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11, 2013

飛檐。走壁






一辈子只有一个
                   愿望

有生之年

                              天
                          青
                     上
                飛


自由翱翔




立在簷上
        蓄勢待發

立了千年
               
                  等
                  了
                  万
                  年


却依然
守在屋簷上

身为一只


一只屋簷上的


有时很无奈






遥远的苏门答腊

你们
              乘船
                                    破浪

来到这里


     寻什么呀?

找没有烟霾遮蔽的草场?
                 找遍地黄金的走廊?
                              找梦醒后不会天崩地裂的天堂?


真的
很抱歉呀

这里

也有烟霾
而且没有草场
                这里的走廊只剩下粪香

这里

更加不是天堂

真的
很抱歉呀

辛苦你们了

现下
只好麻烦你俩

               先
               赖
               在
               壁
               上


等待下个天堂的号码

6 comments:

  1. 看到这诗的写法,好想念以前可以写这种诗的日子。

    ReplyDelete
    Replies
    1. 是啊。似乎我也渐渐写不出这种文体了。

      Delete
  2. Replies
    1. 呵呵。这其实是去年的旧作。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