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ugust 26, 2017

卜帕耶 Bu Paya




“ 原来这里就是有名的伊洛瓦底江啊!! ”

卜帕耶位于河畔,
一尊金黄色的塔矗立在高台,
遥对着缅甸的母亲河,
小妹喋喋不休,很是开心。

对她而言,
伊洛瓦底就像一个遥远的所在,
现在终于来到,感觉特别兴奋,
于我,也就一条浑浊大河。

不过看她那么开心,我也快乐了。






“ 小哥,我们下次去看印度的泰姬陵好不? ”

“ 你别千里迢迢去到那猛吐嘈。。。 ”

“ 我不会的。 ”

十二月的蒲甘,风凉,天蓝,
我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不知何时成行的旅程,
虽然是个基督徒,但我对着卜帕耶许了个愿。



Tuesday, August 22, 2017

瑞古意 Shwegugyi




也许是门前那棵大树,

记得当年来的时候,枯萎凋零,

今日重探,却是枝叶新绿,

其他的寺庙和佛塔没有如此大树。






也可能是她健在高台上,

可以鸟瞰远处的达宾纽,视野特别辽阔,

风特别大,天空很蓝,太阳很刺眼,

这样看达宾纽,就感觉她的宏伟。






或许是旁边一直在挖掘的古迹遗址,

四年前看它挖,挖到现在还在挖,

依然不知那个遗迹是什么来头,

我的好奇心始终悬空。






也许是喜欢她的名字,

应该说喜欢翻译出来的名字,

缅文据说是金洞,

但汉字完全朝另外一个方向走,

古意盎然。

建成于 1131 年,

已经 886 岁,

不古也不行。






这里也有很多人卖画卖明信片,

不知何故,却是祥和许多,

没有人积极搭讪,懒洋洋一如内里的佛陀雕像,

于是你有了奇妙的平安,

沿着梯级来到塔顶吹风,

发了很久的呆,

不解,

为何其他的塔和庙都忘了,

惟独这里,依然记忆鲜明。

Saturday, August 19, 2017

達賓紐 Thatbyinnyu




他们说这是蒲甘最高的佛塔。

到了眼前,倒不觉得有多高,
可能站得太近的关系。

反而被建筑底层的雕刻和沙画吸引。

我没有打算买画,
这些画其实都千篇一律,
佛祖啊,和尚啊之类之类,
可阳光洒在画上,尘埃散落在光氲里,
那画面很美。

基石都风化了,
沾染着岁月痕迹,黑黑的,
跟寺庙的白形成强烈的对比美。

若是高处让你仰望不及,那就学习欣赏低处的美。



Wednesday, August 16, 2017

悉隆敏羅 Htilominlo




这小妹去到那里吐嘈那里。

乌本桥是座烂桥。

曼德勒皇城不过如此。

每间寺庙,每处景点她都提不起劲,
说没什么大不了。

“ 你到底是不是缅甸人啊?一味贬低自己国家的宝。 ”

“ 是真的很无聊很普通啊,要我怎样赞叹?”

气死。

来到蒲甘,她忽然安静下来。

“ 小哥,我好惊叹!这些建筑真美! ”

“ 你看!这一砖一瓦都用红砖一块块叠成! ”

“ 那么古老,又那么稳固!太了不起! ”

“ 你说当年兴盛时该有多壮观! ”

“ 我好喜欢这里,我们呆多几天好不!? ”



蒲甘万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