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tember 25, 2014

和欣怡喫火鍋

跟欣怡上一次见面已经不记得是几时了,
2010 四川之行后,总共也才见过一次。
有些友情就是这样,不常见,可是感情不减。
约了我在新加坡克拉码头吃火锅,海底捞。

这是我这辈子吃过最受宠若惊的一次火锅。( 天知道我有几何吃火锅 )
殷勤至极的服务,从候客厅到拉面师傅到侍应到走廊上每个工作人员到厕所阿婶,
临走前,欣怡坚持付款,我们在地下铁安静的告别。

她还是一样,一样什么?我也说不上来,就是一样吧。
谁不会变呢?四年时间,我们各自得到什么,又失去了什么,
可她还是一样,就是稍微胖了。( 胖比较好看,之前太瘦 )

今天早上收到她的信息,说好想开一家咖啡馆。
我说好啊,我也好想开一家民宿,咱俩可以合并,楼上睡人,楼下卖 Kopi。
有些东西越是单纯越是美丽,想太多就不美了,比如梦。
四年过去了,她还是一样,我还是一样。

Tuesday, September 23, 2014

小魔:嗟,用尽方法打压,不停加赠事主患难,又是生病,又是失业,至今无法夺取彼之灵魂。

大魔:嗤,此种落伍多时之行销法,只有汝等道行尚浅的小鬼才会沿用。

小魔:前辈有何高知灼见?

大魔:须知越是增加事主患难,越是拉近其与吾等对手之关系,切记切记。

小魔:难不成置之不理方为上策?

大魔:不然,不然,吾等要给予当事人之绝非患难。

小魔:愿闻其详?

大魔:只要日日予其 “ 正常 ” 生活,然后逐步加添名唤 “ 忙碌 ” 的元素,
           长则两三年,短则一月,事主将自动远离吾等之对手矣。

小魔:啊!大悟!大悟!领教也。



“ 因为你们自己明明晓得,主的日子来到,好像夜间的贼一样。
  人正说平安稳妥的时候,灾祸忽然临到他们,如同产难临到怀胎的妇人一样,
  他们绝不能逃脱。”

帖撒罗尼迦前书5章二至三节cccccccccccccccc

Tuesday, September 16, 2014

我肯,你潔淨了吧

把车泊在公司外,坐在车子里发楞。

教会周年庆迫在眉稍,每晚的练习和筹备结束后,归家已夜深。
压力千斤的工作,诗歌班,小组事项,友人的专辑封面设计,
还有拖欠出版社好久的绘本草稿。。。

我疲惫不堪的瘫软在座位上,脑袋空白。

过度疲劳和忙碌,开始有生病迹象,真的很累很累,
一段好长时间,我不想祷告,不愿读经。
在人前热心事奉,背着大家却一脚陷进罪的深渊,沉溺其中。
那么虚伪的一个我,没人看穿我属灵背后的虚假和苍白,
那本黑色封面的书搁在腿上,祂还有话要和我说吗?


“  耶穌下了山,有許多人跟著他。
   有一個長大麻疯的來拜他,說:主若肯, 必能叫我洁净。
   耶穌伸手摸他,說:我肯,你洁净了吧!他的大麻疯立刻就洁净了。”


怎么也没想到祂会如此回应。

无可压抑的情绪上涌,眼泪忽然如雨汩汩狂流,
以为自己忘了怎么去哭,此刻却哭得像个无助的孩子,像个受伤的小动物般。

祢在啊,祢一直都在,我以为祢离开了。
我忘记祢摸过我的脸,忘记祢早原谅了我,
那污秽的过去,让我听不到,看不见,
忧虑愧疚,如荆棘般日日刺穿我薄弱的灵魂,我真累了。

九点钟上班,一个人在车上哭得抽抽噎噎,无法停止。

“ 主啊,我要痊愈,若是祢肯。”

“ 我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