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rch 24, 2012

打开门,只见天地辽阔。



一见到那帐篷,我就知道寻觅许久的 “ 蒙古 ” 原来在这里。

我对蒙古包有着无限臆想,
总觉得住在里头是何等豪迈和潇洒的事情。
等我真正到达蒙古,住在蒙古包的时候,才发现想像与现实的差别。

住在蒙古包本该是美好有趣的体验,
可是蒙古的蒙古包却让我有种被 “ 揾笨 ” 之感。

连蒙古人自己都不住蒙古包了,他们住在现代化,方便的西式木屋,
而我无论如何挥不掉这些蒙古包是为了应酬游客如我而建起来的怪异感觉。
它们装饰得太工整,太漂亮,地上铺着坚固的木板,那说明这蒙古包是不搬迁的,
一包接一包,好像度假屋般的并排在湖边,在草原上。

在蒙古期间,住了好多个 “ 假 ”蒙古包,每个屋主在招呼我们投宿完毕之后,
就立刻跑回自己的洋房里看电视,吹暖气,留下我们在简陋的包包里,对着黑暗到天明。
后来住了好几个一样的蒙古包后,我彻底对蒙古包失去幻想。

我并非迂腐的认为他们合该为了满足我的猎奇心态而 “ 保持原状 ”,
必须与我同甘共苦,不可以那么享受。不,不是的,蒙古包其实还蛮好住,也没有不舒服。

我只是,无法爱上 “ 假 ” 的事物。



美丽的羊皮毯子染成各种颜色。



相比蒙古那些游客式帐篷,吉尔吉斯的帐篷依然保有 “ 原装 ” 的味道。

一脚踏进去,就踩到地上冒出来的泥土草地,
上面铺了几张羊毛毯子,光着脚丫站在上面舒服极了,
凹凸不平的 “ 地板 ” 上,堆着炊具,家私,中间一根烧材的火炉管子直通天窗,
和蒙古包如此相似,又如斯差异。

我最爱大门,不是蒙古那种木制可以上锁的门,
这里的门只是用一块厚重的羊毛做成,卷起或放下,只为防寒挡尘,
不为防盗拒贼,那给我一种彼此信任,无需防范的好感。

屋顶照例开了一口天窗,光线通过洞口照亮蓬内,
阳光照射,天窗上木条的轮廓清晰的投影在毯上,与色彩缤纷的毛毯构成一幅美丽图案,
不像蒙古包的木制地板 ( 或地基? ),这座帐篷的土地表明了它随时搬迁的使命,
而蒙古包,原来已经脚踏实地好多年。

很少会为了一座帐篷那么兴奋,跑进跑出的拍个不亦乐乎。

我以为在蒙古会遇上的蓝天白云,多数时候灰头灰脸,
我以为在蒙古会遇见的豪迈人们,都是一幅冷冰冰和凶神恶煞,
我也以为自己会在蒙古的大草原里自在的奔跑,快乐的骑马,
谁知每一天的天气冷得我只愿呆在蓬里,那里也不去,
当然还有那些曾经想像中豪迈和潇洒的蒙古包。

在蒙古所期待的全都没遇上, 没想到却在吉尔吉斯给遇上了,
那丢失的蓝天白云和绿地,那豪迈与热诚的人民,还有现在住着的 “ 吉尔吉斯包 ” 。



好客的女主人,不断煮东西给我吃~~饱到。。。

2 comments:

  1. 这地方看起来好赞 !有很多我的好奇 !

    ReplyDelete
    Replies
    1. 那么。。。下次你和你的未来老婆去那里度蜜月吧~哈哈哈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