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November 15, 2011

过渡期




昨晚发了好多梦。
熟悉的,陌生的,看过的未看过的场景切换,
无厘头无有意义的故事上映下画。

天微亮,我醒转,梦里没有她。
于是释怀了。

中国的啤酒太便宜,新疆的啤酒顺滑,
既然是夏天,既然无事可干,
既然今朝有酒今朝醉的说法太好听,
于是每晚喝酒。

我的梦里,一直没有她。

每个晚上喝得迷迷糊糊,轻飘飘的走回旅舍,
倒头就睡,昏昏沉沉让人轻易忘了夏夜的炎热,一觉天明。
无比感激我没有宿醉。

总会有一丝细细碎碎的焦躁盘延心底,
这旅程,还要持续多久?
而我知道的,潜意识里有意无意在细数回家的日子。

长期游走没有想象中的唯美与洒脱,
现实中,我要为每天的消费斤斤计较,为下站的签证焦头烂耳,为下个脚步细细思索。

跟每一刻的寂寞,孤独相处自如。

这段路途还不够久,
还不够我找到平常心与冷静,
不够我在长期的无聊寂寞中发掘当中的美丽与哀愁,
不够我放下和遗忘曾经的,现在的,未来的,
不够久,还真不够久。
于是我为现在的状况做了一个注释  -  过渡期。

2 comments:

  1. 当你展颜。你却仿佛听见心里的雨。
    当你处在热闹欢笑当中。你却感觉寂寞的声音在敲打你的心。

    这儿总是在下雨。锁在云雾里的小镇让人仿佛总是走在云端。
    看不见山群。只看见了许多许多的云和雾。

    之前在过渡期里行走。如今又重新开始。
    一切没那么唯美。只好安之若素。

    不够久吗?还要多久?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