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26, 2012

颂湖边




我不是很好的摄影师,
不懂怎么捕捉你最动人的笑嫣,
很多时候我只是慌张的调整镜头,却无法把你占有。

你也知道我不会写什么情诗,
对淳朴的你来说,未免也太做作,太突兀了吧?

我不会画画,不会用素描或炭笔或彩笔或钢笔或原子笔或。。。
有人把你的轮廓细细描绘过吗?
你会摆姿势吗?呵,你不正摆弄着吗?

那么也许为你唱首纪念的歌就好,
可脑筋里转动的只有恶俗的旋律。

罢了,罢了,
到最后,终究没有完成的那些个种种,
其实不曾淡化你容颜。



2 comments:

  1. 我不是個很好的讀者。
    因為我不安份於讀,
    我想觸摸。

    ReplyDelete
  2. 越美丽的东西,我越不可碰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