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15, 2012

山中野餐


尤金长得高头大马,却是异常细腻之人。



 如果不是尤金,不会有那次野餐。

我不识吉尔吉斯语,亦不识俄语,加上不够主动,看见当地人,我还害羞过他们。
尤金与我相约下山,一路不断交谈,尤其宗教和文化课题他乐此不疲,
一点也不象我心目中冷漠无情的俄罗斯人。
也因为他我才有机会和一家正在露营的家庭共聚午餐,

不过走过去打个招呼,人家就拉着我们坐下了。
本来以为只是喝喝 Kymsy ( 马奶 )就离开,
谁知他们已经准备了 Plov ( 手抓饭 )给我们,真是受宠若惊。
吉尔吉斯人极度好客,款待陌生人是他们的传统,
是种值得骄傲的荣耀,拒绝他们可是个天大的侮辱。
我想起在番薯国, 路人甲对你礼貌回应已是隆恩浩大。。。

也许来对了时间,每日路上的风景令人赞叹,还以为自己不会再为任何风景而感动,
高山,草原,阳光,蓝天,白云,那里不都是一样吗?
可吉尔吉斯的蓝,的绿硬是美得叫人心醉,叫人忘我,
也许是从不曾期待,于是就爱上了。

这里的人非常真,那善良,那热诚如斯美丽,美得足以和这块漂亮的大自然相匹配,
真心的款待,阳光般温暖的笑容与帮助,
把我冰封的心融解, 叫我再次相信世间有爱,对人有了盼望。






这一家人一如遇过的每个吉尔吉斯人,超爱拍照,
呵,当然你不会听到他们要钱,也不曾有人要求你把照片寄给他们,( 寄去那里? )
纯粹的爱玩爱闹,各种趣怪姿势和表情,我能不喜欢他们吗?
美好的笑颜是要衬托于好山好水才是。

女主人张着满口金牙大笑,她很像爱我的大姨,那位曾经和我很亲密的大姨,
男主人腼腆坐在一旁,热诚的不断要我吃饭,
他的儿子对相机很有兴趣,我把相机交给他代拍,
他一副欣喜表情,好似我做了什么大不了之事,
没有人会说英语,多得尤金,才顺利沟通起来,沟不通就用手语,
阳光下,大家笑得灿烂,开怀。

马奶味道很呛,酸酸麻麻的,有点像印度人的椰花酒,
喝下去口感很怪,后来我喝了好几次才渐渐喜欢。
我不大能接受手抓饭,羊骚味太重, 可人家一番盛情,只好硬着头皮吃下去,
也不是为了讨好,也不是应酬,
只想发自内心的学习接受,欣赏,品尝他人的美好。

你会慢慢爱上。

带着一身冰冷与创伤来到这个陌生国度,我并不曾期望它带给我什么,
像个无锚的船随浪漂泊,没有终点,害怕停靠,
想不到毫无预警的给这片国度 “ 同化 ” 了, “ 宽广 ” 了。
我遍体鳞伤来到,没有付出一丝一毫,你却给了我一片宽广在心中。



照片都是他帮手拍下的。

8 comments:

  1. 或许流浪真的是治愈伤痛的好办法,因为有意想不到的际遇和美景,让你惊叹让你感动的。

    ReplyDelete
    Replies
    1. 我想你该是时候远行啦~工作,只是你人生中很小的一个部分,看开了就好~期望你早日找到心中的阳光喔~加油~

      Delete
  2. Replies
    1. 呵呵~我依然怀念那段日子~~

      Delete
  3. 到过的中亚三国中,我最喜欢吉尔吉斯 :)

    ReplyDelete
  4. "也许是从不曾期待,于是就爱上了"
    这句说得很好。

    ReplyDelete
    Replies
    1. 我想人有时就是要求太多而不开心吧。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