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16, 2013

716 III




晕车和年纪大有没有关系?

前往金马伦的巴士把我这辈子不曾晕过车的纪录给打破,
我怪罪司机鲁莽的驾驶技术。

又到 716,又是和弟随意去了某处,
似乎已成两人之间默默的传统。

一年,那么多变化。
一些人永久睡着了,一些人却该死的清醒。
两人那里也不去,寒冷中吃了晚餐,顶着凄风冷雨回到旅舍。
躺在厅上闲聊,聊那些离开的人,聊那些留下却没有了爱的人,
聊他不再爱的人,聊我还在思念的路程。
这样的日子,还能有多长?

这一趟,
忽然发现金马伦不再如往般寒冷,
忽然发现原来我会晕车,
忽然发现,我比弟还眷恋曾经。

2 comments:

  1. 如果老眷恋曾经会不会就无法拥有或 appreciate 新的事物了?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