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31, 2016




4 年前的缅甸,真的是 “ 免电 ”,
常常在午夜就因为停电而热醒于 40 度高温的晚上。

4 年后再来,电倒是都有了,同时多了许多大型购物商场,还有恐怖塞车,
从机场到旅馆花了我将近一个小时半车程,
之前来到这里与世隔绝,现在上网超快,用手机发面子书完全没问题,
走在仰光街头,有种窒息之感,到处是人与车,
我累,没有拍照的兴趣,只想坐下发呆,却连发呆之处也无。

没有什么不会变。

很少人写部落格了,他们都去了那里?
不伤感,就感到有点寂寞,曾经那么用心经营文字的你和我,
颠峰期我写了百多篇,今年竟然还没有破 40,
以前似乎什么都可以拿来写,现在这篇感言,花了一个早上。

前天和歪终于见面,一如既往的聊天打屁,
但我们都知道一些东西不一样了。

“ 如果当时我够成熟,也许就不会和蓝还有鱼搞得那么僵。  ”

“ 没有当时的幼稚,也不会有如今的成熟,你会那样想证明你已经不是当时的你了。  ”

感激她的这番话。

今早上网听王菲年尾的演唱会,各种气虚跑调, 惨不忍睹,
女神老了,神话不再,我想一如演唱会主题《 幻乐一场  》,
曾经沉溺的,着迷的,热爱的,厌恶的,坚持的,放弃的,都如幻一场,
既是如此,何必执迷不悟?于是我也释怀了,把曾经的美好收在心里,向前看。

4 年前的缅甸和我,4 年后的缅甸和我,
还会有另一个 4 年么?
2017 即将来到,我知道我回不去了,但也深深感恩可以拥有现在的我,
祝你们新年快乐,衷心期望你,你,还有你,幸福安康。

Thursday, December 1, 2016

十二月

有些事情一停下来就真的停了。

好像写部落格,很多人早已不写,
剩我还坚持,结果今年太多事情发生,
忙碌加疲惫,就此耽搁,
等我终于得空,脑袋呈现一片空白,啥也写不出。

然后就十二月了。


。。。。。。。。。。。。。。。。。。。。。。。。。。。。。。。。


年纪大了,眼泪少了,
情绪没有那么多,代价是感触也同步消逝。

以前轻易为一段文字,一段韵律,一抹色彩感动,
现在看见金字塔竟然一丝感觉也无。

怎么可以象死去一般。


。。。。。。。。。。。。。。。。。。。。。。。。。。。。。。。。


今年真的很多长辈去世。

年头开始,总共有八个朋友的父母离开,
年尾还要加上我的婆婆一单。

我没有太难过,跟婆婆关系很淡,
一年才见那么一次,我客家话不好,每次都聊不多,
她病那么久,一直躺在床上,离开未尝不是解脱。

出殡那天,看见姑姑哭,还是流泪了,
想起小时候她如何疼惜我,
想起她后来患上老人痴呆症却依然记得我名字。


。。。。。。。。。。。。。。。。。。。。。。。。。。。。。。。。


跟她好似俗烂偶像剧,分分合合,
以往觉得这种事绝不会发生在我身上。

七月她说分开,
我说好。

可是没有很好,感觉像缺失了一块。

朋友说她也过得不好。

可她明明就看起来不错。

十一月辅导我们的 SF 说要见面做个了断。

你是说要我跟她分开吗?

对啊,这不是你们要的吗?

感觉他像要 Close Case 那样。

半夜打给 C,谈了许多,
像跟生前的大佬对话那样谈了好久。

自己的命运自己决定。

隔天,我们决定再去爱,
那天之后,两人似乎成长了,
若非上帝,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


终于也辞职。

拖拖拉拉两年多,真的够了,
很清楚自己一点也不喜欢这份工作,
留下不是因为留恋,是因为不知道要去那里。

结果上个月一单工作上的错误让我下了决心。

没有逃避,反而是面对,跟上司说愿意背负任何罚款,
她说不要紧,可是从其他同事口中知道老板已经放弃我了。

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

同事说我傻,下个月就过年,拿埋花红再走不迟,
我并非假清高,视钱财如粪土,
只是想说,至少让我保有最后那一分尊严。


。。。。。。。。。。。。。。。。。。。。。。。。。。。。。。。。


12 月搞了音乐会。

取名 《 音味有爱 》 用味道来作为这次音乐会的主题,
曲目分成甜,酸,苦,辣四个环节,
静静诉说一场生命里的味觉之旅,
大家说有创意,纷纷投入。

我真是个没有信心的家伙,
害怕票卖不完, 怕没有人要唱,怕没有乐手,
短短的三个月,从选歌,找人,预定场所,设计邀请卡,
到最后公开发售,全部都搞掂了,票在短短的一个月内售謦。

然后倒数两天就是音乐会,
感谢上帝保守,愿荣耀归于祂。


。。。。。。。。。。。。。。。。。。。。。。。。。。。。。。。。


本来想去伊朗,结果买了缅甸的机票。

去看小妹,她回去三年,每次说要去看她说了那么久,
人生苦短,不想让生命再有遗憾,
我们永远不能确定下次还有没有下一次。

四年前去缅甸的照片被我糊涂弄丢了,
所以一张照片也没有,这次想重游旧地拍回,
暂时预算仰光,蒲甘,瓦城,腊戌,茵莱,仰光,
小妹说怕见面会哭,我说不会吧,不过若真要哭就哭吧,
趁你还能哭。

缅甸之后飞曼谷,也是探望老朋友,
然后回家乡陪父母,工作会有的,
担忧也没有用,要相信上帝的保守,
我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