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22, 2014

歲歲平安




临走前,妈匆匆塞了一封利是在我手里。

“ 岁岁平安。 ” 说得很轻。

车镜外,她还是忍不住红了眼眶和我们挥手,每次都这样,
我没敢回头,也没说什么,只是赶紧踩了油门离开。
因着各种内在外在原因,又失业了,回乡过年,爸妈没有追问一句,
我说今年没钱给,傻孩子,自己用就好,她说。

对于妈妈,孩子是离愁。


。。。。。。。。。。。。。。。。。。。。。。。。。。。。。。。。。。。。。。。。。。。。。。。


比比在我怀里睡着,睡得那么沉静,那么安详。
望着他漂亮的眼睫毛,我入了神。

前几天有事,匆匆忙忙的来不及亲亲就开门走了,
小小人儿见我没有和他说再见,立时在门内嚎啕大哭起来,
噢,心都化了,赶紧回头抱抱,亲亲,这才破涕为笑。

小小人儿啊,你那么小,明白什么是离愁吗?


。。。。。。。。。。。。。。。。。。。。。。。。。。。。。。。。。。。。。。。。。。。。。。。


我没有拿过好成绩,没有在运动场上耀眼过,没有才华,没有朋友,
从小到大,不是一个让父母骄傲,反而是让人担忧的孩子,
长大后,到处流浪,没钱,没家,没事业,感情乱七八糟,婚姻没有头绪,
我从一个不起眼的小孩长大成不起眼的大人。

父母是怎么看我的?

奇怪的是,原来我从没担心过他们怎么看我。


。。。。。。。。。。。。。。。。。。。。。。。。。。。。。。。。。。。。。。。。。。。。。。。


比比跌倒,我痛,比比迟发牙,我忧,病了,我彻夜难眠,
他笑,我乐,他吃好,我就饱,他睡好,我无比满足,
不曾期许他长大后要有好成绩,要做运动家,艺术家,音乐家,
要出人头地,要光宗耀祖,要令我骄傲。。。

都没有。

有一种东西,没有要求,不渴望回报,你听不见,自己也不肯说出口,
是一道光,不刺眼,不暗淡,只暖暖,温温的,留在心里某个位置。

岁。岁。平。安,他说。

Wednesday, February 12, 2014

找到




新一年,毫无预警的迎来人生不懂第几场失业。
心情复杂,喜哀参半。
喜,终于离开根本就不感兴趣的地产,
哀,代表一切重来,代表不再年轻,代表一事无成。

年近四十,不如以往自信乐观,反增忧愁。

新年回乡,收拾房间,也收拾心情,却整理出当年你送的 CD。
呵,读完你写的片言只语,百般滋味在心头。
当年的我在你心中就是个年轻气盛,不听劝告的死靓仔吧,
所以才意味深长的加了一句说多我不想听。
细想,我的火焰当时也伤害了不少人,有没有包括你呢? ( 笑 )
那时无法接受公司制度,毅然辞职,然后去吴哥旅行,
你要我别逃避,回来面对自己,那么多年,今天才好像第一次读进你写的东西。

岁月是玩味的轮徊,每件事总有它恰当的时机。
这些字,现在才找到它的位置,
仿佛还是昨天,但一些东西变了,一些却如故。
我不再热衷于设计,忘记了怎么画画,连最爱的音乐也遗弃了。 ( 而且讨厌CoCo。。。)
依然爱逃避,依然不懂怎么面对自己的失败,
多了皱纹,少了棱角。

当年读不进,现在细心咀嚼,
你早就看出我是个逃避的家伙,人生迷茫的时刻,感激你曾经的关怀与用心。
2014 ,转换角度,失业,不是一场结束,是新开始,
也许慢了点,但我会找到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