出的竹笋,
颗颗,粒粒,煞是可爱,
住在这里的人开门见山,不识转弯。

狐狸洞有什么?
有奇怪的 laksom,
猪肠粉淋上马来栈,是彼此包容,是巧妙结合。

狐狸洞有什么?
有冷风,呼呼吹上一整年,
一条耀眼的日光大道,没有人东奔西跑。

狐狸洞有什么?
有你我不小心留下的影子,他们忘记回家。

狐狸有洞,飞鸟有窝,我还找不到枕头。







PS: 狐狸 = Musang,洞 = Gua

Tuesday, January 21, 2014

泗峒瀑布




那是一段战战兢兢的回忆。

不明确的路牌,坑坑洞洞的马路,加上网络不好,GPS 用不上,
来到大磅 ( Dabong ),一空寂小镇,竟荒凉得没人可问路,
无计可施,最后凭直觉拐入一小路,才找到传说中的泗峒山。 ( Gunung Stong )

来这里看东南亚最高瀑布。

泗峒山乃丹州最高峰,海拔达 1433 尺,
这一路,深觉吉兰丹实为大马最被忽略州属之一。
如此丰富热带森林,还有融合马泰文化的奇特交流,却是孤单单的在地图上闲置着。

假期,管理员许是回家了,我们在铁闸外喊了好久,无人接应。
男生决定爬进去探个究竟,攀过大门,里头静寂如死域。
流水淙淙,树林茂密,葱葱郁郁,
那感觉真舒服,好漂亮的所在,却空无一人。
我们在下游浸浸脚发呆,挣扎着是否该继续上山?
最后考量到旅伴安全问题,决定打道回府.

好不容易来到,却不得其门而入。

带着些许无奈,些许扼腕的离开,
出口处,那东南亚最高瀑像似为了补偿大伙遗憾般,遥遥的对我们说再见。

那么远的距离,众人依然为她的美丽惊叹。
远观,她如一条丝绸,轻轻柔柔划过山壁,激水声缓缓传来如小河,
其实不然,她并不温柔似水,若果靠近,你会惊觉那其实是个烈女,性猛,刚烈。

回来以后,大家总是想起这个只许远瞻,无法亲近的风景,
彼此相约下次再来,下一次,要用双手真正触摸她的原始粗犷。

Monday, January 20, 2014

佛臥道北




午间,阳光不小心倒泻在庙前沙地上。
没有游人,不见僧人,
树叶不想唱歌,鸟儿欲睡昏昏,连狗狗也懒得吠我们。

天凉好个秋啊,
难怪,他睡得那么香。

失眠于我,已是家常,这趟旅程却前所未有的夜夜沉睡着,
每个晚上睡得匆匆,睡得梦也给遗弃了,
也许,是改掉了什么不良睡姿?
也许,是忘记了什么关于你的样子?

Wednesday, January 15, 2014

哥打峇鲁




几天前 D 已经怪怪的,闷不出声。
每个人出尽法宝哄逗,情况依旧,他闷闷不乐。

中午时分,抵达哥打峇鲁 ( Kota Bahru )。

兜车找住宿,最后落脚文华旅社。
老排屋改造的旅馆,有一种潮湿味道,老板很老,用奇怪眼光看我们几个 “ 年轻人 ”。
这里的住客都是上了年纪的单身汉,我们确是有点格格不入,
倒是友善,画了地图给我,说可以逛佛庙,晚上后面有 Pasar malam。

吃了晚餐,D 继续躲在房间。
A 和 M 有点气了,觉得他影响全体,有事干嘛不说出来。
我让他们去散步,自己溜进房和 D 谈谈。
房里的古老冷气呼呼作响,和 D 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四下无人,他终于打开心扉。

D 第一次参与这种 “ 流浪式 ” 旅行,此前他的旅行都是别人安排好的,
这趟行程,每到一个目的地都要先找旅馆,然后才计划做什么,
他决定不了住哪儿,吃啥,玩啥,太过随心所欲,他一直担心要露宿风餐,
每晚我们玩扑克牌,他输了大家就起哄嘲笑,这更加让他觉得自己无用。

啊,意想不到的答案,我真诚地对 D 抱歉。
说大家只是玩闹,没其他意思,望谅,然后耐心解释 “ 流浪 ” 的意义。

我说,那么多天我们是否睡过街头?有否饿过肚子?
这几天靠自己找到的风景,遇见的人,投宿的美丽小旅社,
你当时不也很开心吗?这些都不是旅行团可以看到的,
过程里你比以前更勇敢的问路,问酒店价钱,而大家的关系更亲近了,
这些难道你都看不见?放下负担,才会看见旅行的意义。

我们谈了整晚,D 本来紧锁的眉头渐渐松懈,对行程重新感兴趣。
我不懂他听进多少,但是那晚后他变了,接下来的行程,D 是那个比我们还疯癫的人。

事后回想,有点不可思议,天知道我竟会有耐心跟他这样聊天。
我脾气差,跟我一起旅行的人通常都中骂,
动作慢,太少爷小姐,太斤斤计较都会被我教训一轮,搞得不欢而散,
那晚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不快,没有不耐,只是充满怜悯,温柔。

旅行改变的不只是 D,还有我。



Tuesday, January 14, 2014

海龜巷口




棱皮龟,最大型的海龟品种,最长可达 3 米。
我比较喜欢它的马来名 - Penyu Belimbing 杨桃龟,
从上看,它的壳确是长得像颗杨桃。

全球不超过六个地点是杨桃龟的产卵地,其中一个就是登嘉楼。

上个世纪60年代,东海岸是海龟天堂。
我记得小学课本读过它们上岸产卵的故事,那个时代连关丹也有海龟。

一如成长岁月 “ 啪 ” 一声失去踪影的玩具或流行歌曲,
有一天,海龟也一样 “ 啪 ” 一声,消失了。
它们不再出现关丹,连热门的兰道亚邦 ( Rantau Abang ) 也消逝了身影。






海洋污染,人类肆意的捕捉,吃海龟蛋,都是海龟绝种的原由。

海龟巷 ( Turtle Alley ) 隐身在登家唐楼不起眼一角落里,
稍不留神就会错过,它像一条魔法巷,毫无预警的蹦在我们眼前。

此前,我全不知晓这样一条巷子口。

仔细寻找,你会发现可爱的小海龟遍布其间,都是瓷砖拼贴。
地上有海龟图腾,引领我们往内探索,
墙壁一整片的连环图,讲述一群孩子如何拯救海龟,
每副图里藏着一只海龟,要我们找出它踪影,满是童趣。

登嘉楼人想借一条小巷呼吁大家爱护海龟,停止吃海龟蛋。

我们没有看海龟,也没有吃海龟蛋,只是在巷子里流连了一早晨。
并非什么伟大景点,没有让人惊叹的壮丽奇观,
但大伙真心喜欢这巷口,小小窄窄的,却乐在其中,
它告诉我们,马来西亚曾经的美好,我们依然来得及去爱惜,去保护的美好。



Friday, January 10, 2014

登家唐樓




我一直改不了口的唤她丁加奴,
奴声奴气,似乎很卑贱,
她后来的名字更好听,诗意得多,意象得多。

登嘉楼,登嘉楼,登往何处见嘉楼?
可习惯这东西害人不浅,那旧名呀,总顺口而出。

登嘉楼唐人街经有百年历史,
可以这么说吧,马来西亚各个州府一定有条老街,
老街一定是唐人街,而各个州府曾经繁荣的地点也一定是唐人街。






我们在静悄悄的街衢上游荡,许是假期,店铺都关了门。
无意发现一间隐身其中的小教堂,顺手推了进去,
里头卖着属灵书籍,管会堂的妇女热诚的招待,随意和她聊起来。

华人在登嘉楼是少数民族,信奉基督的华人更是少数里的少数。

“ 不容易呢。 ”我说。

“ 可是喜乐啊。 ”她说。

唐人街快要消失在马来西亚的历史洪流里,
政府不看重,华人后代也不在乎,
于是拆的拆,毁的毁,我想起吉隆坡老街的命运,一阵莫名伤感。
如果把马来西亚 13 州的老街走遍,并一一记录下来,该是多好的事情。

可是,有意义吗?

我一直想做那样的事情,想了几年都没有动身,
恐惧,懒惰,忙碌,总有理由,总有藉口。

而且,有意义吗?

写着这篇文字,忽然想起教堂妇女的那句话,
“ 可是喜乐啊。 ”



Thursday, January 9, 2014

人魚岛上




我们都很喜欢 Pak Awi 的家。

从 KT 市区过一条桥,来到人鱼岛。
岛上屋子错综复杂,没有路牌,没有直线,
可是有善良的人,热心安哥骑上摩哆主动为咱们带路。

Pak Awi 的家也没有牌子,放下修理水喉的工作走出来接我们。

“ 欢迎,欢迎。 ”

“ 这里真美。 ”

真的很美丽,屋子建在河上,打开窗口就望见黄澄澄的流水,静谧淳朴,
房间隔壁有一木板搭建出来在河上,可以发整日呆,
种了好多花,所有的摆设和雕刻都是 Pak Awi 亲自打造。

“ 收费多少? ”

“ 啊,别说这个,随你喜欢。 ”

旅游淡季,只有我们和一个西方旅人,说来自塞浦路斯,
好罕见的国家呢,一个人踏脚车来到马来西亚,一住就住四个月。

“ 四个月太长! ”

“ 不长,你们国家的文化很精彩。 ”

身为大马人我还真不知道在这里旅行四个月可以干嘛,亲切的人,谈了一晚上,
白日不见他,晚上就回来了,弄了他家乡地中海的晚餐让我尝试。






人鱼岛没有人鱼,这里出名的是造船业。
行走岛上就会见到好几间造船厂,进去参观也不见有人,想来已是黄昏事业。
Pak Awi 的本业其实是船匠。

“ 祖父传留下来的家业,我家孩子没兴趣,应该到我这代就结束了。 ”
语气听不出惋惜,想来是不再留念。也对,没有什么永垂不朽。

走着走着,一骑摩哆马来青年在身旁停下。

“ 你好啊,我会说华语。 ”

“ 真的?你好啊。 ”

“ 你们那里来? ”

“ 吉隆坡。 ”

“ 啊,KLCC。 ”

A 不安的猛打眼色,暗示我快离开。未几,马来青年和我们握手说声再见扬长而去。
问 A 怎么了?A 说不懂对方为什么主动跟我们说话,是不是坏人?

从小在城市长大的 A 对于人们主动打招呼感到极度陌生。

晚上下起雨,滴滴答答敲在屋顶上,大伙在蚊帐围起来的床上玩荷兰牌,
A 笑得很开心,自从妈妈离开后,他第一次笑得那么开怀。
冷风细雨吹进来,那晚大家睡得好沉好沉,我想我知道为什么塞浦路斯旅人可以呆那么久了。

忘了说,过后 Pak Awi 收了我们 30 块钱的房费。



Wednesday, January 8, 2014

龍運客棧




Dungun,Dungun,龙运,龙运。
是龙很幸运?抑或这里的人拥有龙的运气?

如此中华名字的小镇,兜了大半天,才找到一百零一间华人餐厅和唯一的华人旅社,
不起眼的小旅馆藏身在马来人主导的街道上,
我们在旋律悲凉的晚祷声中游游荡荡,他很孤独。
荒僻的小镇,勉强称得上热闹的只有邻近一空旷土地的游乐场和 Pasar Malam。

驾车到了海边,参观前身是苏丹故居的博物馆,
空荡荡无人看守,如入无人之境,
太阳懒洋洋的洒进窗口,签名簿上,我们是这个月的第二批旅客。
龙运曾是马来西亚主要的锡矿区,巅峰期华人占这里大部分的人口,
然后锡挖完了,然后工厂关了,然后华人也走了。

观毕,去了无人戏水的海滩发呆,潮汐静静拍打,A 打了个好长的呵欠。
远方海上有岛屿,它说 “ 走吧,这里没有龙。 ”



Tuesday, January 7, 2014

看海的日子




第一次来,是为了拍你和他的婚照,
第二次来,你已怀了小宝宝。
你执意在产前来这么一趟,千里迢迢带着肚子里的他来看海,
要告别什么似的回来看一看海。

这里的小镇依然安静,这里的海浪依然澎湃,
这里天空依然蔚蓝,沙滩依然洁白,天气依然灼热,
阳光折射在沙上,亮得我们睁不开眼睛。

啊,看海的日子,一去不复返。

等宝宝长大,再带他来看海,
看一样的蓝海,一样的白沙,一样坚硬不移的岩石,一样来去无影的风,
还有渐渐老去的我们,和年少轻狂的他。

Thursday, January 2, 2014

叁扒之旅




“ 三号公路开始,八号公路回。 ”

“ 起点是? 终点是? ”

“ 关丹进,话望生出。 ”

“ 那里有人年尾去东海岸的? 狂风暴雨。。 ”

“ 就我们啦。 ”

“ 真是三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