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ly 22, 2013

世界灰塵史




读張柏榗的书,不能不勾起那几年跟他同住的回忆。

怪咖一个,人群中沉默寡言,却不时冒出几句让人惊艳的金句,
有才华,会画画,常年趴在桌上涂写,我偷看过,不懂写什么,
说起来我的文学启蒙者是他,大江健三郎,米兰昆德拉都因他而起。
大伙叫他 Hor 佬,因为他来自 Johor,
整天跟我说他多么喜欢看舒淇的三级片,( 太露骨恕不节录 )
我们同床了三年,一直到毕业。

别想多,他只是我读艺术学院时期的室友。

之后大家各分东西,他回家乡峇株巴辖,我留在这里追逐红尘。
一直都有联络,偶尔电话,偶尔短讯,聊些有的没的,
也许在一群 “ 俗不可耐 ” 的室友里,我是比较 “ 不俗 ” 的吧,
又或者纯粹怪咖吸引怪咖, 所以才跟他保持上了联系。
后来电话被偷,连带里头的联系号码也一并偷掉了,尝试找回他,始知此人极神秘,
没有脸书,没有伊妹儿,朋友中竟无一人保留他的电话,就此失联。

如此断了来往有四五年吧,那天逛书局时意外发现他的新书。
这家伙还真出版了自己的小说,没有放弃当初的梦。

我承认买下来是念在旧情,
而且有点奇怪的期盼在字里行间找到一丝丝他写读书时期的故事,
当然他并没有 ( 或我看不出? ),买了,读了,一如当年,不懂。

始终无法投入马华文学,
总觉一旦抽开那繁复的文字结构,剩下的只有苍白干瘪的故事。
《 世界灰尘史 》 还是好看的,也许少了一众马华作家龚万辉,黃錦樹的枝叶繁茂,
他是轻落的飘叶,如一朵朵开在草地上的野花,读起来轻省得多。

《 彻夜追踪战死的游击队员 》说一个穿越时空的人访问马共成员,
《 古屋 》 说两只徘徊不去的鬼,《 雨城手札 》 ,《 林码头 》 说些旧情,
内容科幻有之,爱情有之,历史有之,大多书写峇株往事。

我忽然想起某夜他开恩给我读他写的文字,看完后我丢回去说不懂,
他受不了我的孺子不可教,猛翻白眼。时光荏苒,当年的少年郎现在各自有了舞台,
而我依然不懂他在说什么,或还真如他所说俗人一个,看不懂这些高深文字。
知道他在文学路上找到一片天,知道他结婚了,过得好好,心里默默为这老友高兴。

穹苍天际,世界本如尘埃,我们曾疯迷,我们曾伤心,俗也好,清高也罢,
最后还不全都要化作毫不足惜的尘埃?
书末,只想问他,喂,Hor 佬,那篇 《 三叶虫之谜 》的女生是不是舒淇来的?

6 comments:

  1. 啦啦,从文字里找到朋友的近況,感觉很奇妙吧?!

    ReplyDelete
    Replies
    1. 对呀。在这个资讯发达的年代,依然有些人你是找不回的。

      Delete
  2. Replies
    1. 你应该问大众书局现在还买得到吗?(之前是有)

      Delete
  3. 結果我很關心有沒有從書裡得到他的聯繫?😄
    我很俗就只關心這些。
    😄

    ReplyDelete
    Replies
    1. 没有也~我也没特别去找他啦(心虚。。。)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