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10, 2010

心雨





阿难对佛祖说
“ 我喜欢上一个女子。 ”
“ 有多喜欢? ”
“ 我愿化身石桥,受那五百年风吹,五百年日晒,五百年雨淋,只盼她从桥上走过。 ”

若果有天,她真的走过,你是否愿意让她走过?

江阿生记得那天的夜雨细密如針,无怪乎人们称她为细雨。

看不清雨花飞扑,只能任它把身躯和魂魄洗去,一并洗去容颜。
他以为洗去的是她身上铺过的纹路,他以为洗去的是她望进瞳孔里的迷蒙,
可是他洗不去双手在雨中摩擦的温度,洗不去有意无意经过她摊子的脚踪。

有一种深刻叫遗忘,有一种遗忘叫宽恕,有一种宽恕叫经过。

若果有天,她真的走过,你是否愿意让她走过?
我想,江阿生已经知道了答案。


《剑雨》观后感




3 comments: