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16, 2011

锦林四巷,夏




夏天。闷热的晚上醒来好几次。
干燥的嘴唇不断寻找水源,喝了一直上厕所小便,
如是反反复复,睡醒,醒睡,梦里,好像回到了 K 城。

有人声在耳边细碎呢喃,是谁?
窗外有人。阳光从窗帘后朦胧胧透出,天早亮了。
我依然醒在一座陌生之城。

七天,乌市七天。明天就第八天。
这里的夏,慵懒舒服得让人不愿再想下一站。
人家来新疆为了吐鲁番,为了喀纳斯,为了天湖,为了魔鬼域。
我每天只会在乌市的大街小巷乱窜,入夜了喝几瓶乌苏啤酒,配足球和羊肉串,
烤好的羊肉,撒上辛辣的辣椒粉,瞬间我忘了身处何方。

谁说旅行不可以这样。

锦林四巷,新捷旅馆。我七天的落脚地。
是怎么找到这里?
是那天办完哈萨克签证后,附近游荡,无意拐进来的邂逅。

中国政府规定外国人只能住在有申请外宾证的旅馆,通常都比较贵,
像新捷这种便宜的招待所只供当地人,外宾被抓到是会罚款的。
“ 那你别让人知道就行了呗。” 阿姨知道我的身份后若无其事的说。
一点也不像那些怕死的旅馆老板。

反正超便宜,一天才十五人民币,
有热水,还有电视机可以追看世界杯。

老旧的公寓式旅馆,只有两个可爱的阿姨管理,
很可爱可亲的两人,有时溜达了整天,晚上回来,
她们冲你喊 “ 回来啦 ”,那感觉怪叫人想掉泪,是想家吗?
下午天热,不出去,她们请吃西瓜,就坐在大厅哈啦哈啦,
谈马来西亚热还是新疆的夏天热,
“ 马来西亚每天都那么热呀?怎么住人哪? ” 她们囔囔。
谈她们,谈我。不知不觉住了几天。

走得越久,兴奋和好奇就越来越少,
每天的脚步,每天的起居饮食,渐渐成了一种日常。
到同一间超市买酒,到同一家档口来客豆浆油条,和同一个老板打招呼。
呆在一个地方太久,就不想离开,
甚至害怕离开。离开一种日趋 “ 沉稳 ” 的生活。

这里不是家,虽说乌市住久了还蛮舒服,
可是这里毕竟不是家。不,根本不是在回家,一直都在路上的,
只是这回歇了太久,才错觉再不想走,
要走了,要走了,告别蒙古,前面还有一片新的远方,
拿起你的羊肉串,上路吧,安逸的灵魂。



12 comments:

  1. 所以说,感情就是这样沉淀出来的。危险啊。

    ReplyDelete
  2. JACQUELINE:对呀。。。微微辛辣的羊肉串,还有牛肉面,还有那里的蜜瓜,无花果,馕。。。。

    ReplyDelete
  3. Landy:Wow!!兰迪,谢谢!:-) 欢迎常来。

    ReplyDelete
  4. 啦啦:再讲。。再讲。。 就流口水。

    ReplyDelete
  5. 我还忘了西红柿拌面,大盘鸡,辣子鸡。。。。

    ReplyDelete
  6. 我也曾无意间闯进过没有招待外宾准征的旅馆,酒店似的房间,价钱却是那些青年旅舍的一半!!原来在中国,所谓的便宜青年旅舍一点都不便宜啊!

    ReplyDelete
  7. 中国呀,又爱又恨。说不清的情绪。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