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24, 2011

甜蜜蜜



也許是舌頭受過傷


吃著你給我買來的雪糕
從來都不懂那味道


一直到米老鼠融化那天
才知道  那是甜的


知道  我也愛過你



父親




沉默
是一枚針

穿過你的胸口
把我身上的傷口   縫

卻怎也   縫不回
那時坐在你单车背後

迎著風的椰林

善良 • 貳




天晴
午後

我在練習善良

因為  你很善良

善良得  讓我以為
作晚的柔語
是今早的雨聲

以為你的细诉
讓世界停了五秒

酷熱
午後

我在溫習你的善良

沒下過

格物致知





不認識格律的母親
不懂後現代語境家里的地址
沒感受過外國詩學思路,德勒兹的感性
更沒進過大學的理性食堂叫一客康德  



只認識我家後山的兔子
住我隔壁的小可
還有樓上剛認識的木木

我們總相約一起玩樂

從天亮到天黑
媽媽找不到我們

從天黑到天亮
肚子餓了就回家

這就是我學到的指示
我所知道的知識

薄荷硬糖






總是無法愛上牙膏

很悶  它說

所以  牙膏才會硬來

Tuesday, August 23, 2011

陌生人說想了解我的人生




姓名:
出生日期:
性別:
工作:
地址:
聯絡電話:
婚姻狀況:
喜好:
信仰:
讨厌的國家:
愛過的人:
恨過的人:
想做愛的人:
想死的地方:
想要去的地方:
死後想去的地方:
想愛並且想為她寫首歌的人:


沒有葉子的柳樹




嗅到形状
嚐過顏色
摸透了條紋
還看見晚上的影兒
為了對街攤子而感動
甚至乎預言了黎明時分青鳥站立的姿勢

昨天秋風吹過的時候

我卻聽不到你心散落的聲音

或寫或讀




怎么没更新部落格?你说。

太忙了。
真的很忙。
忙东,忙西,忙南,忙北。
最近刚刚升职,很多事情在适应。

也许只是懒。
我懒,你懂。
心无大志也。

而且灵感离家出走。
去了沧海,去了桑田。
没有感觉的东西我不写,这个你更懂。

没啦?

是有点厌倦。
厌倦他人对我文字的曲解。
我喜欢写字,喜欢写自己喜欢的字。
他人或赞成或反对,或嗤笑或称许,或胡猜或乱测。

关我屁事。

就厌倦,没想到我那么小气吧。(笑。。。)

还以为透过我的文字或让他们更为了解我。
我总一厢情愿。

前几天有认真想过关闭这个家,另辟天地的。
想想,毕竟不舍。
无谓为了一些不了解你的人而放弃自己,不是吗?
我也有想不透的时候。

或许太多书要读。
你借的,自己买的,不懂那里拐来的。
越读越对自己的造诣心虚,越读越是感触,
于是那千言万语啃在胸口,消化不良。

又或许。

我以为你没看了吧。
也许当初这里的文字本来就是为了给你看而写的。
你毕竟是我第一个读者。
人啊,虚荣。

或者我该继续写那未完成的部份,
或许该继续读那未读完的部份。

或写或读,顺其自然呗。

Saturday, August 13, 2011

郵差的約定



林夕,梦的解体。
把 “ 梦 ” 字拆解,就成了林夕。

想到林夕,想到王菲,也想到《约定》和《邮差》。

有人说 《约定》 是上篇,《邮差》是下篇。
从热恋到失恋, 从眷恋到无言,
不管有意或无心,他那些玄之又玄,充满禅意的词 ,( 或诗? )
通过王菲空灵的美声,成了一首首经典。

《 约定 》写在王菲和窦唯热恋之时,《邮差》写在两人离异之后。

约定写 “ 还记得当天旅馆的门牌 ”, 邮差写 “ 认错旅店的门牌 ”
约定写 “ 沿路一起走半哩长街 ”,邮差写 “ 认错要逛的街 ”
约定写 “ 还燃亮那份微温的便当 ”,邮差写 “ 便当冷了想保存 怎可以乱摆 ”
约定写 “ 还记得当天吉他的和弦 ”,邮差写 “ 没有你我的和弦 ”
约定写 “ 仍未忘相约看漫天黄叶远飞 ”,邮差写 “ 黄叶会远飞这场宿命 ”



“ 你是千堆雪   我是长街   怕日出一到彼此瓦解
  你是一封信   我是邮差   最后一双脚惹尽尘埃
  忙着去护送来不及拆开   里面完美的世界 ”



一夜冬雪降满长街,怎么缠绵,怎么依恋,明天太阳出来,该结束的就该结束,
你是一封信,我只是邮差,把你交送到主人手中,就是缘尽时候。



“ 忘掉天地仿佛也想不起自己   仍未忘相约看漫天黄叶远飞,
  明日天地只恐怕认不出自己   仍未忘跟你约定假如没有死  ”



谁,又能持守那生生世世的约定?
也许,林夕早看破这人世的醉生梦死, 才写出这一首又一首的梦。



Tuesday, August 9, 2011

心裡有樹




这是一首同曲异词,一曲两唱的歌。
说的是信乐团《离歌》和辛晓琪《心里有树》。

辛晓琪先唱了《心里有树》,然后才有《离歌》。
拜歌唱比赛的关系,人们都晓《离歌》,却没几个听过辛晓琪的版本。

相比阿信激昂高亢的演绎,我还是喜欢辛晓琪温暖的唱法。

《离歌》说的是一段伤痛欲绝的悲歌,
《心里有树》则是淡淡的船过了无痕。


“ 要世界更有宽度,眼光换个角度,宁静的动人日暮有时胜过日出
  离开的人,种一棵树,让成长有痕迹,生命不荒芜
  本来一夜雨,剩早晨叶上一点露,感谢你让我心里有树。 ”


这几段词,总让我感动良久。
每个人,都在彼此心中种了一棵树。

有些种子,你从不期盼,费劲心思非除掉不可,有一天却开满了枝头;
有些种子,你满心期望,日日等待丰收的日子,却落了个枯萎凋零的命运。

生命呀,终究是块看不透的森林。

你呢?谁在你心中种下了树?
谁,又在你心中日渐枯萎?

感谢你,让我心里有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