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31, 2013

禮物




2011 - 2013,足足两年多的荒芜。

真要这么长,才清楚看见,
也真要那么久,才甘愿接受。

当然,是你。

上帝让你来到生命,把我从层层迭迭的罅缝拉出来,
是你,教我不再把 “  ” 放得那么大,
是你,教我如何再次去爱。

我答应你,明年会好好的过。

Saturday, December 28, 2013




你们不会中文,你们没有脸书,你们不会上网,
可是你们会教我唱 Jisur naam omia
你们会不停的要和我说话,然后我总是不懂该听谁的,
你们会忽然象孩子般的吵起嘴来,我总是啼笑皆非。

安蒂你会煮最好吃的菜,
你会摸摸我的脸说 “ you are my son ”,
安哥你会和我说整晚的印度历史,带我搭车去博物馆和巴刹,
迫不及待的向每个人“炫耀 ”我,搞得我也非常不好意思。

我的记忆力很差,可是我记得安蒂你要我坐你旁边唱中文歌给你听,
我记得安哥你要我把背包锁起来不管我其实已经背包旅行了几次。

抵达那天是个寒冷冬夜,一杯热茶,一个拥抱温暖了晚上,
临别那天是个艳阳白天,安蒂你和我说 “ Now I feel so sad ”。
你为我准备飞机上的晚餐,我说不必,你执意非要,
你们送我一件衣服说没有什么可以给的,
车来了,我要走了,你抱着我,亲我的脸,说孩子小心,
我匆匆的说要迟到了,赶忙上车,
车子开远了,这才敢让眼泪大颗大颗的落下。

是你们让我总是孤独的旅程有了家的感觉,
是你们让我相信爱情。

2013 记爱我如亲子却永远也不懂我写他们的安哥 Baruah 和安蒂 Baruah。
爱你们如你们爱我。

Friday, December 20, 2013




我以为只呆在加尔各答三天,谁知却呆了十天,
我以为会往西走到伊郎,却不由自主的向东行来到 Assam 印度东北省,
一个这辈子从没想过要踏足的地方。

我想远离,你把我拉得更近,
我想停留,你又叫我向前行走,
当我谦卑,顺服,这才看到这段旅途的意义。

就在我完全安然于你的安排,享受眼前种种一切,
相机毫无预警的在火车上被抢走了,那些美好的,难忘的画面全告消失。

应该难过?应该沮丧?

可是后来我在想,你是告诉我,旅行并非为了摄影,不是为了旅给谁看,
旅行,是属于自己的,那些悲伤也好,快乐也罢,不应该用照片的多寡来定义,
没有照片,不代表没有来过,没有记录,不等于不存在,
于是,我释怀了。

主啊,我主,我清楚知道,
这段路从一开始就不是我所安排,乃是你美好计划,
为的,是让我回来,为的,是让我重新去爱,
这旅,没了照片,剩当初无聊随手提起的素描,
但旅记住了,在脑里,在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