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26, 2011

叁叁


三八篇:
前年生日,我车祸。
去年生日,刚踏上北京整个背包不见鸟。
今年生日,车子一大早死火。

你现在知道做么我酱怕过生日了吗?



感性篇:
谢谢你还有你还有你还有你和你。

我知道你们千方百计要鼓励我;
我知道我千方百计要逃避。

好啦,其实我很在乎你有没有祝贺我生日快乐。



愿望篇:
愿你身体健康,愿你找到真爱,愿你发过周润发,
愿你幸福快乐,愿大家珍惜眼前。

快点祝我生日快乐啦。

Friday, May 20, 2011

未竟之旅




未竟,未完之意。

乌鲁木齐,麦田青年旅社,八人间。
忘了多少钱一晚,已经呆在这里三天,或四天。

乌市是个无聊乏味之城,我乘公交车去书局,
走路去吃炒米粉,回家(家?)。
不说话,偶尔有热情的房客入住跟我搭话,敷衍还是会的,
夜里很早睡, 极度疲累。

累了吗?

二度重访乌市,心境已换。历经前半段路途的心力交瘁,
我是累了,不想回家,那里是家。

谁漏了这本书在房里?
未竟之蓝,蓝色竟也有未竟。

翻版的纸质泛黄,印刷朦胧胧,字多图少,
而我极需一本厚厚数页随便什么的打发时间,
寂寞,快疯了。

原来,高估了自己承受孤独的本领,
原来,那么恐惧前路,
原来,不得不承认自己的懦弱,
原来,受伤了。

而你在那里?为何不让我倾诉?

未竟之蓝,游记一本,
黄宝莲,菜市场名一个,
四十岁的女人能够有什么样旅程?

前天买了前往成都的廉价机票,
非抽离这座城市不可,越远越好,越快越好,
我不要去吐鲁番,我不要去火焰山,我不要去喀纳斯。

“ 偷 ” 了这本书上机,一路相伴到成都。

黄宝莲从香港出发,来到北京,达蒙古,
穿越西伯利亚抵莫斯科,然后北欧,西班牙,再飞埃及,回家,历时三个月。
干脆俐落的文笔,以为是香港人,原来乃台湾女子是也。
想必长期工作于香江,潜移默化之故,少了台湾文人的悲情文艺腔。

她说北京宝贝,那个被国家压抑的艺术青年,她搭西伯利亚铁路,和做买卖的蒙古胖女郎吃羊肉,莫斯科没有金碧辉煌大皇宫,没有万代春秋大将军,我只记得她在圣彼得堡遇见的马来和尚,还有爱沙尼亚,这个被她匆忙过境,我一辈子从未想过要去的小国之短暂美丽, 她半夜迷路找不到旅馆的焦虑,她为途中金钱拮据苦恼,转个弯却吃了顿美味西班牙海鲜餐到时再算的洒脱,还有忘了在什么国家陪她漏夜找旅舍的俊美男子,而后以一声年华老去为结束。

都在讲人,无关世界最大最高最美,无关国情,无关指南。
是人,丰富了路程。你知道,好游记难找,好看的游记更难找。

一本伴我走过彷徨的书。

许是离开了乌市,许是抽离了伤痛,
成都之夏,每个蝉鸣清晨,我在旅途中读着他人的旅途中,
渐渐放开自己,渐渐找回自己。
沿途,一路漫读至尾声,一路寻找影子。
当我的前路再次浮现时刻,读完的书,也到了离别之时。

没有把书留着,半是减轻背包,半是留给下个旅人,
我把它留在九寨沟沟口民宿里。
会有人再读到吗?不知道。感性的你会觉得我始乱终弃吧?

如果你问,我其实已经渐渐淡忘那时候的踌躇不前。
那段迷茫无助,不懂该回家还是继续旅途的心情。
如果放弃旅程回家,以后会怎样?继续走下去,又会怎样?

而我终究是走了下去。

这本未竟之蓝早抛诸脑后 ,黄宝莲依然没有占据我心爱作家排行榜,
回来大马许多个日子里,不曾想过重买来收藏,
不是什么非读不可的惊世绝作,我甚至忘记了书里大半内容。

记得的,只是那么一本书,在彷徨时刻陪伴走过,
记得的,是那段未竟的蓝,延续了下去。

未竟在前方,只要你愿意走下去,而旅,从来都是未竟。

Wednesday, May 18, 2011

你看到,你看不到

最近 Blogspot  “Sot ” 了。

照片上载不到,Post 了的文章没出现,留言也无端端不见了好几个。
无法登录,我只看到 “ 维修 ” 两字。

如果有天,醒来世上没有了 Blogspot ,我们呕心沥血的文字从此消逝。

如果有天,你我用心经营的部落不复存在,哈拉记录失去踪

如果有天,辛苦上载的图片全部消失,曾经的合照只能存档在记忆里。

如果有天,你再也无法在这里看见我的踪迹,是否代表我不存在过?

如果每天,你在这里看见我,又是否代表你非常了解我?

认识我的人不知道部落格,我部落格的人认识我的人。

如果有一天,我不见了,你是否知道在那里找到我?

Tuesday, May 17, 2011

邊一個發明了返工



詞/曲/編: 阿p
唱: 阿p/通利的阿賢/thomas

邊一個發明了返工
我要給佢米田共
邊一個發明了返工
返到我愈嚟愈窮

為了薪金一萬元
令每天都沒了沒完
一萬元一萬元一萬元
靈魂賣給了大財團

邊一個發明了返工
以為自己好有用
邊一個發明了返工
阻礙我藝術發展重重

到了薪金兩萬元
我的青春就快用完
兩萬元兩萬元兩萬元
我有更多事沒法做完

我渴望有一個平原
沒有政府沒有治權
這平原這平原這平原
有好多個美女舞蹈團

邊一個發明了返工
唔係八婆就係八公
邊一個發明了返工
返工喺度玩接龍

到了薪金三萬元
我哋都應該唔會有三萬元
三萬元三萬元三萬元
三萬元啲人通常都有啲串

我渴望這一個平原
畢業之後啲同學見唔完
見面唔會講買股票 買車
結婚 生仔 買樓 買船



辞职不成,只好听这首歌安慰安慰。。。。

Monday, May 16, 2011

泡麵




不会腐烂
不会腐烂

千年
万年

除非

你的温暖
浸透

六十秒间


關於 Hopper,關於寂寥

夜枭,霍普最为出名的画作。


我发现自己取景的角度,对美的偏爱,
或多或少受了 Hopper 的影响。

爱德华 . 霍普 ( Edward Hopper;1882 ~1967 ),美国画师。

以描绘寂寥成名。
天生我对荒野、寂寥无可抗击。

Hopper 的画,没有人像大特写。
他喜欢把人画得小小,放置在很宽阔,很寂静的空间。
天空总是干净,没有星,没有飞机,连云朵也绝迹。
街道上,或站一个人,或立一街灯。
印象中,从来没有超过五个人。

五十年代,是真正的寂寥年代。




《夜枭》是名画,亦是成名作。

午夜,所有店铺都关了门,剩晚上营业的酒馆。
静谧街上,只有微亮的路灯呼应酒馆里惨白的日光灯。

恋人(?),侍应,还有另个男人,无声呆坐。
他和她之间零互动,是倦了,还是开始对彼此感到陌生?
侍应兀自忙碌,另个男人剩背影在对话。

寂。寥。

我喜欢 《Cape Cod Evening》。
牧羊犬奔跑在黄昏染黄的草原里,一男一女在屋旁,后头好大片树林。
他们在忧愁吗?抑或纯粹在享受荒凉的晚霞?

也爱《加油站》。
没有车进来打油的油站,油站旁又是一整片荒野森林。
午夜空寂的油站,我羡慕那个独守到天亮的人。

画里总有一大块的延伸空间,或是荒原,或是街道。
色调偏好的关系,Hopper 的早晨看来也总像午后,像黄昏,像夜。
没有早上,早上太朝气,太人气。

多年以后,每次重温他的画,总是感觉有风吹过。


光天化日,却感觉不出一丝阳光气息。

Saturday, May 14, 2011

感謝那是你




亲爱的V,

其实我很不擅长安慰人,尤其女人。她们一哭我就慌。( 偏偏很多女人爱在我面前哭。。。)

你和他分开了。我为你难过,不懂该说什么。

这个时候,你不需要辅导,也无需打气,你只要一个流眼泪的空间,对吗?

两个人能在一起,是种缘分。我们华人的 “缘”,英文翻译不出,充其量翻译成 fate,听起来少了一点什么,像命运。人与人相遇,人与人分离,我管这叫缘,不叫命运。家人,朋友还是爱情。相聚离开,说开是缘。

呵,你一定想起 《 红豆 》,我想起梁静茹 《 可惜不是你 》。芭乐情歌总有适时的存在价值。


“ 可惜不是你,陪我到最后,曾一起走,却走失那路口
  感谢那是你,牵过我的手,还能感受那温柔  ”


上帝在生命中安排了他或她。有一些会留驻,有一些啊,注定是擦身而过。

是有那么一点可惜。

可这歌触动我的不是那个 “ 可惜 ”,而是第二段副歌的 “ 感谢 ”。伤痛时候,还能感谢吗?
感谢那个出现在途上的过客,感谢那个后来消失街角的过客。还相信吗?还感谢吗?

你说你没人要了,你说自己不被接受。其实你没酱差,虽然有时都几公主下,霸道下,拜金下,忧郁下,悲观下。但你是好女孩,真的。善良,顾家,负责,乐于助人,做事专注,算几有才华下罗。(  表打我  )

你们,只是没有缘。


“ 可惜不是你,陪我到最后,曾一起走,却走失那路口
  感谢那是你,牵过我的手,还能感受那温柔  ”


逝去的,只是一段感情。你没有失去家人,没有失去健康,没有失去工作,没有失去爱你的朋友,(  一点都不珍惜我们  )你更没有失去爱你的上帝。老友,但愿你懂,你没有失去什么,包括你自己。

感谢吧。

感谢曾经留驻双手的温度,感激曾经贴心的距离。感谢曾经走过一段路程的回忆。
感谢,而不是可惜。

缘聚缘散,总有时候,愿主引领你前方道路,祝安好。

Wednesday, May 11, 2011

笑下啦


请用四个字形容这副画面~



我的新发箍漂亮咧~



俾乜俾啊!未见过猫咪下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