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23, 2010

主愛有多少




先是见你眼眶红透,然后拿出纸巾不停拭泪,我唱多久,你就拭了多久。
我有点惊讶,你从来不哭的。聚会完毕,我们坐在一起。

“ 怎么样?第一次来主日崇拜的感觉? ”

“ 刚才我哭了,你一唱起这首歌我就哭了,不懂为什么。。。
  我很久没哭,爸爸去世时我也没哭,你帮我读圣经的时候我也不哭,
  但刚才。。。哈哈,我也不懂。。。”

上个星期终于和教会领袖交代责任,是时候放下带领诗歌的职位了。
唱了那么久,累了,也倦了,我对歌唱已经再提不起兴趣。
那些重复又重复的旋律和歌词,还有复印机复印出来般的群众和崇拜流程。

不知何时开始,我讨厌唱歌。

“ 你的声音是神给的礼物。 ”

曾几何时引以为傲的嗓音,如今像滩死水,激不起一丝涟漪,大家都说我有把动听的声音,
我却极度厌恶像似卖唱般的对待,每每面对众人称赞,总是冷漠以待。

也许潜意识里感觉那将是我最后一次唱诗吧,这首唱了好几遍的 《 主爱有多少 》,
在那个早上被重新演绎。钢琴弹着,我唱着,忘记了身边纷纷扰扰,
丢掉了束缚心灵的一一枷锁,竟是重新找回最初的感动。

当初被神爱着的感动。

我不享受唱歌,因为我把它当成了 “ 责任 ”,
我患得患失,因为我在乎歌曲呈现的技巧多于歌里表达的含义,
我的情绪随他人的赞叹和批评而起落,在意人家的赞美多过于把一切荣耀归给神。
我忘了,要感动人先要感动自己。

“ 谢谢你的歌声。 ” 你说。

“ 我也谢谢你。 ”

谢谢你让我重新看见自己。

4 comments:

  1. 那一年,人人唱着浪花一朵朵,而你却唱着香奈儿。
    两三年后,第一次看到你站在台上 ,唱着梦田..
    这几年来,只有一次在台上听你唱诗歌
    过后,再也没什么机会听到你的歌声,
    只是偶尔见面时听到你哼哼唱唱

    其实我要说什么呢,哈..
    还记得吗,你曾经唱爱的真谛给我听吗?
    原来诗歌是这么悦耳的
    不知何时才有机会听你唱歌呢?

    不知何时cai

    ReplyDelete
  2. 我记得我唱给你听的歌。我记得那天的火车。我一直记得我们坐着没有终站的火车。那以后,我都不再搭火车。
    其实,我都记得。
    我已经唱不到歌了,我的声音沙哑了。再也唱不到。jenny的婚礼,我会再度唱歌。我很久没有那么渴望为谁唱一首祝福的歌了。

    ReplyDelete
  3. 原来你都记得!
    或许那天会出现!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