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29, 2012




男孩问骑不骑马?

我说不会骑,他于是骑着驴子,让我坐在马上,他牵着走,一路前往草原。
那仿佛没有尽头的草原,小黑狗快乐奔跑前头,不时回头吠,
像在指路,又像在催促大伙放快脚步。

他们每个人都会骑马,从眼前这个不到十岁的男娃到老太太,
一律马术高超,他问马来西亚人都不骑马吗?
马来西亚的车子比马多,高速公路比山阔,我也非常希望自己会骑马。






天地辽阔,零星一两帐篷冒头,回看,颂湖缩得好小好小。
好似铺在远方大地的淡蓝草席,不知觉经已走太远,回不了身。

能不回吗?

随便一个帐篷都不拒人千里之外。
男孩叫我坐下, 帐篷里的女人拿出马奶酒招待,开始爱上这道酸酸,刺激的饮品,
也许身处这片宽广,我才愿喝下。
“ Kymys! Kymys! ” 男孩开心的摇动手上的马奶酒,为了有酒喝而开心。

他们在玩球。

还是搞不清他们彼此之间的关系,是亲或友。
反正莫名其妙就会忽然冒出一群人, 玩在一块儿,吃在一块儿,睡在一块儿,
反正后来我也开始笑自己干嘛追根究底?
我运动细胞差,从小到大举凡有运动之场合,可免则免,
自卑。

怕被取笑和侮辱,这根深蒂固的心理障碍竟是跟着那么久。
发现自己原是那么在乎他人眼光时,依是吓一跳,惊讶自己一路来掩饰高超的技巧。






我也不懂他们在玩什么, 总之把球打来打去,打歪了要蹲在圈圈里受罚,
被对方的球打中后才可以离开圈圈,玩至半途,阿嬷也来凑一手,
阿嬷身体健壮,骑完马还把球打到很远很远,我打得超烂,都打不远。

没人赶着上网,没人赶着下班,没有人赶着电影,赶着追星,赶着报告。
只是玩球,大笑,喝酒,骑马,望湖,睡觉。

没有人笑我。

黄昏,男孩要取水,水要一桶桶到湖里提取,很重,而且距离帐篷好远。
幸好有驴子,驴子真娇小,可是异常强壮。
他教我骑驴子, 骑驴比骑马容易,我坐在驴上,一遍遍来回提水,
男孩骄傲的告诉我那是他最心爱的驴子,早上那匹马也是他最宠爱的,他竟然有自己的马。
拥有一匹自己的马应该很快乐。

妈妈开始做饭,又见炊烟袅袅上升,今晚有鱼吃。
到了晚上,烛光灭,烟火淡,肚子饱了,我们要睡了,
四周暗得剩下点点星光其上,无声无光亦无影。
我始终寻觅不到自己的手指。

终于我也放弃了,终于我也甘愿消失殆尽,等待下一个天明。
下次再来,要有一匹属于自己的马。



10 comments:

  1. 你都一個人上路?
    有沒有躺在地上?

    ReplyDelete
    Replies
    1. 有时一个人,有时两个人,有时三个人。。。从不超过五个人~呵
      我每天都躺在地上~~

      Delete
  2. 我感觉你也会喜欢陈升,你竟也和他一样,是个不能适应城市的男孩。一直在找回原本的自己,那个自在的奔跑在草原上的你。hoho,当然,你不会是一匹马,那太快了 :P
    过路人
    p/s:上一篇的过路人不是我哦,当然我没有注册这个名字,任何过路的人都一样。不是吗?

    ReplyDelete
    Replies
    1. 我确是喜欢陈升,也在部落格写了几篇关于他歌的文章,不过是好久前的了~
      你也喜欢陈升?

      Delete
    2. 是的我很迷陈升,他陪伴了我大半年轻迷惘的年岁,那时如果没有他的歌,恐怕我早就发疯了。(一个不能适应社会的迷惘者。)
      那时他还不出名,我就已经爱上他的歌,那个卡带的年代。哈哈!我拥有他每一个专辑。可惜,好多已经不能再播了。。。
      很高兴遇到kaki啦。
      过路人

      Delete
    3. 喜欢陈升,又听卡带。。。。大概也猜到你的年龄了。。。。哈哈
      有没有听他最新的《家在北极村》?

      Delete
    4. 哈哈 :P 大家都差不多年级啦。。。
      我很久都没有买cd料,因为种种的因素,都是听网上的。

      Delete
  3. 我给你们搞到精神错乱鸟。。。。

    ReplyDelete
  4. 马奶?。。。。想象不出会是什么味道。。。。

    ReplyDelete
    Replies
    1. 酸酸的。。。。刺鼻的。。。。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