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29, 2015

Shiva & Parvati




那时候,我每日都来杜巴广场报道。

日子非常无聊也非常充实,他们以为我是雪巴人,天天进出无人对我收取门票。
我喜欢坐在独木庙最高点发呆,然后慢慢素描。
这里的庙宇漂亮得不似人间之物,望向旁边的湿婆和帕尔瓦蒂神庙,
他们两夫妻站在窗前俯视着广场上的游人,少了一般庙宇的庄严感,却多了一份可爱。
他们在俯瞰什么呢?是众生的哀愁,抑或是世间的无常?

总是坐着坐着,就睡着了,也无人搅扰,也无人偷窃。
醒来,但觉迷惘,身边有人与我说话,问来自何方,
我说我不知道,你来自何方,我去往他方,明日,又是天涯,不是吗。

知道加德满都大地震,立刻上网查看。

那些我曾经发愣好久的古迹,曾经治疗我的孤独与创伤的梯级,
当然,还有这座精致的湿婆与帕尔瓦蒂神庙,都在那一声天崩地裂中永远消失了。
人生无常,谁能预料明天?却为今生的贪,嗔,痴,紧握不放。

天佑尼泊尔,这片我深爱的大地,当我知道死亡人数已经达到四千多人,内心何等伤痛,
你们的友善和美丽,治疗了我,而我除了捐款之外,无以回报,
我的尼泊尔朋友,我的尼泊尔弟兄和姐妹,你们安好吗?
那天联络印度教会,他们说你们都安然无恙,我安心了,可是你们的家人呢?工作呢?
但愿上天保守,但愿悲恸里开出的花朵,更为坚强,我祈祷,我祈求。

天佑尼泊尔。

Saturday, April 25, 2015

我的快樂時代




就这样,城中最后一家漫画店也结束营业了。

那段做地产经纪的日子,每次等待买家的空档期,就往这里钻。
有时侯看完手上的书,预约时间还没到,就躺在沙发上睡去,
店员早见怪不怪,任我乱睡,一直到手机闹钟声唤醒我。

曾经让我流连多少时光的地方啊,
没想过连漫画 ( 书 ) 也有消失的一天。

跟老书店还有唱片行一样,网络时代的降临,就是实体创作的末日,
有了网络,没有人再买唱片,没有人再买书,连漫画都是网上下载的了。






少年时代,最大的梦想就是成为漫画家。

幻想自己有间大书房,里头集齐了世界各地的漫画,
每天在纸上画啊画,脑子里一大堆的故事和点子,
把创作画在作业簿子上,然后给班上的同学们传阅,
这些小粉丝不断催促我画快点,那真是我年少时期唯一的虚荣呵。

然后不知怎么的,渐渐就忘记了这个梦,
或许现实这把刀实在太犀利,我不得不放弃当个漫画家。

但是喜爱看漫画的习惯不改。






除了故事,画功是漫画迷特别在意的东西,新一代都不看纸上漫画了,
他们看动画,( 只有我觉得漫画改编的动画实在很粗糙烂造吗? )
就算有看,也只在 “ 看 ” 而已,那一页的背景分镜,人物表情,服装动作,
费了画家多少功力,他们是一点也不在乎,也不会了解的。

新一代的年轻人还知道什么是网纸,什么是笔嘴,什么是云尺吗?
自从有了电脑代劳,这些用具也注定淘汰。

曾经为了 《 风云 》其中一页,赞叹连连,怎么可以画到酱美?
还有影响我至深的鸟山明,北条司,井上雄彦,
我的男性人物,肌肉,爆炸,机器人和打斗场面都是模仿他们,
女人的画法,我喜欢池上辽一还有桂正和,天使的面孔,魔鬼身材,
加上一些 “ 旖旎 ” 镜头,慰藉了多少男孩们苦闷又美好的懵懂青春啊。

这些笔触,这些线条,唯有通过纸上阅读,才是最原版,最有艺术价值的。






店门外贴着告示,说营业至月尾,每本漫画大拍卖,从三块到五块钱,
那些我热爱却因为太贵买不起的正版漫画,此刻在大贱卖。

买了整套 《 JOJO 冒险野郎 》,跨越好几代的打斗漫画,一共六十多本,
从第一代打到第五代 ( 还没打完 ),才三百多块就买到,没想到是在这样情况下买到,
还买了 《 虫师 》 之前一直找不到,太冷门,画功内容一流,乃不可多得的好作品。
日本漫画在亚洲超越很多国家,无论画风和题材的多元,中港韩无法望其顶背。

妹妹买了 《 相聚一刻 》,《 天堂之门 》 本来想买 《 死亡预告 》,
《 尼罗河女儿 》,《 千面女郎 》,无奈手脚慢,被人捷足先登拿走了。

感谢成长岁月里出现过的这些魔幻艺术,它们伴我度过几许暗淡的年少时光,
带着这些战利品回家,心里非常开心,因为终于拥有了它们,
然后也觉得极度的惆怅和感伤,因为知道我已经永远失去了它们。



Tuesday, April 21, 2015

停 • 格




動情是容易的      因為不會太久
遠  ∼  遠  ∼  的彷彿可以觸摸

留戀是不幸的      因為曾經擁有
  ∼   ∼  被思念纏擾著



有一天你发觉自己原来一直在听着同一首歌曲,看着同一本书,
独自,弯进同一条巷口,跟老板要同一碗面。

有些东西,停了格,就再也跳不进下一个画面。
只好反复重播,重播。你乐此不疲。



無奈我們看懂彼此      是彼此的過客啊
愛情是個輪廓      不可能私有

把最初的感動鉅細無遺的保留心中
不容許讓時間腐朽了初衷

Sunday, April 19, 2015

關於旅行的問題

1)为什么要一个人旅行?不显咩?独自在异乡很忧郁酱。

独处,才能和自己对话,生活太 “ 满 ”,
满得没有空隙和自己对话。

你知道你是谁吗?
敢于面对真正的自己吗

单独旅行不可怕,可怕的是你从来不肯和自己好好相处。


PS:说是独自出发,到最后总会遇到一些奇怪的家伙作伴,
所以孤单也就孤单那么几天而已。( 跟磁场有关吗? )



2)做么要去这种地方?听说很危险又很落后酱。

请告诉我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
北欧?日本?台湾?澳大利亚?还是美国?

我想世上没有百分百安全之地。

所谓危险地方,我已经上网找了很多资料,
绝对比你更了解当地目前状况。( 比如正在战争或有病毒我不会去 )
放心,我比你更怕死。

落后?

因为落后和肮脏,你错过中东人的善良,错过印度令人惊叹的皇朝古迹,
错过蒙古草原,错过南美洲的雪山,错过尼泊尔的美食,错过非洲的蓝天,
你该要错过世上多少的美丽啊?

当然你也有权利说这样的体验不屑去体验。


3)要花多少钱?住那里?那边什么好玩的吗?安全没有?怎样去哦?

快点回去火星吧,
真的,地球太危险了。


4)你可以带我一起去吗?

我想和你作伴,我希望和你一起出发,
我愿与你共享旅途的哀与乐, 
但请不要叫我 “ 带 ” 你去。

因为你不是我的孩子,不是我的客人,不是我的部下,

你是我的同伴。


5)“ 流浪 ” 是不是很惨下的蛤?住便宜旅馆,吃便宜的,走很多路,还要自己 plan 酱。

当然我没有住在豪华六星级酒店,

当然我也没有上名贵餐馆消费。

可是不代表我住得很差,
我住在简朴的民宿,可是床很干净,风景超美,
服务是友善的。 ( 也有糟糕的住宿经验,另当别论 )
如果经济许可,我并不介意住一晚 “ 豪 ” 的,绝不亏待自己。

我吃得很好,几乎没有饿肚子,常去市场买水果,确保饮食均衡,
路边摊也选择比较安全的才进去。( 再次和你说我很怕死 )

相比那些骑单车走天下或徒步狂,我其实也没有走很多,
走路让我看到很多车上看不到之处,让我更接近真实的人生,
再说你又不是残废,走下路会死?

最后自己 Plan 行程真的为难你的话,
你还是乖乖付钱跟团好了,反正跟团或背包说穿了只是不同形式的旅行模式而已。
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呵呵。

Sunday, April 12, 2015

最討厭的人,給最愛的人




我告诉你我要出版自己的绘本了。

你满眼尽是安慰和赞赏,
尽管那时候我根本动也还没动笔,不确定是否能够完成。

可你比我坚定,( 你总是比我坚定 ),
你说我可以,你为我骄傲,你对我说 “ Awesome ”。






作画其间,我屡受困扰。

繁忙的工作,疲倦的教会事工,各种人际关系的挫折与失败,
身体健康出了问题,我画得好慢,一而再的拖延。

画画,而且画孩子的画,需要一颗柔软和纯真的心,
而我经已遗失了。

孩子呢?他去哪儿了?






你鼓励我,要我不放弃,
我总怀疑自己,这也非何旷世巨作,画好了又怎样?

你只是安静的看着我,听我唠叨,没说什么。

那时你已经开始病了,病得很重,
连站起来也不能,可是你安静的听我说,安静的陪我。

你一直陪着我。






还没来得及完成,你先离场了。

你离开我们后,我压抑悲伤画好,
我没有遗忘那个小孩,一边画,我一边把他找回来,
我知道,那是你留下给我的礼物。

我终于画好了,我的绘本出版了。
这个驳逆的浪子终究还是完成了一些什么。

可你不在了。






上网 “ 拍卖 ”,朋友们的支持让我好感动,感动得只会说谢谢,
你知道,要一个画家开口 “ 卖画 ” 对他们还是很为难的。

阿浓,以前读艺术学院的一班同学,啊,还有远在澳大利亚的雁君,
还有他,还有她,多么感激你们的喜欢,那已经是最大的动力,
让我想完成更多的绘本。

画画,我重新找回自己。

感谢上帝,我的绘画天赋是你给予的,
感谢大佬,这本书送给你。

你听得到我心里深深的怀念与感激吗?
你看到吗?你在天上有为我而开心跳跃吗?我让你骄傲了吗?

而我都无法知道了。


PS. 有兴趣购买者,可以私下 PM 我。谢啦~~
sinsing46@gmail.com

Thursday, April 9, 2015

草稿













上个月终于拿到自己的绘本,一页一页慢慢的翻,心里很多感触。
创作期间发生好多事,一再阻碍我画画的进度,用了大半年时间才完成。

今天忽然很想把还没上色前的稿拿出来看看,也幸好之前拍了照,
只是想看,看看黑白线条的单纯,也看看自己创作的初衷。

Friday, April 3, 2015

4零三 • 阿B • 2




然后你就两岁了。

两岁的你开始挣脱我手不肯合作拍照。

我们这样合照会持续到何时?

很快就到三岁。

三岁的时候,你还会缠着我唱歌吗?

还会要我带你看火车吗?

还会害怕壁虎而躲进我怀抱吗?

还愿意在睡前亲吻我,用你动人的嗓音唤我一声舅舅 I Love you 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