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rch 30, 2012




凌晨时分,赤裸裸泡在湖里,冷得牙齿直打颤。
一想到接下来几天都无法洗澡,还是硬着头皮下去了。

我要走了,你会想念我吗?

想拍下你的容貌,于是走进帐篷里唤你。
你躺在地上睡懒觉,伸出手来叫我拉你,我差点忘了这是个回教国度。
但你从不矫情造作,不忸怩亦不张狂,不像我。
我这几天都在湖边洗澡,从开始的扭扭捏捏到后来坦坦荡荡脱光衣服,
我是进步了吧。

“ Stay? Stay? No Money! ” 你对我说。
你知道的,那一刻我如此感动。


。。。。。。。。。。。。。。。。。。。。。。。。。。。。。。。。。。。。。



想送他礼物,也不为什么。也许因为他教我骑马,教了我几句吉尔吉斯语,
也许,他提醒了我曾经的童真。
把仅有的礼物,一把透明有放大镜功能的尺交在他手中,
他傻傻望着我,没有太多表情,呵,我怎么竟然期待你有表情?原谅我苛求你的回应。

尤金曾经告诉我,你们习惯对人好,
每次别人对你们好而你们无以回报的时候就会有这种惶然失措的神情。

我真的要走了,离开这山,这平原,这湖,这片土地的你们,
也不知道何日再归来,我会归来吗?你还会记得我吗?
如果有一天我再也写不出片言只字的时候,那是因为我的思念已经蔓延成灾。



7 comments:

  1. 真好。:-)

    ReplyDelete
  2. 啊。第一張照片,穿紅衣的那位。我認得她。是她。還有那些小孩。突然想起,也是她們接待我。

    她們對你真好。。。真好。真好。。。。真好。

    ReplyDelete
    Replies
    1. 她们对你难道又不好吗。呵,每个旅人各有各自的际遇~而我感激。

      Delete
  3. 沒那麼好咯。。。。不過,我當時的狀況和你不一樣啦。是我的問題。而且,又發生了一些事。。。。

    ReplyDelete
  4. 哦,好像有艳遇咧。。。。 :)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