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28, 2013




看见琥珀宫的时候,我才真正体会到什么叫壮观宏伟。

那片大得不见边缘的墙,只有仰角才能窥见的屋檐,
那精琢,玉雕尔今只剩一片白的墙,
在在把我之前看过的所有古堡都变成了玩具屋。

好似来到这里才真正看见了印度王朝的糜烂和荣华。






琥珀宫建在很高的山上。
我们一路坐吉普车沿着古老的石路而上,
如果不是坐在车上,沿途的房子和人物会让人错觉回到了古代。

琥珀宫 (Amber Palace )建于1709 年。
是拉贾斯坦土邦王的避暑行宫。

经历代扩建,从当初的别墅变成后来的山顶古堡。
宫殿的颜色是一种类似琥珀的奶白,浅黄和玫瑰红,
远看犹如一块发着精光的琥珀,因此得名。






当地政府投入大量财力来保护这份文化遗产,
希望令琥珀宫恢复当初的辉煌和绚烂。

但有人提出质疑和反对,认为这样的修缮工作反而帮倒忙,
破坏原有建筑物的美感和面貌。
岂不知,游客本身的到来其实就是破坏这些世界美景的因素,包括我在内。






那宏伟的围墙让我不自觉频住呼吸,
眯起眼角注视那道墙投射出来的光华,真是了不起的建筑。

一踏入大堂,柱子上的花纹已迫不及待要跟我诉说深藏千年的心事。
曾几何时,雄霸一方的拉贾斯坦,
连统领全印度的莫卧儿也为之侧目。

骄傲的拉贾斯坦啊。

当年通过盟婚而与莫卧儿签订和平宣言的拉贾斯坦一直保持高姿态。
严格说来,其实算是莫卧儿的一种妥协,
当时的统治者阿克巴大帝愿意低头迎娶拉贾斯坦的公主才换来统领全印度的版图。
对拉贾斯坦而言,那是对方的儿子入赘向他们低头换来的成全,
而这位公主后来生下的王子就是泰姬陵的建造者沙贾汗的父亲 - 贾汗基。

真要比较,还是拉贾斯坦计高一筹。






琥珀宫前有一条古老石道。
那个时候,一石一木都须经人手一块块铺上去。
脚下那些纹路那么用心,那么专注。
为君而死是荣耀。
匠人铺着自己的尊严,还是皇者的版图之路?

如果不是坐了吉普车,
我倒很享受在这样古老的路上慢慢走上来。

居高临下,眼前一片荒凉,无法想像当年的繁华。
长长的护城墙还有青青郁郁的护城河,经岁月流淌依然保持清澈,
我对古人不自禁萧然而敬,不是对着伟大君王,乃对那无名的建造者。

宫前的大门称为象头神门。
不愧是避暑行宫内部的装饰,比起实用性质的城堡来得华丽。
门口顶上,隐约可见一位 “ 象头神 ”。
是这门名字的来源吗?

琥珀宫里头以镜宫最负盛名,四面墙壁都镶嵌上镜子,彩色玻璃以及宝石。
看得眼里流光溢彩,可惜人为的贪婪和欲望让现在的镜宫只留下镜片和玻璃,
那些令人叹为观止的宝石和钻石,只能在我的想像里完美的存在。

偷了倒好,少了多余的保护和争夺。
曾经的美丽并不能拿走它的荣耀,少了宝石,镜宫的余光依然耀眼。






琥珀宫外表粗犷,内在竟如斯细腻。
内宫层层叠叠,一间接一间,
迂迂回回把我带得晕头转向,迷失了空间感,
据说这样做是因为万一敌人攻入可以暂时拖住他们,有足够时间逃命。

转了半天还是走不出来。
最后我也放弃了,随意乱走。

走出了琥珀宫无来由的累。
除却肉体,乃心灵之累。

这段旅程,每天有太多古堡,
每个古堡有太多故事、太多历史、太多磨不掉的脚印。
而我已不能纯粹以一介游客身份轻轻带过,
无法再像初抵印度时,看到任何一座古堡都掀起欣喜的涟漪。

我想我是得了 “ 古堡恐惧症 ”。

印度什么都多,车多,人多,动物多,
历史更多,比世上任何一个民族更深更多。

被如斯层次的岁月刻画过,难怪印度人的轮廓看起来比任何民族都深邃。



8 comments:

  1. 这个我也好像有去过,不过没什么印象了,只记得那是又搭火车,又搭公巴,到时已经很累了,结果在古堡内睡着了。呵呵

    ReplyDelete
    Replies
    1. 好像有去过。。。。真是服了你。。。
      你到底有没有去过印度的。。。

      Delete
    2. 好像是有咯。。哈哈(因为那是十年前的事了);我只记得那是pandai pandai要搭公巴回jaipur,结果搭到不懂什么地方的小镇去(好丑~)

      Delete
  2. 印度没去过,古堡有逛过。第一个古堡,雀跃万分;第二个,千分;第三个,百分;第四个,十分。。。然后,然后,老刘更想逛市集瞎拼去。。。

    ReplyDelete
  3. 我去的時候,很熱閙。碰巧遇到在拍電影的跳舞情節,就是bollywood那種,又唱又跳的。哈哈哈!
    不過我忘了是電影叫什麽名字。

    最震嘆的是經年累月以後,仍然看得見古堡墻上不管是繪的還是雕的,依然還有生命力。

    ReplyDelete
    Replies
    1. 哇~酱特别。你有没有跳埋一份?哈哈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