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November 28, 2010

恩仇录





今天的蒙古草原下起了雨,还以为这里很少下雨。
从餐馆窗外望出去,狂野风沙,豆大雨点疯狂坠落。
阴暗天空下,那片无尽旷野配上咆哮野风,恍如末日。

如果末日如斯凄美。

我跟随行的翻译员 - 乌姬逐渐熟络,在餐桌上聊起来。
在此之前,我一直主观的以为汉语是世上最难学的语文,看来今天要改观。
蒙文的发音实在艰难!!
舌头打结, 还必须发出很多类似吞吐口水,打鼻鼾的音节。

学了好多关于食物的,比如炒面块 - TsuVang,这大概是我念得最好的一个字;
比如谢谢 - Barylaa(难!),
比如你好吗? - C'neng  Tshang U Beng (难到鬼酱!)
还有我爱你 - Bi Cham He'ry Der。。。

亏我自认很有语言天分。



饭店门外可爱的蒙古男孩,姐姐跑出来,弟弟赶忙溜开。



也许前几天 Bobby 告诫过大家蒙古仇恨中国,
这几天心理作用的觉得蒙古人对我不太友善。(虽说我非中国人。)

“ 为什么蒙古人那么恨中国人? ” 大着胆子问了乌姬。
“ 那是国土资源争夺的缘故,中国任意的在蒙古境内开采能源,侵略他人利益,
   而蒙古却一点好处都分不到,能不气吗? ” 乌姬有点不忿。

蒙古曾是中国领土,独立后,政治上的纷纷扰扰依然不休。
现在东部与内蒙接镶的国界处还有很多中国人。
中国政府藉各种理由和政权上的强势,半是合作,半是变相的霸占了蒙国东部领土。
开采出来的能量全供应了中国,而蒙古因为政权上的弱势加上政府无能,
只能对中方所作所为忍气吞声。

乌姬说才上个月,边界几个蒙人因为搞反抗而无辜打死,
中国方面包庇着犯罪者,蒙古人群起抗议,全都被抓了起来。

“ 太过分了!难道政府无法作些什么? ” 我有点沉不住气。
“ 是的,政府无法作什么,国际上没人关注蒙古,受害者都被忽略了。 ” 乌姬唏嘘。

旅途中,政治往往是最能把一个国家真面貌表露无疑的镜子。
雨停,风静,一个无聊下午。

故事说完,路还是要继续走。

6 comments:

  1. 政治原有大纲是伟大的,但在一些自私的领袖手中变成了污浊的工具。

    ReplyDelete
  2. 这个世界没有政治。只有征服与顺服。

    ReplyDelete
  3. 感觉上,那两姐弟长得很相似。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